其实这里的关键是,“好造语”是我们希望争取的一个普遍现象,但它不是一个实质上的整体(也就说不是一群“好造语者”先聚集在一起创作,或者有人把他们的作品放在一起弄成一个集合)。“好造语”首先是一位位“好造语者”以独立的个体身份,行使自己的想象力与创作自由获得的劳动成果的统称。

但是现实是,大量“坏造语”作为对立面,使创作者不得不构造出“好造语”这样一个形式上的整体,以此来争夺更普遍的话语(也就是对“劣币驱逐良币”这一现象的反抗)。这套话语可以看成是衡量优秀造语的共有标准,它的“客观性”来源于【共识】,而非任何形而上的想象,而共识是源自于每个个体自身的观念性的力量的——所以客观与主观的对立实质上是虚假的对立,因为它应当被追溯回主体间的共性,也就是主体间性 (intersubjectivity)。

如果我们不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那么就很容易陷入各种意识形态中。最主要的就是将“客观性”本身设立为形而上的维度——就像很多情况下教科书本上的“唯物主义”那样,不经反思地将“物质性”设立为一切认识的根基,却无法对物质进行认识论上的辩护,无法对历史上各种形而上学的诡辩做出有力的驳斥。另一种意识形态是,试图通过不断地(以更极端的方式)设立对立面来维持住这样一个“好创作者”的共同体,而在这个过程中彻底地忽略了“好创作者”在构成源头上的个体性、独立性。

这两种意识形态往往会相辅相成,最后的结果就是“好造语者”这样一个共同体被固化下来,衡量“好造语”【共性】的价值标准逐渐变成了衡量“好造语”【全部价值】的标准,而新出现的所有造语者都被默认了将这种标准作为形而上的“客观力量”。这对于创作的鲜活性而言无疑是一种扼杀。

简而言之就是,“好造语”应该既有必然的观念共识,又有属于人自身的主体性力量(我们完成了一次辨证法式的反思),二者都不应该被忽视。但现实是对于我们任何人而言,都存在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来让我们无意识地极端化、片面化,这是我们不得不警惕的真正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