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五)

在亚夜人诞生以后,世上就很久没有其他种类的生命出现了,土地的流动也变得平缓。

亚夜人跟随亚夜见过许多美丽的景色。他们的歌声荡漾在天穹间,足迹也无数次跳动在草野上。有些山峰峡谷因为过于险峻而无法涉足,但即使仅为目光所领略了,也是令他们满足的。

那些亚夜人深爱着亚夜,也深爱着这个簇新的世界。

索恩的荒野是如此的广阔,以至于过了很久,亚夜人才开始察觉到心境的衰变:当陌生的土地变成熟悉的记忆,更加遥远的地方又因为无法看到西亚古树而会迷失方向时,过去那些欣喜都消失了。他们的记忆像是失去了容器般地坠落,连安详的山谷与群星也抚平不了那如同是在畏惧什么的焦躁。

恍惚的亚夜人回到夜央,听到在鸟儿在西亚的枝头枝头歌唱。鸣声是那样婉转而富有生机,即使是同样的旋律不断重复,也会因为音量和质地的变化而不显单调。

在那歌声中,亚夜人心中突然有了莫名的渴望,就对一直伴随在身边地亚夜说:“我们想要拥有鸟儿。”

可亚夜不明白什么是“拥有”,就问亚夜人它的含义。

亚夜人也不明白,只觉得那是自然而然浮现在心底的,只好回答:“我想要鸟儿一直在我们身边,一直为我们唱歌。”

亚夜不解地问:“可是这里不是到处都有鸟儿,到处在歌唱吗?”

亚夜人听后,忽然觉得自己理解“拥有”的含义了,就说:“我们想要鸟儿只跟随在我们身边,只为我们歌唱。”

亚夜是深爱亚夜人的,于是就说:“我要让世上的一切都为你们所拥有。”

她找来了夜央最美的鸟儿,让它一直伴随在亚夜人身边,一直为他们献上动听的歌声。亚夜人听到鸟儿的歌声,心被幸福与感激占满了,就喂给它夜央最清澈的溪水与最鲜嫩的草叶。

可鸟儿思念的是山峦间流淌的溪流,是原野上生长的绒草。它愈是思念,愈是郁郁寡欢,没过多久就死去了。羽毛化作飘向远方的云朵。


亚夜人不明白鸟儿为什么死了,只觉得鸟儿的生命太短暂,就为它的离去而惋惜。

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又抬起头,发现漫天的繁星是不灭的,于是对亚夜说:“我想要星星。”

可星星太过遥远了,亚夜够不着祂们,就只能去采绒草的种子,织成星空样子的项链,送给怅然若失的亚夜人。

亚夜人看到那项链,看到织成它的是四处可见的绒草种子,既没有星星的美丽,也没有星星的永恒,心情更加悲伤了。他们对亚夜说:“您曾说过要给我们世上的一切。可现在我们想要星星,为何无法给我们呢?您是否已经不爱我们了?”

亚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些亚夜人接着说:“既然如此,我们就自己去寻找星星了。”

他们说完便离开了夜央,很久很久都没有回来。

可亚夜分明是爱亚夜人的。她的孩子们离开以后,她就一直蹲在河边哭泣,连河水都染上了淡蓝色的荧光。西亚古树看到亚夜的眼睛越来越暗淡,就让夜央的鸟儿们去找亚夜人所在的地方。

鸟儿们过了很久很久才回来。

它们飞过了大片大片的土地,终于在一处陡峭的山崖上找到了离开的亚夜人。他们身后的路崩塌了,周围是千米高的峭壁。冰冷的风打在那些蜷缩的身体上,连呼吸都是刺痛的。

亚夜知道以后心急如焚,而西亚古树则平静地对她对说:“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路。他们的命运已经刻在道路上了。”

亚夜的脸庞显得凌乱而无所适从。她对着西亚声嘶力竭地喊道:“不!是我给了他们错误的许诺!如果有那样的命运也应该由我承担!请救救他们,就像你拯救土地的时候那样!请救救他们!”

西亚从未听到过亚夜那样无助的声音。沉默许久之后,祂便说:“那就让他们自己去面对命运吧。”


西亚让亚夜将那串绒草种子编成的项链放进湖泊。好奇的鱼儿见了,就从项链中一遍遍游过,在透过水面的星光里反射出晶莹的光芒。无数河流与湖泊相连,于是项链又漂着去了夜央之外。在河边喝水的麋鹿遇到了它,觉得是美丽的,就将那项链戴在脖颈上,奔跑着穿过翠绿的原野,送给在山脚边筑巢的鸟儿。鸟儿听到西亚的呼唤,就叼着项链飞过云和星星,一直飞到悬崖顶端,飞到亚夜人的身旁。

亚夜人轻轻捧起项链,那些与它相遇过的生灵们的记忆就顺着手臂流进了心灵——它们的情感是如此原始真切,一丝一毫都未被掩饰。

也就是在那个瞬间,亚夜人终于明白了,原来那只死去的鸟儿是思念过去的,思念那片随时都能触碰到的天空。无论他们给予的绒草有多么鲜嫩、溪水有多么甘甜,都无法拥有那只鸟儿。

现在他们只想让亚夜和死去的鸟儿都能听到自己的忏悔,可刺骨的寒风将哭泣声都掩盖了。泪水还未触及地面就被冻结成冰晶,至今还留在这个世界某处的悬崖上。亚夜人觉得自己已经回不去了,就蜷缩在一起,等待寒冷一同带走他们的生命。


老人和孩子们是最先睡着的。

最后,所有人在寒风中入睡了。


过了很久很久。

那些亚夜人仿佛是入了同一个梦境,又像是来到了死后的世界。那里有他们生前未曾见过的草野,还有一条淡蓝色的河流闪烁着璀璨的星光,静悄悄地流淌在他们身旁。亚夜人顺着河流的方向走了很长很长的路,却又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他们又朝着相反的方向走。

四周的景色很快变得陌生,又很快变得熟悉起来。

那里的景色太过熟悉了,以至于他们走了很久,才忽然意识到,原来不远处的某条溪流、山峰、峡谷,的确是来自于那个已被他们厌倦过无数次的世界。

亚夜人到家了。

地平线上升起了银色的树冠和璀璨的湖泊,越来越近,直到那条淡蓝色的河流也到了尽头,亚夜就在那里等着。

“我们……”亚夜人刚想开口,却又像是冻僵了那样,彻底无法作声了。

在河流的尽头,那位一直守护在他们身边、为他们歌唱的亚夜,正用颤抖的双臂挡住啜泣的脸庞。

“你们永远都是……我深爱的孩子……”

草原上漂浮着细碎的光芒。


那条被亚夜的泪水所浸染的河流名叫亚衍河。

从那以后,无论她的孩子们犯了怎样的错,无论在哪里迷失了道路,亚衍河总能指引他们,回到最初的家乡。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愿你在此寻到光辉。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