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的旅人,歌拉赫(二)

随着船身靠岸发出的沉闷声响,二人终于踏上了熟悉的土地。白色的天光将沙子照得晶莹耀眼。

阿卡夏本想径直穿越南边境森林,回到暖木之森的居所继续原先的工作,未行几步却被蹲倒在地的人偶一把扯住了脚踝。

“那么急干嘛!腿都要累断了!”人偶脱下长袜指了指自己腿部伤痕累累的球形关节,使劲憋出一副并非玩笑话般的表情,可在阿卡夏眼里却只有一股小孩子向父母诉苦般的滑稽。

话虽如此,这副木头与皮革为主的身躯经不起折腾却也是真的——在阴冷黑暗的岛屿上停留一整个季节,又立刻直面纳古列季湿热的海风,即使是再牢固的机械结构也不会毫发无损。阿卡夏的意识中枢闪过那几次差点让人偶“报废”的事故,便退了脚步。

“腿伸直,别乱动。”她对躺在沙岸上的人偶说。

还思索着如何继续语言上折磨自己同伴的人偶,没料到对方会突然热心起来为自己做例外的维护,一时竟语塞,只下意识地按照阿卡夏的指示来移动肢体。木质关节因过度摩擦而产生的声响此时清晰可闻。

阿卡夏不等人偶回应就凑近脚踝和膝盖的位置,撩开遮挡的布料。两道线条状的蓝光从双目射出、落在裸露的球形关节上。凡光线所及之处,划痕与凹陷便消失殆尽,质地也变得光亮如新。

浪花细碎的气泡声在耳边悄悄作响,人偶恍惚地看着身上第无数次发生的变化。

光芒几十秒后便熄灭了,阿卡夏的眼睛也变回原来的样子:瞳孔像碎开的黑曜石那样刺入暗银色的虹膜,给人留下不祥的映象。那不是亚夜花园的人类会拥有的眼睛。

“关节被砂石颗粒磨损了,下次旅行记得加厚鞋袜。”她起身,语调一如既往的淡漠。

“知……知道了!”人偶一把抓回被阿卡夏掀开的裙边,将双腿使劲遮掩起来后才慌慌张张地低头说。

“那回去吧。”

阿卡夏只看了人偶少女一眼,便转身朝着森林大步走去,留下矮小的身影在身后追赶。海风很快抚平了二人的脚步,仿佛这个属于旅行者之间的小插曲从未发生过。

……

也许是生灵还未从维瓦季的夜晚醒来,整片南边境森林显得异常宁静,只有阿卡夏与人偶在林间穿梭的脚步声。

“和我讲讲天语岛的事情。”人偶突然凑近阿卡夏说。

“你了解得还不够多吗?”

“你在荏苒之境的书里看到了什么吧?”人偶微微倾斜脑袋,扬起嘴角着说道。

人偶早就猜到,阿卡夏不会轻信图书管理员无法证实的言论,能让她动身的一定是真正有意义的线索。

阿卡夏停下了脚步。

“第一世代生灵没有消亡。”

人偶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问道:“它们不是在亚夜复活前就已经全部灭绝了吗?亚夜花园现在的环境也不可能再维系那样的存在了。而且这和天语岛的预言有什么关系?”

“就在天语岛。”阿卡夏说,“第一世代的生命用数万星轮年的时间改造天语岛地底的「智性场」,使之拟合为创世不久后的结构,在那里繁衍至今。但新形成的场域无法纳入索恩界的原初叙事,对这个世界而言是异质的。”

人偶这才明白原来天语岛的传闻并非全是杜撰的,接着又问道:“也就是说这样的场域不稳定?”

人偶与同为荏苒之境“外驻调查员”的阿卡夏共事许久,解决了无数起关乎世界存续的危机,也渐渐对她使用的术语体系有所了解——虽然阿卡夏从未正式承认过图书管理员一族擅自赋予她的称号与使命。

“就在不久前,天语岛的智性场发生了未知的突变,第一世代生灵不知去向。”阿卡夏用一如往日般淡漠的语气说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结论,“如果荏苒之境的观测结果是正确的,突变可能已经破坏了整个艾茵-索恩超世界结构的封闭性。与其他时空位面的连接已经被建立。”

“就像你落到这里的时候?!”人偶兴奋地叫出了声。对于苏醒后就一直热衷于探索未知的人偶来说,阿卡夏来到这个世界的故事在她眼里一直如同神话那般令人向往,而能够亲眼目睹如此的事件更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阿卡夏以沉默表示肯定。

而沉默很快就被悄然落下的星屑雨打破了。

它们形似破碎的冰面,有彩虹般的光芒,落在土地上便化作稍纵即逝的微光,又隐约有银铃般的声音飘散在空气中。传说,星屑雨是遥不可及的星星流落土地的记忆化成的。

人偶被眼前绚烂的光芒迷住了,轻轻摆动长裙在林间起舞。木质身躯在岁月里酝酿的芳香引得蝴蝶与鸟儿聚集于此。

阿卡夏则对此毫无兴趣,坐在不远处的木桩上默默思考着在天语岛上观察到的一切。突然,她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起身问不远处的人偶:

“纳古列季有过星屑雨吗?”

人偶这才反应过来。

“快去天语岛!”二人异口同声道。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愿你在此寻到光辉。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