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府夜谈(四)

(四)

第十五代纪·卡尔梯尤斯大国事会·马士拉

《大国事会特殊档案》

   共和历七十五年,共和国境内广泛传播着当时被命名为“提格拉图斯瘟疫”的致命流感。公政司下属的法卫队在安胡尔勒纪念厅附近的住宅街区中排查病患时,发现一行踪可疑者在各户窗板上张贴非法告示。斯人遂以破坏公民私产和散布谣言的罪名被捕入狱,其携带的大量手抄本可疑传单也被查获,其内容带有蛊惑意味并危及大国事会与教团赎圣宗的团结。是而将其事始末详录于此,不予告知包括宗教人士在内的公众。

   下为查获信息原文。

告全体马士拉居民:

鉴于不可抗的自然灾疫愈发恶化,现已达到严重危及诸位生命的情形,我们在此决定以此文字形式参与挽救世人的危机任务。请不要质疑我们的权威与善意,我们是从古代萨拉曼遗存,游走于东方沙海中的正教分支。谨尊神主之教导,向异教的远方传播延续生命之道。我们尊重世间诸国的王、贵族、教士和议事会领袖;但若此告示被定义为谣言一类,仅从安全角度出发,恳请各位仍依此行事。

  1. 瘟疫不是无形的“诅咒”或“神罚”。致病的原理在于被病患和死者以某种方式污染的空气。介于此点,请不要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与上述人士共处一室,并尽量在任何情况下远离人群。
  2. 马士拉城的布局和地形导致在晴朗的傍晚五点一刻至六点四十五分左右会有从港口吹向纪念堂山顶的微风。介于这股气流经过大部分城区,请在此时段进入室内并关闭门窗。
  3. 请不要前去宗教场所祷告,瘟疫与神无关。瘟疫与神无关。
  4. 请在任何情况下牢记第三条,但这不代表背离对原本宗教信仰的虔诚。如若有人对您提及“众神皆亡。”请不要相信并迅速离开。
  5. 若您不幸被封闭在疑似感染的街区,请不要在任何情况下离开住所,保持门窗紧闭并等待法卫队的援助。
  6. 赎圣会不会参与援助,没有教士会前去封闭区域!
  7. 您的邻居会收到与您同样的告示,如他们对你提出有悖于此告示的建议,请不要应答。
  8. 若您有家人被传染,您可以念诵阿穆塔女士的祷词。请不要对萨拉曼至高圣明卡拉塔姆之外的神灵使用她的祷词;在进行这种祈祷时,请收起家中其它的宗教物品。
  9. 请记住:阿穆塔女士是生活在二百多年前的凡人神官,她没有被封神,也不会在现实中出现。
  10. 阿穆塔女士没有担任过教团长。请不要相信除此告示外任何关于她的说辞。
  11. 不要将任何关于本告示的内容告知他人,尤其是神职者,这事关您的身家性命。
  12. 一切援助活动都在白天进行。如在夜晚听见法卫队上门递送补给品,请不要应答,他们会自行离开并带走物资。
  13. 如急需任何补给,也请不要在夜间收取放在您门外的物资。请向阿穆塔女士三次传达您的所需并从室内连续叩击房门,您的所需可能会被打包悬挂在家里某个无人房间的窗外。
  14. 贪婪是可耻的,请记住您对阿穆塔女士的每一次成功的祈祷并在生活恢复正常后进行答谢。请将一口铁壶装满大麦于子夜摆在门口,它们会在第二天消失。
  15. 如果次日早晨发现铁壶仍留在原处,说明答谢失败,请尽快在不引起他人注意的情况下烧毁本告示。
  16. 驻守在封闭区域周围的法卫队担负着重要而繁重的任务,请不要打扰他们的正常工作。如您很久没有看见身为法卫队士兵的亲友,请不要为他们担心。
  17. 请时刻将自己的安全放在首位。    
  18. 旧城区的许多神像为旧时萨拉曼教团遗留,他们大多残破失修,请不要对这些雕像祈祷。
  19. 如果您的窗户正对神像的脸,出于敬重,请务必将窗户完全封闭。
  20. 请多陪伴在家人身旁,关心他们的情绪状态,若他们对您提及从没有发生过的一段经历或不合理的话,请及时打断并安慰他们。
  21. 红色月亮是月蚀的正常现象,不必恐慌。
  22. 月蚀发生时,夜间的光线通常更加暗淡,如您觉得月光太过刺眼,请移步背光的房间好好休息。
  23. 病患不会没有征兆地突然好转,请对他们的症状持续观察。
  24. 马士拉城没有颁布标记染病房屋的命令,若您在街上看见被画上巨大黑色“x”标记的房屋,请记住它们并不是真实的。如果有人邀请您进入这样的房屋,请千万不要听从。
  25. 若您有其它一切可疑发现或安全威胁,请向法卫对寻求帮助。请务必与法卫队直接联系,大执政官和其它公职者不会向您提供帮助。
  26. 不要向大执政官祈祷。
  27. 请时刻确认自己和周围人的健康状况。流感患者体质虚弱,无法在街上行走。
  28. 赎圣堂和墓地没有健康威胁,您的正常祭祀和献礼均可进行。
  29. 我们不会在现实中找到您,也请您不要试图寻找我们。
  30. 出于对我们信仰的相互理解,在您阅读第二十九条时,不要望向天空。

为您和每一位同我们一起抵抗瘟疫的公民干杯!

在后续的审讯中,那位已因数日关押奄奄一息的年轻罪犯语气虚弱地承认了此告示是其与朋友们创作的恶作剧。但对于其中意义不明却骇人听闻的诸多描述,包括大执政在内的少数知情者们都怀着重重疑虑。考虑到其中涉及到被前萨拉曼教团国从历史中抹去的僭主阿穆塔,将其公之于众无异于冒犯赎圣会的朋友和数以万计的信徒群体。那么这些游戏律法的年轻人又是如何知晓这个神秘历史人物的呢?我们或许不得不把真相留给萨拉曼大地上千年的黄沙了。至于天空上到底有何存在,偶然抬头的人无疑被太阳刺痛眼睛而一无所知,这是不需要法律限制的事。

Aronov

Aronov

翡奥尼加轨道站站长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