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峰的峰顶之下有一个不露天的平台,平台三面是悬崖,只有一面连接着峰柱的山洞,
平台上十分干净,没有多余的石子和沙子,很适合我这种高空飞行家作为旅途中的栖息之处,
仔细一看,平台上有着数根柱子支撑着山体和山峰峰顶,柱子上刻着有许多意义不明的符号和图案,像是一种专属于这个平台上的文明,有着自己的语言文字,
或许是从山洞上来的人们留下的痕迹,山洞十分明亮,很明显,里面通着电亮着灯光,我走进一看,果然里面住着人。
“你好。”
洞里面的人十分热情地欢迎我,“要喝杯奶茶吗?”
我十分诧异,惊讶的并不是宽大得离谱的山洞内部,而是山洞里装饰着玻璃窗、餐桌还有柜台等十分现代的东西,跟外面平台上的石柱是两个时代的文明,
“啊,抱歉,忘了介绍,这里是奶茶店,大概会是全世界位置最高的奶茶店。”
“好厉害!”
我惊叹着,玻璃窗的后面还有一扇比较大的门,大概是通往下层的通道,
“你是怎么上来的,我是说这奶茶店是什么时候开的?”
虽然我很少来这个山峰,但是在我印象中这座山峰应该没什么人迹才对,
“是前两天才开的,门后面有打通到地面的电梯,开张的那天,人们特意地跑来这座山峰,当时很热闹。”
“是这样吗?目标客户是把这里当旅游景点的人吗?”
“不,不是的,当初是为了给像你这样的飞行家开的,我想飞在天空中的人们应该也能在栖息中喝上奶茶。”
“好感动。”
他递给我餐牌,“你看要喝些什么?”
我半信半疑地接过餐牌,“那就草莓牛奶好了。”
他十分精神地对我说,“好的”,于是便道玻璃窗后的柜台捣鼓去了。
专门为了飞行家所开的吗,我想。
在世界上会飞行的人应该很少吧,以前会飞行是一件十分令人羡慕的事情,之后我离开了一阵子,再次回来,飞行变得那么普通了吗?
大概是时代不同了吧。

我接过草莓牛奶,味道应该会和地面上的一样。
“嗯,好喝”
实际上,我的味觉并不太敏感,但是为了他“为了飞行家”的那句话,我还是要称赞他一下。
“平时生意很好吗?今天怎么感觉没什么人?”
“就开张了两天,大家都是从地面上的电梯门口进来的,像你这样从山洞门口进来的还是第一个”
“能飞到山洞外的平台可是非常厉害的,我一直期待着这样的人出现。”
“其实也没什么,平时一直在飞行自然而然地就过来了,哈哈”
“这座山峰可是有2千多米高,普通人飞不了那么高吧,不,应该说普通人根本不会飞吧。”
“能在2千多米高的地方开奶茶店,你才是厉害的呢,是用了什么超能力吗?空间传送?位置对调?”
“没有,其实这山洞早就成型了,我只不过在这山洞里捣鼓了一段时间后才开的奶茶店。”
“就是说,像平楼遗迹那样?”(注:平楼遗迹是大退潮时期在毫无人迹的大平原上凭空出现的遗迹)
“大概吧,哈哈”
我们聊了许多,但是再次令我意外的时,飞行在普通人眼中还是一件望不可及的事情,能遇到飞行之人也是一件奇迹般的事情,
大概不同的是,人们在为飞行而做出努力吧。

之前的山峰足足有2千米高,我飞的时候摸着云朵,擦着泪水就到了的,
现在只有20米高的楼层飞起来让我十分的费劲。
大概是因为,人无法想象出自己没有见过的东西,而我也没办法飞到视野之外的区域,
我飞行的时候总会觉得头顶上有一面无限大而透明的钢化玻璃墙,
每次当我想起飞,或者飞向高处的时候,有概率会撞到它,然后脑袋就会痛上一阵子,心里就会难受一阵子,
当我静下心来用非人称鸟瞰视角俯视这面墙的时候,我却可以轻松地穿过这面墙,但是穿过的时候还是战战兢兢地,一不小心又会跌回低处。
这次,我在地面上用跃飞式起飞之后,便撞上了这面墙,
现在正站在人家7楼外的窗檐上,扶着别人的窗户休息,
悄悄地瞧了瞧窗里面的房间,好像没有人在,不然的话让别人看到我狼狈的样子挺尴尬的。
上次这么难受的时候,还是在雨中飞行,那次我没有撞到墙,但是雨下得很大,遮挡了我的视野,让我越飞越低,最后真正意义上的撞到桥墩旁的一面墙上,
撞了那么多次应该会产生耐性?
当然不会!
脑袋一次比一次疼,缓过来的时间一次比一次久,
真恨不得我的脑袋是铁做的,
这就是作为高空飞行家的烦恼吧。

除了飞行,平常的课余时间我还喜欢在森林沐浴阳光,
这里的森林跟我前一个待的世界的森林完全不同,嫩绿的草地铺着大树的根部,透过阔叶照射下来的阳光时而明亮,时而幽绿,
之前,我遇到的森林都是枯叶成堆,树枝像荆棘般阻挡人的前进,而且还有许许多多恶心的虫兽,一副黄昏日落,枯树成影的模样,
在这里却不同,完全没有黄昏的景象,大概是因为这里的气象万年如一日,树木生长得慢,普遍的树木长得不是很高,
只要一蹬脚的飞行程度就能飞到树冠,再穿过叶丛,像花朵一样曝露在阳光下,那样的感觉我很喜欢。
我很喜欢这里的森林,或者是说是这片森林,
所以每次我来到这片森林的时候,都会说一句“sa salia”问好,
森林的深处就是漫花绚烂的花原,森林之外的天空就是翠绿连绵的山麓,
这是我一直以来所憧憬的景色。
每天放学之后,我都会来到这片森林,
躺下草坪,思绪就会回到以前,
大概还是在读初中的时候,偶尔中发现的小小的草地……

初中学校的教学楼是在山丘之上,山丘围着护栏,护栏之下是一片树林和草地,教学楼与之之间的距离是一个小孩从山丘上翻过护栏跳下去也毫发无伤的高度。
还记得那个课间,我独自一个人在玩耍,
我刚学会怎样应用非人称鸟瞰视角,那是把视野脱离自身,跳到高空中鸟瞰着地面,鸟瞰着自己身体的一个视角,不是所有人都会的一个视角,
我俯视着教学楼,土黄色的山丘把蓝白相间的教学楼映得格外显眼,教学楼外,还有好几座比教学楼高的山丘包围着学校,山丘之外,同一个蓝天之下栖息着同样洁白的楼房,在此之外……
我的视角渐渐远去,这时同桌叫了我的名字,“……”,
我的同桌是班上一霸,就是说,很会打架的人,他和懦弱的我本来是两个世界的人,本应该没有话题,
但是老师把他的座位编在了我的旁边,
不知道是因为被霸凌怕了的我像抱大腿一样地跟他说话,还是他觉得无聊了无意地向我搭了话,我们两久而久之熟了起来,
“我发现了一块地方”
他熟练地翻过护栏向草地跳过去,葱黄的草丛渐渐融入我的视野,我跟着翻过护栏跳下去,
无意间,我回了一下头,恶心的视线突然投了过来,身后的护栏上似乎有人在嘲笑着我,
我害怕地跟紧他,
他在草地上踱来踱去,
我担心地问,“是在树林里吗?”
他摇了摇头,否定了我,让我感到一丝害怕,我是不想让护栏上的人看到我才想到树林里的吗?
他在把青色连成一片的草地上找了很久,最后才遗憾地说,
“找不到了,就这里吧”
他在草地上躺下,我过去看了一下,
是草地中间秃草的地方,从草丛上俯视这片被草根包围的土壤就像我平时鸟瞰树林中突出来的草丛的空井(sola),
我也在旁边找了块秃草的地方,
“那我就这里好了……”
我像他那样抱着头躺下,
躺在赤土之上,没有像草地上那样把手臂挠得酥痒,而是像眼前的天空一样空旷,
我看了一眼护栏之上,那里的人似乎都走开了,心里也似乎把怀着的大石落地了。
在草丛中寻找秃草的地方的体验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能够让平常习惯于于高处鸟瞰的我仔细地观察草丛,只有在初中阶段给予了安全感我的他。
不知道现在他过得怎样。
那也是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的事情了。

我至少穿越过两个世界,
一个是自己本身的世界——厄尔科斯,一个是我学园毕业后自愿前往的世界——厄克利斯,
每次穿越都会经历失去意识、失去记忆、慢慢地在彷徨中寻找自我的过程,
在厄克利斯就是如此,
我深刻地体会过,失去格罗兹尼沦为普通人为自己的生存奔波的痛楚,就像傀儡一样,徘徊在地狱与昔日之间,
当我找到自己的格罗兹尼之后,我又变成别人的工具陷入无限的战争与争夺,
在别人眼里,我能凭空展开巨大的远古巨炮撕裂空间,在炮火熄灭之后,别人的冷漠深刻地印在我心里,
我在寻找那一丝属于自己的温暖与温柔,
无论是与我一起经历冒险的青梅竹马,还是与我一起有过共学共事的同学与同事,
她们都仅仅是厄克利斯中的一员,
与她们一起生活下去吧,
心里却缺少了什么,
那是厄克利斯中不存在的意识与记忆,那时候,我只知道撕裂空间,触碰空间的伤痕,触碰伤痕彼岸的另一个人影,那会是我一直寻找的重要之物,
即使引发火山喷发、即使引发特大洪水、即使引发世界末日,
在满载危机感与虚无感之中,我碰到了彼岸,
那是充满绿茵与光辉的世界——厄尔科斯,是我诞生的地方,是我情感所寄托的地方,是我一直忘记的名字,
我渐渐回忆起空间裂缝中的身影,只有触碰到她的一瞬间,我才能感受到温暖与温柔。
回到厄尔科斯后,我第一时间寻找那个身影,
在寻找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与厄尔科斯的时间一起慢了下来,
大概是我离开了恶劣的厄克利斯,回到了风花云白的厄尔科斯之后,找回了属于自己的生物钟。  
为了填上我前往厄克利斯这段时间的知识差,
我就读了一所自由学校,就是每个学期开始都会重复开设学习班级,每个班级都有不同的学习内容与目标,每个人可以选修多个班级或者重复就读一个班级,
我选择了空间构造学与想音学,这是最近一直在发展的学科,相当于理科与文科,而且还顺利当上了空间构造学一班的班长,
这段时间,我都在积极处理班务,也遇上了能够聊天的好友小静(siji)。

小静邀请我到她家去吃饭,
说实话回到厄尔科斯这么久我都没有固定的一个住所,
睡觉时我是躺在教室里的休息处,或者来到森林躺在花原上,厄尔科斯就是这么一个可以放心到处栖息的地方,没有野兽也没有虫豸,
吃饭的话,我是靠政府的补助,两三天吃一餐,
所以我不能理解每天都要吃三顿饭的人,大概我的alia意识就从这里开始体现出来。
小静的家在一座公寓的三楼里面,对我来说是个轻而易举就能飞到的高度(只要不撞墙),
不过自从习惯了飞行之后,我步行的时间变少了,基本上我在教室里才用步行,出了教室,哪怕是在学校里来回办公室,我都是用飞行,
敲了敲小静的家门之后,
小静一脸慌张地迎接我,一边对身后的父母说“好麻烦,不要这样”,一边对我说,“akas,欢迎, 进来吧”

小静的父母看到我之后十分兴奋,“这是小静第一次邀请同学到家啊”,“是小静班上的班长吗,果然是个很厉害的alia。”
我一边应和着小静的父母,一边被小静牵着手走进了客厅,
“不用理会我的父母,他们一直都这样。”
但是我避免不了小静的父母热情的招待,我应付不了热情的人,
“来来来,坐这边一起吃饭”
“不要客气,随便夹来吃,这些都是小静爱吃的”
我在靠墙角的一边坐下,桌面上的菜非常丰富,怎么看都不像是日常吃的餐吧。
“别客气,akas来吃饭吧”
小静给我乘好了饭,在我旁边坐下来,她的父母一直在讨论着我,让我觉得不好意思,
“毕业去向表交给你就行了是吧”
小静侧着头跟我说,不知不觉,已经到毕业的时间了,本来毕业去向表是一个星期之前要交的东西,我和小静一直没有填,不过仗着我是班长这事,
交不交都无所谓,
本来我想这样说的。
“明天就毕业了吧。”
她的母亲突然说,“明天拿完毕业证就结束了吗?”
“妈妈!”,小静想呵止地说。
“还有还要拿成绩表还有学习档案才算毕业。”
“是要向你拿吗?还是要找老师。”
“是在我这里拿。”
其实全班的成绩表还有学习档案我早看过了,只不过按照学校流程要放在校长室,明天才能拿到,不过我跟校长关系挺好的,随时能去拿,(我自己那份早就拿到了。)
“听到没有,明天还要去拿成绩表还有学习档案,别参加了一个毕业典礼就跑掉了。”
“我知道了!”,小静不厌烦地说。
说实在,我还挺羡慕小静唠唠叨叨的父母的,“我也是学生啊”,心里面很想大声说。
我也想有一个能够唠叨我去拿毕业证、成绩表的父母。
“欸……”
最后只能叹了口气。
“怎么了?”
“明天会是很忙的一天。”
我无奈地说。

今天还是一如往常地前往森林,
舒服的草腥味充斥着鼻腔,养眼的墨绿色如亲水般浸入眼眶,
“好——麻烦呀!”
我向森林深处大喊,
“毕业去向什么的!我才不知道呢!”
尽管没有任何回应,我还是向森林倾述着我的心声。
明天就是学校的毕业典礼了,我作为班长自然要办理许多事务,但这都是我回避自己的毕业去向的理由,
许多同学的毕业去向表中都已经填好了,就我是班长的理由毕业去向表一直没写,因为最后也是叫到我这里作为资料保存。
兴趣爱好什么的,我是有的,比如飞行、鸟瞰什么的……
但这不能当做毕业去向吧,我看同学们填的都是文字编辑、医疗护理什么的,还有的直接填具体的工厂名字,
“我总不能填上我是高空飞行家什么的吧。”
再说了,会飞的人本来就少,能飞百米以上高空的人更少,填上去心里总会觉得很奇怪。
思维风暴后,冷静了下来,
“我还是……留学吧……”
继续待在学校,继续做着班务其实也挺好的,
只是同学离自己越来越远。
“欸……”
我站了起来,“今天也麻烦了。”
我向森林道了谢,正准备离开,因为我个人喜欢坠飞式起飞(大概率起飞不撞墙的方法),所以没有马上起飞,
在我寻找着山丘高处的时候,我注意到有个白色的人影一直跟着我,
我走快一点,人影离我近一点,
我走慢一点,人影离我远一点,
我回头望去,她就笨拙地躲在树后,
看到我没有离开后,她从树的背后走了出来,
她是个学龄前(9岁)的小女孩,穿着洁白如雪的衣服,好像森林与光辉的结晶,神秘而小巧,
她披着一头濡乌般的及肩短发,墨绿色的森风微微抬起她的发梢,随后像细叶般温柔地放下,
“sa …… salia?”
我向她打起招呼,
“sa…… sasa……”
她似乎有丝慌张,面露苦涩地望着我,
好像是在向我求助,
不,我的理解告诉我,
那是一副满怀感情的表情,有时候我也这样,
正当遇到想表达不会表达的感情时,想说出不会说的词汇时,那副无能为力、欲言又止的表情,
「那正是像花一样的alia」
“你好,我叫理月(leafelia),可以叫我leae(叶子)”
“lia lia……wa ha……”(姐姐……我是……)
alia大部分都是没有名字的,
她们诞生于森林,在生命的终点又回归于森林,
与人类相遇便是她们的奇迹,
“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了,”
她在表达名字的时候纠结了很久,
“感觉在说着像主角一样的台词呢。”,我向她笑着,
……
“asralia……”(读音:アスアリア)
一瞬间我说出一种花的名字,四照花,
“asra……”
她重复着这个刚刚获得的名字,
“wa ha asralia lia sa sa”(我叫四照花,你好)
她走向前来抱住了我的腰,把脸埋进我的腰间,
“lolona leae lia naulose du”(祈祷姐姐不用再悲伤)
(她好像听到了我向森林哭诉的内容)
“lolona leae lia naoleshphon dia”(希望姐姐不用再痛苦)
“asralia dia lia lia iji lia du”(asra会一直陪在姐姐身边)
(她说出来的祈祷似乎带着哭腔)
“was kobako lia sua wa wa naofoli dia”(奇迹般的今天我是不会忘记的)
我也抱着她,
她露出似乎哭过的脸庞,担心地看着我,
我露出微笑,
这是我与她相遇的故事。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新
最旧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kikomas
管理员
2024年5月12日 上午12:56

好耶!!

sicusa
管理员
2024年5月11日 上午11:42

好耶!是百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