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在城市中与飞行在森林的感觉不一样,
在森林之上飞行可以自由自在地穿梭在各个云层间,猛然向下滑翔,在稍微就能碰到树叶的距离悬停,掀起的尾风就像吃了薄荷味冰淇淋一样清爽,
当下降到一定高度,大概离地面20米左右的距离,人类活动的空气粘稠地沾到皮肤,飞出森林,进入楼群间,就多了许多束缚,
比如得注意一下不规则的电线杆,人们放飞的飞行器、无人机等,
而且对我来说,穿梭在楼群间更大几率会撞墙,而且会因为撞墙带来的剧痛而坠落,
所以在城市中穿梭就得小心翼翼,速度缓慢地穿过,慢到能够整理好自己的衣装。
“哇,是会飞的姐姐!”
在小妹妹投来的视线中,我连整理衣襟都不敢,只有微笑着向前飞走,
“哇,好厉害,小莉快过来看!”
情况越来越不妙了,
在避免人越来越多的时候,我还是加快了一点点速度,
在眼前看到了山丘和森林之后,我还是选择撞入了森林。
果然森林是我的藏身之处,
飞入森林后,我深吸了口气,
接下来穿过这片森林就是学校了,今天是毕业典礼,我作为班长不得不参加的。
我低头看了看昨天我与asra相遇的地方,
她似乎不想让我离去,和她在森林中徘徊了几圈后,我决定飞走了,
我还有不得不去做的事,那个把我救赎的身影……
而且她应该还在森林中吧,
alia诞生于森林,
每片森林都有一位森林长,负责哺育alia长大,
跟形单影只的我不一样吧……
我望了望浅绿色的草坪,不知为何,心里期待着白色身影的出现。

毕业典礼十分顺利,
小静决定去医院修行,在就读自由学校之前她会一点治疗魔法,之前她也在引导魔法与古典魔法之间犹豫了很久,最后选择了解魔法原理的空间构造学,
总的来说,她决定吃自己的能力来生活,
而我,一个连生活都想抛弃的人,自然没有决定毕业之后去哪里,
大概会在森林栖息一段时间?
或者前往别的城市,不过我对这座城市——愚女坡已经留有感情了。
“那,再见了,akas”
小静在办完离校手续之后向我道别,
“akas会留在学校吗?”(以后会在学校见到你吗?)
我模棱两可地点点头,
校长也邀请过我在学校当教务员工,我还是在想念着挂在心里面的那一瞬触感,回拒了他,
“我在寻找一样东西……”
“akas是个很厉害的人呢,无论在哪里都会过得很好的。”
小静依依不舍地说,最后在排在她身后办理离校手续的同学的催促下,和在我眼神的默许下离开了。
小静就是以前我在厄克利斯时普通人的形象吧,以后与她有什么交集之类的,大概是我受伤后找她治疗之类的,
受伤,又是一个模糊的词汇……
什么程度的伤痕才算受伤,结束了毕业典礼之后,我在森林中第一次体验到。

“听说你偷走我的一个小孩的心?”
今天的森林似乎不太欢迎我,
一如既往地飞入森林之后,等待我的却是一位头脑后悬浮着光环的alia,
光环意味着拥有强大能力的人,或者寿命超过普通人的寿命极限的人,
“你也只不过是个超过20岁就会死掉的身躯,安安静静地待在城市中养老不好吗?”
我逐渐看清楚了她的模样,
身体虽然比我矮小,但是身上的穿着的是象征最高政治地位的精细缝制的白袍,
“我是这片森林的森林长,天照天陵”
“我从未在愚女坡中见过你,你是从外地来的?还是喜欢在别人头顶上飞来飞去的abelia(异世界人)”
我默默不语,我从她的语气中感到了杀气,
要是可以的话尽量避免战斗,
“我看是后者吧……”
说完,她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长剑向我刺过来,
我反应快地踏飞起来,突然脑袋一阵剧痛,不是我被刺到了,而是我撞墙了,
还没等我缓过来,她的下一剑就朝我身上砍去,
我也来不及多想,右手握住拳头,向右后方一挥,一把巨剑出现在我眼前,我用巨剑挡住了她的一击,
但是她是个反应很快的人,她挥剑的速度远超我想象,下一剑就砍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没挡住,
我侧过身去,护着被砍到的伤口,没有流血,
我飞离了她长剑挥舞的范围,却是非常的大,让我的起飞距离足够到达撞墙的概率,
没想到下一刻,她也朝我这边飞来,于是我就和她进行拉锯战,
在云雾之中,树冠之中穿梭,
飞行速度是我的优势,不一会,我们就飞出了天照天陵大森林。

来到广阔的花原上,她的攻击更加肆无忌惮,
飞得快的我也在飞行之中抗了几下她的攻击,最后便坠落到花原之上,
她飞行在半空中,下一秒就能砍到我的身体,
而我在地面上握住巨剑大喘粗气,
“你是要我认真起来吗?”
我恶狠狠地盯着她,她却不以为然,
“我不认为一个20岁的老人能打败235岁的大森林长。”
她高傲地扬起了她的长发,
我集中精力握住巨剑,渐渐地亮起了我的王牌,
就像在厄克利斯那时候一样吗?
不管怎样努力都还是一个麻木的傀儡吗?
不,那时候的触感,
那时候,用毁灭厄克利斯换来的触感萦绕在我心中,
“我有我想寻找的东西。”
“在那之前……”
我亮起了翅膀,一翼、两翼、三翼……一共六翼翅膀在我背后生起,
“那是……”
森林长有些惊讶了,
生命的力量逐渐聚集在我手中,
“那是使徒级别,不,是规则外级别才能拥有的六翼。”
“看来我错判了你。”
她有些发抖了,她想到下一击我要做什么,
那是alia的一生,那是一个20岁老人的终焉。
“等一下!”
突然,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阻挡在我于森林长之间,
她面对着森林长大声说,
“叶子姐(leae iinao)是好人!”
“她不会破坏森林!”
“她是alia!”
第一次听别人认可我是alia的可是一位昨天我才给她起了名得一位alia口中得出。
森林长收起了长剑,
“嗯”
她应了一声,然后走到了我们身边,
我也收起了巨剑,无力地瘫倒在花丛上,
“哈,第一次……这么剧烈运动呢……”
躺在鲜花之上,鲜花的香味围了上来,除此之外,还有四照花淡淡的体香——她坐在了我的头前,一副给我做出膝枕的样子,
“辛苦了……iinao……”
“你……莫非是运动白痴?”
森林长过来吐槽,
好像是,因为飞行根本不是运动,飞行是靠消耗精神力而进行的一项格罗兹尼使用的方式,也就是跟魔法差不多,只不过格罗兹尼在厄尔科斯的意思是超能力,
就连平常走路都想靠飞行的我运动量可想而知,
(:з」∠)
“是”
我不否认,也不想改变,
毕竟我已经是位20岁的老人了,
普通人类平均寿命是100岁,而alia的平均寿命是20岁,
论道理,我也没几年寿命了吧,我可不想成为森林长(235岁)或者大先代(1万岁)那样的长寿怪物。
世间万物一如既往,无论置换多少次都还是那个道理,
我牵起asra的手在花原上站了起来,
说起来,asra比森林长矮,大概1米3左右的样子?
“真拿你们没办法。”
森林长嘟起了嘴,向森林的方向走去了。

我牵着四照花的手走了好远,
今天真的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运动量了吧(厄克利斯世界线除外),
“说起来好像要有个住所呢”
总不能回头麻烦森林长吧,
四照花温暖的掌心让我想起了这些事来。
之前我都是栖息在森林或者教室里,现在毕业了,应该也要像一个社会人士一样住在城市,
“无论叶子姐到哪,我都会跟姐姐一起的。”
四照花握紧了我的手,
“那就飞行吧!”
我拉起四照花,把四照花公主抱了起来,然后右脚向半空踏出一步飞了起来,
因为是第一次抱着别人飞行,托着四照花的手臂时松时紧,
“唔。”
四照花很信赖我地挽着我的脖子,一会儿我用跃飞式起飞踏到了10米高的半空正式飞了起来。
愚女坡的楼房都比较高,普通的民房都有5层高,所以没有我所期待的“银栖”般的景象,(注:阳光把高楼层的影子映到低楼层上,低楼层就像铺上了银色,这样的景象在厄尔科斯叫银栖)
我越飞越高,视野里的楼房逐渐密集了起来,
“四照花想住哪呢?”
她望着我身后的森林思考,“离森林不远不近的地方”
“天照天陵大森林吗?”
她点点头,说实在,我还想前往更加葳蕤的纳米恩图大森林去逛一逛的,不过四照花说的的确是个宜居的地带,
我就在愚女坡市的天陵区中徘徊。
飞了一段时间,都觉得眼底下的公寓挺普通的,要不没有雨季空旷般的感觉,要不没有适合我在高层坠飞式起飞的走廊,
再往前一点就是房屋稀疏的姬路区了,不过那也离森林太远了,飞到了纳什山丘之后,我调回了头,
“我还是找一块能看到花野的地方吧”
我加快了速度,四照花搂紧了我,炽热的体温融化了我长久以来飞行中的雨雾,
我更加期待,前方怎样的地方是我们两人的定居之处。
终于找到了一条只有一面楼房的街道,
楼房的走廊上也没有安装护栏,很适合我起飞,
我轻轻地落在地上,向街道的最后一间公寓走去。
非常幸运的是,公寓3楼的一间非常宽大的住户门上插着钥匙,而且门外的垃圾桶也放满了零零碎碎的小物品,
那是住户的主人在离去之前或者离去之后风葬师所做的一切,意味着这间住户已经无人了,可以入住,
我打开门后抽出了钥匙,果然,这间住户非常宽大,光是玄关就可以放上两张床,玄关的右边是卫生间和厨房,前面就是直通大厅,
“打扫一下,就可以入住啦!”
我在门口做了个祈祷后,就开始寻找打扫工具打扫。
大厅更是宽敞,拉开窗帘打开窗户,非常明亮的阳光带着辉屑洒进大厅,窗户对面是一个巨大的电视屏幕,不过应该用不上,
“把被褥搬到大厅来的话,以后可以在这里睡觉了。”
大厅的里面还有个走道,走道通往着两个房间和一个静置室(时间静止室),这间住户能住普通人的一家三口,我们的话,可以塞好十几个人。
与四照花忙碌了半天后,大厅逐渐洁净,我们靠在一起坐在地板上,十分舒适的光玉环绕四周,
“真是舒服”
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而且肩膀上还能感受到另一份温暖的气息,大概这就是家的感觉。

与四照花在公寓里生活了一段时间,
渐渐地习惯了每次醒来时都能看到缩在我怀里的四照花,
昨天我又哭泣了吗?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就好像抚摸着柔顺的瀑布,冰凉而濡润的触感,比摸自己的头发都没有的心安,
我会一直守护你的,asra。
轻轻地吻了下她的额头,她醒了。
“唔……今天要去哪里?”
我看了看挂在电视屏幕右上方的时钟,下定决心地说,
“今天要去一个特别的地方,”
我催促她起床洗漱后,让她准备一身很厚的衣服,
“现在天气还比较热吧……”
“等下要去的地方,很寒冷”
“而且我还要给你上一个庇护圈”
我看了看狡黠的天空,充足的阳光确实让人不需要准备厚衣服,然而那个地方就不一定了,
我也换上了羽绒服,现在穿上去真觉得热,但是一会就会觉得寒冷了,大概。
准备好了之后,我牵着她的手走出了家门,
在确定准备无误后,我抱起她飞了起来。

在离地面三四十米左右的程度,穿着羽绒服的我还是觉得很炎热,
甚至觉得这份燥热的感觉拖慢了我飞行的速度,然而我加快了速度,
这次飞行感觉非常的良好,头顶上那面透明而厚实的玻璃墙没有在骚扰我,而我去的地方正式在这面玻璃墙之上。
云雾梭梭地飞过身边,四照花紧张地缩着身子,那是她第一次体验那么快的速度,
我给她上了庇护圈,抱着她的手不需要像平常那么用力就能托着她,而且在格罗兹尼的加护下,只要我有触碰到她,我和她就是一体的,无论我飞多快、停下或者坠落,她的身体都是和我绑定在一起,知道我和她的肢体接触分开。
然而这只是普通的速度,如果不是穿上长袖的话,云的结晶就会打到皮肤上会很疼,
还有前进的视野与平时在地面悠悠哉哉的鸟瞰不同,而是迎面闯进迷雾般的云朵之中,
这时的飞行靠的不再是长在身体里的人称视角了,而是运用到我比较擅长的非人称鸟瞰视角,俯视着自己的身体前进,
全厄尔科斯中,只有一人登记了这项能力。
但是,受着天空之钟的影响,我的第三人称视角不能抬太高,抬太高的话就会撞墙,
而且,高空的魔力波动不是一般的大,在克服了云雾的阻扰后,真正的困难是控制前进的方向,视野的作用也会越来越小,
随着速度越来越快,四照花越来越不安,
“怎么了?觉得冷吗?”
我试着安慰她,到了这个速度这个高度,体感会越来越不适,如果没有庇护圈的话,普通人会导致缺氧吧,
她没有说话,渐渐地搂住了我,我感觉到她的手正在发抖,
在前进一点,我紧紧地抱住她,脚尖踩着云雾就像踏着地面一样,
我控制住速度,踏在云朵之上,谨慎地脱下羽绒服罩着她,
“在坚持一下就到了。”
我抱着穿着非常厚实的她重新向高织云层进发,
看着她脸庞冻得通红,现在的我也是一个模样吧。
穿过了无数冰冷的结晶之后,终于可以鸟瞰到云层之上的模样,
云层一排一排地排在脚底,透过云层可以看到大地的翠绿(厄尔科斯曾经也叫绿星),
抬起头,深绿色的月亮仿佛就像一个触手可及的摄像机,完美地摄下包围着厄尔科斯的三个太阳,
这里就是万米之上的高空。
“到了,快看!”
我抱着四照花悬停在天外天垓之间,
踩着厄尔科斯,就像踩着圆球一样,稍有不慎就会跌倒掉进无尽的黑暗之中,
绿色的月亮背后是瓦加利亚第二太阳,
瓦加利亚发出耀眼的光芒,让深绿色渐渐地溶解进边界的黑色,这就是花咲季日间的天象(第二太阳与月亮发生日食),
现在的时间是厄尔科斯时间21点,
能够看到瓦加利亚全貌的只有在天空之外。
仔细地寻找,还能看到挂在圆弧边缘上小小的环天轮太空站。
“壮观!”
四照花的感叹。
她小小地哈着气,用明亮而澄澈的眼睛紧紧地看着太阳与月亮,
那是在地面上看是很模糊的天体,因为还有另外两个太阳在,会看不清楚她们之间的轮廓。
能第一眼看清楚她们之间全貌的人们很少,有时候人们甚至怀疑月亮的存在(厄尔科斯没有夜晚),
现在,只有站在天空之上的两人,知晓了月亮。

  
回到地面后,我狠狠地睡了一觉,
这次飞行用了我太多的精神力了,不过踏着云层的感觉很不错,和平常穿梭的山岚雨雾不同,特别的有成就感。
我抱着四照花闭上了眼睛,
不知何时出现的泪水划过我脸庞。

不知过了多久,
我醒来后不见了四照花的身影,
我努力地在零碎而模糊的记忆中寻找,似乎知道四照花有在我面前说过要去找大先代的事情来着,
她去找大先代了。
大先代是厄尔科斯第一王国的前两任国王,因为他和蔼可亲,平息了各大城市军阀之间的战争,很受人爱戴,
只可惜他只上任了一年,
他有说过他是自由魔法会会长,自由魔法会在厄尔科斯存在了几千年,而他的年龄则是一万岁,头脑后悬浮着三个特别壮丽的光环与皇冠,
我了解他,之前穿越世界实习的时候,经常看到他和别的异世界人坐在一起喝茶,他的兴趣就是喝茶……
因为能力大所以才平息了各大战争,实际上是个很慵懒的人(这只是我对他的评价),
也有可能他活了一万岁吧。
对了,四照花去找大先代,那我就去找大前辈聊天好了,
大前辈是大先代口中的前辈,据说活了三万岁,实际上关于她的存在都有很多人在质疑,
只有我知道,在跨越空间之后那一瞬间,她在我耳边说过话,
具体的内容我也忘了,总之一切都凭感觉。

“嗯……”
我走在一条村道之上,身后是稀疏的房屋,
“应该在那边。”
有几个小孩从房屋里串出来,手里拿着烟花高兴地挥舞着,我看到他们手中还拿着包装盒和塑料袋,应该是附近刚买到的,
就是说附近会有小卖部,
我沿着小孩们走出来的方向串进了那条小巷,
差不多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旁边的屋子敞开大门,而且大门里面还摆着柜台,应该就是小卖部了,
我走了进去,
第一个柜台的确是烟花,然后旁边靠门口右边的柜台是放一些小饰品,都是些小发夹、小发圈之类的,其中有一个绣着花瓣的发夹很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不知不觉我看了很久,咳咳,这才不是我的兴趣什么的。
我走出小卖部,返回了之前的路口,
“应该就是这里了。”
我的眼光落在一颗大树上,大树四周是农田,
总不会觉得大前辈会住在树里吧,树屋也不可能在这棵树上搭起来。
“辛苦你了。”
突然间,大前辈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她穿着一身蓝色连衣裙,白皙的皮肤和较为矮小的身躯感觉不到她就是三万岁的大前辈。
“哇……”
我一时愕然。

原来她住在那颗大树后面不远处的木屋,有时候我的感觉也不是很准,
“我是刚搬过来不久,之前我在游走规则(介于本世界与异世界之间)”
木屋里面很朴素,就一张茶几和几个坐垫,我连被褥都没有看到,
“那么,刚回来厄尔科斯的akas•leafelia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在她对面坐下,她给我递过一杯茶,
“我是想问问关于我回来厄尔科斯的事情”
是的,我想问关于那个人影,
我本诞生于厄尔科斯,之前在开辟了前往厄克利斯空间的道路后,作为志愿者前往了厄克利斯,
然而我在厄克利斯失去了自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属于自己的感觉,凭着自己的力量粉碎了厄克利斯空间,
我在空间裂缝间有个人影一直引导着我,她先是用手指碰着我的手,然后牵起来,把我从虚无之中引导一片光明的世界,
眨眼间我回到了厄尔科斯,而一直牵着我的人影却不见踪影了。
碰到她的那瞬间,我心里彻底地感到了失去已久的温暖,
那是我应该一生去追求之物,哪怕只是再见她一面……
“空间……是互相独立的”
大前辈深深地说,她面无表情,却又像看透一切的表情,
“一个人的人生可能一直都在时间循环,由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但也有可能一直在空间跳跃,无数琐碎之事都是重复之物”
“时空交替,这才是普通人用一个的人生经历一遍的重复之物”
“但是像你与我这样的异能者(glozli),这是奢侈之事”
“你只不过忘了而已……”
忘了……吗?
确实我不愿提起过去,不愿提起厄克利斯,就像不愿意掀开与伤口融为一体的纱布一样,
只有疼痛会在脑海中萦绕,不安感与危机感在每天醒来后压倒自己,
我到底在寻找什么……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布满刀痕的手腕,
四照花握过的温暖从心里面传来,
很强烈,很难受。
“你会再次见到她的。”
大前辈给我倒满了茶,似乎在用她的方式安慰着因疼痛而一直低头的我。
“累了就睡觉吧,明天你会看到厄尔科斯只留给你的礼物的。”
在大前辈温柔的声音之下,我倒在了一团软绵之物之中,很快就睡着了,
在睡着之前,我记得大前辈很温柔。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