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温馨的家中,我们相拥一起享受着难得的宁静的时光,
昨天我买了一张超大的床单和被子,长达5米,铺在大厅中桌子和窗户之间的走道上够我们三个人一起睡觉的了,
新买的被子很柔软舒服,四照花第一个躺在中间享受,挨在两侧的我和禾月也有足以的空间卷起被子的一边靠着四照花,
惬意的三人互相依靠,感受着彼此的温暖。
我们三个人都很爱安静,100多寸的电视机从来没有开过,平时在家消遣时间只是刷刷手机,逛逛论坛,
“对了,明天海涅洛斯学生会有个聚会,理月要来吗?”
海涅洛斯学生会?那是禾月的学生会吗?
“地点在海涅洛斯,去的话,我让会空间传送的同学把我们传送过去。”
我不太擅长应付不熟悉的人,但是这是禾月的学生会的话……
“理月如果不去的话,我也不去好了”
她刚想回绝邀请,我连忙拉着她的手说,“我去,我也想看看禾月的同事”
到现在我只是知道禾月是从海涅洛斯学院来的,但关于她的这段经历我没有了解过,这是个了解禾月的机会,我想。
“那好吧,我联系一下书记。”
学生会是一个管理全校学生和事务,具有极大权力的组织,包括学生的档案、学生的修课内容、社团或组织的建立、社团大楼的使用权限、学校举办的各项活动的批准和赞助许可等等,
在学生会的顶端有个叫决事层的组织,是学生会的顶点,禾月就是其中当中的学生会长。

聚餐是在一家酒店里进行,我和禾月搭乘着书记的同空间传送魔法阵来到了现场,
酒店的灯光十分宽敞,就像一直在演绎着一种慢热而柔和的文化一样,
四周人声沸扬,我跟着禾月的脚步快速穿过嘈杂的餐厅,餐厅上的人们表现得很大方,是我这辈子也不可能有的品质,
他们互相敬酒互相说着祝贺的话语,等下我也要这样吗?不知道该怎么做,跟着禾月好了。
我们来到一个包间,包间里早已坐满了人,
“热烈欢迎学生会长的到来,海涅洛斯学生会荣光犹在!”
我躲在禾月身后,很害怕他们突然向我打招呼,跟着禾月快步走到座位坐下后,我才一览其他学生会成员的面孔,
海涅洛斯人像都市传说中说的那样比愚女坡人高大许多呢,大家都在热情好客,只有我在畏畏缩缩,
就连我身边的禾月也在十分娴熟地接过其他成员的话语继续交谈,
总的下来,我只感觉到禾月紧凑的说话声,她不是用手比划着例子,不是弯着腰递过其他成员倒来的酒,
我不好意思靠在她的旁边,
好不容易上菜了,终于有件能做的事之后,有人突然问到,
“坐在会长旁边的美女是谁?难道是传说中的会长夫人?”
第一次听别人这么说,我羞红了脸,禾月一把抱住我说,“是哟,她是我最喜爱最重要的夫人哟”
“我,我……”
我想说些什么,但无论如何现在的场景太过于羞涩了,禾月淡淡的白桃味体香袭来,让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哇,简直是天生一对”
餐桌上的风气很快就变成了揶揄成为会长夫人的我,
“会长夫人叫什么名字?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
“akas……”
“akas,是从厄克利斯回来的那位akas吗?”
我轻轻点头。
“好厉害!居然是跨空间传送的名人!我在跨空间信息新闻上久仰您的大名”
餐桌上一阵喧哗,“是的,理月……akas可是很厉害的,回到厄尔科斯后成为了一名高空飞行家呢”
“哇……高空飞行家”
“理……理月?”
那是我的本名,像我这样的alia本名应该越少人知道越好(以防别人身份盗用)
“嘛……真是的,zan……zanbu也适可而止啦。”
我在禾月的耳边说出zanbu,全场一片哗然,在别人看来,我们是互相用昵称称呼对方,
禾月一时愣住了,也逐渐满脸通红,“欸?诶……嗯……”
她一时不知所措,失去了聚会的住到位置,变成了书记和其他成员不断地八卦,
“你们同居了吗?”,“同居了多久了”,“结……有准备结婚吗?”
本来强势的学生会长现在和我一样呆呆地坐在餐桌前接受者别人的盘问,
结婚,那种事情还不知道啦……
最后在书记的救场下,结束了这个话题,
我和禾月紧握着手,彼此确认彼此的存在,最后在一片祝贺之下结束了这场聚会。
回到家之后,禾月在我耳边呢喃,
“好想在听一遍你叫我zanbu”
我轻轻地呼唤她,同时接过她的双唇,“没想到你还会撒娇呢,zanbu……”
从此之后,我用zanbu来称呼她,禾月说,“这是akas给予我珍贵的昵称,akas要好好使用哦”
她也重新称呼我akas,不是距离变远了,而是距离变近了,
只有四照花还在叫我们叶子姐(leae iinao)、稻子姐(kano iinao),“哇,好肉麻两公婆”

写完《飞的方法》后,我联系世界生产资料保存库申请看能不能顺利入库,
然后就是自己打印图书,申请放到各个图书馆之中,我学校里的图书馆肯定是要放一本的,然后就是之前就读过的学校,平时经常去逛的周边书店……
啊……要打印好多本书呢,但愿书厂能便宜一点……
出书并不是我的梦想,而是我心血来潮的兴致,
将来别人看了我的书后会怎样想呢,她会了解飞行吗?她会仿照着书内天马行空的方法去尝试吗?(当然参与校对和润色的禾月和四照花答不上这些问题)
啊……好期待出现第一个读者,对了,要不先在学校里面开设一个飞行般,专门教alia飞行?
我笑了起来,不慌不忙地拿出手机联系起了校长。
高兴的是,校长同意了我的提议,同意我在学校开设一个飞行班,只不过学校里的alia很少,可能需要额外招生。
我高兴地划着手机,在校长的喜讯之外,我看到有个论坛叫飞行协会的论坛,我点了进去,
“这周休息日有人出来飞行吗?”
“是在白云港吗?有点远。”
“好的,我会准时参加”
我好奇地发了一条信息,“那个,我刚进来,我也能参加吗?”
“当然可以,这周休息日白云港XX路XX餐厅里见。”
我看着这个论坛,感到格外的新奇,我应该是第一次跟别人交流飞行吧,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人在飞,就算写了《飞的方法》,四照花还是不愿意跟我学飞,禾月也会因为工作之事经常回避我的飞行邀请,
没办法了,只能自己来了。
我发送了“我也会准时参加”的信息后,静心地等候休息日的到来。

这天我一个人飞到白云港,
白云港是一个新兴的海港,据说它有着一段令人鄙夷的黑历史,前来白云港的人并不算多,但自从换了港长之后情况好了些,
白云港位于王国的南部,离愚女坡并不算远,
我拐过几条街,走进一家餐厅,里面窄小得让我觉得诧异,在前台的旁边是个小型的舞台,舞台前面,只有4张左右的桌子,
与其说是餐厅,不如说是迷你的放映厅,
听店长说,确实是经常有人在这里包场播放电影节目的,不过最近没有人来包场,
我看了看餐桌区,有一个人坐在桌子上玩手机,两个人徘徊在桌子边上,像是在联系着什么人,
我向着那个人的桌子桌了上去,心里感觉到她和我的目标是一样的,
我想上去搭话,但是她在玩手机,而且偷窥别人的手机总不是好事,
这时,有个背着厚重背包的人打破了这份尴尬,
“人都到齐了吗?”
她也在我坐的桌子坐下,旁边站着的两个人也围了过来,
“一、二、三、四,在论坛上回复的四人都到了”
“好,我来介绍一下,这里是飞行协会,是研究飞行的一个民间组织”
“本来协会只有我们四个人,今天来了一位新人,但是新人别怕,这里有会飞的alia,还有拥有无人机执照的专业飞行员”
“平时的话,我们经常在南郊野进行飞行活动”
“哈哈……所以说为什么要在南郊野,我们几人都住在星空市,飞星空郊野不好吗?”
背着厚重背包的人轻笑一生,“今天有新人啊,新人住在哪里?”
“愚女坡……”
我小声回答,在坐的4人都感到十分意外,“那新人会玩怎样的飞行呢?会不会操控海翼便携式无人机?”
我……我该怎样回答好呢?我飞过森林、飞过山脉、也飞过天外天垓,都是一个人用自己的能力去飞行,在别人看来是怎样的飞行呢?
“就……就普通的高空飞行……”
“高空飞行啊……看来你是个会飞行的alia呢,那现在协会里有两位alia啊,可喜可贺啊”
“那……大家是用什么飞行的呢?”
我问到,
“我和浅蓝使用海翼便携式无人机飞行,小理则是alia,她会自己飞行,而浅东则是什么都不会,他是协会里面摸鱼的”
她指了指刚才一直宅玩手机的浅东责备,“而我,我叫格拉,是飞行协会的会长”
之后,她叫来老板每人点了一份单人套餐后爽朗地欢迎了我,
“切,会飞行有什么厉害的,会游泳才厉害”
“我觉得飞行应该像游泳一样,在克服空气的阻力下,在天空中窜来窜去”
“其实难得是起飞……”,我小声吐槽,但是他们好像没有听见一样,
“哪里像了,飞行可是用体力控制飞行器的一项运动,游泳就只一头扎在水里就行了吧,飞行还要启动机器,做预热运动,适应一段时间机器后才飞行的。”
“就算是alia的小理也不会认可的吧”
“我觉得不同,游泳我没有游过,飞行就是一项只登记了一名的「空间跳跃」的超能力,在凌空中跳跃、悬浮这样,在水中虽然也可以做到跳跃悬浮,但是所感受到的感觉不一样。”
他们讨论得很激烈,没有我可插入的地方,我也没有游泳过啊……
“那不如大家先去游泳好了,只要游过一遍,大家就会知道游泳的优越性……”
为什么从飞行的话题变成了游泳了啊……
“不错,等下就回星空游泳吧,星空郊野那边有不少游泳场呢。”
于是,大家便约好了等下回星空,
星空市我自然想去,毕竟那是alia留下遗憾的地方,但是我总觉得我跟他们之间聊不上,
我谢过了她们,原来网上的信息就是这样变幻莫测。

我回到家,体会到了与飞行协会聚会的失望,
不知道为什么,zanbu一直嘟着嘴看着我,好像在生我的气,
我做错了什么了吗?难道是我偷吃布丁的事发现了?(没有冰箱,也不会有布丁……)
我轻轻地搂住她的腰,
“怎么了嘛”
她堵着气地说,“哼,明明学生会聚会我也邀请你一起去了”
然后转过头来责问我,“今天你去哪里了?”
难道真的在生我气,
“我去参加飞行协会的聚会了,刚刚”
她气鼓鼓地扭过头,“哼,这也不带我去。”
啊,原来是这件事啊。
“抱歉,我还以为你对飞行不感兴趣。”
“哪有……明明……我飞得比akas要高的。”
我突然露出猫之黠笑,“那……zanbu等下要跟我一起飞行吗?”
“欸?……那……也不是不可以”
她低下头思考,
“但是要牵住我的手哦”
“一言为定”

在经历了飞行协会的聚会后,我对这个世间对飞行的看法的热情凉了一半,
估计我写的《飞的方法》也是,我开设的飞行班也是,在飞行之前,重要的不只是它的方法,而是对飞行的看法呢。
我一度重新整理了飞的方法的稿件,飞行班的事也拖延了,
理论啊,看法啊之类的也要写在书上,
就这样我又忙了一周。
校长突然来电,说她的朋友的学校发生了一件怪事,在日间巡逻之中能看到幽灵,
幽灵?那本应不存在世上的东西,或许是哪位超能力者的恶作剧,因此,校长委托我和zanbu一起调查。
板栗学校,位于银港区的边缘,古都山脉之下,
明明天空中顶着三个明媚的太阳,在高耸的教学楼之下,也会洒下银色的栖息地般的阴影。
我和zanbu带上四照花在日间的时间走进了这所学校。
“这边”
穿着棕色外套的板栗学校校长向我们带路,教学楼不高,就5层左右,走在教学楼里面就是社团大楼,
不过社团大楼因为上个月的一场意外被炸成了废墟,
“幽灵就出现在废墟之上”
校长说着,指了指前面的废墟,废墟面积大所以堆得不是很高,
我踏上废墟区观望,
“这是历史研究部……这是语言研究部……”
我翻着废墟中零碎的部件,看到有几个社团活动室的牌子,
“幽灵是什么样子的呢?”
zanbu问校长,“我也不知道,是值班的人员告诉我遇到幽灵了”
“那就有点麻烦了。”
“我有事先走了,你们要是找到了什么线索的话联系校长室里的小向日葵吧”
校长接了个电话,离我们而去了。
社团、废墟、幽灵
这是学校的七不思议之一吗?
我抬起手,用心地把手心照着废墟中央,感受废墟发生的过去,
zanbu也跟我一样,用手心面向掉落的社团活动室的牌子,感受废墟之间的模样,
在鸟儿吱吱喳喳地叫着,树影在绿月之下照成的墨绿,
社团大楼本来像教学楼一样高,不巧的是,5层的社团大楼也和旁边的山丘同高,
在一个喜庆的日子之中,全球人们都欢快地放着烟花的时候,
一支不知从何而来的质子之箭撞上了大楼,
大楼碰的一下化成废墟,箭矢分为众多爆炸之物接连爆炸,
在爆炸声当中,似乎听到有人声,在我们寻找着人声的来处的时候,感应中断了。

我和zanbu整理了下思绪,
是在一个月前的值得庆祝的日子当中,有人不小心放了质子撞击炮,把社团大楼炸了,
“就是不知道当时社团大楼里面有没有人”
“放烟花的时间应该是在日间,是大家都放学归去的时间吧”
“也有可能有人待在社团大楼里面研究的……”zanbu像是说着自己的过去。
“那,调查一下那天是什么日子?还有社团大楼还有没有没回去的人。”
于是,我们带着思考来到了校长室。
“你好,我是小向日葵,刚才停粟山介绍过你们了,怎样,有什么线索吗?”
“我想问下一个月前有什么值得喜庆的日子吗?”
“一个月前……社团大楼倒塌的那时候,我看一下……”
她走到办公桌上翻起了日历,在日历上划了一行又一行,
“很遗憾,那个月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日子,起码在学校里是的”
“那就有可能把那天当做日常留在学校里了,”
“关键就是社团大楼旁边的山丘,质子之箭就是从那里撞过来的。”
啊……旁边是贵船城,也就是曾经被屠城了的惊云城,那看到幽灵也是正常的现象呢?
不,不关贵船城的事,应该还有一件更小的事,
我牵起zanbu的手飞向了山丘,山丘上成片的树林中空出一条道路,像是欢迎我们的到来,
在道路的尽头,我们看到了一个鸟居,还有鸟居后面的寺庙类的建筑物,
“找到了,就是这里了。”
然而这里早就没有人了,
我正想感受这里发生过的历史时,zanbu制止住了我,“够了,现在事件已经明朗了”
看来这里曾经发生过一件很悲伤的事情,在很悲伤的事情之前,又发生过一件小小的喜庆。
这里是三途神社,以前用来收留无家可归、被别人迫害、欺负、霸凌的人,因为三途神社的领导人貌似是个归隐的数一数二的人物,
所以三途神社招来了舰队的打击,将这一片悲伤而快乐的历史抹消掉了。
我们返回了学校,像小向日葵报告了这次事件的起因和经过,
“原来如此,就是旁边的三途神社不小心把社团大楼炸掉的”
“是的,但是如果当时社团大楼里面还有人没走的话,那就太悲惨了。”
“小向日葵能调查当时谁没有离校吗?”
小向日葵不语,她闭着眼睛缅怀着逝去的死者,
“这次的幽灵事件我知道了。”
简单地说了一句之后,小向日葵也离开了学校。
“到底是什么事呢?”
四照花好奇地问,
我和zanbu继续调查散落在校长室里面的关于社团的资料,得出了一个场景。
夜幕降临(日间),绿色的月亮像把世界刷新一遍地将天空染成银白,
文文趴在桌子上休息,现在四周灯已经关了,就只剩下他们的桌宠研究室没有关门,
每天都是如此,她想在休息的时候多研究一些,代码、语法、对象……
要是能研究出自己的天文语式代码就好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合适的代码平台的……
“我进来了。”,门外有人敲了敲门后,拿着一带外卖向文文走了过来,
“理理,怎么你也没有回去……”
“因为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只在于我们两之间,
理理迅速地坐在文文的旁边并靠住文文的肩膀,
“稍微……休息一下吧……”
她轻声地对文文说,“我带来了你爱吃的炸鸡……”
“就一下……等我写完这个工具函数就……”
文文正在地把目光移回电脑之上,
“我们研究了很久了……”
是啊,从我们进这所学校,就以此为目的地研究,
“快看窗外!”
突然间,窗外生起了绚烂的烟花,圆圆的烟花扩散在银白色之中,
“好漂亮,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放烟花呢”
文文转过头去,一颗耀眼的光斑冉冉升起,然后在天空上爆开,散落五颜六色的光线,
突然间,一颗更加耀眼的黄色的光芒从窗外闪过,然后“bong”地发生巨响,
“外面好热闹!”
“是啊……我也稍微……”
只有两人在一起的时光,静谧而美好,
“我也突然想放烟花了……”
文文在说完这句后,听不见理理的回答,
她看着窗外,由黄色变成绿色,再变成不能理解的颜色,
理理……她转过头去……
一切都成了一片废墟……
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终篇

asra踩在濡湿的小巷当中,她光着脚,踮起脚尖地寻找路面中比较干爽的地方,
遗憾的是小巷里的路面全被巷口水管留下的水给濡湿了,
不得已,她才小心翼翼地把脚踏在令人不舒服的路面上。
很后悔没有跟叶子姐学飞,她第一次这么想。
明明眼前就能看到河滩的巷子走起来却感到距离是那么的长,
有几步,asra不小心全脚踩了下去,那些令人不舒服的水液沾到脚上,asra升起了恶心的感觉,
要是靠飞啊,靠跳啊,自己还是能很快到达同学的朋友家的,
asra想起来,无论在家里,在草原上,还是在学校,她一直光着脚。

新的学期开始了,asra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于是叶子姐就把她安排在板栗学校就读,板栗学校也是九年一贯制,只不过是分校区,asra就分在姬路北校区上一年级,
她在学校交到了朋友,她的同桌ialozr,周围的人都戏称她“aloza”,每次她都会反驳“我的名字是!雅!洛!兹!”
asra在平时与她相处的时候就叫她雅洛兹(ialozr),在多人的时候,大家都揶揄她的时候就叫她阿洛扎(aloza)(大概只是因为aloza比ialozr顺口多了,所以才起的绰号)
这天,ialozr邀请asra到她的朋友家去吃饭,asra在不知不觉中答应了,她以为ialozr是个很健忘的人,放学就忘记了这件事,
没想到ialozr放学后提醒了下asra并让asra一个人先到ialozr的朋友家,她自己晚点到,
最后asra无奈地步行起来,不过得先给叶子姐发个信息先。
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赤脚走着沥青路不是什么问题的,就只是觉得路面比较灼热而已,
当穿过楼群,转进楼宇和楼宇之间的小巷里时,asra内心一百个抗拒,
路面潮湿无所谓,问题是水管滴下来的水把本来蓝得快要变成黑的小巷染成漆黑,asra一步也不想动,
但是想到ialozr,明天ialozr知道asra没来会怎样呢,大概会嘲笑我吧,就像现在asra也在嘲笑自己不会飞行,
她想学叶子姐教过一次的踏空,但是这次,每次向凌空踏去都会重重地踩在地面上,反而泛起了不明来历的水,让asra更生厌恶了。

最后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到了ialozr的朋友家,ialozr的朋友叫什么名字来着?
“欢迎欢迎!”
前来开门的是奶奶,“那个……我是ialozr的朋友asra”
asra先自报家门,奶奶非常热情地指着路让asra走进了屋内,
屋子里面坐满了许多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同学,她们有说有笑,但都是asra不认识的人,
“alia大人哟,欢迎你的到来。”
唯一向自己搭话的是奶奶,“没有,我才不是什么大人,我只是刚上学的小孩……”
“咳咳,这你就不知了,alia大人永远是我们人类最尊敬的人”
“怎样,alia大人是飞着来到寒舍的吗?”
奶奶的眼光落在了asra的脚上,asra的脚一定是沾满泥沙,被污水染得黝黑了吧,asra不敢去看一眼,
奶奶递过一双棉拖鞋,
“alia大人快穿上吧,在寒舍赤着脚不好”
处于自己的厌恶心,asra听话地把棉拖穿上,心里终于能放轻松一些,
“alia大人今天也来参加lizna的生日礼会吗,那真是荣幸啊”
奶奶敲了一下一名正说得欢的少女的头,“还不快感谢alia大人的光临”
“那个……感谢光临,你是……ialozr的朋友是吧”
少女转过头带着歉意地说,
“我是ialozr的朋友asra……”,asra简单地说明
“谢谢你能来到生日礼会,祝你玩得愉快”,她苦涩地看了看asra一眼后,便埋头继续与旁边的女生交谈了,
“真是没礼貌的孙女!”,奶奶呵斥道。
不过下一面便面带笑容地转向asra,“觉得无聊吗?要不要吃点蛋糕……”
asra不好接受也不好拒绝,最后变成了一边捧着蛋糕吃,一边陪着奶奶看电视。
对asra来说,今天算是奇妙的一天,除了那条肮脏的小巷外,
在asra吃完蛋糕之后,ialozr才珊珊来迟,她还带着另外一位朋友,说那位朋友不识路,等她放学后才带她来这里,
asra生气地掐了ialozr一下,“抱歉,临时把asra忘了,啊哈哈……”
ialozr就是这么不靠谱的人。
为了办一个盛大的生日礼会把所有朋友都叫上吗?
asra还不明白其中的意义,“时间调配,人员集合,出发路线……肯定很多东西吧”,然而ialozr完全搞砸了,
最后大家还是欢欢喜喜地吃到了生日蛋糕

在asra上学后,akas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了,
一开始是简单的赖床,整天无精打采,什么都不想动,
到现在连固定的三天一顿饭都不想吃了,
“总感觉脑袋里面有东西在闪烁,”
akas伏在zanbu怀里,zanbu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没事的akas,要不要让asra给你抱抱?”
asra乖巧地凑了过来,akas抱了上去,但是akas突然失去了支撑力一头扎进了那张宽大的被子,“让我捋清思绪,最近的思绪很乱”
zanbu一脸担心地看着akas,“那……我先去上班咯,然后给你请个假。”
akas向身后摆着手,她这时候想要安静,但也想要陪伴……
zanbu离开后,asra钻进了akas的怀里,“那我今天也请假……”
asra看不到阿卡斯埋在被子间的面孔,“叶子姐是要睡觉吗?”
akas没有回应,她只是很累,
“那asra帮忙擦眼泪吧,叶子姐每次睡觉前都会流眼泪”
asra把手指伸到akas的眼窝,与周围空气不同的炽热的温度传到了asra的手指上,
“没事的,没事的”
asra抱起akas,让akas枕在自己腿上,轻轻拍着akas的背
自从相遇了akas之后,每当akas难过时,asra都会做着这样的事情,因为asra知道,akas背负着世界的命运,
越在这时,akas哭得越厉害了,嘴里说着连不成的话语,“明明就……”、“仅仅……”、“好痛苦……”
akas的泪水把asra的大腿染湿,asra摸着阿akas的长发,那是用怎样的艰辛和泪水才织成的布啊。
没过多久,zanbu回来了,asra向zanbu问到,“稻子姐不是去上班了吗?”
“没有,我也请假了,我买了格兰多洛西回来,听说这时候出现精神问题的alia都在吃这个药”
“akas来,把药吃了试试?”
但是akas倒在asra的大腿上一动也不动,估计在小憩,
zanbu感觉到她的精神仍然在大幅活跃,这是不好的现象,
zanbu把akas抱了起来,akas眯着眼睛,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身体像傀儡一样任由人摆布,她轻轻地张开口,
zanbu就快速地把药塞进她的口腔,因为是口崩片,药物会在她的口腔内溶解吸收,zanbu用手托着摇摇欲坠的akas,
“感觉怎么样?”
akas一直在张着口,溶解药物的唾液不经意间留下,“把我……”
“把我放到静置室……”
akas在说完最后一个诉求后,到头睡下了。

再次醒来时是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
zanbu打着昏暗而泛黄的灯光看着书,她旁边是熟睡几天的akas,akas转过身来盯着正在看书的zanbu,好像能从她纤细的手臂、乌黑的长发就能知道书本上的内容,
“我这是睡了多久?”
“没有多久……累了的话就多睡一下吧”,zanbu看着书小小地微笑,
“不行……脑袋还是有莫名其妙的东西在闪烁,就像……”
“就像?”
“就像已经失去了信号的黑白电视那样吧,每次闪烁我都不能思考,只有痛苦与不适,我在想alia的终点会不会这样……”
“不是哟……”
“那是由风葬师,把alia的感情、把alia的身躯归还给森林那一副美丽的景象”
“哈……果然吗?”
随着akas脑海中的闪烁越来越严重,她的话语渐渐地沉了下去,
“帮我找风葬师吧……我的挚爱……”
不知zanbu有没有听到,房间内依旧的昏暗,zanbu依旧的在灯光前看小说,akas依旧的在zanbu身边熟睡。


おしまい

was wrlia na wanma endi hase latia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新
最旧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kikomas
管理员
2024年5月12日 上午4:34

哇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