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灵

光灵似人形,皆为女性外貌,相比亚夜花园的其他人形生命而言数量上较少但寿命要普遍长很多。她们的最明显特征是纯白色的长发以及淡蓝色或银色的瞳孔,并且在生命的任何时间里,身体都被金色的光芒包围。这一特质使她们在夜晚极为显眼与美丽。光灵的服装以白色丝制宽袍为主,在正式场合,还会佩戴镶嵌有水晶原石的金银项链。

对于其他的种族而言,光灵的存在本身仿佛笼罩着朦胧而富有诗意的谜团。她们拥有天籁般的歌声和置身世外的性格——她们的诞生与死亡更是如此。光灵是在光芒中诞生的:流星或是猛然间闪烁的某颗星星都有可能预示着某位光灵的诞生。也许没过多久,就会有一位初生的光灵——对于亚夜人来说十几岁模样的少女,迷茫地行走在古风林或是边境森林中。而光灵又在光芒中逝去:某位光灵即将离世的时候,她们的身体会变得朦胧而透明。那些预知生命将要结束的光灵,会将此时的思绪化作歌声向世界告别。

就连光灵自己也不知道她们历史的源头。对于亚夜人来说,与光灵接触的最早记载深藏于升月荒原洞穴内的壁画上——那段时期是初生纪以外,亚夜世界中可追溯的、最漫长的一次黑夜。壁画用早已暗淡的莹草浆枝溅射出几道仿佛流星拖尾般的线条,又在最前端精细地雕刻出穿有长袍般女子的模样。毫无疑问,那就是穿行于夜空的光灵族人。而这幅华丽程度远超同时期作品的壁画,似乎就在赞美光灵如何在天空几乎彻底熄灭的过去,照亮其他生灵前行的路途。

而当亚夜花园的秩序恢复正常以后,光灵似乎就隐藏到了茂密的森林中,再也不与其他人形的生命相遇了。她们与亚夜人第一次确切的、有文字记载的接触发生在亚夜纪末期:旅人未亚在前往封雪岭的路上迷失在了浓雾中,一位光灵及时出现并将她带离。未亚惊叹于光灵是如何依靠她完全未知的语言来向她传递记忆中的画面的:“我有一种奇异的感受:从她身体里传来的,浮荡四野的言音,仿佛不被一切规则所连接和束缚,而像是铺展在了一条崭新的时间之流上。而我,卑微的聆听者,在古老的烟尘中消散,又在她吟唱的原野上复生。这片土地经历的光阴岁月,在那一刻都彻底显现了……”

未亚听到的就是光灵的语言,流云语,光灵自己称之为“云音”。更确切地说,是古时的流云语。但这并非表示那位光灵有多么古老。光灵的语言就像授予她们生命的星星一样稳定,形态从古时候开始就未曾改变多少——只有在流云语中,部落时代亚夜人贤者阿卡夏的名字才近乎完美地保留下来。其他种族的学习者会惊讶于古流云语在词形变化上的稀缺,似乎对于能够精确记忆发音、又能以天体所传之音律塑造事物关系的光灵来说,除了诗歌的格律需求以外,很难再找到让她们变化语音本身的时候了。

不过,在亚夜纪之后的云鲸纪,不仅了解流云语的学者越来越多,光灵本身也吸收着来自异族语言的知识。她们像是集体性创作一般地为她们古老的语言增添了更多的语法结构,以便异族人与之更加容易地交流。这便是现代流云语的诞生了。

随着穿行于夜空的光灵将旅人思念的话语寄送到远方的家乡,现代流云语几乎成为了亚夜花园这片土地上的通用语言。那令无数听者痴醉的吟唱乃是繁星赐予的礼物,并将继续记录世界的万象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