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院稻格

Hjēthàdàe Lòkohe

渐歌时代蓝地王国著名魔法机械研究师,蓝地法师兵队长枪法师

手里的长枪是自己的信仰,魔法科学是信仰的后盾。

渐歌75年6月9日,十六院稻格出生于娜科雅的一个海滨地区。

在渐歌75年的娜科雅,军队——尤其是魔法军队——被人习惯性地称为“社交场所”。蓝地面积狭小,自古全民皆兵,而在贵族圈内,参与成本高昂的魔法兵队似乎是一个建立自己威望的绝佳方式。基于此,父母在其幼年就希望女儿加入蓝地兵队体系,因为在那里她能够结识更广泛的人脉。而在稻格自己看来,魔法兵队的一切又都无时无刻不吸引着她,她的视线很难从神奇的法术中逃离。

在渐歌81年,稻格就参加了娜科雅专为贵族开放的体术训练班,为未来进入魔法兵队事先买下入场券。她的体术老师虽知道大多数孩子练习体术并非为了前线作战,但是仍然尽力地以自己的经验与眼光去挑选所有的可能未来真正成才的人。7岁的稻格凭借优秀的反应能力和对武器的独到的掌握成为了被选中的人之一。

渐歌84年,她进入非时花园公学进修一级文学和一级魔法基础,接着又在同一学校进修二级学历。她对当时整个娜科雅的关于新型魔法剑的课题产生了兴趣,为此开始接触魔法机械和魔法传导学,更是因此参与了赴蓝地魔法学院的游学,没想到在这个陌生的学院遇见了一位特殊的女孩。

当时我看到学院有个人也在做魔法剑,我就好奇去问,没想到谈到一起去了。这是个胖胖的女生,带着金色框的眼镜,进她在学校里的房间时,她正在为手头的魔法剑灌注魔法液。……我们聊了一个下午的魔法剑结构,下班以后又跟着来到她的工作室。那真的是一个小小的宝库,很多神奇的工具我从来没有见过,感觉这个小房子里能制作出蓝地所有的魔法武器似的。她就是新姿。

……在游学半年的时间里,我和她日渐亲近。可能这就是志趣相投的力量。她也来到过我的非时公学,参观了我们的小破实验室。我问她我学了二级魔法基础以后该上哪进修,她给我介绍了镜观学校的魔法机械专业,能直接进修到四级,然后就能来到魔法学院实验室了。

当然,我们最后成为了结友。这种感觉是奇妙的,当时在双生花教堂里的时候,我们互相能感觉到,之后就要一直一起走下去了。

——十六院稻格

六年后,她如愿穿着四级学历的学位服,被引荐来到了蓝地魔法学院做魔法机械研究员。不过,在其此间她仍然心心念念她小时候学过的体术,以及当时教授她的老师。当年的师长已经老了,不过稻格自己还正是年轻。她决定跟随魔法学校的教官学习魔法长枪的使用,并且亲自为自己打造了一把长枪:它的枪头内部有她自己发明制作的占地空间极小的汇聚法术魔法瓶瓶组,这能够让长枪的威力变得更高,并且摆脱了以往魔法长枪臃肿的身材。

因为这个成就,当时蓝地精英魔法兵队首长千理园早冰曾找到她,希望她协作完成当时魔法剑的定稿方案。她欣然答应了,不过研究深入以后才发现了位于剑柄处复杂魔法瓶组的固定难题。

……和我一起在工作室里待了十天十夜,做了几十个失败稿,终于搞出来了。成品出来后感觉她的眼睛里都放着光,她太可爱了。

——希约时新姿

工作之余,稻格自有自己的爱好:她喜欢从各处收藏制作精美的单边眼镜框。平日里她常常佩戴的眼镜框来自于泽概的一名老手艺人之手,而在娜科雅的家里,她拥有将近一千副这样的眼镜,有一些来自于父母和亲戚,还有一些来源于在学校和军中认识的同伴们。

她认为她完全能够应付在魔法学院不算特别高强度的研究工作,不过在渐歌95年年末的一天,她的私人医生却告诉她,她可能患有一种奇特的病症。起初她以为是小时候长的荨麻疹在作怪,但是医生指出,这种症状在他认识的几个同为贵族后代的女子中都存在着。起初,医生告诉她多休息和合理调节饮食能够保证健康;到了96年年初又变成了长时间在家休息才能够保持身体的正常运行。可是稻格本人且没有发现自己身体的任何异样。直到有一天,这位在整个娜科雅也几乎是医术最为高明的医生告诉她自己的生命仅有几年的延续时,她再也忍耐不住了,去找了这位医生进行了一场细致的谈话。在此时她才了解到她已经罹患了可怕却又隐藏在身的病症,其祸根正是来源于贵族女子美丽的蓝色妆容,那是一种慢性毒素。很多人在她们之前已经因此离世,可是整个蓝地对此知之甚少。更加令人绝望的是,她的结友——同为贵族的希约时新姿——也许早已经患上了这种疾病。

不过我还是决定不跟她说了。

同一年,东南方的威胁也赫然降临了。

当时全军都在说什么佩达科人,海战。娜科雅很快就集结了很多艘战船,但却发现没有那么多兵员可以填满。我当时就想,反正医生说我已经没有几年生命,我就决定加入精英兵队上船了。起初是以魔法辅助兵队的身份在船上做后勤,但是总觉得这样不够刺激,不够达到我所谓生命最后这几年的闯荡精神,所以在码头的船上待了一个月,正式编入精英小队,拿着长枪上船。当时魔法剑的设计图已经完成,我怕接了新的任务完不成再中途离开,还不如真的上战场去体验一回,享受享受。不过我没想到新姿她也要上船,我以为她要一直在研究院做活。不过她的确杀得一手好魔法剑,我们当时做的新魔法剑的第一批次也放在工作室,她用的也正是那一些里边的其中一把。最后我们在一条船上,随着魔法笛声从桅杆传来,我算是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紧张感。船有点儿晃,不过我在学院学过应对方法。

然后就是97年10月29日,差十几天就新年的时候,我们收到了泽概被攻破的消息。当时群情激愤,新姿给我聊了许多她如何杀敌的计划。我只是告诉她,遭遇的时候咱俩一定要配合好,虽然我是长枪法师你是剑法师,但是在一艘战船上就要一起行动。我知道她有一些临阵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我也是尽量配合她好了,可能会试着去引导她的进攻。但是作为长枪法师,能帮到的其实十分有限,因为她应该是船上面对已经登船的敌军的人,而我是防止敌军上船的人。那就很明显了,我只要防住船头不让敌人趁虚而入,我就可以保护她了。

——十六院稻格

在船上,稻格和新姿一起跨越了最终的里程。

……我不知道稻格她最后帮到新姿多少。按她的性格来说,她应当是尽力了。

——《千理园记录》,千理园早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