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约时新姿

Lākināde Ljaegae

蓝地王国魔法精英兵队魔剑法师

战场是瞬息万变的,战场上的剑法师更是时刻在改变自己在队伍中的位置。虽然有了提前的预判,但是它们不可能每次都能准确判断最终的结果,(我)必须经过缜密的思索才有可能完善战斗的结果。

渐歌74年4月33日,希约时新姿出生于娜科雅戴罗泽巴区的一个贵族家庭里。由于父母都是娜科雅魔法学院的教授,使她自小就对魔法感兴趣。在11岁时,其父亲希约时正索曾邀请尚是女孩的新姿参观其在学院的独立实验室,此行使她大为震动,尤其是在参观过程中正逢魔法学院与军事学校的联合训练,使他的脑中隐约产生了希望成为通过魔法来释放威力的魔法使的思想萌芽。

这个梦想在她心底暗暗延续着。终于在渐歌89年,15岁的她也来到了魔法学院,学习梦寐以求的魔法术。和父母同在一个学校,对她的压力可想而知。不过她天资聪颖也十分好学,经历了努力地学习和训练以后,各项技能都居班级前列,也因此十分受到老师的赏识。

毕业后,老师曾邀请她来到魔法学院为第一年的学生做助教,但她又想到应该尽快了解更加精良的攻击法术,在多方纠结之下,在魔法学院做了半年的助教以后来到了魔法学院的研究室,成为一名攻击法术研究员。在这里,她结识了结友十六院稻格。

她是个天才,这不得不承认。在我研究魔法剑的时候,她在魔法瓶固定结构的设计上帮了我的大忙,所以成品出来以后,鉴于她有很长的攻击法术背景,我就给她用了。

——十六院稻格

如果在平常,新姿或许会在魔法学校的研究院做一辈子的研究员,并无把攻击法术使用出来的机会。然而,渐歌96年,来自东南海岛的战事突然来袭。此时十六院稻格正在训练魔法长枪术,蓝地精英魔法兵队的寻访员桌样心层和船园重航分别找到二人,邀请他们加入备战中的魔法兵队。

加入魔法兵队以后,新姿发现自己面临了实打实的问题:虽然她已经经历了漫长的作战练习,但还是对自己的临场表现没有完全的把握。当时的精英魔法兵队教官评价新姿时曾经说,她对自己的要求颇高,例行训练的成绩也很优秀,但缺乏某种临场的自信,导致她在面对真正的敌人时会紧张,有时无法发挥全部的实力。

我看过她的训练。面对木头人的时候,她的青剑使用的格外行云流水,仿佛那些动作刻在她的肌肉中一样;但是我同时看过她的模拟实战训练。这个场地在军事学校马场,单独画了很大一片地出来,然后让绑了棉花外甲的法术队伍兵冲过来。她看到人冲过来,第一反应不是招架,而是想了一个平常训练时总会出现的主动出招姿势,然后他们冲过来快抵近的时候,她才再切换成格挡姿势。我有问过她这是什么原因,毕竟我可能不懂剑术,可她也实话实说,就是一直在纠结要用训练时的姿势还是格挡姿势。我有一回快气笑了:“姐姐,看看你的名字!新——姿啊,记得要随机应变啊。”然后我们乐成一团。她还总说我拿长枪的都是背板的,说长枪法师都是套路,站在那里不动就能把人都戳进海里,反正挺有意思的。

对了,训练让她瘦了很多!和刚见她的时候仿佛两人。

——十六院稻格

作为当时唯一使用这种魔法剑的新姿来说,找到现成的前人训练成果似乎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为了克服这种现场焦虑,她曾经拜访过使用旧式魔法剑的老兵和使用普通剑刃的蓝地精英兵队成员。她研究员的属性让她能够记录下这些使用剑的要领并且加以整理,希望在战后能够成为最新的训练专著。

渐歌97年10月,娜科雅收到战报,东南方的敌人夺得了希菲群岛,正向诺岛进发。对于当时还沉浸在不可一世雄风中的蓝地人来说,这样的战斗进程明显让人难以接受。蓝地人需要让他们意识到触碰逆鳞的代价。10月中旬,在进行最后的准备之后,新姿和稻格随精英兵队一道组成蓝地诺岛海军支援队,从娜科雅搭乘“行浪”号九十门火炮大战船,与其他战船一起出发,赴诺岛群岛。在“行浪”号战船上,新姿作为精英小队成员,需要主动破除情报中所描述的敌军“能产生魔法结界的长剑兵队”;而稻格作为长枪法师,则需要防守战船,防止敌军登船。出发时,蓝地近海海军军旗迎风招展,船号悠扬,新姿的最终希望即将实现。

渐歌97年10月34日,震惊朝野的“诺岛海战”在泽概群岛爆发。此役,蓝地王国近海海军诺岛军队的十艘战船、首都军队的八艘战船与Bhidac王国进攻军主力十二艘战船在诺岛南部拉琦那地海展开遭遇战。蓝地近海海军虽然战斗出色,但是由于士兵不悉战场、不了解对方战术与先进技术等原因,仍败于Bhidac进攻军船队,使得后者于泽概城登陆诺岛。在此战役中,蓝地王国近海海军完全损失了九十门火炮大战船“大雨”号、“心岛”号、“驻城”号、“行浪”号,其余战船受损;完全损失了四十门火炮船“漫集花园”号、“非时花园”号、“高女花园”号,其余战船受损;其他等级战船也遭到各样损坏,不得不暂时停泊于德蒂岛附近海上。

——《淑佩战争记录》

希约时新姿的梦想最终和她自己一起沉入与她同名的海洋。

——《千理园记录》,千理园早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