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荣萤

Tēdēhjalē Dinàe

蓝地王国魔法精英兵队第三队成员

“你要知道战场是什么样的——你真的知道吗?这位贵族小女孩儿?”

说实话很多人都会像这句话一样问她。上面是我的原句。你要问我现在后悔说这句话吗?我或许不会,因为这属于关乎“无知”的宝贵教训:毕竟在普通人的眼里,一位女子凡是有了这些天空人的血统,基本都会把自己的一生安放在一座华丽房屋的一张柔软舒适软垫椅上,情绪平和的翻阅昂贵的纸质材料,用硬木杆笔写字,用金边眼镜打量纨绔子弟。而她呢?虽然也差不多,有着华丽房屋,然而缺少了一把软垫椅,使房间成为了正经的办公室,手里改握水晶剑,身上改穿戎装,像那些男孩子一样冲锋陷阵。遇到她之前,如果有人问这种人存不存在,我一般直接怼回去:“怎么可能!”然而到了娜科雅的军事学院,我这才知道万物皆有可能,而且多了去了。她是我印象最深的一个。

《城市见闻》,新谢洋外

人物概况

渐荣萤在渐歌70年出生于娜科雅横街渐荣家。其自小展现对军旅生活的向往。

渐歌85年3月,在家庭的鼓励下,进入娜科雅长街文学院学习五年制文法和文学,于90年3月毕业。3年后于娜科雅军事学校的体术与对抗专业毕业,2年后又从娜科雅法师学校的魔力理论专业毕业。当时她的愿望是在军事学校当一名攻击法术训练师,然而淑佩战争爆发,她经由桌样心层引荐,和岸地珂等人在娜科雅组成新的精英小队预备部队,训练两年后转正为第三小队。

弗拜纳扎被占领后,第三小队进行军事行动。在此期间,她和岸地珂在军旅中相识。后随军参与奈歌特收复战并胜利。

在第一次弗拜纳扎收复战中,因其父送达的战术建议被新蓝地文同音字所影响,产生歧义,导致战役失败,渐荣萤被俘。后在98年8月9日被解救,遂参与第二次收复战并且胜利。在此战中由于受到毒箭伤害,错过最佳医治时间,最终于渐歌98年8月13日逝世。

人物评价

关于渐荣萤的任何评价,去看当代的书再去还原似乎变得比较模糊。但除去正史的种种修饰,从当年的人的视角,或许可以更好的还原她。

……(渐荣萤)倒是可以被认为带给我在战场上挣扎生存的勇气的唯一的人,虽然说例如米模利这样的人和我更加熟识,也表现出莫大的拼搏感,但总不及她的。这或许是爱情的力量吧——在军营里说实话大家都是相似的男人,她最终是怎么看上我的或许不得而知,应该和我会希菲文字有关系,这就像是因公务相识但是又引发了许多私人的情愫,我毕竟是粗人,很多原理没有办法解释,只好这样粗略的说一下了。不过现在她已经没了,我能想象到她已经十分的尽力了,在佩达科人基地的那些天里应该也受到了许多折磨,到最后我们能够收复弗拜纳扎,她付出太多太多了。难以想象这个女孩的能量。

淑佩战争过后,岸地珂与记者的对话的选段

……不过到最后我还是毫不犹豫挑选了渐荣萤作为惟一的女性进了这个预备队。现在整个精英小队松松垮垮,没有干劲儿,那些整天不知道自己干什么的大爷们估计连我都打不过吧?但渐荣萤让我没办法,她在这堆垃圾之中是块金子,吸引到我了,并令我这种自傲的人五体投地。就在前几年的时候,她还在法师学校,我抱着看一乐的理念去看她的训练,但让我失望了。不得不说其他人的把戏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唯独是她,我不好捉摸。除了运用魔法之外,她的体术十分了得,和其他人看起来一点都不一样(法术学校一直有很多女生,或者说,尊贵的大姐们,虽然我也是),并且还能在使用法术辅助的过程中穿插突袭技能。我当时挺震惊,训练完了的时候我去问她,才知道她还在蓝地军事学院学过体术与对抗专业,并且还师从过明河阳书老师,嗬,这可是一代传奇啊 。那我觉得找对人了。于是后来当我成为寻访员的时候,第一站就是找她去了,赶紧给精英小队来点儿好料子吧。

——桌样心层

眼睛挺小的。真的很小。但是丝毫不影响人家做突袭啊!

——木子江

在娜科雅的军官里,我对渐荣萤印象挺深刻的。因为她父亲跟着蓝间谷做新蓝地文,所以我曾经去了解过她家里的情况。渐荣家族算是那种很有魄力、很敢闯荡、也很敢创造新事物的家族,可能她家女儿这种个性也是与此有关。渐荣萤是一个既有文学素养、又有武术体魄、还有法术知识的人。在精英小队虽然不缺这样的人,但是放眼整个娜科雅,能够淘到这样的黄金,我觉得这是我们的荣幸。……以及我对于他们家族所支持的(新)蓝地文虽然不认同,然不能否认这也是他们对于国家未来的一种贡献。这种东西就是这样,在出现结果之前,我们都难以真正判断哪一条路是正确的。……在这样一场战役过后,他们家的两个子女全部参军又全部战死,这不能说是一个好结局,但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是问心无愧的。

《千理园记录》,千理园早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