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一角的珍珠项链。

Cathine星球有三片大陆,人类居住的大陆只有一片。一条条万米高的山脉沿纬线连绵耸立,微弱却又强大的魔力在山间和其延长进的海中萦绕。这让世界少有平原,从部落与集聚区来的国家都发展为蕞尔小国,而一直未有面积大的国家出现。

蓝地群岛,位于这大陆东北角的海上:这是世界一角的珍珠项链。

在遥远的时代,来自大陆的伊特人整日望着大海,希望找寻海那边的奇观。他们中那些敢于冒险的人,乘坐简陋的船只,像针一样穿过风雨大浪与带有可怕魔力的海底区域,横跨了海峡,竟然发现并来到了这片富饶的岛屿。

他们发现野地上密密麻麻生长着一种他们似乎很熟悉的植物:蓝染草。这种植物的花朵与叶子经过合理的工序榨取处理,可以产生色泽近乎宝石般透亮的蓝色颜料。在大陆,这种植物生长较少,所以蓝色一直只能供长老与最高级的图腾使用。

而现在他们发现了新天地。来到这里的人手舞足蹈,感谢上天赐予他们这珍奇的土地。他们把岛屿称作Shōhna:蓝染草生长的区域。

这些伊特人开始在这里常住。后来他们又陆续发现了其他的岛屿。经过长时间的海岛生活,他们从大陆带来的文化、社会和艺术体系随着海岛的特点发生了变化;语言变得简练、清晰,而文字犹如海浪与花,优雅又富于随性,正像这海岛上的一切。

随着人口持续增加,他们逐渐开始自建门户。首位国王出现了,“蓝染草生长的群岛”成为了“蓝地王国”。与此同时,海上文明的商业头脑开始极速运转。渐渐富裕起来后,他们决定首先发展军事。因为在这期间,他们一直没有忘记报仇:南边群岛的另一个文化的国家绳文王国曾发动对蓝地的战争,在其主要岛屿上屠杀了数百留守在城的女子。蓝地人不会忘记这血腥的一切,他们报复了回去,从地图上抹掉了这个王国。

一战打出百年和平。数百年后,蓝地成为了当时世界的翘楚。在强盛的国力下,它成为了植物神教“双生花信仰”的教会中心,首都成了这信仰中记载的圣地“Nakjehja”:花朵之间的地域。最盛时期,这片四千平方公里的群岛竟成了半个世界的经济文化中心,也毫无例外地成为了中古强国之一。后来,它凭借顶尖的造船工艺,在广大而极度凶险的魔法海域披荆斩棘,最终发现了那块没有任何人居住的大陆。

但是,时间流转,没有任何国家将一直鼎盛。又数百年后,时间来到“渐歌”时代。虽然在这个时代的前数十年,蓝地王国仍然保持着它强大的姿态,但其内里已经大不如前。连续几位国王的早逝、贵族阶级的奢华与放浪,导致了国家的混乱与愚昧。强大的王国从它的宝座中跌落。而人们却依然沉浸于往日的荣光,直到东南的新兴国家佩达科王国用舰队冲破了蓝地的大门,它才幡然醒悟,但为时不晚:有赖于“渐歌”时代最后一位国王及其官员力挽狂澜,蓝地王国才从亡国亡种的境地之中逃离。

经此一役,人们从美梦惊醒,重新投入到发展中去。随着蒸汽时代的来临,蓝地人随钢铁的叮当声享受到了最新的生活,又趁着国际上大规模开发新大陆的东风,在新大陆广袤的无人地发展了自己的工业——那片大地似乎就是为了大工厂而准备的。巨轮从海上建立,它们的船艏刻写着那些海浪般美丽的字符。他们甚至在因使用法术而极其平稳的巨轮之上开展了声势浩大的运动会。

随着生产力的上升,魔法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它渐渐成为孩子的玩艺。电子时代和信息时代接踵而至,蓝地人从不敢放弃追赶,生怕他们再次落后世界,被夺去这小小的土地。

现在,商业文明的代表——摩天大楼在这个国家绝不罕见。主岛塞进了两座巨大的城市,钢铁森林在夜晚闪着耀眼的光芒,每一点灯都是一个节点,每一列呼啸而过的地铁都是一片微小而高速的社会。Nakjehja没有夜晚,正如金钱永不沉睡。

汽车渐渐被浮空艇取代,高楼的夹缝变成新的高楼,四千平方公里人满为患,所需要的生存空间不断优化,而太空殖民却遥遥无期。他们终于决定要建造一座永恒的高塔,像那些最发达的国家一样将整个国土作为塔基。Cathine星球浩大得可怕的建筑运动在所有国家相继开展,蓝地人不甘落后,和城市一般大的地基柱从海中像巨兽一般拔起,却只是数十根巨柱中的一根。国土渐渐被巨大的影子遮挡,但好过被别国的影子挡住。疯狂的计划持续了数百年,它的塔身先扎透了云层后冲出平流层,在太空的黑暗中亮出刀尖般的光芒来,在最新的世纪再次睥睨了世界。

这一切,始于那群在蓝染草前手舞足蹈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