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之交的时候,我跟随老大哥前往银山野(Acheb)采集石之花(Léisc)。在原野的另一头,石之花在明媚的阳光下闪烁着光芒。

于是我说:那边有石之花。

老大哥伫立在原地,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眺望着原野的那边:

我曾在离这静原(Salách)没有多远的东方,在风渡之海(Harmataís)另一头的土地上生活过一段时间,那里生活着瞳野人(Gupetḥi),他们把那片土地叫做铃之原(Derin)。在他们的语言中,似乎有很多“远”和“近”。

我问老大哥:比如说,远处第五个山丘右边的石头,怎么说呢?

老大哥说:‘qled ad uḥex’,这里面的‘ad uḥex’,说的就是离我们比较远的地方。

而‘qtsi w nā’,说的是离你比较近的,就像你身后第一颗树到第五颗树的范围。

总的来说,从远到近,分别是ad linš(很远的那边),ad uḥex(比较远的那边),rib(我们俩之外的那边),qtsi w nā(你那边),w ṭal(我们这边),w ḍen(我这边)。

我说:那么,除了以我们为参照,还有没有以其他物体为参照的说法呢。

老大哥想了想,说:的确是有的,只不过那样说太令人迷惑,所以他们人为规定了一种在这之外的参照。我说不清楚这个参照的具体方位,不过你可以理解为远在我们无法感知的地方。我这么说你可能很迷惑,虽然我也不想承认,但似乎只有他们能够准确地感受到那个世界之外的参考物。比如,在我们看不到的银山野的尽头,有五朵石之花。他们就把那称为‘bul gḍis’(好像是,arva第三次升起的方向)。‘gḍi’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个不可感知的参照物。

我听得云里雾里的,老大哥也表示他在这一时半会儿解释不通,也许只有亲自到那瞳野人生活的地方,才能真正体会到他们的方位感。

于是我们便继续在广阔的原野,采集那些闪光的石之花。

cathamos

cathamos

Ibelí|游荡者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