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phta Hoshe · Sen · Asen / 悠久风言·夜卷·本夜

「孤独」是亚夜最初的情感,它朝向亚夜自己而不是那个尚未被她构建起来的世界。在对自己的凝视中,亚夜在体验者和被体验物之间来回变换,这是她经历的第一种差异。凝视自己的亚夜是贫乏的,希望看清自己却找不到自己的内在,只能在无尽的循环中沉沦。

Dephin lubhia ein Enloinya Ae i, ia Ae no, osia Aeno dhelith cuale, la ein. No imen, iulonnacua iulonithcua e osciuma Ae, ia litalia em i iulonith ophno. Dolas eina Ae noim, no hile osim noi leocua lane ci mon late, emin lemia …… 继续阅读 “Lophta Hoshe · Sen · Asen / 悠久风言·夜卷·本夜”

雾之海(2022年3月15日)

1.

居住在吉雷的孩子总会听到他们的父母一次次的提起这样那样的禁忌。

吉雷就像是极寒大陆向海中伸出的触须,来自无垠海洋中的寒流再此受阻,那些干冷的,咸腥的气流无可奈何的被迫转向相对湿润而温暖的南方,因此许多学者相信,正是如此才造就了吉雷多雾的诡异天气。

不过这些科学的解释仿佛从来没有在我们这些原住民的父辈心里留下一丝一毫的影响。尽管吉雷人的生活方式早就不再像是古时那样靠着打渔为生,那些曾经铭刻在人们心中对大海的感激和畏惧牢牢的把握着所有渔民后代内心最深的某片浅礁。

吉雷的每一位母亲都会在她们子女的耳边充满敬畏和惶恐的耳语,告诫他们“不要直视迷雾中的大海”

2.

老师打开了窗子,来自寒流中的干冷气流霎时间冲进了屋子,屋内的火炉当场就表达了它对自然的臣服——它极力收缩着自己,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祈求着宽恕和原谅——但它也没有熄灭。…… 继续阅读 “雾之海(2022年3月15日)”

四月末的微花

[蓝地]小玻坊 魔现

当年我还是一名为丝金商会做事务的契约家,每天代表东家拟定和签订各种各样的合同。我姓丝岛,丝金商会的领导者自然也姓丝岛,实际上,我正是商会旧老板的弟弟的孩子。

娜科雅市中心的商会会馆,当然现在我不想再提到它了,当时却是一座我在某个一年半载时间段里需要经常到访的二层楼长形建筑。这里每层楼都很高,视野很开,非常气派。我的住宅本在这儿附近,隔着一条路;但是因为拟定合同常常需要大量时间去研究,所以决定在楼内也预留了一个小间供我居住工作。会馆是类似于两枝交叉形的,另在两端做了一个拐角,这让场馆的地图看起来像是一个夹面包的大钳子。两枝交叉处有一个大的中庭,铺了万花地砖,吊着巨大的水晶玻璃柱吊灯;北边的小拐角顶端有较小的吊灯,似乎比较旧;黄色墙纸墙面有一扇大窗户,光芒照射之处有一座小灰石圆水池,旁边有一片可移动的花圃。在这样的大楼里面种花的人,都会有着细腻而又富于美学的心思吧,我想。从中庭往两枝看去,道路却长而不能看到两端,像它们在大雾中消失了一样,在晚上只有中庭大水晶吊灯亮着的时候,尤其如此,两端像被吃掉了。…… 继续阅读 “四月末的微花”

九波海归来时

《九波海归来时》(Fjōmōhno He Nāke)是千理园早冰在19岁时出海返回后所作的[[散歌]]。

看到一枝蔷薇的盛放
Bjā zōli-tī thà nemīhjāze

首先看到在泥土舞蹈的香氛
Natjo bjā kagoh lùfēhi tē

看到一轮太阳的升起
Bjā gohtōh-tī thà zjelānje

首先看到在天空传染的巾白①
Natjo bjā thègoh mòljaedā fē

走出属于我的甲板
Hjòh djāe na hje

身后已铺开明显的航迹
Dōhgōh hje delo gīle

风帆就是我的随羽②
Shjò ti djāe kjōne

在九波之晨签下姓名
Lìli fjōmōhno fēna tā

咸风掀着书页
Fòhhe hjāe nàe…… 继续阅读 “九波海归来时”

里须槎山轶事

(一)

        长泽的雨水从七月开始,风把它们从光秃秃的大洋上直吹过来,灌进港口里,直冲向捕鱼人口中腥臭的咒骂。

        成千上万青灰色垂死的鱼在他们的铁船里扑腾,胶浊的黏水漫过它们的体表,溶搅着星点铁锈红褐色的粉末。这里大部分是鲭鱼,混杂着些许鲆蝶和蚆蛸。没人在意它们,哪怕是有心用他们滑腻的皮手套把它们分开。冰冷的雨水打在这些坚硬的鳞片上,让其下覆盖着的软质骨肉打起震颤的激灵,将浓烈的咸味潮气甩上渔夫唯一裸露的带胡茬的脸颊。

        船主们从自己的舱室里钻出来,发出听不清楚的吆喝和嘲笑。汗湿变形的脏衣服垂垂地贴在他们身上,一大群这样身形狼狈的影子随船板左右摇晃,像易怒的酒鬼。…… 继续阅读 “里须槎山轶事”

敬告深蓝(三)

后工业时代,甯国东瑶自治领

无题的电子迷思

  我走进酒吧,看到门上挂着的精致亚克力小招牌写着:“字节世界之梦”

  前厅是清水混凝土风格的半开放平台,在槐公府附近的大学城颇为多见,从那里望见穆宁、楸白和唐芊芊已在邻窗的沙发卡座里向这边招着手。在他们身后,文菁原辽阔的水泥森林在星空边缘漫射着霓虹,宛若幽深海沟里虚无游荡的一大群水母。

“一杯柠檬水,谢谢。”我拦住身边经过的一位店员,在对方开口之前递出支付用的二维码。手机上的屏幕闪烁了一下,存款数额向下跳动。我向他们那边走去,熄灭了讨厌的电子亮光。

“生日快乐,信子。”他们吵闹地叫着。

  桌上摆着桌游垫,周围环绕着各种零食,有些不小心洒出盘子来被压扁的炸薯条碎屑散布在中间。…… 继续阅读 “敬告深蓝(三)”

别其拉赞的十绵羊

第六代纪-霍勒多南部山麓

(一)石坡

放眼面前大约五百班阅的地方,横亘着一片繁茂的草坡。

草——以常见的牧草为多数,包括了被子厥、荨菜、蒲公英和星罗棋布的铃兰,沿逐渐高起的地势向上延 伸,在夏季温柔的风里舒展着齐膝高的枝叶。自极北方苦寒的海岸铺满三分之一个大陆的草原生长至此,受大乌岭的阻挡,将水气和风中的草籽留下,因而有了她珍珠般的湖光。沿这草坡向上,野花点缀的青绿渐变枯黄。越过马儿无法攀登的赭红色砂石和覆雪的灰色巨岩山顶,再往南,便是无人到达过的沙漠。

霍勒多人奉大乌岭为天生的灵母,这是孩童自幼便知道的事。

可是莎格然并不知道这些,她牵马正对那片葱郁,对风、草和云雨的关系全然不知。脑袋里全是更加实际的生存问题。关于吃什么与住什么,如有必要的那一天,也应该好好考虑出产写什么来赚取钱币。草原上的人们向来是以物品相交换的,至于在巶人建政、五族相争的今天,钱这东西是不是更有用处了呢?至少积攒一些总是好的。…… 继续阅读 “别其拉赞的十绵羊”

一场秘密的会议

一个罕见的会议室里,陆陆续续地进来了一些人,有的穿着白袍,有的挂着斗蓬,还有的穿着随意的便服在会议室的方形会议桌的一边坐下

他就是厄尔科斯第一王国的国王——琼斯,其实琼斯不怎么喜欢平常在朝时穿的衬衫和斗篷结合的标准国王装束,而坐在他的对面就是穿着一身标准国王装束的德瑞斯帝国元首——奥瑞卢斯

会议室窗户外面依然是阴沉沉的天空,当最后一个人进来回忆室后打开了会议室的灯后,会议室瞬间像前一阵子世界经历的皙白般光亮起来

最后一个进来的是一名非常年轻但又挂着许多饰品的女生,她还推着一位浑身缠满绑带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的人,光从他的穿着病服条纹而且十分宽厚的大衣分辨不出他的性别以及他的体型

她们就是厄尔科斯教的教主——紫苑,以及厄尔科斯教信徒国的国王——玻利亚…… 继续阅读 “一场秘密的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