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苒之境」

神秘时代——艾格线•(二)

原文:点此链接

“当当当……”目送着艾格的远去,谢尔曼神父踢踏着他的鞋子,抱着孩子走进了小教堂里,推开了教堂雕像下的一道暗门,下方露出来一排楼梯。

他越走越深,一直走到了一个地下室,这个地下室他早就修建好了,他在这里这么多年,只为等待这一刻,地下室上有一个标志,看上去像是一条蛇缠住了一个圆球。

他走进了这个房间,房间内部是一个祭坛,以及…一管针剂,他把孩子放到了祭坛上,随后拿起了那关针剂,端详着孩子,孩子不明所以的挥起了自己的胖手,似乎想捉那个针剂的针头。

“你还没有自己的名字。”神父看着这个孩子说道。“但其实你不需要人的名字,或许你现在已经遗忘,但当你归来时,你的名字将无人不晓。”神父拿起了针剂扎向…… 继续阅读 “神秘时代——艾格线•(二)”

安格麦斯联邦·历史沿革(一)

原文:点此链接

安格麦斯地图

法蒂斯七国中民族派系最为复杂的当属安格麦斯联邦,造成这一切的是伊彻王国元素使者。凭借强大的魔法,元素使者强占了安格麦斯王国北方的大片领土,并将夺去的土地拆分成一个又一个王国,让他们彼此攻伐。南安格麦斯忌惮元素使者的强大力量,只能默然地看着北方的同胞在元素使者挑起的战争中做着无谓的牺牲。长久的战争让原本是同一个国家的人彼此仇视,产生了深深的隔阂,久而久之这里形成了数十个新的民族,他们仍属于安格麦斯系,为北安格麦斯人,但文化上已经有了相当多的不同。

元素使者称这些国家为战国,意为互相争战的国家。为了增强国力赢得战争的胜利,各国在许多方面都做了尝试,例如在政治,军事,经济制…… 继续阅读 “安格麦斯联邦·历史沿革(一)”

神秘时代——艾格线•(一)

原文:点此链接

“矣啊——矣啊——”

一声又一声的婴儿啼哭从一间破败不堪的屋子里传来,艾格已经不知道这是他今晚第几次听到这熟悉的哭声了。

没有办法,艾格只能从用枯木和破布制造而成的床上下来,简简单单的穿好衣服后,拿着家里最后一滴牛奶来到了婴儿身边。

“别哭了好孩子,来喝吧……”

婴儿似乎很有灵性,一看到艾格来了就不哭闹了。

艾格十分小心的把最后一滴牛奶送到了婴儿嘴里,看着小家伙又重新沉沉的睡去,艾格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里艾格已经不用守着了,于是他来到了屋外门前,轻轻的就这么坐在门槛地上,今日的屋外很是寒冷,泠冽寒风仿佛是毒蛇般钻入艾格的每一寸肌肤,但他并不是很在意——比这还要寒冷的冬季都度过了还怕这个做什么…… 继续阅读 “神秘时代——艾格线•(一)”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五)

在亚夜人诞生以后,世上就很久没有其他种类的生命出现了,土地的流动也变得平缓。

亚夜人跟随亚夜见过许多美丽的景色。他们的歌声荡漾在天穹间,足迹也无数次跳动在草野上。有些山峰峡谷因为过于险峻而无法涉足,但即使仅为目光所领略了,也是令他们满足的。

那些亚夜人深爱着亚夜,也深爱着这个簇新的世界。

索恩的荒野是如此的广阔,以至于过了很久,亚夜人才开始察觉到心境的衰变:当陌生的土地变成熟悉的记忆,更加遥远的地方又因为无法看到西亚古树而会迷失方向时,过去那些欣喜都消失了。他们的记忆像是失去了容器般地坠落,连安详的山谷与群星也抚平不了那如同是在畏惧什么的焦躁。

恍惚的亚夜人回到夜央,听到在鸟儿在西亚的枝头枝头歌唱。鸣…… 继续阅读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五)”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四)

亚夜踏入夜央的湖泊,将陨星西亚放入湖水中。

它沉入湖泊,长出根系固定在湖底的土壤上。深褐色的躯干破开古老岩石包裹而成的外壳,笔直地探出水面,又飞快地向上生长,触碰到能够俯视流云的天宇。那躯干紧接着向四周延伸开去,变得比山岩还要粗壮。千万根枝条从顶端分出,长出千万片银色的叶。纯白的光辉从叶子里诞生了,一直散落到清澈的湖面上。

于是那颗陨星便不再是陨星,后世的生灵将祂称作西亚古树。因为祂的到来,湖泊里的水溢出并在土地上行成错落交织的河道,一直流淌到夜央之外。

西亚古树对亚夜说:“我要在这里创造新的生命。”

亚夜困惑地问:“生命是什么?”

西亚古树沉默许久,说:“即使是天上最智慧的星星也无法回答你。生命也许什…… 继续阅读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