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 - 2 的2 搜索结果

上校的末路

自从在孚日山脉地下要塞避难以来,究竟过去多久了呢。

杜朗斯(Claude Durance)提着篮子陷入了沉思,他伫立在自己建立的避难所面前,也不顾被其他人发现的危险。他的避难所,其实就是三个防空洞连接起来的“蚁洞”,这种设计方案还是他当时在孚日山脉的马奇诺地下防线避难时通过实际观察他们避难的地洞所学到的。

他们四个人在那里待了六个月,靠着里面贮藏的大量物资和定期采集打猎度过了令人闻之丧胆的核冬天。看到外界的环境恢复了正常之后,他们决定先回到欧洲联军在汉诺威的指挥部报道。结果在路上他们又偶然遇到并救助了两个同样和所属部队失去了联系的士兵,而最后当他们终于到达了汉诺威时,才发现整个人类文明就在核冬天的…… 继续阅读 “上校的末路”

“完美复形”的介绍

序文 关于格式塔与复型理论的思考

……格式塔心理学所强调的是经验和行为的完整性,无论如何,它总要具有一个可供分析的外形,或者说是形状,在这些各异的形状之中,我们能够发现它们掺和着先前的经验和即时的判断,也就是创造物和其产物被放置在一起。这种特征与复型理论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整体不同于部分之和,客观因素作为刺激物存在……

基于上述观点,我认为人类的灵魂可以被称为是一种复杂复型,其中性格为创造物,行为方式为被创造物,在客观因素的影响下,人可能会做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但是这些反应在事先一定在他的头脑中存在预演,否则他将无法做出相对应的行动,继而以其它的行动代替……

经历塑造性格是客观意义上的真理,人通过…… 继续阅读 ““完美复形”的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