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 - 10 的59 搜索结果

上校的末路

自从在孚日山脉地下要塞避难以来,究竟过去多久了呢。

杜朗斯(Claude Durance)提着篮子陷入了沉思,他伫立在自己建立的避难所面前,也不顾被其他人发现的危险。他的避难所,其实就是三个防空洞连接起来的“蚁洞”,这种设计方案还是他当时在孚日山脉的马奇诺地下防线避难时通过实际观察他们避难的地洞所学到的。

他们四个人在那里待了六个月,靠着里面贮藏的大量物资和定期采集打猎度过了令人闻之丧胆的核冬天。看到外界的环境恢复了正常之后,他们决定先回到欧洲联军在汉诺威的指挥部报道。结果在路上他们又偶然遇到并救助了两个同样和所属部队失去了联系的士兵,而最后当他们终于到达了汉诺威时,才发现整个人类文明就在核冬天的…… 继续阅读 “上校的末路”

星民的古老诗歌

“根据《北方山》这本文献,我们找到了一处旧资料库,我们设法解读了其中的大部分内容,而其中最值得文艺工作者注意的则是这篇诗歌,或者说民谣?以及一份措辞激烈,甚至严苛粗鲁的演说。有趣的是,它们被归于同一个目录下……”

——粗壮的大胡子的考古负责人

晨星降至,撕破黑暗,

襁褓的婴儿啊,晨星正奔我们而来!

在所有星辰孩子的睡梦中,晨星将到来!

祂点燃火炬,叩响了他们的门扉,

祂带来了,点燃了整个黎明!

晨星将照亮我们所有人。

晨星将照亮我们所有人!

祂唱着凯旋的诗篇,领导着星辰的子嗣,

祂驾着无名的巨像,冲击着阴谋的雾霾,

星辰的子嗣们,携手并进,

在这黎明之中,高声歌唱,

交杂的诗篇响彻在耳边,神圣的光辉将阴影驱散;

倾听啊,…… 继续阅读 “星民的古老诗歌”

《鲮波日记》

《鲮波日记》 据信为七枝 鲮波书写,为目前考古发现记录中古魔法使璨蛇屿 抚浪生平的一手资料。由于《鲮波日记》在流传过程中遗失严重,部分篇幅缺少前因后果,且其人日记多不记日期,也尚未发现其他文物文献佐证,是否存在他人仿写也尚在讨论中。故请谨记,篇前编号均非日期编号,也并非连续,仅表示推测时间的大致前后,难免出现问题;缺失文字也用黑色条块暂时标记。

文中如遇删除线,原文如此。

0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天羽花降临倾听。

■■■■■■■■■■■■■■■■■■■■■■■■■■■

■■■■上了礼仪课,形体课,语言课,审美艺术课,还有背不完的书。只有下午略游了一会泳。

天羽花啊,如果人生只会这样一天又一天的重复,那为什么…… 继续阅读 “《鲮波日记》”

kakofnlylixir ddeanige 银丝钻游

这是德丽尔人kait litis写给地球文明的概括诗,以地球人能够理解的句子介绍了德丽尔文明的基本情况。

adimop er gozadely ideggotolao
pikrena er natstaexir balasqinmas

行于远古大战焦土之上
头顶深紫色镜面般天空

noa gula id ser dely
pei cocyssiot

这土地的人
只有四个生日

gictyet trihos pyqichop
poxepyet er treego

他们与透明球为友
他们视螺旋为主神

sasyfe er uyslesaninixir hitoua
tier kakofnlylixir ddeanigesar

穿行在…… 继续阅读 “kakofnlylixir ddeanige 银丝钻游”

illeqkocelee 四神选择

也译为“四神之问”。

该篇诗歌在德丽尔神话体系基础上,加入了类似神暗预言唱词的内容。

maza pykordo, bis maza nishiedo
maza odfnetdo, bis sontity milordo
tiritt qijaiquado, tai bedaleero taidodo
er fomeor jichido, tai nar’ro sisydado
bye sobuti obet ziisado, kuat sobuti dusi erdo
dusi pyrittado, dusi osatydo
tier leea rittokhero, tai demell er…… 继续阅读 “illeqkocelee 四神选择”

关于德丽尔星

节选自火星的蔚星大学地外文明学年级学生演讲。

“那是一颗紫色的珍珠;那是一片紫色的地狱。”

这句子是引用自德丽尔学学家拉波拉斯先生,他在二十一世纪九十年代建立了德丽尔语言学与社会学的最大进展。

德丽尔星系位于距离太阳系约4光年的太空中,德丽尔星球是这个似乎并不孤独的星系的第四颗行星。它有两颗卫星:比多依(bedalee)和比莫依(bemolee),这两颗小星体连着这星系其他所有的行星与卫星,都或多或少地有着从它们本土那颗被染成金属光泽紫色的星球进发的移民。而更多的德丽尔人——一种身高两米多、外形似乎接近人类而又有着许多本质不同的智慧生物,在它们的本土星球上进行着无休止的、令人无法理解的战争。

这是一…… 继续阅读 “关于德丽尔星”

传承 ~usen~

于她之丘长眠 ~felia nai oka~

提起不轻不重的行李箱来到这片宁静的草原
微睡的清风拂起纤细的发梢
虽然对不起自己的故乡,只身一人离开那泛黄的沟壑
无数前辈的话随着风的呼啸涌进耳朵

曾经繁荣的城池中,有着更多像繁花一样的alia
人们热衷武术、热衷剑术
为了守护这片窄小而容纳一切的黄土
人们愿意花费数百年的时间修炼一门到达人类极限的绝技

像水晶一样透亮无比的结晶跨越历史、跨越空间
“kasasaki也来一起学吧,让人引以为豪的零闪绝技”
“今天也是kasasaki来看护吗,大小姐真幸福呢”
“kasasaki好可爱~好想抱回家~”
“只要……不是这副身躯就可以获胜了……”

像祭坛一样神圣庄严的武斗场上面是片澄…… 继续阅读 “传承 ~usen~”

风土记·初生纪的民俗故事(三)

在初生纪神话的最后,星之部落的亚夜人也离开了夜央。那片抚育了众生的寂静土地从此再无人烟。

亚夜是爱亚夜人的,如此也爱他们自由的心,所以当最后这些还留守在夜央的亚夜人也常陷入对远方迷惘的梦境时,亚夜就如同道别风之部落与夜之部落的亚夜人一样道别他们。

“我所爱的孩子们,如此便该离去了。”

亚夜给了风之部落能分辨的耳朵,给了夜之部落能洞穿无星黑夜的双眼,当星之部落的亚夜人也要离开时,亚夜就说:“我把星星的语言传给你们。”

在夜央,心灵是相连的,传递情感意图如同呼吸那样是与生俱来的本能,所以这是亚夜人第一次得知语言的概念。

亚夜对亚夜人说:“你们要将它在土地上流传,如同流传赠予西亚古树的歌。”

亚夜人以悲伤的神情…… 继续阅读 “风土记·初生纪的民俗故事(三)”

异乡的旅人,歌拉赫(二)

随着船身靠岸发出的沉闷声响,二人终于踏上了熟悉的土地。白色的天光将沙子照得晶莹耀眼。

阿卡夏本想径直穿越南边境森林,回到暖木之森的居所继续原先的工作,未行几步却被蹲倒在地的人偶一把扯住了脚踝。

“那么急干嘛!腿都要累断了!”人偶脱下长袜指了指自己腿部伤痕累累的球形关节,使劲憋出一副并非玩笑话般的表情,可在阿卡夏眼里却只有一股小孩子向父母诉苦般的滑稽。

话虽如此,这副木头与皮革为主的身躯经不起折腾却也是真的——在阴冷黑暗的岛屿上停留一整个季节,又立刻直面纳古列季湿热的海风,即使是再牢固的机械结构也不会毫发无损。阿卡夏的意识中枢闪过那几次差点让人偶“报废”的事故,便退了脚步。

“腿伸直,别乱动。”她对躺在…… 继续阅读 “异乡的旅人,歌拉赫(二)”

深白

写在前面:

深白是星空市二号线的一个地铁站名,意译有两种:一是papanasala或者seiaiuki,泪雪花,飘雪花,石蒜科雪花莲,花语:希望,生命力强,勇往直前的力量,二是白色的深处kukaufais,也是地铁的站名,纯粹地形容白色的深处还是白色的这种迷茫感,文中多处出现的“深白”具体意思围绕上面两种解释

深白的地理位置

具体地点:厄尔科斯第一王国南武特别地区,望海市海雾山南段深白

星空市二号线深白站

深白 ~kukaufais~ (白之森)


把一个地铁站建在荒山野岭是什么概念?
时速不到100公里的地下轨道列车开出繁华嘈杂的大都市向着大山深处的深处前进,如果说是为了方便两座城市之间的交通来往。
这座城市,…… 继续阅读 “深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