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 - 10 的36 搜索结果

稻格的回忆录

Lòkohemoh Daugogì

[蓝地]十六院 稻格 Hjēthàdàe Lòkohe

以下加入删除线的内容,原文如此。

写回忆录是为了什么。

你看,名人都有自己的回忆录。不出名的人他们也有回忆录,人都是要死的对吧。今天啊,我也知道自己要死了。这是一句废话,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也没必要写本文了。名人的回忆录别人也能看到,不是名人的回忆录只能在自己残存的寿命里边看到。我不算出名吧。新姿啊,你觉得你的稻格出名吗?我本来想给你看看的。那就随便写写好啦!不会有别人看的。

/

75年6月9日上午8点17分生于娜科雅长国街,挨着大钟楼,爸爸告诉我的。叫十六院稻格的原因是我家有十六个院子(慢慢传下来的),最主要…… 继续阅读 “稻格的回忆录”

明日之歌

少年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

四下里没有任何声响,乌云密布的天空中也没有任何飞鸟掠过,这里就像是一个被世界所遗忘了的,只剩下白和灰的渐变的角落。

少年站起来想要看看周围,这时他注意到自己穿着一套破旧的,可能还因为水洗而褪色了的灰绿色军装。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大腿上中了一发子弹,这使得他根本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马上就又躺倒了下去。

他有些不甘心,还有些倔强地坐了起来,但是又立刻陷入了迷茫之中。

我是谁?这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

他完全无法从记忆中获得任何线索,脑中的信息就像周围的雪地一样只有一片空白。

他也感觉不到任何欲望,在这个灰蒙蒙的苍穹下就连时间也似乎停止了,他不觉得饥饿或者…… 继续阅读 “明日之歌”

千理园记录-希约时新姿

千理园早冰是渐歌时代末期的魔法精英兵队部长和教育与文化部部长。

对于「希约时新姿」这个人,我每每想起来都感慨万千。她应该成为魔法使,但绝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如果她还在的话,如果整个渐歌时代不会在第一百零四年草草收场,有很大的希望,她的成就将会是一座丰碑,甚至代替她的父亲或者我而坐在天空之上。虽然她到目前为止已经是法术学校乃至中娜科雅的传奇人物,但是这绝非她的顶峰。青洋石和剑害了太多人。如果能够重新计划,或许应该让南岛策行、德晶五絮或者是三大队的晴征敏等代替她参战。

七十四年的时候,希约时新姿小姐就和她的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生在一个传统的贵族家庭。他们父亲希约时正索先生,和我也算是老相识,很有中娜科雅…… 继续阅读 “千理园记录-希约时新姿”

千枝神女的自白 1

平叙】

我是坊地山绒。我是千枝神女。

我自东娜科雅,沿北山而行。游走于天空与大地之间,见证过岛屿与海洋的针锋相对。我代表千枝花,以她的名义下过许多文字,到底多少人读过我的文字,不得而知。我只知道,不同的手接过不同的结果:修长的手指与剑螺纹甲绘属于贵族的琴师,他接过我的占卜寻问他新的灵感;黑黄相间的戒指与勒出的肉层属于富家的妻子,她向我祈求获得新的儿女;粗壮又有老茧的大指属于即将远洋的船长,他希望我给他此行的归途;更多的,普通的手们,属于那些普通人,我得给他们几乎万事的答案。我写下了那么多卜词和致辞,给了太多人以希望或者绝望,但没人给我自己写下哪怕一个关于未来的文字。我曾询问过千枝花朵,我的未来会…… 继续阅读 “千枝神女的自白 1”

钟楼少女

Nākù

[蓝地] 晚陌 织痕

我是晚陌织痕,出生在紧邻南部海岸的奈歌特,来自一个世代以造船和航海为生的家族。当然,住在这个国家的人往往要学会与海洋打交道。奈歌特和其它沿海的城镇一样,除了船员市场,你也总能在街道上和酒馆里、当然还有码头上找到大批经验丰富的水手和渔夫。

向海洋索求财富看似比向这片狭小的大地更容易,其实不然。出远海者常十不余一二。但是如果你肯尝试去冒险,搭上生命也在所不惜的话,海洋还是会很乐意给予你丰厚的报酬的——这是我祖父在我小的时候最常说的话,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在我的家族里,大概从我算起正好是十代以前,曾经有一个勇敢的水手决定去走一条遥远的航线,从东方的蓝地群岛绕过北部的海角,到…… 继续阅读 “钟楼少女”

亚夜花园的故事·流云记·给远方的歌

一位亚夜人走进繁星点缀的寂静森林,一阵温柔的歌声飘过了,在她耳边轻轻地浮荡着。亚夜人循着歌声在林间徘徊。

在一片晶莹的湖水边亚夜人找到了唱歌的女孩子。她穿着纯白色的纱衣,头发也是银白的,身体四周有一圈淡金色的光芒。

亚夜人问道:“你一直都在唱歌吗?”

“嗯。”女孩回答。她伸出双手,示意亚夜人过来。

亚夜人靠近湖岸想握住女孩的手却什么也触碰不到,重叠进她手心的指尖只能感受到微弱的温热。女孩子的脸上露出悲伤的神情。

“你喜欢这首歌吗?”女孩问亚夜人。她的声音轻得仿佛只在这样的夜晚才能勉强听见。

亚夜人点了点头。

“那我把这首歌教给你。”女孩说,“但你要答应我一个请求。”

“什么样的请求?”亚夜人不想打破方才被歌声…… 继续阅读 “亚夜花园的故事·流云记·给远方的歌”

一个士兵的回忆录……

那天……不消一会儿,就看到新姿大姐在的大船冒烟了。我在船上等啊等,一直等到隐岛大哥,也就是当年训练的一个比我大得多的同学,从那边冒烟的蓝地大船上飘着小风帆舢板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剑。我当即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把剑啥来历呢?当年决定上船的时候,新姿大姐就拿着这个青剑训练我们。新姿大姐真的是相当温柔的人,平时在街上会带着她的眼镜框,晃荡俩小辫子,然后见了我们都会打利落但是甜甜的招呼。大姐看我们的练功作业也少有吆喝(说的是德晶五絮这种人!他没来诺岛),也不是阴阳怪气(这里说的是桌样心层),更多是单纯的鼓励而已。有时候觉得大姐仿佛不是和我们不同阶级的人,对待我们这些大头兵都是带着很多热情。当年刚来训练…… 继续阅读 “一个士兵的回忆录……”

神秘时代——艾格线•(二)

“当当当……”目送着艾格的远去,谢尔曼神父踢踏着他的鞋子,抱着孩子走进了小教堂里,推开了教堂雕像下的一道暗门,下方露出来一排楼梯。

他越走越深,一直走到了一个地下室,这个地下室他早就修建好了,他在这里这么多年,只为等待这一刻,地下室上有一个标志,看上去像是一条蛇缠住了一个圆球。

他走进了这个房间,房间内部是一个祭坛,以及…一管针剂,他把孩子放到了祭坛上,随后拿起了那关针剂,端详着孩子,孩子不明所以的挥起了自己的胖手,似乎想捉那个针剂的针头。

“你还没有自己的名字。”神父看着这个孩子说道。“但其实你不需要人的名字,或许你现在已经遗忘,但当你归来时,你的名字将无人不晓。”神父拿起了针剂扎向了孩子的脖子,…… 继续阅读 “神秘时代——艾格线•(二)”

神秘时代——艾格线•(一)

“矣啊——矣啊——”

一声又一声的婴儿啼哭从一间破败不堪的屋子里传来,艾格已经不知道这是他今晚第几次听到这熟悉的哭声了。

没有办法,艾格只能从用枯木和破布制造而成的床上下来,简简单单的穿好衣服后,拿着家里最后一滴牛奶来到了婴儿身边。

“别哭了好孩子,来喝吧……”

婴儿似乎很有灵性,一看到艾格来了就不哭闹了。

艾格十分小心的把最后一滴牛奶送到了婴儿嘴里,看着小家伙又重新沉沉的睡去,艾格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里艾格已经不用守着了,于是他来到了屋外门前,轻轻的就这么坐在门槛地上,今日的屋外很是寒冷,泠冽寒风仿佛是毒蛇般钻入艾格的每一寸肌肤,但他并不是很在意——比这还要寒冷的冬季都度过了还怕这个做什么。

看着漆黑如墨…… 继续阅读 “神秘时代——艾格线•(一)”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五)

在亚夜人诞生以后,世上就很久没有其他种类的生命出现了,土地的流动也变得平缓。

亚夜人跟随亚夜见过许多美丽的景色。他们的歌声荡漾在天穹间,足迹也无数次跳动在草野上。有些山峰峡谷因为过于险峻而无法涉足,但即使仅为目光所领略了,也是令他们满足的。

那些亚夜人深爱着亚夜,也深爱着这个簇新的世界。

索恩的荒野是如此的广阔,以至于过了很久,亚夜人才开始察觉到心境的衰变:当陌生的土地变成熟悉的记忆,更加遥远的地方又因为无法看到西亚古树而会迷失方向时,过去那些欣喜都消失了。他们的记忆像是失去了容器般地坠落,连安详的山谷与群星也抚平不了那如同是在畏惧什么的焦躁。

恍惚的亚夜人回到夜央,听到在鸟儿在西亚的枝头枝头歌唱。鸣…… 继续阅读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