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苒之境」数据库系统开放测试

亲爱的旅人:

「荏苒之境」数据库系统是为「荏苒之境」创作者开放的表格资料存放处,可用于存放架空语言词典、架空事件等信息。

为了使用该数据库系统,首先确保您拥有「荏苒之境」统一账号(详见本网站注册说明页),并下载支持 MySQL 或 MariaDB 格式数据库的本地客户端(例如 TablePlusMySQL Workbench 等)。

本公告将使用 TablePlus 介绍该系统的使用方法,其他数据库客户端操作类似(包括手机版的 TablePlus 或其他移动端应用)。

连接数据库服务器

打开 TablePlus,可见如下引导界面:

点击位于底部的 Create a new connection……… 继续阅读 “「荏苒之境」数据库系统开放测试”

稻格的回忆录

Lòkohemoh Daugogì

[蓝地]十六院 稻格 Hjēthàdàe Lòkohe

以下加入删除线的内容,原文如此。

写回忆录是为了什么。

你看,名人都有自己的回忆录。不出名的人他们也有回忆录,人都是要死的对吧。今天啊,我也知道自己要死了。这是一句废话,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也没必要写本文了。名人的回忆录别人也能看到,不是名人的回忆录只能在自己残存的寿命里边看到。我不算出名吧。新姿啊,你觉得你的稻格出名吗?我本来想给你看看的。那就随便写写好啦!不会有别人看的。

/

75年6月9日上午8点17分生于娜科雅长国街,挨着大钟楼,爸爸告诉我的。叫十六院稻格的原因是我家有十六个院子(慢慢传下来的),最主要…… 继续阅读 “稻格的回忆录”

海上的明珠——希夫隆

伊森 · 德朗什的大陆旅行指南(1)

只会出现一次的前言

从今天开始,我将写一些主要介绍塞伦和朗什各地风景名胜的短文。每一篇短文将介绍一个风景优美的城镇或景观。我真挚地希望这些短文能为您的旅游计划提供些许参考与帮助。


希夫隆(Chevron; Cebrú; Cyfrw)作为整个塞伦地区最为古老的城市,其建成时间远远比“塞伦”这个名称作为政治概念1而不是地理概念出现的时间要早。和其它最为古老的城市一样,它们的诞生往往伴随着一个难以考证的神话:

传说塞伦人最初和其它加兰提亚2部落一样,只居住在阿让山脉3(Ardègnes, Arzhens, Argennes)以南的水土肥沃,温度适中的平原沼泽,山地丘陵以…… 继续阅读 “海上的明珠——希夫隆”

明日之歌

少年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

四下里没有任何声响,乌云密布的天空中也没有任何飞鸟掠过,这里就像是一个被世界所遗忘了的,只剩下白和灰的渐变的角落。

少年站起来想要看看周围,这时他注意到自己穿着一套破旧的,可能还因为水洗而褪色了的灰绿色军装。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大腿上中了一发子弹,这使得他根本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马上就又躺倒了下去。

他有些不甘心,还有些倔强地坐了起来,但是又立刻陷入了迷茫之中。

我是谁?这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

他完全无法从记忆中获得任何线索,脑中的信息就像周围的雪地一样只有一片空白。

他也感觉不到任何欲望,在这个灰蒙蒙的苍穹下就连时间也似乎停止了,他不觉得饥饿或者…… 继续阅读 “明日之歌”

朗什语语音,正字与历史演变

I. 朗什语音位

这里所指的“朗什语音位”是“通用朗什语”的音位,根据方言区域的不同会有很大差别!

1.1 单元音

正字音位示例
a, à/a/mar /’mar/ “海洋” cap /’kap/ “头,首领”
â/ɔ/annadâ /an’nadɔ/ “年份” festâ /’fɛstɔ/ “节日”
é/e/séc /’sek/ “干燥的” sét /’set/ “口渴的”
e, è/ɛ/set
…… 继续阅读 “朗什语语音,正字与历史演变”

千理园记录-希约时新姿

千理园早冰是渐歌时代末期的魔法精英兵队部长和教育与文化部部长。

对于「希约时新姿」这个人,我每每想起来都感慨万千。她应该成为魔法使,但绝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如果她还在的话,如果整个渐歌时代不会在第一百零四年草草收场,有很大的希望,她的成就将会是一座丰碑,甚至代替她的父亲或者我而坐在天空之上。虽然她到目前为止已经是法术学校乃至中娜科雅的传奇人物,但是这绝非她的顶峰。青洋石和剑害了太多人。如果能够重新计划,或许应该让南岛策行、德晶五絮或者是三大队的晴征敏等代替她参战。

七十四年的时候,希约时新姿小姐就和她的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生在一个传统的贵族家庭。他们父亲希约时正索先生,和我也算是老相识,很有中娜科雅…… 继续阅读 “千理园记录-希约时新姿”

千枝神女的自白 1

平叙】

我是坊地山绒。我是千枝神女。

我自东娜科雅,沿北山而行。游走于天空与大地之间,见证过岛屿与海洋的针锋相对。我代表千枝花,以她的名义下过许多文字,到底多少人读过我的文字,不得而知。我只知道,不同的手接过不同的结果:修长的手指与剑螺纹甲绘属于贵族的琴师,他接过我的占卜寻问他新的灵感;黑黄相间的戒指与勒出的肉层属于富家的妻子,她向我祈求获得新的儿女;粗壮又有老茧的大指属于即将远洋的船长,他希望我给他此行的归途;更多的,普通的手们,属于那些普通人,我得给他们几乎万事的答案。我写下了那么多卜词和致辞,给了太多人以希望或者绝望,但没人给我自己写下哪怕一个关于未来的文字。我曾询问过千枝花朵,我的未来会…… 继续阅读 “千枝神女的自白 1”

钟楼少女

Nākù

[蓝地] 晚陌 织痕

我是晚陌织痕,出生在紧邻南部海岸的奈歌特,来自一个世代以造船和航海为生的家族。当然,住在这个国家的人往往要学会与海洋打交道。奈歌特和其它沿海的城镇一样,除了船员市场,你也总能在街道上和酒馆里、当然还有码头上找到大批经验丰富的水手和渔夫。

向海洋索求财富看似比向这片狭小的大地更容易,其实不然。出远海者常十不余一二。但是如果你肯尝试去冒险,搭上生命也在所不惜的话,海洋还是会很乐意给予你丰厚的报酬的——这是我祖父在我小的时候最常说的话,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在我的家族里,大概从我算起正好是十代以前,曾经有一个勇敢的水手决定去走一条遥远的航线,从东方的蓝地群岛绕过北部的海角,到…… 继续阅读 “钟楼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