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 - 9 的9 搜索结果

一个士兵的回忆录……

那天……不消一会儿,就看到新姿大姐在的大船冒烟了。我在船上等啊等,一直等到隐岛大哥,也就是当年训练的一个比我大得多的同学,从那边冒烟的蓝地大船上飘着小风帆舢板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剑。我当即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把剑啥来历呢?当年决定上船的时候,新姿大姐就拿着这个青剑训练我们。新姿大姐真的是相当温柔的人,平时在街上会带着她的眼镜框,晃荡俩小辫子,然后见了我们都会打利落但是甜甜的招呼。大姐看我们的练功作业也少有吆喝(说的是德晶五絮这种人!他没来诺岛),也不是阴阳怪气(这里说的是桌样心层),更多是单纯的鼓励而已。有时候觉得大姐仿佛不是和我们不同阶级的人,对待我们这些大头兵都是带着很多热情。当年刚来训练…… 继续阅读 “一个士兵的回忆录……”

info

群岛的夜晚

对面是“渐歌大灯塔”,是在我出生前十年建造的。看来我选的这地方挺好,恰能又看到灯塔,又看到脚下的螺林船坞,还能看到海面上像石头一样放着的新谢岛和新谢旁岛,看着她们一同伴随着远海的日落。

——星游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