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 - 10 的22 搜索结果

叶琳与伐莉拉

妮卡路科-伐莉拉(德丽尔语:Nicaluc Fnlyl)是来自德丽尔星球的仿人类机器人。德丽尔星收集了地球的资料,从而选定了类似人类的外貌,移植在这一架德丽尔星人所不熟悉的别样外观机器人之上。普通的德丽尔人认为,这机器人缺乏必须的第三肢体关节,认为它根本无法走动;或者认为它背部缺乏发声开口、又全身包被了布料,而使其显得奇怪;也有人好奇它能够说出的一种“音节之间泾渭分明”的语言语音。

21世纪90年代,它——在地球应该被称为“她”——经过光环乐园的中转来到地球。

同样是90年代,大连机器人研究中心只有叶琳和娜薇这两名从2061年地球-里诺战争开始活跃了三十余年的SID(高超智能机器人)。伐莉拉将自己的身份伪装成从月球的研究中心来访的机器人进驻了该中心。…… 继续阅读 “叶琳与伐莉拉”

蓝地魔法学院士官学校红楼之一角

蓝地魔法学院士官学校红楼之一角。隶属于魔法学院的士官学校主要为培训精英小队队长提供教学场地。建筑结构建于渐歌8年。共4层,外墙刷红色,设小块玻璃拼接的直通窗,渐歌53年因为玻璃制造业大突破而改设大玻璃窗(如图)。

士官学校楼突起的尖锐外部铁艺装饰深受简技派影响。

《槐府夜谈》

(二)阿穆塔

《槐府夜谈》

阿穆塔的故事

(一)

第五代纪·萨拉曼教团国·乌斯坦纳伊

“正如各位所知,改革家的睿智常以阴谋家的野心为自我显现的契机。而当二者合而为一,爆发出的强大力量足以改变历史,也注定使其人走向灭亡。”

———卡尔梯尤斯执政·阿提努斯的就职演说(节选)

萨拉曼王城,教团审判厅

海风吹过柱头,从高悬的窗口倾注可贵的潮湿空气。穹顶之下,几缕黄沙轻扬,旌旗摇曳。

“以至高圣明卡拉塔姆之名,在此开始对前教团长、大祭司长、萨拉曼僭主阿穆塔的审判。”审判长年迈而洪亮的声音在穹顶下回荡,掩住面容的卫队士兵在大厅四角严阵以待。

数十副盔甲的碰撞声随着沿门廊靠近的脚步整齐划一,雕花的行进杖在教团军总长手中旋转、挥舞;最终有力地指向地面。青铜杖头一声脆响,全场静穆。…… 继续阅读 “《槐府夜谈》”

翡奥尼加博物志

关于萨拉曼人穿什么

作为首个由宗教统治的国度,萨拉曼将原本图案各异的传统民族白袍白帽统一为饰有蓝色条纹的样式。教团将此种款式解释为“象征着对河流的传统敬意与联系起神明子民的友爱纽带。”白帽两侧垂下的箭头形条带由萨拉曼教团旗图案演变而来,意在使佩戴者举目勿忘信仰与家乡。这种服饰配色被称为“萨拉曼条纹”,居民在缝制衣帽时可以自行设计喜欢的蓝色装饰,但不允许出现其他颜色的衣着。这项规定只在各传统节日期间解除。故普通民众家中多拥有数套不同图案的蓝纹袍,被称为“尤弥亚(Jeumiaan)”;和一套颜色艳丽华美的盛装,被称为“法拉(Farrah)”

萨拉曼条纹服饰的问世同时是一种对贫苦者的人文关怀,蓝色染料的原料在当地大部分地区都很容易获得,制作的工艺也并不复杂。教团用这种简朴衣着的推行一定程度地抹平了贫富差距带来的隔阂,以证实其“人人团结,民族至上”的思想理论。而在民间,各经济阶层的家庭都对这种服饰抱以热烈的欢迎。制作出最具美感的样式也成为萨拉曼妇女茶余饭后的攀比项目,一些地区甚至产生了专门的节日来评选最受欢迎的作品。“萨拉曼条纹”与其说是一种限制性的法令,更像是给所有萨拉曼人发放了一面任其发挥的画布,逐步唤醒和塑造了其民族的艺术崇尚。…… 继续阅读 “翡奥尼加博物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