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伊斯特漫游 · 斯兰达篇一

本部分由斯兰达的伯格尼日安修 · 不定风整理

很高兴为您带来对斯兰达的介绍,雾民朋友。啊,我的意思是精灵阁下。请不要感到奇怪,这是我们独有的称呼方式。

斯兰达人,这其实并不是我们民族的名字,或者说,在我们这些“斯兰达人”本来是没有这种区分民族的概念——我们称呼自己为“星民”,海那边的朋友为“盐民”、“光民”、“沙民”或者其他。不过长久以来的交流确实证明了以地域或者其他方式仔细区分的必要,哪怕在我们看来这些风格迥异的家伙本质是完全一致的……啊,扯远了。不不不,没有关系,称呼我们为斯兰达人就好了。

雾民朋友……精灵阁下,我想冒昧地问一句:倘若你们的祖先为了某种虚无缥缈的财富,放弃了丰饶的繁华之庭与银月湖,举族搬去炙热的萨尔大……好的好的,你们绝不会违背银月的誓言?是我唐突了。不过,这确实是我们星民的历史。

在第二纪的四四五一年,也许是四四六七年。当时地上无论盐民、海民、光民、星民,都是复苏者的信徒。那些盐民……那些沙兰人后来给复苏者起名为“因格拿·布德戈尔芬”。你们应该非常了解这些第四纪之前的信仰…没有吗?真奇怪,你们当时可是…又扯远了。真是抱歉!

总之,复苏者降下了神谕,在一场梦里面,祂…是的,不要感到奇怪,祂让所有的人陷入了同一场梦境,由此让所有的信众都见证;祂编织了十一顶王冠,分授予十一位年轻的国王,并为他们划分领地,为他们颁布戒律。复苏者还承诺了十一位国王每个人不同的财富……而我们星民…我们斯兰达人的则埋藏在这片土地之下。

我们最初是在沃肯港登陆的。那里是唯一不让我们的船只搁浅的地方。星民祖先们那时候尚未了解到即将面对的危险。而他们被那片土地的丰饶迷住了眼。很多年以后,当崩溃来临时我们才意识到问题……是的,这没什么,荣耀之海的困局已经解除了,而且外界的吸引远没有星空对我们来的大…刚才说到哪了?

我们的先辈在沃肯建立了斯兰达历史上第一座城市,我们称呼她为“歌雅”,意为精致的项链。你问我人称代词用错了?难道现在星民信仰的城市的守护神已经不再是密修雅女神了吗?!好吧好吧……年轻莽撞的雾民啊,请记住,一切被米修特女神所宠爱的,皆由“她”来代称。这在我们星民的传统中非常重要。

起初,我们只有歌雅一座城市。我们只有一万人,也许有两万人?我们一点一点的拓荒,直到第二纪的四四九七年。我们才建成了我们的第二座城市“夏尔斯兰”,她坐落在夏尔斯兰平原上,远比歌雅大得多。也就是那个时候,我们才重新恢复了和大陆上光民和盐民的往来。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对和我们打交道感兴趣——海民,更远的山民,还有你们雾民也是。当然那些一早就不见了踪影的龙民就更不用说了。

我们的人力太紧张了,我们不得不考虑一些其他的手段来征服我们的应许之地。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那就是魔术。夏尔斯兰平原北部的多兰高地盛产高质量的粗魔矿,而且开采简单。这些蕴含能量的石头是先祖们走上魔术之路的契机。

那时候的先祖们刚刚开始研究魔术,他们开始意识到这就是复苏者所承诺的宝藏。星民的先辈们日夜钻研,开拓的速度与日俱增。大概在四五二八年,如今的多兰郡,文蒂涅利郡,苏安南郡全境,往西包括一部分催迟郡的土地已经被全部开拓出来。名言“恩赐来自上天,知识深藏地底,伟业展露眼前。”这句话至今刻在苏安南的城墙上。

“苏安南”建立在苏安南诸灵峰山麓,是第一座真正意义上要塞城市。在那些不依靠神明而直接使用的奇迹被列为禁忌后,为狩猎触犯禁忌者而诞生的纯净教肆意迫害魔术师。而远离主陆的斯兰达似乎成为了躲避捕杀的唯一选择——当时的王室明确规定了纯净教所的猎人不得踏入这片土地。主张驱逐猎人的不仅仅是王家,三位大公爵也同样大力宣传知识的自由。定都苏安南,借助地势大力发展反奇迹魔法;无论是学院亦或者乡野术士无不在疯狂地追求者知识,各种各样的成果层出不穷,其中不乏有《格律论》、《基础炼金术》、《与沙耶 · 希莱对谈》这样的著作问世。那是我所知道的真正的黄金时代。

然后就是大崩溃和断层。那是四五七几年,你问我具体?这个着实有些为难,我确实是黄金时代的造物,但那段时间我并不是完整的,许多事情没有记录在案…

大崩溃依旧是一个谜,每个受选的王国或者帝国都将面对不同的灾难。而对于斯兰达来说,那就是荣耀之海封锁的原因。斯兰达已经有两个纪年没有和外界产生有效的交流了。我,我们哪怕将魔术的技艺锻炼到极致,把灵魂的层次拔高到近乎神祇,我们依旧没有办法规避崩溃,哪怕我们发现了海洋……嗯嗯,我们是不是离题太远了?

好吧,看来我已经开始说胡话了,雾民朋友,对你说了这么一大堆已经发霉的故事……哦哦,好的,不定风小姐,我会去检查那些老掉牙的回路核心的,也谢谢你,雾民朋友。如果还有什么,就去找那位修 · 不定风小姐吧。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