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1 层层梦境 十二

迷迷糊糊中我似乎来到了另一片空间中去……

/

我看到她看了一眼照片。

“嘛,这个就是转子啊。他啊,身高一米多,大约到我腰的位置。粉色头发,裁成齐刘海,靠近脖子的部分也剪齐。怎么说呢,光看上半身的话看不出是个机械改造过的孩子,长得还挺可爱的,整天睁大眼睛四处关心,笑起来很调皮。他头上戴着个白色的小绳子,绳子上面绑着个长长的羽毛,走起路来的话,一晃一晃的。他穿着一件……丝绸质地的、有点半透明的小裙子,没有系腰,直棱棱下来的那种。他的腿的话是改造过的,是白色的外壳,轴的部分也露在外边,但是应该也是机械结构的脚上穿着一双蓝色小皮鞋,还是浅口,带一根皮带的那种玛丽珍。像是女孩子,但他是男生。他的话……目前应该还没有到反层来,我倒是某种希望他不要来见我。呃……你说啥?他?等会儿,真的吗……我在走之前还把我在卡贡——啊,那个地方就是我走之前工作的那个基地,那个地方我认识的转子,反正还挺有意思的一个地方——我在走之前把我的屋子钥匙给转子了。还希望他能在里面多玩几天的,没想到啊……这小子太过调皮了,果然是靠他自己靠不住,但是鉴于现在的敌人水平,应该也就我之前给你说的楚拉伊星环那几个人能势均力敌了。对啊,Lode,你是怎么……来的?”

“我啊?碰巧去拉瓦尔旅游了。真背,没办法,都是命。话说……你平常也算个很安静的人啊,怎么就想起要去加入这么一个……算得上是很危险的地方啊?”

“我安静?嘛……其实我不是个很安分的人……之前还练过特殊的技能,那些都是Dai教我的,……”

她开始自语起来:“我也想不起来要回答什么啊。从卡贡季城走了以后,我那只Nico也没了,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不幸的遇到了生前的朋友。这下,转子也来了,你啊……看来我那天晚上得和你多说两句才行,但是那时候实在撑不住了,所以才……”

她问道:“那么转子在哪里啊,你知道吗?”

“等下我看看……在这个位置,应该是。”

看起来她忽然回想起一些事情。“你之前说……泛系基地层在反层有映射?”

“啊,对啊,Toe也有映射。”

时间不早了。“我要去找转子了,……”

“走了啊……”

一道白光又闪了起来,这世界没有棋盘格。

/

啊?在梦中我竟然见到了Maki姐啊?……

Lode?泛系基地?Toe?反层?反层是真的?拉瓦尔袭击的时候,Lode明明死了,Maki姐也不给我说?

羽毛被压到了。

我转过去一看,诶??!!!!!

Maki,Ma……ki?真的吗……

感觉世界明亮了好多……

她躺在我的旁边,并且已经看到我了!哇……在我一把抱住她之前,她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像拎一只小兔子一样把我拽到她的右侧,紧紧抱住我了……太紧了吧,我要喘不动气了,你劲儿真大……

“转子!!!!!你为什么要过来!!啊??!!!”

我……

真的,第一次听到她这么声嘶力竭。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她浑浊的双眼。把头埋进她的红色头发的时候,脑海里什么都没有。

“你终于还是……”

不行啦,稍微松开一点好吗。等会儿,我听见了什么声音?“吱吱吱……”

回头看去,一个巨大的电锯,在我面前飞速旋转着啊……!!!不是……Maki你要……做……什么啊??!再回去看的时候,等下……为什么会这样子?!!我看到了什么?!!

灰白色的空间开始下雨了。不,不是雨,是如工业图般精准的一排排蓝色直线,以一个倾斜度笔直倾泻而下。我看着远处,就像看着一个有纵深的电脑屏幕,生硬地过分的线条绝不是自然的产物,而是……

“转子别动!”

我看着这些蓝色线条穿过我的身子射入地面。再转回头去,Maki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手中的电锯轻柔地划破我的衣服,然后继续向下……顿时我感觉到视野里出现了许多黑色的方块,就像计算机中病毒了一样,接着一闪,我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只有无尽的黑暗,和Maki的声音:“赶紧避开这些条条,先……先进入我的实体里躲一下吧,一会儿再解释!”

实体?这是什么样的实体?

我感觉到无数的细丝线从腰间钻进我的身子里,电流的痛感隐隐约约,从那里一直延伸到头和脚。我又能看到东西了,然而这里又是……

我站了起来。我发现我站在一个白色方块的边缘。这个方块漂浮在粉红色的空间中,旁边旋转着极致美丽的镂空多面体,每一个都有三层楼那么高……诶?不对啊,近处的它们明明不是很大,难道,我变高了?!等会儿,这里怎么这么熟悉??这是……真实存在的空间吗……

我的面前再次出现许多横向的线条,这一次,它们在空间里闭合成一个个圆环。发出声音的时候,这些圆环也是在颤动。嗯,奶油色。

“转子,欢迎你来呢。这里是——Maki。”

……那你在哪儿啊?

“某种意义上说,这一切就是我……我的实体吧。暂且只能这样翻译。这一次没有准备,比较混乱,希望你可以理解啦。当然,现在这一次,里面的元素我都能够自由控制了,而上一次,我睡着了。你在外面凭空消失了,但这只是暂时的,你在我这儿待不了多久,如果时间太长的话会出问题的。那么,我要给你解释一些东西。”她的声音从天边传过来,偶有回声——并非每个字都有。

我脑海头脑风暴了一阵,我在思考着我见到Maki之前的事情,包括她为什么有这样一个“实体”,别人也会有吗?但是什么都想不起来。那好,那你要给我解释什么啊……

“刚刚的蓝色的线条是Toe。”

什么??

除非我亲自所见,我根本不相信有这种奇怪诡异的事情存在。但是这里,发生什么都不足为奇了。我在之前是听闻Toe是有正常体和所谓灵魂体两部分的,这两部分相互重叠,应该就是他在无限层拥有神力的原因之一吧。

“对,而且是主要原因。”圆环又开始颤动了。哇,他知道我在想什么。这次我注意到随着颤动,空间的颜色也随之变化,有一些红色的雾点出现,然后又随着节奏消失。

那……你为什么要用电锯剌我啊?

“我只是把你修改成和我一样高而已,要不然在我醒着的时候,你是进不来的。”

好吧,听起来好扯……神奇的样子。

“似乎整个反层的时间速度是无限层的十五分之一。当然,只是听说,在有科学根据之前别当真。”

你在无限层给我讲科学?

“自有这里的科学的。”她的声音飘过来。她似乎很熟悉这个异世界。声音继续播报着:“所以我有机会从之前的人那里了解一些反层的历史,还有如何从这里打败泛系基地并且回到无限层。”

还能回去的??“对啊。你忘了那些反层的传说了吗?在反层节。”

那是真的存在的事情!那这里就是反层咯?我想着。“是的。”

那……怎么打败Toe啊??我问那些雾点儿。

“他现在……快跑!”突然间整个空间晃动起来,并且外壁的有一些部分好像在陷下。我怎么出去?那些蓝色直线闯了进来!!“转子不要动!”声音响着,然后我看到那些镂空立体形的一部分抽出白色的丝状物来一个个包裹住那些侵入的细线,就像一片生物网一样,但是又异常规整。出现了一些轻微的奇怪的响声,然后我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镂空立体物,接着又是……眼前一片蓝色。我看到了完整的Maki正杵在那里,她的外围包裹着一片白色的像网膜一样的东西,随着蓝色的跳动而跳动着。“转子!”她突然回过头来,一边用手阻挡着飞来的蓝色,一边把身体几乎支离破碎的我抱起来,揽在怀里,我也被白色的网絮包围。然后她开始跑,漫无目的地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只知道景色飞速的向后去了。

前面出现一个人。但是对Maki来说,看起来像是前面终于出现一个人。什么?这是——篍纳里斯?!

“接着他!”Maki喊道,然后把我扔向她,她也泛着那种白色网絮边缘。Maki看起来有点体力不支了,但外界网络的能量却在增加。她拼命地阻止那些蓝色细线的下落,白色的边缘越来越粗。在篍纳里斯的怀里,我看到远方地平线也亮起了几个白点。终于,Maki举起一只右手,那白色顺着她胳膊的指向冲上天去,使这蓝色背景被划了一道煞白的口子,格外显眼。同时在远处,白色闪电一个接一个升起,光点越来越大,显得有些炫目了。

Maki向我甩过手来,一道白色在我身边形成一个很粗的圈儿,我看起来安全了。我试着举起手来,可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诶呀,看来Toe的缺点就是大招发的太早了啊。”篍纳里斯说道。

“不要放松警惕。”Maki左手一挥,在空中画了个十字形,清理出一片白色来。突然,一道极粗的蓝色线条从这一片白颜色里面直冲而来!Maki躲开!她却拿胳膊一挡,直接爆发出一道白色圆盘,挡住了这一条蓝色的进攻,使它收敛了。说来也奇怪,Maki挡住这一发攻击之后,其他的蓝色线也都像倒放的下雨视频一样缩回去了。然后……

天空出现一个蓝点儿,瞬地拉成一条线向Maki打来。她没反应过来,被劈中后退了几步。紧接着又在毫无预兆的地点探出一条线来,但这次被招架住了。随即,空中的蓝点儿此起彼伏,像是一个只有影子的人在挥刀弄枪。我看到的是Maki灵巧了防住了所有的攻击,同时远处几个人影向这里跑来,但都被各自的蓝点阵挡住了。我看到的远处的人,是风舞、游丝和Dymole。突然有个疑问,看到旁边的篍纳里斯正空闲着,就问了:“为什么你们打出白色的东西我不能啊……”

“因为你是机器人啊。”她扶了一下眼镜,那副墨镜反射着远处对战的动作。

凭什么啊。因为我脑子里全是程序吗,明明不是啊。我可是半——机器人啊,脑子里可是思维,才不是代码呢。

“真的吗?”她低下头来。等会儿,难道你知道一些隐情?

“你要知道你在你的那一层的时候,是被谁制造出来的。”

我?应该是……对啊,我的身子应该是“焊点”和“榫”设计的,大脑是从Dekeo公司移植的……

“是啊,可是他们两个有个共同的师姐,是……你的Maki的同层人,Luis。实际上你的很大部分是Luis设计的。我试验一下你的底层编码吧——不信的话,我问你,Nomber quat tres ni: Que loco ti es facete?(编号四三〇:你在哪里被制造的?)”

“In le tentatorio de Luis……(Luis的实验室……)”

“测试成功。”Maki说。

等下,我说出来这句话了?我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真的是我说出来的吗?

后面缓缓走来一人。我看了看身后,不知不觉间Maki已经离我有些距离了,可是还被那一堆蓝点儿纠缠着,不得脱身。前面,那人走过来。她留着紫色的长发,别着精致的八芒星发夹。她是Luis?

“Si. Hola, Roteta.(是。你好,转子。)”

“……Hola, Luis.(你好Luis。)”

我怀疑刚才的一瞬是Luis能够实行精神干扰的一种表现。反正是我们一边的,不用担……对了,Maki!她还在后面与那根蓝色线条……不行我要过去帮她,不能再像上次那样了!

然而跑了三米,看到她平安无事的走过来。

“Maki?!快点过来,我需要给你检查一下,我又怕你不给我说真实情况……嗯左边的确没事……右边也是……”

“转子,不会有事的。”篍纳里斯对我喊。

“不行,……后面……前面……这里……”“喂!!!现在这里不要碰啦!!”

好吧的确没有事……担心死我了。我又看了一下后方,也确定了风舞、游丝、Dymole都在附近。篍纳里斯继续说:“这位Luis将带我们去一个位于反层的活动处,她说在那里将会让我们暂时躲避住攻击,并且为下一步的反击做打算。”

好吧,感觉简语挺流利,那就听她的吧。

这个Luis最终给我们介绍了一个地方。她说在大地的中心,可是整个空间白灰灰的,我们又哪知道中心在什么地方。往后看,大家也都跟了上来开始跟着她走。前方总是重复的景观,模模糊糊的残影。我还一直担心这什么Toe的蓝色线条会重新倾注而下,把我们都钻成筛子。

我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了。支撑着我这个被拉长的身子所需要耗的力气比我原来多多了。终于,不知过了多久,Luis指向一处给我们说:“Li si esta ce loco.(就在那里了。)”

她日常就说这个的吗?

哦对——她是简语的发明人来着!我真的迟钝了,现在才完全反应过来。

天哪,她……

我们循着她指着的地方看过去,平淡的地面上好像真有那么一个小点儿。谁在这茫茫雾色的地狱建造了一个栖息所?按耐住心里的好奇,我已准备好前去一探究竟,然而Luis拦住了我。“No es anxie, li va auto veni in breve tempo.(不要着急,一会儿它自动就来了。)”

啥?你告诉我这个地方能自己动??那咱还走这——“ Ce sito es max tele sito a qui li pote ariva.(这个地方是它能到达的最远位置。)”

“之前Luis说这个区域在反层也相当偏远。甚至比泛系基地更甚。”篍纳里斯插入说。

这个点儿一点点变大了。它有个鸡蛋形的透明外壳,反着光,并且至少分成上下两个部分。下面是黑色的,上边看起来像个可观的居住所;过一会儿,看起来又像个还能装一点东西的小楼了;又看起来……像个二层……不会吧,竟然有这么大!

它到达我们的位置时,仿佛像一座山一样,就如这个广大的悬浮盘上搭建了一个立体城市,一眼望不到顶。我挣扎着想看看高处,Maki从后面抱住我,脚一蹬地,拉着我短暂地一览了它的全貌!我看到了摩天轮,看到了大学城的绿球,火锅店,看到了高塔,以及高塔上熟悉的卡贡季徽标!整个上层的那些城市建筑,竟然都在里面,只不过这些建筑都发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有些穿插着,有些缩进和突出,大学城的过道从横向变成了纵向,擎着控制室那绿球球,过山车——似乎不是过山车,但反正是类似的东西——绕着过道呼啸而过!为什么它会出现在反层,这个资源极度匮乏的土地?!

Luis向整个城市做了个手势示意,这庞大的造物就像她的宠物似的服服帖帖,降落在地面,竟然一点声音没有。路易让我们上去,可是降落之后,基准地面离我们站着的地方仍有不小的距离。

“ Gresa, recte vade.(往前走吧,直走就行。)”Luis说,可是还有这么高呢,怎么……

诶?我踩在什么地方,空中?

“ Roteta, continua gresa!(继续走啊,转子!)”Luis对我喊道。我看了看底下的空气,顿时有些腿软了。结果后面一阵风拽着我就飞奔上去了:“为什么不继续走了啊?!”

吓死我了,谁啊……好吧果然是你。

等着我们这些人都上去了,Luis又一挥手,底下有个像透明罩的东西就升起来了。我看了看四周。所有有字儿的地方都写了应该是十几种文字,除了汉字和拉丁文以及几个德丽尔字母我认识之外,其余的一概不懂。难道还有别的种族……层的人在这儿?甚至,反层也有好多层,并且有漏斗形通道?

“关于这里,”Luis突然开始说话了,并且用的是汉语,“非常抱歉的是这么一个地方现在并无名字。如果非得有一个,那么你们叫它‘Ilhuicatlan’就好。这是我建造的。你们那个地方的卡贡季城,Kagongi,和它配套的设施也是我建造的。”

嗬,又多了个奇妙的外语名。

“阿兹特克语的‘天空之城’。”Maki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

你?“你学过这个??”

“当然。”Maki说道,低着头略显骄傲地看着我。可恶啊,到底你还知道多少我不知道的事儿?

后面突然感觉有些异样。我往后一瞥。给我吓了一跳,外面的蓝线又出现了!

“Luis,你看外边……”Dymole比我害怕多了。

“没有事的,我见得多了。这个罩子可以防住多数攻击。”我看了看顶部,果然,蓝色的线打在罩子上,就像融化了一样流了下来。“这城市的面积大约……我忘了。反正不是太大,但会有很多人,包括你们不认识、语言也不通的人。这城市里的日常互相交流就用简语;然而很多人会多种语言,所以要是看到两人用互相不通的语言流利对话也不要感到奇怪。”

Luis开始带着我们往里走。穿过最外面一环的功能性建筑,里边便有一个大约半圆形的广场,小树林,圆形跑道,还有许多三四层的独立建筑。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沿街的布告、横幅和任何有字的地方,简语用的拉丁文底下都填满了一行行奇形怪状的外文字儿,像是进了联合国。城市虽然挤,空中过道密密麻麻——我误看成过山车的东西,现在看清楚了,上面还有一些透明的德丽尔交通工具在飞奔——但是不觉压迫。挑高很高,自然景观很丰富,四周什么设施都有,简直就是一个乌托邦。

“无限层的确有很多层。据研究,每一层和每一层之间的关系,是一个球体一个球体相套的,然而每个球体之间并无大小区别。我知道这似乎在普通几何里行不通,但是记住这是无限层,这是梦境。听说你们把这儿叫‘反层’。反层都是相对的,我们也把你那儿叫反层。我们也有反层节。我在这两个层之间穿了大约四十来次了。穿越正反层交界,你们好像用‘mori(死亡)’来形容。可是,我们需要教你们利用它。利用死亡。当你们超脱了这个词,你们会发现所谓死亡就是一种交通工具,它能把你们极有效率地带到任何地方。”

这是……永生?

“我知道我一下子说这么多你们无法一下子接受,不要紧,慢慢来。”Luis最后给我们说,她的身后是万道疯狂的蓝色线条被轻易融化。

我突然想起几个人。绒芯波雅、楚拉伊、星环,他们还在层——我们这儿的“反层”里,还没有认识到这一切。再看了一下我突然增高的身体,想让Maki再给我缩回去,因为真是弄得太难……精致美丽了,谁让这是她弄的。

Luis让我们按名字寻找自己的房间。我发到了一张小卡片,上面有着屏幕,指示着我进入卡贡季总部,并直接上到顶楼——哇,……她把我和Maki写到一起去了!在一个牌子上!!!

经过一阵脚步声,Luis领着我们这一行人回到了这个看起来歪七扭八倒还十分有序的魔幻“卡贡季城总部”的大厅。挑高中庭还在,只不过有点小了。Luis指着一个贴在墙上的像是钢笔画的大图:“这世界有七个层是时常联系的。我听你们之前对于‘反层’——也就是你们原先待的那个层的表述,发现那里的每一层大同小异,适应不同层的环境也很容易。可在这儿,层间差异要大得多。”

我瞥了一眼周遭。这儿有好多屏幕,是实时显示外面情况的。外面的蓝道道不知何时消失了。“你们来的不巧。这是离底下泛系基地层很近的层,并且——在他们的层的底下。我的意思是说,离中心层更远。”

“不是泛系基地在顶上吗?”Dymole小声问。

“咱是‘反层’啊。”

“哦……对。”Dymole尴尬的在身前握住两手装了乖巧。

“突然想起来,那星环他们……”我还是按捺不住问了。

“星环是——我想起来了,你们那里的。他们先战斗吧。如果能够不败就继续维持,如果失败了,我们去接他们。这回我们先去最顶层Sma norien,也就是离底下最远的层去。我们之前建有快捷通道,但是需要一些特殊的方式才能到达。宿叶束波,快准备吧。”Luis不紧不慢。

“好了好了来了!!”一堆珠子大小的东西快速的从楼上旋转着冲下来,在我们踩得这个地面凝聚成一个高挑男子的模样。他足有一米九高,穿着短袖,戴着眼镜框。“去哪儿?!”他问。

“顶层,那天给你说的那地方。”

“好嘞——”他手扶墙壁,数不清的微小的珠子从他的手腕里钻出,很快就像蝗虫一样蔓延到了每个角落,然后他再一抓,随着轰隆一声响,我感觉到一阵小震动,然后又平和了下来。“到了!”他喊道。他每句话声音都特大,快要震破我的耳膜了。

我看了看天空。刚才的天空灰糊糊的,现在感觉好了许多,只不过已经进入夜晚了,远处像是建筑、像是山脉的物体闪着点点粉红、玫红、还有紫色,与夜空的深蓝紫在形成深明对比的同时又如此的融合。我注意到楼上开始有脚步声。

“到了。”Luis说,然后向上边喊道:

“Greso un, Sma Norien.(第一站,Sma Norien。)”

“Hat!”

“Vie regnosis!”

两串细小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我在底下,看着街道的绿植。现在还没有风,它们没有晃动。球壳外面那山脉发散这温和的粉色光芒,仿佛映亮了我们这里的一窗一瓦、一花一木。除了下楼梯的声音,整个世界安静得很。当然,不希望这个球壳成为避难所,我更希望它是一颗子弹。

“Hello,大家好——我将介绍一下我们。”宿叶束波喊道。在他身后,一队人赶来。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