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1 层层梦境 十一

“啊——啊啊哦哦。”

“密码错误。”

“啊——哦——啊啊哦。”

“密码错误。”

我有些不知所措了。Maki姐?Maki姐?帮我开一下门诶?你那个调子,我不会诶……

没有人回答,不应该——

不。

那我怎么进来的?

突然反应过来。但是。

这不是真的。

这不是真的!

回来啊Maki姐……看起来没有啥事儿给我说话的时候,其实已经……

绝望的从屋子里面出来,看了看四周。没有人了啊。

绒芯波雅又把我们聚到那个大厅里面去。我拖着沉重的步子下了楼梯,离开那个粉红色的空间。绸还活着,或者说,还能运转,给我修复了身子,但是已经不是很好了,可能几天之内吧……Maki姐,我可能就要去见你去了,还有其他的人。——不,转子你不能这样,Maki姐的性格绝对绝对不允许你这样乱来的……听到没有!

我数了数在场的人,我,波雅大姐,楚拉伊,星环,两个晴天娃娃,索奇吉娜。心头又一阵作痛,但是要镇静住。不去想那片扭曲的时间。

然后听星环说啊,当时我在那里哭了好久……直到星环把所有尸体都装进飞机里,才能够停下来,我都不记得了呢……还有我一回来刚一踏进这个基地的门口,就直接倒在地上,可能也是伤到太多了,是他送回我的房间,给我理好一切。怪不得那一段时间的事情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尽管尽力去镇静,但还是在脑海里不断浮现着几个画面:明黄,竖条,格子,金箭。就像个噩梦一样,现实和梦境穿插着,Maki还会回来,游丝还会回来,篍纳里斯还会回来,一切的一切,都会回来。

“那个竖条纹衣服,是Toe。”

什么???!

TOE!!

全员袭来了吗!

现在两只胳膊都不听使唤了。我的语音转文字设备已经快拿不动了。

“听晴天娃娃的描述,他不属于实体,身上的竖条纹可以致幻,并且可以无视实际距离,远程攻击。看来,他的确是死了,但是他又永远不会死的,并且给我们的这一层投出影像。”绒芯波雅又说。

这突然让我想起那个荒诞的反层的故事了。这个故事越来越真实了。难道最终的祸首,就隐藏在十三个随从中的一个,我们还一直提防Robert!!

那我们一定要给你们报仇去的!!

稍晚些的时候我让他们把Nico放我桌子上了。我试图修理她,但是我拿了工具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发现——这就是一堆零件啊,天知道发生了什么……Maki姐如何受得了三个人如此强烈的攻击还能撑到走到我面前并且平静的给我说话?!!我把电线全理好,手还是有些不听使唤,电线上面全是血,花了虔诚的四个小时,给她大致理出了原来的形状,可是芯片被打穿,再也恢复不好了。找晴天娃娃,却又猛的发现只剩下两个了,那个会编程的早就被那个可恶的Toe远程扎穿了吧……心如死灰的把这一堆东西还给大学城,翻出那张花纹边框表格,放在桌上,提着沉重的不听使唤的身子下楼去向绒芯波雅要红笔,疯了一样,连笔划出一堆疯狂的红线。

做完这一切,下一层楼,到那个敞着门的贴了两张海报的梦幻粉色房间门口,对着门上的雕花白色椭圆镜片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扑到床前,沉重而无知觉地躺下去。

我想不出什么来了。因为,回忆已经填满自己的脑海,甚至容纳不了哭泣所需要的反应。

只是,我一定要去找他们。

我一定要去找他们!!

/

楚拉伊直接跑下楼:“我看到他们了!”

“哪儿?”“咱们城后!”

现在整个卡贡季城的人数,掰掰指头能数出来。他们来谁了?“Toe,Robot,Al。”

好吧,神仙打架正式开始。

那我怎么办啊????

我想了想在这三年的种种经历,似乎都是由某种感受的:就是说他们似乎也都是不怕——甚至都没有考虑身后的事情,仿佛他们自然可以处理他们的死亡一样。从来没有人跟我们说过什么临终感言,甚至Maki姐似乎也只是给我了一些她自己的念想,就像我即将还能见到她一样……但这怎么可能呢?这些灵魂,这些皮囊下的故事,都已经彻底的消失在这世上了,然后,现在我也会走向这一步了。我还有许多的想法想和大家说呢。

我出门,大家都已经严阵以待:楚拉伊先守家了,甚至绒芯波雅也都亲自出来了。星环找到他阴人的地方,两个晴天娃娃在空中。我呢,坐在那个悬浮的轮子上,正对着前方的空间,打一点是一点吧,反正这就是像打游戏打到最后一关,队友都死了,一点点儿通关希望是有的,但是不敢再奢求什么了,之前许下的“报仇”的愿望,当然能实现一点是一点。只愿回头见Maki姐的时候还能炫耀炫耀。

远处的白光,日悬西北角,格子地面啊,还是这么熟悉,又是让人十分后怕的,仿佛那些黑块块而能吃掉我一样。地面还是斜斜着,就像那一天的晚上。背后是我待着三年的卡贡季城,前方是未知的恐怖,上方是压迫中的文明,下方是归宿。

Toe缓缓走了过来。绒芯波雅发令前进,一切有条不紊。我像以前一样甩出加特林,对着黑色竖条扫射去,飞速的子弹让景物后退,却又像被谁冥冥控制了,不听使唤的转圈子。好吧。隔了五六十米,看到Toe伸出一只手来,在我正前方做了个穿透的动作,这样应该就结束了,我感觉一阵不轻不重的冲击力穿透了身子,轻盈的身体飞了出去,随后和大地接触。满地的血色此时应该不是别人了的吧,和我想象的不一样,不疼,但是感觉好累,好困倦,感觉地面好软啊,好想在这里睡一觉什么的——Toe太强大,实在招架不住,在这个时候又感觉到几下冲击波,我在某一瞬间看到了我腿边拖出来的长长的红色的印子。Toe这时候根本不需要致幻了,我这个没啥能力的小个子,又能做什么呢。

应该高兴才是啊,可以见到Maki姐了。

大约是Robert的金光闪闪的影子徐徐降下,嗖——这根金翎箭终于冲我来了,箭头五厘米的奇迹——诶等等,看我还能不能躲开它,我向左边一闪,它插在地上?!的确没力气了我,但是至少在最后一刻嘲笑了敌方一把,也算是报了个仇?终于第二根还是扎到了,好吧,这世界我到此一游了,Maki姐——

故事到此结束了。

……

/

睁开眼,一片白色。

这是……????

/

“我是转子,转动的转,子,对就是这个字。身高1.16米,体重23千克,……男,你说我像女的啊?……26岁,按我家乡的历法,是76年119日到102年182日。好吧暴露年龄,反正在这里也没有人听到,那我能够进去了吗??”

“可以了。”

妈呀,这是个什么地方啊……门口那个人我尽管是如何认真的去看,也没办法看清他的模样。里面这个空间的话,就像是给实景加了层雾状的滤镜,能看到好像是建筑、好像是天空、好像是别的人的景象,可是一摸,又什么都没有。

我站在这个空间里手足无措。什么东西都摸不到。

……

我准备再回去问问“门口”——实际上那里根本就没有一扇门——的人。可是我现在甚至没法确定他的位置了。

“去找你认识的人去吧。”我突然听到他向我喊了一声。

“是吧……”

“你在地下呢……你的朋友,还没有来到这里的朋友,在地上啊。”

“好的,谢谢。”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我要感谢的人在哪个方位。

那就来找Maki姐好了——但是这儿,我哪里去找啊,不会给每个人一个独立空间吧。这个地方啊真是让人难受,什么东西都看不清。地面上的话,如果像他说的那样,绒芯波雅、楚拉伊和星环就一定要加油啊。

纯白地狱。

这个空间太大了吧,我试图沿着一些好像道路的色块往前摸索着寻找,可是找来找去也没有头绪,喊一声,也没有人理,或者说那些人根本就不是在这个空间里真实存在的。对了,门口那人呢,问问他去吧。可是沿着记忆中的路线往回看去,啥都没有,跑过去看,也没有。真是的,把唯一有希望的线索都丢了。只能再漫无目的的跑来跑去啦,直到耗尽最后一点力气,躺到地上。这个地面真舒服啊……等会儿!不会被别人当成孤身一人的萝莉拖回家去吧?!想什么啊你转子,哪有人啊。……我无聊着玩着额头前面绑着的这一杆羽毛,摸顺回去又摸回来。Maki姐啊Maki姐你在哪儿啊……你不会就彻彻底底消失了吧……不会的。过于无聊,开始回想我这26年都做了啥啊……

转子啊,你现在想啥前世的事情啊,今天是你在这个世界的生日才是。

前世?

对啊——我现在也有可能是在其他的层呢……只要我这灵魂游来游去没有游出这个天杀的无限层空间的话。

累死我了……

眼前本就模糊的画面更加模糊了,然后就黑掉了。

地面好软。没有黑白格子。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