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六

“谁?”里边问我。

“我,转子。”

“哦哦是你——进来吧。”

我推开门,看到她站在一个发光的红色方框旁边,那边似乎就是她的Sma Norien世界。我从没有见过这个红色的、发着微光的东西,仿佛是从那边世界的天空中裁下来的一块儿。她正在把堆积如山的画稿放到那一边的一个像是储藏间的房间里,这房间上有格纹的窗户,透过去看,那边的太阳似乎刚刚落下,天空一片通红,就像我最初随着城市去这里时的天色一样。

“这样真的是好方便啊,”我说,“——给你这个。”

她瞥了一眼。“原来在你这儿啊。”

“我在最底下捡到的,可能是前几天混乱中掉出来了吧。”

“有可能,我一直挂在窗户上。”她接过画去,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对了,你们想要吗?”

我一怔。“我……我们再过几天人就没了诶。你留着吧。”

“好吧。”卡莲珊娜把画框拆开,取出画面,又走过红色发光方框,把图画压在一本很华丽的书底下。我在原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就与她道别,下了楼,又看到绒芯波雅房间外散落的珠子,心想不能在那儿停下哪怕一秒钟了。赶紧跑下楼。

我想去见见Luis。她好像和Sofia住在我与Maki屋子的楼下。结果到了门口,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一种Sofia的轻哼声。

什么嘛,在这个时候……

“咦,转子?”屋子里边Sofia却看到我了。

“啊啊啊不——”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肯定是你啦!进来吧。”

我推门进去,看到Luis把她的长头发与Sofia编在一起,细嫩的双手互相扣住,上身近乎贴在一起。她们俩都看向我。这个场景特别像我看过的一些漫画封面。又是这样啊。

“我似乎不该打扰……”我支支吾吾。

“没事儿,最后一天了,”Luis说,“没有想到你才是真正管着这里的人。”

“我也没想到啊,这世界也没让我察觉。”我只得说。

“是啊。然而这或许就是无限层的魅力——或许是神秘之处吧。从我有记忆到现在,我也几乎去过这世界每一层了,亲手创造了城市以及卡贡季城的一切,然后,顺便毁了一个独立的世界。”她笑道,笑中带着些无奈。“可惜我的Sofia没有经历这么多啊。”

此刻,Sofia的眼神像刚被制造时一样天真。她们的目光重新聚焦在对方身上。我向后面看去,发现门上很高的位置贴了一张小纸片儿,我凑近想够到它,不过怎么也够不到,只能在一瞬间弹一下轮子出来,把我崩到那个位置,把纸条拽下来——我似乎忘了问Luis是否同意我这么做,不过我搞出这么大动静她也没去看我。我还是问问吧。“Luis我……”

“拿去看吧。索奇吉娜写的。”Luis说。

我一看,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德丽尔文字,只有第一句有一些写上去的铅笔翻译痕迹,写的是:

“是-我-索奇吉娜,已经离开-我-世界,当看到-你-这个讯息。”

“我是索奇吉娜,当你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后面是什么意思啊?”后面没有翻译,不过我在底下还发现一个注释“Qindely”。

“啊——”Luis停住了。“没有什么啦……可能只是他的一个独白,我不会德丽尔语,前面也是我照着本字典搞的……”她说。

我估计她是隐瞒了什么,可是我又能问什么呢。世界都要走到尽头,这些东西就随他去吧。

我给她说:“我要回去看Maki去了,再见,在下一个世界,希望我还能遇到你。”当然,这是历史很悠久的一厢情愿的话。

她们点点头:“再见。”

我出房间的时候,走了几步远,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某种物体穿过另一个物体的声音,然后是金属掉在地上的声音。她们似乎时开始享受一些那样的事情了吧,我想,然后跑下中心筒,从那个我进来的小门出去,往住处走。

天空变得微红,我知道太阳要落下去了,落点大约在地平线之后。建筑挡着光芒,在地面投出巨大的、边缘通红的投影,像地面裂开了一样。

索奇吉娜也消失了,……或许Luis和Sofia也马上就要如此。不过我不想见证这些过程。我也不知道Rittsowed那边怎样了,或许已经成了一座空城。我有点后悔,我在大卡贡季城的三年并没有与成员们特别熟悉。我还是叫不上晴天娃娃们的名字。许多东西永远成为了未知数:当你想收藏一个世界的记忆,却发现这个世界又太大了,即使身为这里绝对的拥有者,依然没有什么办法。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世界线会这样走下去。

我到住处门口,发现门上贴了一张和我刚才看到的类似的纸条。上面是一堆德丽尔文。唯一不同的是,索奇吉娜似乎知道我比较矮,就把纸条贴到很往下的位置——不过还是有点高。

“又是这个。这是啥啊?”我问Maki。

“啊?”她放下手机过来看。

“手机上还有啥好看的啊——就是这个。”

她走过来揭下上面的可能是德丽尔特有的胶水。“是德丽尔文?”

我点点头。这很显而易见。

我看到她凑近了去看上面的手写字,这使得她的剪影十分可爱。我似乎好久没有像这样仔细地注视过她了。

“上面写,‘转子,我是索奇吉娜,你看到消息,我已经离开无限层了。……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

“嗯和那一张是一样的……”我说。

“哪一张?”她问。

“刚才我去了一趟Ilhuicatlan,看到Luis和Sofia的屋子的门口也有这东西。”

“你去球壳你不叫我。”Maki嗔怪道。

“你没起床啊!”我辩解。“不过Luis只翻译了这一句。”

“哦,她——算了我先翻译这上面的。呃,‘世界上还有一些制造出来的人,例如Qindely公司,它出产了数个人——’人形?人像?差不多这意思——‘其中,Maki在列,哦,提到我了……在循环之前,你需要处理掉她。’这是什么意思?”

“啊?”我应该没有听错。

“‘似乎有些不太符合你们普通人的——道理,’我也不知道这个词具体翻译成什么样才好,‘可是你需要这样做,否则世界将无法顺利循环。去做吧。索奇吉娜。’”

“坏了,那Luis——刚才在干什么了?”

“干什么?”

“我们去看看——”我伸出双轮来拉着Maki就往球壳那边飞驰,钻进小门,直达Luis门前。我打开门一看:Luis已经不见了。Sofia的身上穿过一根铁的像是长形刀尖一样的东西,不见血迹,但是肯定已经没了,躺在床上。

“woc。”我和Maki不住同时说出这词。

“索奇吉娜特么的——不能赖他。”

我又拉着她出了球壳,跑到Qindely楼下。大门紧闭,上面贴了一张巨大的纸,用好几种语言文字写了同样的一句话:“旧世界即将结束,请你们处理掉你们的Qindely产品。”

“靠,说得轻巧啊,Qindely这帮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客人来他们的Qindely是要干什么!”我不禁骂道。

大街上一个人没有,我喊得再大声也就只有Maki——这个可怜的Qindely造物——能够听到。

“好了好了啊,他们也没有预料到这一切,——你作为世界拥有者不是也没预料到吗?无限层是个很不能预测未来的地方。来,把我处理掉吧。”

Maki说着,眼角泛起了些许泪光。

天边的太阳像一盏巨大的红灯,照耀着刺眼的警示色。

“这样是不行的。我不相信。”我说。

“谁一开始又能相信呢?”Maki笑了,“你能料到如今的这一切吗?别违抗历史的进程哦。不过,或许可以采用一些比较好玩的方法。”Maki说。

“什么好玩的方法?”我看着天边,没有太阳的一边越来越黑暗。我突然想到什么:“对了我们还有一件事要去做,提醒一下卡莲珊娜和梅莎要离开了。”

“好。”

我们驰回球壳。她一直在后面抱着我小小的身子,这让我感觉重心有点向后偏移。到了球壳,进去拜访了一下两个人——梅莎在卡莲珊娜的房间里,红色的传送门仍然开着。

“你们已经准备好了啊。”我一进来就问。

“是啊,随时可以走了。——转子在这里……”卡莲珊娜说。

“没事儿的,我会处理这些后续。再见啦。”

走之前,Maki似乎是用Sma Norien语和阿扎尔语分别向她们告别了。我也向她们告别。我们慢慢下楼,走出球壳——天空之城,而如今在地面上如山般矗立——并且不会再回去了:“什么好玩的方法啊Maki?!”

“来一场对战如何啊?”她说。

不知道现在她正在想什么啊!我感觉眼泪正在不争气地挣脱出眼眶来。但是我还是如平常似的问她:“真的吗?”

“当然——”她说。声音也有一点儿颤抖,我听出来了。

我没想到我在无限层最后的时光竟然能体验这个,或许是Maki她独有的能让我少去胡思乱想的方式。她是懂我的。我用衣服内侧擦了擦眼睛,盯着她。她今天穿着干练的服装,灰色的风衣,的确很像是要战斗的样子。我看她退后了几步,左右胳膊一抬,伸出她那些我再熟悉不过的小型机械臂来。

“那我就认真一点吧。”我说。

我们相距三米多,我在仰望她像是蜘蛛一样的剪影。我突然想笑。

她把所有的机械手腕张开到可怕的角度,然后,一轮子弹倾泻而来。我不用闪避,我知道它们会从我的周边穿行而过,我就冲着这些子弹反向而行——可我在故意让着她,很轻松地就让她的机械手腕困住,然后把我弹出去,在马路上向后滑了一段距离。在通红的背景下,这像是一场荒诞的特摄。

在一瞬间,我离她的脸颊特别近——她仿佛在说些什么,或者说,在唱些什么。我听到了。红色的幕布下,出现了奶油质地的螺旋线条,出现了方块——那些属于她自己梦境空间的东西,此刻正出现在现实之中,不过我碰触不到她们。受到这些东西的影响,我的视野开始扭曲,我开始进入她的空间……

她是如此的强大啊。我根本找不到目标发起一轮攻击。她从自己的机械手腕中松脱我,我掉到地面上。

我却突然想到:她这梦境是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她在向我展示他的最终威力吗?所有的奶油色螺旋形突然变尖了,向我冲来,在贯穿我身体的时候我感觉到强烈的困倦感——像是三四天没有睡觉了似的。它们离开后,我又恢复正常。立方体越来越大,整个梦境空间也越来越大,大得覆盖了整个视野。我都怀疑她支撑不止如此的幻象。

她就这样站在中间。我也不想向她发射各种子弹——我也没带——就这样看着她。

她突然伸出一只机械臂来,揪住我,把我轻松拎起来,然后伸出另一只机械臂来,猛地想要刺向我——在这环境之下,我的反应速度或许变慢了——她刺穿了我的衣服,但是从我身子的一边擦边而过。

立方体开始颤抖了,奶油线条也是,她开始撑不住这宏大的幻象。她在喘着粗气,两眼开始无神,紧握着我身子的机械臂开始松动。我该为她做一个了断了。我都没有去说最后的告别语,她知道我会说什么。于是,我猛地抓住她旁边一根带着长长刀刃的机械手腕——天黑下来了——用劲儿生生折断它,对不起,在空中翻个一百八十度,精准地刺进了她的喉咙。

啊,似乎太过于精准。我不该这样对她的。可是,就这样吧。

这一刺我感觉到一些金属的阻力,我想到那里边也有Nico的一部分。我把她全部锁在了里边。

在刀刃穿入的一瞬,她半睁的眼睛突然炸开,像是死盯着我一般。然后我看着她笔直的倒下,没有血迹,也看不清楚什么:这半边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趴在地上重新抱起她——的确很沉,似乎也是我没劲儿了。覆盖整个天空的幻象在枯萎。

太阳光还有的那个角落发生了严重的爆炸:“嗵”地一声,地面也真的都如雪崩般开裂,远处的Qindely大楼像面条一样在一瞬间被挥发干净,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我只看到在爆炸的火光映照中,跨层圆锥在塌陷,天空的云团成了一滩红色的碎布,威压着冲下来,所有的建筑都在极高的压力下化成了可怖的灰烬,我与Maki的身子也在融化,成为地面巨大裂缝中的一丝尘埃。

这是我最后看到的东西:只有红色与黑色。

/

我站在一片黑暗里。

我叫转子,是一名被改造过的机器人。

面前是一个小点儿,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大得占据我的一半视野,大得所有角落好像都是它了。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