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2 世界改写 二十

城市的发动机立即启动,而我们像刚才那次一样重新准备好战斗的准备。隔着大透明墙,我看到了几个泛系基地人的身影从城市中一划而过。我们用球壳的闪光投影紧急驱散了攀附在我们球壳上的各种原住民飞行器,但是在此期间仍有飞机撞在我们的壳上而造成了损坏——当然,损坏的不包括我们。

我和Maki进入备战区。“最近的锥形跨层区域离我们也太远了!”Dymole也从门进来,看了看她旁边实时的地图。

“那我们怎么下来的?不是下来的时候有一个跨层梯吗???”我不解。

“刚才那个只是他们在城市搭建的小型辅助跨层设备而已。现在已经移动走了!”

我去。危急关头偏弄这一出,为什么这东西还有人造的?!“Luis!我们怎么不用那个什么细胞飞机了?”

“它们在蓄能呢,一周以后才能继续使用啊!你不知道吗,我讲过的。……谁知道他这一回这么快就再次来了!”

从声音传来的地方,Luis和Sofia自走廊走进备战区。“现在的情况的话,一方面群岛警察会帮我们探测出他们的位置,另一方面,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做与他们近身作战的准备——注意不是现在。现在的话,”她来到备战室靠里的位置,“我们先让摄像飞机去看看。”

那个小球形的摄像无人机被发射了出去,上次看到它的时候,还是在给绒芯波雅演示大炮。透过它传回的图像,我们看到这个城市区域陷入了一片混乱,有些飞机互相冲撞,有些失控钻进了大楼与显示屏幕中,搞得火花四溅;与此同时,蓝白的警用飞机数量突然增加了,在四处搜寻泛系人的足迹。

“我们呆在这里,怕是要给这世界带来很大的麻烦。”篍纳里斯自语。

话音刚落,我们突然就迎来了第二次大爆炸。摄像屏幕在巨大抖动之后黑屏了。我们不得不找到有透明球壳的位置向外看,只见一片密集的大厦群被火光与烟雾所笼罩,闪着刺眼红光的灭火飞船在同样刺眼的火焰中拼命工作;中心是几根黑色的阴影,经过仔细辨认,发现它们是已经烧焦塌倒的大楼。

显而易见,我们损失了摄像机,也给这个城市层带来了毁灭追兵。可是我们又无法离开这里,那就速战速决吧,即使我们现在就出城对战:竖条纹已经“死”了,我们将不受他们的眩晕攻击。

“Mi ege homines vade specta cirstanza.(我需要有人去看看情况。)”Luis一边说道,一边和我们向通往中心筒的大门走去。

 “我!”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我兴奋起来,决定毛遂自荐。

“转子?你确定吗?”“对!”

“我估计我需要和你一起吧。”Maki从后面过来。

“不用你的,这个太危险了!”我突然想逞能。我想享受一次飞行器——听说这城市还有一艘特别的螺旋形飞行器可以使用。

“好。转子真是勇敢呢。”Luis从旁边拿过一个显示着地图的悬浮屏幕来,给我指出方位:“那么转子你一会儿需要从这个地方下去,然后到这里转一圈,绕个‘8’字形,”Luis在这个被毁的街区的地图上画了个穿过爆炸中心的路线,然后黄色的虚线显示在了屏幕上,“然后就赶紧回来。知道了吗?”

“好知道了!”“去吧。”

……

“???”

“去吧转子,快。”

“我的飞机呢?”

“没有飞机,飞机在充电,从中心筒你就可以出……”

“卧槽没飞机啊?!那我……”

“所以说嘛。我和你一起走吧。”Maki说。

“你有飞机啊??”

“跟着我走吧~”她一把抓住我,打开门,跳进中心筒,直直冲向城市外无边无际的地面!!“哇啊啊!你要……你这什么操作?!!”

“不要紧的。Nico!”

“嘿我出来了!好的!”那小机器人飙着电子音,从Maki的帽子位置变形出来,在空中折叠几下,竟然变成了一个带有外部环形防撞栏的巨大旋翼,在空中飞速旋转,我顿时感觉到我们下落的速度变小了。只不过我们开始在空中不由自主地旋转。“Maki!还缺个尾翼的啊!”

“也不要紧啊。抱紧我。”她把我送到她的左手处,右胳膊腾出来以后在空中拉长到一个我不知道多长的距离,再分岔开,也是折了几下,成了另外一个旋翼——这两个旋翼的二轴离了很近的距离,叶片在交错旋转。我们可算稳定住了。“转子靠你了。”

嗯。虽然仍是惊魂未定,但我大约知道怎么做了。

我伸出大的单轮并且横过来围住我们两个人。轮子的上下都有电磁炮,我让它们偏移到我方便操纵的位置。我们二人在空中就像飞行的堡垒一样,看来也只有我们机械改造人能有这样的操作了。

我抬起头,Luis城市在头顶大约十米的位置。我们按照路线前行钻入高耸发光的就像放大的Gothaya一样的大厦森林,然后飞越了被炸区域。在橙色燥热的空气中,我好像找到了他们:他们仍然在这里,而没有向着我们的透明壳城市冲去。

一个剪影拥有大型翅膀,手里拿着一个长长的东西,我估计他就是金箭人,那个“五厘米奇迹”。不过,现在我们不怕他——好吧,现在我们没有受球壳保护,我还是有点担心的。而这时候,翅膀人就在眼前的下方,看起来非常利于我们偷袭。

“Luis,可以发动攻击吗?”我联络了城市。

“情况如何?视频接过来。”

“Maki,Maki,视频。”

“好的。Nico,视频传Luis。”

Nico组成的旋翼的防撞环从一个侧方分开了,靠前方的部分围成了一个圈。那应该是她的摄像头吧,抑或是……人形的眼睛?我看了看里边深红色的透明材质镜片,感觉像是眼睛。

“Luis收到了吗?”

“收到,先别攻击。”

天,这大好的机会啊他就在我底——“好的,收到。”

我觉得他们好像是在寻找什么。我看到的泛系基地人都在离我们大约二三百米的下方,也都望着巨大的火苗与废墟。

这时,我似乎察觉到后方有一个闪着蓝色光芒的物体在接近我。我警觉的向后看去,只见从我们缓缓移动的球壳城市处飞来一个造型奇异的飞行器——一个透明球包裹着驾驶员和设备,然後被包裹在一个弹簧形的不断旋转的细长机构里,这个结构发散着蓝色光束,机构上还有断点一张一合,仿佛有生命的机体一样。这架飞船!可恶,竟然是她自己的。

“转子,可以开始了!我下来了!”

这是Luis的声音。

“Maki,你继续控制方向。”我对她说。她点点头,偏转旋翼冲下去。这磁悬浮的旋翼十分安静,凭借着它们,我们不知不觉的接近了金箭人。他看起来在寻找什么,接近后才发现他在向地面射箭。……什么?

“敌人的敌人可能是朋友,帮我确认一下他在追踪什么人。”我跟Luis说。

“好,那你们先隐藏好自己。”Luis回复。

我们躲进暗处;Luis发射了她飞船的螺旋蓝色结构的两小段,后者直冲进了火光之中。两三分钟后,她跟我说:“那是海威提卡!他在独自对抗泛系基地人的围攻,不过看来并未处下风。但我们还是帮帮忙吧。”

啥?他咋跑这儿来了??算了先不管这么多了。“我们发动攻击了啊。”

“好。我在后面会支援你们!”

Maki和我瞄准金箭人,加快了速度。“好了现在还差十米,放开轮子,你控制我的旋翼!”Maki喊我。

“你攻击?”我问她。“我自有办法。”她像是成竹在胸。

于是我接过操纵。当我们离金箭人还有大约两三米的时候,他终于反应过来了!他猛地转过身,翅膀的硬尖划向我们,我顺势向同一方向闪躲;同时Maki左手突然松开了我,伸出两根触腕来,扎进他的翅膀里,然后右手把我拽向她,也贴在了他猛力挥舞的翅膀上。显然他感受到了疼痛,并试图疯狂翻滚以摆脱我们。

“扶好了转子!”紧接着,Maki让出右手来,进而变成十几根刀刃般的机械臂,从翅膀的根部猛戳进去,就像叉子捅进鸡肉一样。随着她用机械臂以及上面她一开始就有的旋锯不断切割金箭人的身体,鲜红的血液顿时四处飞溅。我扒在金箭人背后,脚上的轮子附件也扎进他的身子,然后拿出电磁枪来对着他的背部和头部一顿猛射!

“哎哎哎等会儿,我在前面呢!!”Maki喊。

“哇啊啊!没打着你吧?”

“没事儿,你不用打了,今天他死了。”Maki举起旋锯,把他的头部从眼眶位置切成了上下两半!然后再用机械臂将底下切成了竞相飞溅掉落的小块儿,终于将其消灭。爽快!!

他的另外一扇翅膀和手里拿的弓箭掉向了灼热的深渊,不过底下路过的一架蓝色螺旋发光体将它们接住了。

“看来我们真的有收集癖啊,”Maki说,“好吧,下一个。”

实际上对下一个泛系基地人的“绞杀”已经开始了——这个词非常形象的描写了整个战斗的过程。在收到战利品后,Luis驾机猛钻下去,找到另一个人。我不知道这人是哪一个,我只知道他和那噩梦之夜有关,于是也跟着下去报仇。Luis的飞机锁定了那个人以后将整个螺旋体发射了出去,那人落入“法网”,螺旋体分割开以后紧缩起来一顿翻转切割,那人就被大卸八块,顿时血肉四溅。

等到我们终于跟上已经减速好久的Luis的飞机,我们几乎已经到达了离地一百米的位置。这个位置是这世界的城市道路与悬空屏幕分布最复杂的区域,而在这个火苗尚未被完全消灭的大型爆炸区,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城市的断面:密密麻麻的蛛网道路和天桥在爆炸的边缘被拦腰截断,留下无数线头似的扭曲钢铁;断面上冒着火光,有损坏了的一闪一闪的屏幕,也有因漏电崩出的火花。红光消防飞船喷出的灭火雾气将这一区域笼罩成一片鲜亮的橘黄色,就像果粒橙的广告一样。

“还有别人吗?”我问Luis。

“等下我在搜索……群岛警方告诉我的消息是残存泛系基地势力已经从北部圆锥离开了该层。”

“好吧,我们回去吧。”

/

一回战役过后,我发现我们城市实际上已经移动了很大一段距离,同时这层的临时跨层通道也正在重新接近我们所在的位置。

我们回到球壳城市,底部的大圆门口关上了四层厚重的光圈状的六瓣门。Maki和我一身血迹,我们不得不在备战区先清理一下。我们又到训练时的走廊,依照墙上的指示找到了一个专门的清理间——实际上就是一个澡堂,只不过是很蒸汽朋克的那种。我们脱掉衣服——之前我们仅仅在屋子里这么干——互相帮助清理了一下,完事以后把衣服扔进墙后的清洗机里,等三分钟,拿出来以后就成了干净且烘干的新衣服了。

“话说,刚才我右手的机械手,他给我别掉一根。”等着身子干透的时候,她伸出右手,给我指出一根弯折的部分。

“啊?Maki……等会儿,不会是被我的电磁炮打得吧??”

“不是啦。没事儿的,一会儿让总部四楼帮我接一根。身子干了吗?”“差不多了。”“穿上衣服吧。”

我们一路讨论着机械手的问题一路回到备战区,发现只有Luis和Sofia在那里等着,因为她们现在要控制整个城市对接跨层装置了。她们俩看到我,随即叫过我们去:“转子,Maki,我有个想法,我决定在一周之后打进泛系基地层,你们觉得呢?”

“啊——我觉得可以啊。一周之后,什么飞机什么充电应该就都准备好了吧。”“对的,我正考虑的这个。这消息我已经发给别人了,等着我看看结果。”她抬起手机看了看:“看,大多数人已经支持了。”

“除了Tifie,篍纳里斯,风舞,Dymole以外。”Maki说。

“啊……Tifie不管啥都提反对票,不用管她,其他的话……看起来都是原来大卡贡季的人?”

“是的。会不会是有心理阴影啊。”

“我准备给他们说‘我打算速战速决,否则当他们重新积攒了力量,可能对我们来说会重新变成麻烦的事务’。”Luis说。

“好。”Maki说。Luis瞄着旁边指示城市与跨层通道口距离的数值,跑到控制台前进行操作。我跟过去看,看到她拿着一个和我们城市外壳很像的蛋形立体物——后来我发现这只是个三维投影——在空中同样是三维投影的四周环境模型上移动。这种操作真的十分直观,我看到右边蓝色的方体代表着我们要对接的跨层通道,而Luis正在把蛋形体缓缓平稳地靠近那里。之后,随着一阵晃动,我们来到了下一层。

“上去吧。”Sofia对我们喊道。

我们来到生活区,顿时感到了离开赛博轰炸、重归无人美景的舒爽。夕阳的天空,由红到橙黄,又夹杂了一点冷色蓝的感觉,正像卡莲珊娜笔下的那样迷人——“Ramhonan”,我想到这个Sma Norien语单词。

暗淡的红色阳光洒在中环公园,洒在树上,投到大楼,在球壳上形成水滴高光一样的八角闪亮的光斑,这形状倒是很像Luis总是带着的发卡,不知道其设计者是不是也是被这光束启发而设计出了那美丽的银白色饰品呢?

我和Maki来到我们所在楼的天台,尽情地享受了这劳累后的下午,直到太阳落山,宿叶束波告诉我们又有新发现了。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