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2 世界改写 十五

“在进行这个实验之前先联系一下无限层——反层的海威提卡。”

我一进门,就看到宿叶束波站在一个极其复杂的机械之前,他严峻的表情笼上了一层蓝色光芒。他看我推开门,先往我的上方看了一眼,又才往下看,方和我对视。然后他说了这句话。

“哪里?”我没听清楚。

“反层,一会儿把坐标给你!”束波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大。

“好,……你们能不能把对面那个层的称呼统一一下啊,我看有些人管它叫‘反层’,有人叫 ‘无限层’,还有……”

“反正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就行了——就像是我们地面以下的一座与我们相对的城市一样。”束波一边在操作一边对我说。

“好的。……刚才你说,要去联系反层的人?”

“对啊,在你们还没来这个城市之前,Luis和我们几个人共同开发了这个东西,能够跨越正反层的界限进行通讯。海威提卡是我们所在的这个层的反层——也就是你所说‘大卡贡季城’的所在层的一个联络员。”

“哦哦,那么实验就是你刚才说的反层传送?”

“对——帮我把那个蓝色按钮往下拨一下。我们希望在进行反层穿越的时候能把一些物资也带过去。调好了吗?”

“好了。”

“那就行,我先试试看吧。把那个东西拿过来。”

宿叶束波指向墙角。他说的“那个东西”就是那儿放着的一个带架子的球形屏幕,就像我在大卡贡季城经常看到的那些一样,是德丽尔人的产物,这样的话,至少这种屏幕我可再熟悉不过了;架子上有一个红色的开关,非常显眼,正在我头顶。我把它搬过来,接上电源,上面显示的也是德丽尔文。宿叶束波输了几个键,上面就显示中文了;他打了一条信息发过去,这边显示着“连接成功”。

我盯着他面前这个庞大的机械看。我大约仅仅稍微能眯到台面上的布局,上面放着几个小玻璃球,但是是软软的那种形态,不像是德丽尔人制造的正球形;但是从侧面看,这个机械就已经很不像我熟悉的那样具有机械的特征,反而有些地方呈现很奇怪的自然形结构,有点像地形,或者是一些海绵或者生物的造型,整体呈现了非常精彩的有机形态。一些灯线在上面流动着,让它看起来还颇有动感。

“好了他回复了!我们开始做试验。”束波喊道——可能也仅仅是说道。

“他那边有准备什么吗?”我仰起头问他。

束波把试验用的小木块放在这个机械上部的其中一个玻璃球里,然后对我说:“他,海威提卡拿了个接收器,按理来说我传送过去的这个小木块就应该原样出现在他的接收器上。好吧你按开关。红色的,对就是那个。三,二,一,按!”

我推下架子上的红色开关。“咔嗒”,清脆的响声过后,我以为木块会完全消失,然而没有。它化成了黑黑的粉末,堆在那个玻璃球的最底下。

“好了那边收到了,”宿叶束波打开一个投影仪——他这里没有悬浮屏幕,“看到了吗?他手里拿的那个。——海威提卡,符合数据吗?”

我看到画面里的那个人操纵着机械手,用探针戳了这个木块几下。“符合数据,符合数据。”

束波兴奋起来,显得他的声音更震天了:“诶呀那这可太好了,竟然一次成功!转自我们可以向Luis报告了。”

“好啊!”哈哈,想必Luis已经隔着楼板听到了,我暗想——“可是这些灰……”

“那是正常现象,转子,帮我拉闸,绿色的,对,直接拉就行了。”束波说。

/

城市在Gothaya悬浮了五天,最终也没有再次看到泛系人的踪迹。

这天我将走进公园的时候,听到了几个声音。

“我觉得还不如冒一个险,再往下接近几层。”

这声音熟悉,好像是Luis的。路过公园的时候果然发现Luis、卡莲珊娜和绒芯波雅在一起聊天。

“……这城市是我设计的,我对它和你们负责。”

“我只是担心啊。”我听到绒芯波雅叹了口气。

“可能这是你们第一次接触失败吧。在你们的卡贡季城的时候,对于你们这些不熟悉无限层运行规律的人来说,的确很吓人。说来,那个总部也是我建的。”又听见Luis笑了一笑,像是在安慰她——又像是在装逼。

“我觉得激进一点倒也没啥问题吧——诶,转子在那里呢。来啊!”

“嘿!是Luis。之前我和宿叶束波做的那个实验已经成功了。”我向他们打招呼。

“啊,宿叶束波也是刚给我发。这太好了。”Luis也说。

“总是呆在这Gothaya,就像是被一张我们想象出来的恐惧的铁网牢牢罩住了一样,令人难受。”

我听到他们说。唉,不知道波雅大姐在进入这里之前,遭遇了什么惨烈的死亡。“你们是要准备再往下几层吗?”

“是的。刚才你做实验的时候我们商量了一下,准备全面硬杠,不能向泛系基地露出我们软弱的一面,早解决早完事儿。并且,我们已经足够强了。”Luis说。

“可是在森林的时候……”绒芯波雅又开始担心了。

“我们以后的行动,除了报名反层穿梭培训的人,一般不会离开Ilhuicatlan。你们可能不知道的是,这个城市本身就是一架可怖且火力凶悍的飞行堡垒。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向你们这些刚进入这个城市的成员,展示一下我们真正的力量。当然这需要到更下方的层去,那里有泛系基地的小营地。”Luis说道。

“那……好的吧。”波雅仍然是心有余悸。

回去的路上,我跟绒芯波雅聊天。我说你原来不是这性格的啊,之前你可是队长,怎么突然就这么怂了?是不是死的时候害怕了?

我看到她点点头。她的眼神里挤进一些忧伤,这我在大卡贡季城的时候从未看到过。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唉——这么给你说吧。说难听点咱都是死过来的,我也是。但你要过不去这个心理坎儿,以后的一些行动就都会遇到问题。就拿刚才我和宿叶束波搞的那实验说吧,你以为反层穿梭是什么啊,其实就是突然去世再在对应节点原地复活。死亡这个玩意儿在这里是交通工具,Luis原话。……说太多也没用,几天以后我们都会看到这个城市的威力。我是相信Luis的,至少大卡贡季城建造的相当好,她和她的造物对我也很好。”

绒芯波雅点点头。“也不知道楚拉伊星环他们怎么样了。”

“我也不清楚,但是听说他们找到了他们自己的组织。接下来就看他们靠不靠谱了。”

/

城市突然开动,伴随着轻微到几乎不被人所察觉的倾斜。

森林景观一闪而过,我们下降了五层,到达了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世界。透过云层,陆地上环形的城市隐约可见,城市的布局有点像星球大战里的科洛桑,不过规模要小得多,像是大平原上一个个互相独立的小斑点——对了,像陨石坑。

我们此刻在最大的靠近边缘透明壳的房间里,透过球壳,可以看到下方的情况。Luis告诉我们下面的巨大圆环城市都是泛系基地的Boss养成所,我们可以在这里将它们消灭。

“什么样的Boss?”绒芯波雅站在最前面。

Luis展示了一张图片。

“……就是他!!!他杀了我!!!”绒芯波雅突然又激动起来。

可能是和他长得很像的来着。我记得我死掉的时候,那些人就是晚上大战——啊该死,我不应该想到它的——那些人。

“反正就是这玩意儿,它们几乎把我切散了!!”

“那好,”Luis的小皮鞋跟敲了一下地板,她前面伸出一个大约二十厘米长五厘米宽的方形金属板,上面什么纹路和字都没有,就这样悬浮在她面前,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一般这种东西都自带高冷且威力极大的既视感,“先瞄准那一个了,给你们报个仇。对了我发射一个摄像无人机出去,呃,do tote homines pote oserva le efice per vista ec aira.(让大家从第三人称视角看一下效果。)”

只有从高度指示屏幕上才能看出这个城市正在徐徐下降。地面开始往上飞东西,这是养成所的防空火力,可是我们的玻璃罩子连一开始那些神级武器都抵挡住且安然无恙,这些小小的光束只是给我们擦玻璃罢了,不,还没有擦玻璃的劲儿大。

一个小钢球从窗前掠过,有闪闪亮亮的不锈钢质感,在窗前悬停了一会儿以后就以很大的速度飞向了最底下,就像一滴自由的汞球。Luis介绍说,这正是我们的摄影设备。通过它,我们得以在屏幕中看到那些“城市”的实况:那根本就不算是城市,只能说像是地狱一般的养殖基地。里面充满了各种怪物,我还看到了在大卡贡季城里被击杀的百眼巨人Boss。养成所里充满了暴力,各个怪物之间常常争斗,五颜六色的血溅得到处都是,令人作呕。摄影机取景的时候,正逢俩怪物争斗,蓝色的血迹喷到了镜头上,幸亏这摄影机自带一个雨刷一样的东西把它清理走了——噗,原来好像也不是什么很高的科技啊。最后摄影机固定到一个位置,刚好能捕捉到Ilhuicatlan城市的全貌与底下养成所同在一块屏幕里的样子——像是透明的鸡蛋与它的投影。

“Si, que nos cepe.(好的,开始吧——)”

在我们城市蛋圆形的剪影之下,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斑,离我们的城市底部大约有十米的距离。这个光斑渐渐扩大成一个粉色的小光环,然后它发生了偏转。我看到Luis用一根手指在刚才那块金属板的右边缘从下往上滑动。

大家都盯着窗外或者显示屏,发现最底下的圆形养成所的全境亮了起来,成了微微发光的橙色,接着变成黄色,然后逐渐变得白炽了起来——我们在加热那里!再往其他方向看,其他的所有养成所也都亮了起来,像地面上无数的小太阳,可是在一个个圆形面积外,一切都是正常的,附近的河流没有蒸发,就连挨着圆环边缘的草木也没有燃起火苗。

大约持续了三秒钟,Luis滑动金属板,刺眼的白色一下就消失了,只剩下绿色的大地上几块死黑的斑点。摄像头飞下去,我们看到原先的恶心的养成所已经全在高温下汽化了,现场空无一物,并且特别平坦。在摄像头机器飞上来的时候,从屏幕里能清楚地看到,那些斑点竟然变得像镜面一样反射着蓝天白云。“好像湖泊啊。”

“是啊。这就是焦炭。我们把这些区域抹得很平。……波雅还想看吗?”

“啊……”她已经被惊呆了,“啊啊……这样我就放心了呢……”

“当然,这次所展示的只是我们力量的冰山一角,通过此次行动我想让大家知道我们有很强大的能力去战胜敌人,大家,尤其是新来的朋友们,不要再被自己的过往经历所吓住了。”Luis再踩了一下地面,那个金属板就自动飞回去了。然后,同样在她的控制下,这个城市重新开始移动,又向下前进了两层。

“Plure dias pois, nos va imprende un trena por transi a reverse-capa.(这几天先在这个层吧。再过几天,我们将进行反层穿梭的培训。)”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