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复型——蓝地战纪#2.2

在世界融合所导致的危险和混乱结束后,德朗什本以为自己还能立刻趁短暂的空闲开始着手查找“莎莉”被错误激活的原因,但是当任务布置完之后,他们就都被主任医生安纳托利以超过每日工作时长上限的原因赶出了控制室。而下一批准备接手工作的人则立刻掌管了他们的位置。同意接纳外星人进入完美复型并接受联合国的资助,这也意味着完美复型必须接受联合国专员对其的直接管理。这种管理目前还只体现在每日事务和人事安排上——联合国方面直接为完美复型调派了三个完整的医疗团队和几十名程序员,以确保无时不刻都有人员可以相应模拟内部的突发事件。

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完美复型高塔一般的总部办公楼后,德朗什立刻把电话重新打给马尔文,但是却没有收到回信。心想着马尔文可能只是不方便接电话,德朗什便直接开车到了马尔文的住处,也就是普利多的宅邸。

乔治 · 普利多曾是信标部队的一把手负责人,当初也正是他拍板决定接纳德朗什进入信标部队的。他将家族的红酒产业的继承权全部转让给自己的兄弟,自己则是每月用入股分红,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投身到各种极限运动中,最后又出人意料地选择加入警察队伍,进而转入军界。

在德朗什看来,普利多是这个时代真正的侠客。这种精神最直观的体现就是莎莉 · 普利多 · 马尔文。他救下了在伦敦地铁袭击中失去双亲的马尔文,再后来更是直接将她收养,除了让她保留原来的姓氏外,在各方面视为真正的女儿抚养长大。这种完全不考虑得失,只基于道义的判断总是能让德朗什被普利多的魄力所震撼。这使得德朗什即便明知对方与自己的行为方式截然不同,却又一直都对普利多抱有极大的好感。因而后来他也同意接受普利多的邀请到这里做客,结识了当时还在读高中的马尔文。

至于后来和马尔文在信标部队共事,接受普利多临终对自己的照顾马尔文的委托就是后话了。

普利多因为肺癌和遗传病过世后,马尔文也一直住在他留下的房子里,那是一座位于巴黎郊外的别墅。但是和德朗什的家族在他进入万象科技之际,赠与他的一座寻常的对称的法式风格不同:普利多的澳大利亚联邦复兴式风格的宅邸,在伊森看来就像是一堆谷仓错综复杂地交错堆积到一起,其外部还有斜屋顶的门廊进一步加深这种印象。根据普利多自己的说法,这座房子是完全按照马尔文的老家建造的。他带着从新威尔士拿回来的设计图,要求巴黎当地的建筑队按照图纸还原。唯一妥协的地方是,巴黎当地的建筑队坚持以自己更熟悉的砖混而不是木制结构完成了施工。

接下来的晚饭时间是在诡异的沉闷气氛中度过的。虽然德朗什很自信自己做红酒炖牛肉的手艺没有问题,但是马尔文却显得兴致淡薄,两人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谈论着一些近况。唯独针对信标部队近期的任务谈论的比较多,大致是下周五将会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物会前往巴黎。上级已经给他们下达了死命令,不能让这位尊贵的客人出哪怕一丁点闪失。考虑到对这个人物的安保措施规格远超以往——整个信标部队和当地警方,甚至还有陆军和空军都要联合行动,对于这名VIP的真实身份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一个合理的答案。

除此之外更多的时间两人之间则只有沉默,几乎失去了他们以往围绕某个话题挖掘的默契感。

即便如此,德朗什还是准确地察觉到马尔文是在尝试遮掩某个话题——只是他不太清楚对方这样做的目的,是害怕冒犯到自己,还是希望自己而不是她主动提出?

“你今天应该也是去视察‘完美复型’的进度了?”

帮德朗什完成了收拾餐具的家务活后,马尔文仔细地涂着指甲油,但又显得漫不经心地发问。

“没错,本来情况糟糕到得加班的地步了,但最后时刻还是成功挽回了局面。”

德朗什剥着石榴粒,学着乔治曾经的做法准备做混合鲜榨石榴汁作为饭后的饮品。自从他第一次受到邀请来到乔治家喝过后就忘不了这种果汁的味道,当场就向对方讨教了具体的做法:石榴剥粒,苹果切块一起搅碎过滤;果汁用冰块冰镇,最后再加入一片鲜柠檬和一片香草调味。

“‘完美复型’那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我看你今天疲惫得不行。”

马尔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回过头望向正在用搅拌机搅拌石榴粒的德朗什。

“简单说就是本来不应该启动的几个npc全都被触发了,原因还正在查。”

德朗什隐瞒了世界融合的实情,避重就轻地做出回答,但还是不小心陷入了工作时的思考里:

“他们发给我消息说,不止是你的npc,还有其它几个重要npc全都被不明原因触发行动了,现在看来可能是有黑客潜入了系统。”

“我的npc?”

话一出口德朗什就后悔了,他还没有事先考虑过该如何向马尔文解释完美复型中的“她自己”的存在。

“之前好像我没和你说过这个?”德朗什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镇定下来,但他还是没能完全掩盖住自己慌慌张张地将刚调制好的石榴汁摆上餐盘的动作。

“你没说过,我只听过你说自己进入过完美复型体验过一段虚拟的生活。所以快来给我详细讲讲。”

马尔文并没有感到任何不悦,而是带着疑惑的神情凑了过来。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出于她对于完美复型的细节完全不知情的原因。于是德朗什只得将完美复型的一些基本机能用尽可能简洁的语言进行了介绍:

“简单来说,完美复型是通过生成一个人心中理想的环境作为针对其心理治疗的背景,这点你已经知道了。虽然原则上我们一定会对进入完美复型的使用者进行记忆抑制,以避免他们在‘现实’中的记忆干涉‘模拟情景’,但总归有一些现实记忆由于神经元链接强度过高而难以完全抑制。这时我们的系统就会将无法被抑制的部分进行贴近‘模拟情景’的修改”

“无法抑制的部分……也就是说?”

“最主要的是人际关系,并且越是交流频率高——也就是每天都会遇见,且会进行许多交流的人越难以抑制,也就是说这样的人在意识中对我们更重要。当然,对于我而言,莎莉就是这样重要的人。”

“嗯……唔。”

马尔文害羞地侧过脸,这使得德朗什也感到有些动摇。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

“让所有这样重要的人都同时进入完美复型毕竟是不现实的。因此想要让他们出现在‘模拟情境’里的方法就是,由系统提取使用者与该人物相关的记忆,再根据这些记忆的信息计算出这个人物的行为方式,最后这些行为方式会作为参数应用在预先设定好的AI模板上。由此这些重要的人就可以在‘模拟情境’里活动了。”

“所以说,因为你第一次进入完美复型时,系统通过你的记忆,在完美复型里创造了一个‘我’的存在?”

马尔文惊讶万分地睁大了双眼,似乎德朗什在试图证明一个荒诞的幻想实际上是自然规律一般:

“但实际上完美复型里的你,只是我记忆里的你,或者说是我看到的你,这肯定只是你自己的一部分。并且她的本质还是人工智能,遵循的行为逻辑至少在目前还和人类不同。”

“哦哦哦……”马尔文困惑地挠了挠头,“所以完美复型里的我,实际上就是个披着我的皮的机器人?”

“一定要这么说的话,倒是也没错。”德朗什苦笑着回答。

“假如,这只是一个假设,我也像是你说的那些使用者一样进入完美复型,那么顶着我的身份的机器人会怎样?”

马尔文随手拿起一块曲奇饼丢到嘴里,德朗什也尝了一口粉红的石榴汁,感到它和普利多当时做的一样,都有着酸甜适中的口味:

“那么它就会主动进入休眠状态。虽然数据本身不会消失,但是只要你本人还在完美复型里活动,那个人工智能就不会被激活,因此它不会和你同时出现。”

“什么嘛……本来我还想着如果让我直接跟我的人工智能见个面会不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马尔文对于这个专业性的回答有些不满,便直接抢过了德朗什刚刚放下的石榴汁一饮而尽。

“但以你的性格,要是真的跟这个人工智能面对面了,怕不是会一边骂着对面是‘冒牌货’,然后再扭打起来直到两败俱伤吧。”

看着马尔文一如既往有些幼稚的赌气行为,德朗什从心底里感到好笑:

“说什么呢,你觉得我会打不过那个机器人吗?”马尔文随手拿起了一根西班牙油条,把它当做一把剑戳向德朗什的脸颊,“就像你说的,那个机器人是你认识中的我,而你又有绝对的自信知道我一定会用什么方式作战吗?”

但是她说着说着连自己也产生了怀疑,想到过去所有那些自己和德朗什一同执行任务和进行训练的日子,自己的每个战术动作对于德朗什而言都不是秘密——真正的秘密是她对于自己身体的极其灵敏的操纵能力,这也是德朗什一直以来试图尝试以开发军用外甲服来实现的。

“要是真想弄清楚这个问题,可能还真就需要你本人进去一趟才行呢。”德朗什趁着马尔文迟疑的片刻,将她手中的西班牙油条折下来一半送到了自己嘴里,“当然,这还得现重新修改下你的人工智能的运行权限,好让她可以和你一起行动才行。当然这种让使用者和其他人对他本人的观测产生的虚拟人格直接接触的行为……说不好就是完美复型下一个可能要研究的课题,当人面对自己的另一个可能性……”

“但是你知道,我是不可能进入‘完美复型’的。”

马尔文的语气顿时低沉了下来,她垂下头避开了德朗什的目光:

“自从最开始你跟我说过完美复型的工作方式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了。不过这不是因为我讨厌它,而是…我没有再次挺过过去所有的痛苦和创伤的自信。”

看向客厅墙壁上挂着的一副十年前马尔文和普利多在现在的“新家”前的合影,马尔文又叹着气摇了摇头继续说,

“事实上我很佩服那些自愿进入的使用者——他们身上的伤痛也许不亚于我。但是对于我来说,我的经历会不可避免地伴随我的一生,无论比较这些伤痛得到了什么样的结果,也不会使我自己的痛苦减轻分毫。”

马尔文握住了德朗什的手,抬起了头,以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柔弱的神情,像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一般在祈求自己实现她的一个有些非分的愿望。德朗什知道马尔文这样的神情是绝对不会展露给自己和普利多以外的人的:

“伊森,我的哥哥,在遇见你之前我已经失去了太多——我的父母,我的童年和我在澳大利亚老家的生活。而再之后,我们又失去了乔治。如果当时没有他收留我,现在我一定会变成他噩梦中的那个样子:一个人流落在异国他乡的街头,染上毒瘾,只能靠出卖身体过活,而最后因为过量的注射倒毙街头。”

“莎莉……莎莉!”

但马尔文似乎已经完全陷入了她自己的思维,对德朗什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继续着她自己的推测:

“你可能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本来应该是乔治的生日。”

这句话顿时如同一记重锤砸向德朗什心中,使得他顿时被一股剧烈的自责感淹没,一时间无法说出任何话来。

“应该说我能如此体面地活到现在本身都是一种真正的幸运。所以我实在没有勇气再次回到过去——尤其是,一想到自己还要再次目睹那些永远离我而去的人和物从我眼前消失,在伦敦的地铁亲眼目睹我的父母遭到袭击而遇难,在巴黎的医院注视着乔治咽下最后一口气,看着我再也回不去的澳大利亚的老家被人用挖掘机整个拆掉——”

“莎莉,看着我。”

见马尔文仍旧沉浸在她经历过的悲剧中,德朗什便强行命令自己忽略忘记了普里多生日的自责感,索性将她整个人搂到自己怀中,

“所以说我就在这。而且你今天下午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到你这边,又说不出明确的理由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精神一定是出问题了。虽说我自己,考虑到经历和性格……也不敢说是绝对健全,硬要说的话就是更幸运一些吧。”

德朗什在脑中拼命思索着能够慰藉马尔文的话语,直到完美复型中的马尔文穿着哥特式的修女服,带着她独特的双头吉他出现在舞台上登场的一幕从脑海中浮现出来为止。

“但在完美复型的模拟中也不一定都是坏事,我记得当时我在模拟里看到你加入了Sisters in Exile作为吉他手,虽然你在那里‘亲口’对我说只是暂时的。”

“Sisters in Exile!?那个修女风格的哥特金属乐队,你确定?!那可是我初中开始就最喜欢的乐队!我之所以会去学乐器就是因为她们!”

“没记错的话,你在那里是顶替因病暂停活动的吉他手松原爱莉,在日本和她们参与了几场公演。”

德朗什露出了一丝微笑,暗自庆幸着自己找到了一个能够让马尔文的精神振奋起来的话题。

“再多和我讲一些,不止是关于我和Sisters in Exile的,还有关于你在完美复型里的故事。”

马尔文霎那间像是狮子捕获猎物似的抱住了德朗什。在这个瞬间,在德朗什眼中的马尔文完全变成了遥花的形象。是他作为“中坪侑斗”从瑞士留学回来踏入横滨的家门时,一边哭泣着一边扑到自己怀中的“中坪遥花”,是他最为珍视甚过于他自己的妹妹。

昨夜临睡前,虽然德朗什尝试阻拦,但马尔文还是一边听着德朗什的故事,一边坚持喝下了一整瓶原本都是用来做菜的勃艮第红酒。紧接着她就在酩酊大醉中进入了梦乡。出于担忧,德朗什在马尔文床前照看了一个多小时,确认马尔文已经睡好,没有呕吐的迹象后才离开。

在这个一如既往平静的星期六早晨,德朗什习惯性地将他刚刚泡好的咖啡放在茶几上,准备等它凉下来后再饮用。然而第一次模拟的记忆依旧十分清晰,这使得他有些难以区分周围的一切究竟是模拟还是现实。尽管他知道自己正在普利多的宅邸里,但是模拟的记忆总是会让他错误地将一些物件联想到自己在横滨的虚拟的家。

第一次进入完美复型的目的并非是为了治疗,而是为了测试完美复型模拟机的算力。于是德朗什半开玩笑似的故意选择以遥远但知名的日本横滨的宵浦学园作为背景,又给自己取了“中坪侑斗”这个假名,设计了一个在他看来十分英俊的东方式面孔后输入了模拟机。

而模拟机所给予“中坪侑斗”的世界就是由他的“亲妹妹”中坪遥花,以及一个由他牵头和同学组成的乐队“ENSIS”组成的。在虚拟的世界中,“中坪侑斗”和他的朋友以这个乐队为名参加了日本的BGF大赛——一个由欧洲的流行音乐界最早筹划,后来传播到全世界的专门面向青少年发掘音乐人才以及重振文化产业的大型音乐团队竞赛活动,并拿下了当年的冠军。

随即关于自己的妹妹遥花的回忆也被搅动,他记得遥花的房间就在楼上。神情恍惚间他走向了楼梯,也许是想要叫她起床。但却在刚准备拐弯的时候却撞上了墙——这两个“家”的构造还是十分不同的。

德朗什无奈地摇了摇头,似乎这样就能驱散脑中混乱的思绪似的。他在心中命令自己停止回忆和模拟相关的一切话题,而是集中注意力考虑一顿能够驱散马尔文的宿醉的美味早餐。

但心想着马尔文可能还要再睡上一段时间才会起床,自己也不用急着准备早餐。德朗什就打开了客厅的全息投影电视,随意拨到一个频道,而正巧频道里正在上映的节目还是“挑战人体极限”。

即便是对于平常没有看电视节目习惯的德朗什,“挑战人体极限”也是他绝对不会忘记的栏目。这个栏目是普利多正式从信标部队退休后,接受了电视台的熟人的请求而开创的。在节目中普利多即是主持人也是主教官,每次节目都是由他首先进行说明,然后再转到外景进行实际的演练。

相比于过去也曾出现过的同类型节目,“挑战人体极限”的项目更具有军事色彩,涉及的主题也多是野外求生,快速索降,耐力越野等与军事战术直接相关的。这也是电视台邀请有着充分的军事背景的普利多来担任主持人的原因。而德朗什和马尔文也曾接受过普利多本人的邀请担任节目的客座教官,负责了一期和近战格斗相关的剧集拍摄。

再后来普利多因肺癌离世后,这个节目也断断续续地坚持了半年,可最终还是因为新主持人既没有普利多的军事背景知识,也没有普利多在舞台上的感染力而停播了。

(掌声,欢呼声)

“谢谢,欢迎你,好吧, 让我们开始吧。”

(普利多“上校”用喷气背包降落在舞台上)

“我回来了,按照我们两个月前在这里的约定!”

(掌声,欢呼声达到高潮)

“这两个月里,我听到了很多关于我的传言,很高兴大家会如此挂念我,有些人说我在赌场输的一干二净之后逃到南美去了,还有人说我因为遗传病死在了医院里,甚至有人闯入监狱,来探望因为吸毒和贩卖毒品而锒铛入狱的上校。(笑声不断)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获得的这些消息,但是我只知道我,“上校”普利多,将会再次站在这里,带领大家挑战人体极限。”(欢呼)

似乎场内的所有观众都有着不会耗尽的热情一般,他们的欢呼声和笑声自从普利多登台以来一直都没有停止,以至于连这位主持人的声音都多少被掩盖了一些。

“不过在开始之前,我需要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在过去一年的真实经历,以满足各位的好奇心。当然,这样一来大家也就不需要潜伏在我家周围,我知道在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我家地址(笑声)。好吧,正如一年前你们所看到的那样,在录制“断桥逃生”时,按惯例我在选手之前进行了示范,然而在示范过程中我抓着的两条绳索都被切断了,而威亚绳又太长,于是我几乎像一块石头一样掉了下去——你知道,人不能在一个正在下落的桥面上起跳,因为你无法获得支持力来对抗重力并完成你的战术动作。然后,我意识到自己将会摔在陡峭的山坡上,我可不想让我的头最早着陆,因为这样一来僵尸们就没有机会来完整地享用它了(笑声狂潮),因此我让防护最多的腹部着陆,即便如此,后来我不得不住了两周院,然后休息了两个月。如果你们在关注我的话,就会看到那段时间里我上传了很多自拍,其中有一些不乏被网友加工过,他们说一名勇猛的上校不应该成天躺在床上,应该趁这个机会参加残运会(笑声爆棚)。”

观众们的笑声几乎贯穿了普利多的整段叙述,整个景象也构成了德朗什永远也无法忘却的普利多的形象:一个豪放开朗的男人,也是一个乐于向他人展示身上所有的伤口,以证实自己的强壮的勇士。但事实上那些伤口如果落在他人身上就绝对无法成为吹嘘的谈资,而是确凿的灭顶之灾。

普利多站在舞台中央,像是英雄一般毫无保留地展示着自己的体魄和气概,接受爱戴着他的人们的崇拜。

“好吧,那么下面我们就来开始这一季度的第一个内容,障碍赛跑!但是参赛者们都是跑酷选手!

德朗什听到一阵脚步声突然从后方传来,便立刻将电视调成了静音:

“早上好,莎莉,昨晚睡得还好吧。”他望向身后的橙色头发,穿着黑色吊带裙睡衣的少女。由于马尔文这时才刚刚起床,没来得及将自己的发型梳理成以往令人印象深刻的菠萝头造型——这是德朗什起的名字,所以这时德朗什就看到了马尔文及其不寻常地像一般的少女一样披散着头发的自然神态。

一边对于马尔文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性格了如指掌,一边发现自己竟然开始品味起她睡眼朦胧的姿态所散发出的清纯少女独有的魅力,一贯冷静的德朗什也顿时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吃惊。

可能是由于宿醉还没有过去,马尔文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反倒变得像是真正的少女一样轻柔平和。倘若队里的其他人看到以往被视为“危险分子”的马尔文是现在这个状态,绝对会等不及要收回他们平时的话。

“电视上的是我爸爸?”马尔文打着哈欠,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呃……”,这时德朗什才注意到自己忘了切换频道,一时也找不到合理的理由糊弄过去,只得当场承认,“是……我在看《挑战人体极限》。”

“没关系,我不介意。”马尔文说着转过身朝向浴室的方向走去,“倒不如说我很开心还能看到他的节目。”

“那我先去准备早餐,电视你现在看吗?”

“我洗个澡回来继续看。”马尔文用慵懒但甜美的声音回答道。在这个瞬间,在德朗什眼中的马尔文再一次变成了遥花的形象。

德朗什摇了摇头驱散了幻像。他关上电视,走到与客厅相连,只有一个的吧台相隔的厨房。今天的早饭是煎鳕鱼和荷包蛋,配上法式大蒜面包,他相信一顿丰盛的早餐足以清扫莎莉最后一点宿醉。

“呼——总算感觉好些了。”十几分钟后,莎莉换上了一件黑色背心和牛仔热裤,身上还带着淋浴的热气回到了客厅,发型也梳理成了平常炫酷的菠萝头风格。

看到德朗什已经完成了摆盘,马尔文就立刻凑了上来,甚至还用鼻子闻了闻,“伊森的手艺真是一如既往的好呢!”

但是在德朗什眼中,这一套服装正好和遥花平日里的穿着重叠,这导致他作为“中坪侑斗”的身份立刻接管了意识的主控权。

“遥花,早餐准备好了”,“中坪侑斗”模仿侍者挥手的动作得意地邀请马尔文,餐桌上的鳕鱼在热橄榄油和罗勒叶的烹调下正散发出阵阵香气。

“你也该稍微清醒下了。”马尔文立刻大步跑到德朗什面前挥了挥手,“我是莎莉,不是遥花。虽然……都是你的妹妹这点确实没错了。”

“抱歉,我可能还没睡醒。”德朗什揉了揉眼睛,他也有点怀疑自己可能是因为此前处理世界融合问题的压力过大,从而导致自己参与完美复型模拟的记忆和现实发生紊乱了。

“你不会真以为我会因为这个生你的气吧。”马尔文肆意地笑着坐在餐桌旁,她的气氛甚至感染到德朗什,让他也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一阵大快朵颐后,马尔文喝着橙汁,彻底恢复了她平日的活力:

“可能其他人已经对你说过了,但我总感觉你自从离开完美复型的模拟后有不小的变化。”

“是什么变化?”

“总感觉……你变得柔和了不少,而且也更会为别人考虑了。其实也有不少同事私下里跟我说过,你变得更有耐心了……之类的。”

“那一定是因为我在完美复型里和遥花,还有Ensis乐队的朋友们度过了一段我真正追求的青春时光吧。让我相信为别人做更多的事情也是有回报的吧。”

德朗什回想着自己实际生活中的校园生活,无非是被排挤,被利用或者是利用别人。从来没有过什么像样的友谊,更不用提那种和朋友聚在一起胡闹嬉戏的经历。此后也亦是如此,直到他在普利多的介绍下“偶然”结识马尔文为止。

‘应该说他们真的让我改变了不少,而且我本来应该会很抗拒这种改变的。我一直认为我的性格就是我自己,而我自己的想法又应当像是一块化石一样不再发生任何变化的。’

叹息的最后,德朗什在心中默默想到。

“说实话,如果你暂时没有结婚的计划的话,我真希望以后你就先和我住在一起。”马尔文狼吞虎咽地扫空了面前的餐盘,“我自己完全不会做饭,即便做了也只能弄出来焦炭。”

“我原来一直以为乔治教过你,其实就连我自己的一些手艺也都是从他那里学来的。”

“你不知道实情,爸爸从来不让我下厨房,他总说怕我往锅里乱加东西。”

‘果然莎莉是在老乔治的溺爱下长大的。’德朗什不禁想到,“如果你想学的话,我可以先教你一些简单的料理,如果你能学会的话,最后我甚至可以教你做中餐。”

“我真的很羡慕遥花。”

莎莉玩弄着手中的叉子,慵懒地抬起眼皮看向德朗什。

“现在我都能看到你把遥花宠起来当公主对待的场景了。”

德朗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马尔文的含义,莎莉也继续自言自语。

“人一旦被宠爱过,就再也不想忘却那种感觉了。”

马尔文闭上了双眼,等待她自己的是德朗什在她脸颊上突如其来的一个轻吻:

“人一旦宠爱过别人,也不会轻易放弃这种关系。本质上,这是双方都能获得满足的情感需求,我的小妹妹(Ma soeurette)。”

“那么,我可以认为你同意我的请求了吗?”

马尔文满怀期待地望向德朗什,

“当然。只要你能给我安排一个常用的房间就行。”德朗什瞥向楼上老普利多曾经住过的卧室的方向,“我还是希望能让乔治的房间保持原样,就像一个家庭纪念馆一样。”

“如果你不介意和我一起睡的话…?”

“……?”

正当德朗什在考虑如何合理地拒绝马尔文的提议时,一块全息投影突然在他视野的侧面,提示他有一个从希尔维 · 拉多尔——也就是接替普利多作为信标部队的总长的人那里打来的电话。

德朗什略显尴尬地望向马尔文,马尔文摊了摊手,用目光示意德朗什先处理紧急事务。

“您好,我是德朗什。”

“喂!伊森,我是希尔维。现在我和联合国的人正在塞莱斯特总部开会。有一个紧急通知需要告诉你。”

电话接通后,德朗什注意到对方没有打开视频,并且投影屏幕显示出对方当地时间是凌晨三点。

“好的,长官。”

虽然不清楚拉多尔究竟是在和联合国的官员们通宵讨论什么议题,但唯独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是一个十分紧急的事务。

“下周三,我们需要你来塞莱斯特的联合国总部与会。会上你和范迪门作为完美复型的代表不用发言,但是会后可能需要向VIP当面回答和完美复型相关的问题。我们会派专机来接你。”

“明白了。”

没有给德朗什任何思考的时间,拉多尔就立即对德朗什做出了行动上的指示。

“不过在会议上,你还要同时作为信标部队的代表出席。所以记得去信标部队带上你的军礼服。至于范迪门先生,因为联合国方面希望就完美复型的事务直接和他会谈,所以我们已经给他安排了专机,这周日就起飞。然后,包括你接下来与会的行程全部详细信息的邀请函立刻就会用电邮发给你,有问题吗?”

“没有了,长官。”

“好,就这样吧,我还得回去继续开会。”

电话立即被挂断,同时全息屏幕上显示出一封紧急度被设为“最高”的邮件被送到了德朗什的信箱里。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新
最旧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kikomas
管理员
2024年2月27日 上午2:47

完美复型——荏站最新美食力作(雾)

最后由kikomas编辑于1 月 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