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摇篮

人们纷纷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聚集到有屏幕的地方去了。在学校里,学生们去了广场,坐在凳子上、地上,总之是一切能坐的地方。他们看着老师们抬着电视,托着长长的线缆过来了。而在工厂中,老板则协同几个工人将电视抬到了厂房。办公室的白领们也都放下纸张,捧着咖啡来到电视前。某些人的妻子或丈夫也都扭转旋钮关闭了灶台,查看过宝宝的状态后,坐在舒适的沙发上静静等待着。

另一方面,男人与一众身着白衣的科研人员还在做着最后的准备,最后再确认一次没有任何地方有差错或丝毫的纰漏,那是决不允许的。当他深呼一口气,戴上准备好的面罩,登上阶梯走进封闭空间以后。他如同无数次演练的那样,熟练的打开各个开关,检查着各项指标。确认无误后,他向指挥中心发送了信号。

全球人民面前的屏幕上终于不再是杂乱的雪花,彩色画面出现了。尽管画面并不是很清晰,但依然能够直观的看到两个画面,一个主画面与一个占据右下角一些空间的小画面。主画面是摄像机正对着的那个平台,一个偌大的火箭发射平台,但上面并没有火箭,而是一艘银白色的飞船。小画面则是那艘飞船内部的画面,身着航天服的男人已经准备好,等待着指挥中心下达命令。

整艘飞船呈现半椭圆形的结构,底部有三根支撑架,飞船稳稳地立在地面上。除去支撑架,整艘飞船仅长约7米,直径在2.5米左右。很难想象,仅仅是这样小的飞船就能够独自进入太空,不需要运载火箭的辅助。

飞船船身上有极为显眼的黑色标志,那是“大罪-桑俄斯联合航天局”。在载人航天被禁止后,由于各国对航天事业的漠视,导致各国航天局的工作几乎都进入了停滞状态。直至战后重启航天计划以后,世界上仅存的大型航天局就只有大罪帝国一家,之后由大罪皇帝亲自与各国首脑面谈,由大罪牵头,各国联合建立的“大罪-桑俄斯联合航天局”诞生。

这艘飞船就是由大罪帝国与艾梅戈兰联合王国提出概念,由极富经验的摩德曼斯联邦共和国设计,由弥汀苏多共和国出资,由大洋联邦建造的。这五个国家也是当今桑俄斯命运共同体五大常任理事国。

桑俄斯标准时 7:35 “皇帝正在看着你,‘婴儿(代号)’。不过放轻松,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后再确认一次情况,准备倒计时了。”这句话通过私密频道传到了航天员的耳朵里。

“明白,感觉良好,精神振作,准备完毕。”他冷静的回应道。

“十!”

电视里传出一声响亮的琴语,这是大罪的官方语言。间隔一会儿后,实时转译字幕出现在屏幕底部。

“九!八!七!六!”

各国人民都能够清楚地看到,航天员的手紧握在操纵杆上,并轻轻向下扳动。

“五!四!”

尽管电视无法直观的表达,但还是有很多人察觉到摄像机开始颤动。据事后联航局的采访中得知,那并非是什么飞船引擎启动所引起的气浪,只是起风了而已。一股不寻常的风,现场的人都注意到,从四面八方刮起了风,而这些风只是在平台边缘游动,飞船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三!二!一!”

据后来的研究发现,这确实不是自然地起风,而是最基础的概念“共鸣”。飞船引擎启动引起了附近源脉的共鸣,源脉反馈到自然就起了风。这种情况,实际上在历史上也有多次观测到,只不过情况与之相反。

“起飞!祝你飞行顺利!情况一切正常!”

飞船十分稳当地脱离地面,收起支撑架,如同一只老鹰。在短暂的停留后,以摄像机也难以捕捉的速度飞向高空。指挥中心与屏幕前的观众们都不由得鼓起了掌,第一步成功了,顺利的令人不安。

人类的第三艘载人航天飞行器“婴儿”号迎着红日从东方大地上出发了,它向着太阳的方向朝海的那一头去了,不过这次的目的地不再是海对岸的大陆,而是人类未曾涉足之地——太空。

桑俄斯标准时 7:40 “婴儿”号已经穿越大海,目前已经到达多斯洛尼洲上空,摄像机已经捕捉不到了。此时主画面切换成了飞船表面的微型摄像机,画质很模糊,但仍能够辩识出飞船的轮廓。

“目前仍旧正常,能够清晰的看到大地。准备好进行二次加速进入轨道。”他嘴上依然冷静报告,但心里却紧张到了极点。接下来,就要通过死神看守的大门了。

他拉下右手边的拉杆,飞船发出一阵嗡嗡声,那是正常的声音,这代表飞船切换为了第二模式,抛弃了化石燃料,转而使用行星生命能源,被称作“圣晶”的物质。与此同时,飞船表面形成了一道无形的膜,如同大气层保护桑俄斯一样保护飞船本身,那可以让飞船承受更高的加速度。

他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仍然如之前一样,这让他有些怀疑是否启动成功。不过看着窗外,窗外的景色在飞速变化着,这打消了他的顾虑。

桑俄斯标准时 7:42 在此期间,他一直与指挥中心保持着通讯,但只是几十秒的时间里。他与指挥中心都不知不觉保持了沉默,超过了报告时间。但连同屏幕前的人们,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失误。

在飞船超过400公里后就算做任务完成,即可返航。现在飞船即将靠近,所有人都不敢哪怕是眨一下眼睛,全都死死地盯着屏幕。过去的阴影再次浮现,笼罩在所有人心头上,成为一大片乌云。

桑俄斯标准时 7:43 最终还是他先询问道:“一切正常,飞行继续,接收情况如何?”他此时才注意到,在这样的速度下,似乎早已经超过了400公里。

指挥中心全员也才长呼一口气,按捺住心中难忍的喜悦回复道:“任务完成,准备返航。”

“收到。但在此之前,我希望能给我一分钟看看我们的家。”

“批准,全世界人民都看着呢。”

简短的四句话,就让全球二十亿人瞬间沸腾起来。无论男女老少,无论阶级,所有的人都喜极而泣,紧紧拥抱在一起。尽管屏幕上的画面并不清晰,但所有人依然为这个它们赖以生存的家园而落泪。

对这个刚刚从战争之中走出的文明来说,人民才刚刚解决了温饱的问题没多久,就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航天事业。这是不可思议的,但没有人抱怨,只有一句话:这是必要的。

航天员透过狭小的窗口看向桑俄斯,这颗美丽的、蔚蓝色的星球。他忍不住说道:“从这里看,我看不到自己的国家,也看不到战争带来的城市废墟。我只能看到这颗行星在漆黑的宇宙之中……无声的旋转。我们在此刻,是一个整体。人类、生物、行星,在此刻成为了一个整体,一个被命运所紧紧捆绑在一起的……命运共同体。”

说到这里,所有人又忍不住地痛哭起来。

直到它成功返航,又落在那个发射平台上时。直到它走下飞船,摘下面罩时。所有人都在哭泣,包括他自己。喝彩的喜悦与悲伤的泪水交织在一起,这是历史上最令人高兴的一天,也是最令人悲伤的一天。

1941年6月13日 23岁的大罪青年——赤星 稻,从小起就接受太空训练的他,毫无疑问是最适合这次行动的人选之一。他代表大罪,成为了桑俄斯有史以来第一位进入太空的航天员。他面向日出的方向深深鞠了两次躬。为人类未来牺牲的两位英雄献上最崇高的敬意。

1919年12月20日 来自摩德曼斯的男宇航员——坡奇列尔·格加驾驶着世界上第一艘载人航天器“日出”一号。在尝试进入太空时的400公里前遭遇“黑色事故”牺牲。

1920年4月12日 来自摩德曼斯的女宇航员——涅尔科娃驾驶着第二艘载人航天器“日出”二号。同样在400公里前遭遇“黑色事故”牺牲。

黑色事故 宇航员浑身出现黑色斑点,七窍流出黑色不明液体,浑身抽搐。火箭及航天器表面也出现不明黑色斑点,并迅速扩散到整体。最终引发不明原因的剧烈爆炸,没有任何残骸掉落。

在排查技术原因后,再次发射后遭遇了第二次黑色事故。但人造卫星却能安全通过400公里的界限,因此各国暂时停止载人航天。

在此次的飞行之中,所谓圣晶的使用,在飞船表面形成的膜就消除了黑色事故的发生。人类是生活在行星上的生命,无法前往太空之中生存。因此,需要使用行星的生命为基础创造出人类得以在太空中生活的环境,人类才能借此进入太空。

赤星 稻的幸存。意味着人类终于走出了摇篮,迈出了前行的第一步。一股无形的火焰在全人类的心中燃烧,并将彼此连接。

这也证明了艾森格叶泽特是对的,只有当死亡的恐惧降临到每一位人类的头上时,人类才能够自发的、真正的团结起来。

从载人航天成功的那一刻起,桑俄斯与死神的拉锯战也随之开始了,一个无形的倒计时在宇宙深空中闪烁。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会挥下,也许明天,也许后天,最多一百年,这颗美丽行星将不复存在。

“在这空旷得可怕的宇宙之中,已经不知道有多少视线正在死死地盯着我们了,更可怕的是:死神之手也许正朝这里伸来。我深爱的家啊,我要如何才能守护你。请再给我们一些时间吧!”

“当然,哪怕最后的命运依然是毁灭。我们也会坦然接受,至少我们看到了星星。在未来,我们也将成为众多繁星中的一颗。守墓,并指引前路。”

“愿终有一日,我们能在星空的彼端相见。”

东方小莫

东方小莫

始终热爱创作,始终热爱幻想。以文字筑桥,直抵繁星。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新
最旧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上官轩清
2023年12月26日 下午8:03

好耶

Zhaarbc
2023年12月24日 下午8:46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