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 - 10 的11 搜索结果

一场秘密的会议

一个罕见的会议室里,陆陆续续地进来了一些人,有的穿着白袍,有的挂着斗蓬,还有的穿着随意的便服在会议室的方形会议桌的一边坐下

他就是厄尔科斯第一王国的国王——琼斯,其实琼斯不怎么喜欢平常在朝时穿的衬衫和斗篷结合的标准国王装束,而坐在他的对面就是穿着一身标准国王装束的德瑞斯帝国元首——奥瑞卢斯

会议室窗户外面依然是阴沉沉的天空,当最后一个人进来回忆室后打开了会议室的灯后,会议室瞬间像前一阵子世界经历的皙白般光亮起来

最后一个进来的是一名非常年轻但又挂着许多饰品的女生,她还推着一位浑身缠满绑带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的人,光从他的穿着病服条纹而且十分宽厚的大衣分辨不出他的性别以及他的体型

她们就是厄尔科斯教的教主——紫苑,以及厄尔科斯教信徒国的国王——玻利亚…… 继续阅读 “一场秘密的会议”

静寂

pid : 69371129

写在前面:

pid : 69371129

本文原是RPG剧情,所以准备了3个结局:

​part1 -> latia1 -> end1

part2 -> latia2 -> end2

part3 -> latia3 -> end3

======================正文======================

昏暗的树影映入眼眶,黑色与白色雪花般地构成不匀称的映像,脑海中意识到那是波涛汹涌的海浪。
我发现自己睁开着眼睛,但是看到的零零碎碎的颜色总是不能连成一副完整的画面。
融于土壤的大树是长在山丘上,山丘下是躺着睡着的自己,但是山丘的上面是与天际一样忽明忽暗的海浪。
无论怎么想,这个画面都不可能构成逻辑,还在躺着的我却发现身体动不了。…… 继续阅读 “静寂”

狐国路

位置:南武地区 – 天室市 环岛路片区 环岛北路狐国路

历史:狐国路是因一位少女的故事而著名: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h5411Q7Vf

交通:狐国路出入口只有环岛北路,片区有两个地铁站,为14号线的狐国路站和水下站

地理:环岛北路是河沙冲积形成的平原,南近港湾区,北至花圃市区,东部是一片花野,是南门古宫外延的遗迹区,西部是即将开发的悬空城和悬空港地区

【静寂】leimu

不知什么时候在文创部听到有人说,居然也有公寓住户因为洗澡声,移动桌子声就骂人太吵的,那时候我住在万籁俱寂的酒店,我想,能听到一丝人类的声音,即使是吵架也是挺幸福的

堇青是静寂篇本篇重要npc,又一个主线没出来,支线先出来系列。

->->->->->->->->->->->->->->->->->->->->->
关于一些天象:
静寂季,每到本星公转到第二太阳的背后,本星就会进去静寂季,时长4-16年(幸运的人嗑药睡几年就过去了)
静寂季的特征是,规模异常庞大的大暴雨,暴雨导致直接淹没一些低洼平原,比如故事中所在的南郊野(云泉平原),当然也会有停雨的时候…… 继续阅读 “【静寂】leimu”

【厄尔科斯】心里掌控

前一阵子母亲节,我首先想起的是文中的这位母亲
尽管她没有出现在主线故事的任何一个情节。
纤云这位角色,属于远二传的初期角色,描写起来,很多地方都很写实的,
关于她的故事,可能就只有这篇文章了,(然后安迪亚、真还有赫赫她们,其实是主线人物)
她的一些故事片段,也是我个人的真实记忆,总的来说,就是没有太过刻意刻画她的形象
————一些人物名字
意译:纤云
本名:ame wuia (纤细的云朵)
昵称:ameu(阿喵呜)

意译:鹤开
本名:hoho pp. (鹤,进行式->)
昵称:hoho(赫赫)
————一些人文
花:
沙加花:soj hasa
能通过改变自身的颜色反应周边情感的花
桅香花:lolan hasa
能引诱他人,使人致幻的花…… 继续阅读 “【厄尔科斯】心里掌控”

伪春菜人格配布 白崎未散

来自《虚之少女》、《天之少女》的白崎未散,现在是akas《森林研究会》的设定窗口,
未散一直在akas电脑上的说,起码有两年以上了,大概这个是version2?
第一个未散人格用的是《虚之少女》素材,现在是用《天之少女》素材
反正都一样啦(akas也好想有自己的立绘,呜呜

森研最初设定也是在两年前,
很多角色设定放在今天的苑延路计划上都是失败的,
现在加以修改了一下,
故事主线没有改动,
这个是《森林研究会》的先行版,
也是个普普通通的设定集,
里面的短篇故事(指一章200字8句话,笑)还不能当做小说放出来,
以前akas想过要把森研写成长篇的,因为涉及的角色很多,但是现在看来算了

写设定集中角色的故事,必定会舍弃一些设定加以逻辑…… 继续阅读 “伪春菜人格配布 白崎未散”

传承 ~usen~

于她之丘长眠 ~felia nai oka~

提起不轻不重的行李箱来到这片宁静的草原
微睡的清风拂起纤细的发梢
虽然对不起自己的故乡,只身一人离开那泛黄的沟壑
无数前辈的话随着风的呼啸涌进耳朵

曾经繁荣的城池中,有着更多像繁花一样的alia
人们热衷武术、热衷剑术
为了守护这片窄小而容纳一切的黄土
人们愿意花费数百年的时间修炼一门到达人类极限的绝技

像水晶一样透亮无比的结晶跨越历史、跨越空间
“kasasaki也来一起学吧,让人引以为豪的零闪绝技”
“今天也是kasasaki来看护吗,大小姐真幸福呢”
“kasasaki好可爱~好想抱回家~”
“只要……不是这副身躯就可以获胜了……”

像祭坛一样神圣庄严的武斗场上面是片澄澈的天空…… 继续阅读 “传承 ~usen~”

深白

写在前面:

深白是星空市二号线的一个地铁站名,意译有两种:一是papanasala或者seiaiuki,泪雪花,飘雪花,石蒜科雪花莲,花语:希望,生命力强,勇往直前的力量,二是白色的深处kukaufais,也是地铁的站名,纯粹地形容白色的深处还是白色的这种迷茫感,文中多处出现的“深白”具体意思围绕上面两种解释

深白的地理位置

具体地点:厄尔科斯第一王国南武特别地区,望海市海雾山南段深白

星空市二号线深白站

深白 ~kukaufais~ (白之森)


把一个地铁站建在荒山野岭是什么概念?
时速不到100公里的地下轨道列车开出繁华嘈杂的大都市向着大山深处的深处前进,如果说是为了方便两座城市之间的交通来往。
这座城市,全球最繁荣的大都市——星空城完全有理由可以选择时速100公里以上的城际动车,至少繁荣程度仅次于星空市的彩霞港,皇都都选择了它。…… 继续阅读 “深白”

纯黑的牺牲

~sueia qonqai fuula~

图文无关

“快点下来,姐姐接着你哟”
在熙攘的人群中她挣扎开保安的阻拦,向着一座起码有三十层高的大楼楼顶喊到,同时在摊开双手表示真的想接住的意思。
楼顶上的少女伫立在没有护栏的楼沿,虽然穿着华丽的衣服,但是她却单薄得只要一丝微风吹动便能把她吹到高楼大厦中的缝隙间,然后跌落地面……落到想要接住自己的姐姐身旁。
姐姐的出现却让她停下了哭泣,或者是说忘记了哭泣。
眼前只有清秀而干净的姐姐挤到人群的最前面。
为什么……
明明想轻生的少女心中顿时产生了许多疑问,但是又忘记了思考的内容。
楼下早已堆满的人群,除了她会露出灿烂的微笑外,她身后的保安以及看热闹的人却像集市般,渐渐远离自己的视野,变成一个无法理解的世界。…… 继续阅读 “纯黑的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