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 - 10 的16 搜索结果

闪烁的白地

原文:点此链接

以梵地方地理图示

瑟林(Serim)以东有两座巨大岛屿,分别叫做白至野(Evecc)和静原(Salách)。这两座大岛周围分布着许多群岛,向西南一直延伸到大陆南侧。而东北方是另一些分散的小岛,它们如同一条珍珠项链,连接到极东之地阿尔凯奴(Ar Chénub)。

白至野和静原一起统称以梵(Ivanc),名字来自远古时期居住在这片土地的民族以梵人。人们通常称白至野为本岛,静原为东岛。以梵地方东临风渡之海(Harmataís),西接晴山之海(Izalom),南靠具之海(Occar)。而白至野和静原之间的,叫做静海(Ion)。

白至野中部有一座山脉,名叫岩黯风崖(Cotonae)。北部是一片

…… 继续阅读 “闪烁的白地”

热带之雪

古央地(Ir Hebo)的平原向北望去,天边的夜夜山脉(Lamís Ígea)高耸入云。最近一段日子,夜夜山脉总是被那些浓厚的白云笼罩,以至于在山顶都留下了云的颜色。

我来到第三座霝坛,眺望山下:平原一直延续到蔚蓝的大海。山上不知为何被白色的晶体覆盖,气温也明显下降了许多。

从这往西北航行至第十五次Arva升起的方向,能够到达一个叫做静原(Salách)的地方。他们把这白色颗粒称为“雪”。这样发音的事物在我们的语言中并不存在。为了消除人们的恐惧,我必须把这个词借过来。

虽然解释起来很困难,但只要见过一次,大概就能明白“雪”是什么样的东西。

名为“雪”的白色颗粒在空中纷纷飘荡。它们匆匆飞过羸弱的太阳,…… 继续阅读 “热带之雪”

睡眠的恐惧

在阿尔凯奴的南部,有片海滨叫做伊兰(Iránn)。许多巨大的方形结构静静地散布在海岸线上。贤者特雷(Tleíg)曾造访此地。

梦境是现实的里侧。睡眠则是一种仪式,引导人们进入隐世。灵魂穿越天海的水面,在无垠的梦境中游走。

然而,旅人在梦境中进入死亡。

他游离于现实之外,又漂浮在遥远的天海之底。海面的倒影,宁静得如同初夏的蝉蜕。旅人在睡梦中经历的旅途,却又像被夜风吹起的波纹一般,逐渐扭曲变形。

他沉入水下,又缓缓上浮。水面愈发靠近,旅人破碎的脸庞便愈发清晰。随之而来的巨大的恐惧,连同形态怪异的生物一起,被遗弃在了幽深的远古海洋。

旅人又想起了伊兰的那些巨大方块。他未曾进入那些不知多么古老的造物,却也分不清…… 继续阅读 “睡眠的恐惧”

远与近

春夏之交的时候,我跟随老大哥前往银山野(Acheb)采集石之花(Léisc)。在原野的另一头,石之花在明媚的阳光下闪烁着光芒。

于是我说:那边有石之花。

老大哥伫立在原地,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眺望着原野的那边:

我曾在离这静原(Salách)没有多远的东方,在风渡之海(Harmataís)另一头的土地上生活过一段时间,那里生活着瞳野人(Gupetḥi),他们把那片土地叫做铃之原(Derin)。在他们的语言中,似乎有很多“远”和“近”。

我问老大哥:比如说,远处第五个山丘右边的石头,怎么说呢?

老大哥说:‘qled ad uḥex’,这里面的‘ad uḥex’,说的就是离我们比较远的地方。

而‘qtsi w …… 继续阅读 “远与近”

深林鸟会

阿尔凯奴(Ar Chénub)的极尽头,有一个国,名叫知知地(Ar Thoíscan),在知知地的西北方,有一片阴暗的树林,它被知知地诸民称为夏神境(Mánocha)。

没有人记得这片树林的历史,早在自西方渡来的牧云人(ibi Ézude)在此定居的时候,它就已经伫立在大地之上了。

知知地荒凉的西北方人迹罕至,唯有夏神境给这里带来了一点点生机。然而,知知地诸民中流传着一个说法:所有进入夏神境的人,都没能回来。至于他们是回不来了,还是不想回来,我说不清楚。尽管有如此“禁忌”,总有人想要一探究竟:这片犹如盛夏般的树林深处,究竟有着怎样的秘密。

天深地(Bidhech)的卡莲姗娜(Cathrenséan…… 继续阅读 “深林鸟会”

雨之国

阿山所延伸出的山脉包围的地方,有一个几乎任何时候都在下雨的国度,贤者布理诺费(Brig nó·Faí)曾造访此地。这样的国按理说是不应该存在的,因为要不了一个星期,这鬼地方就该化成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湖了。可阿尔凯奴就是这么一片神奇的大地,容得下海诺人最为疯狂的幻想。

雨之国拥有种类繁多的雨,至少在当地居民们看来。他们能够察觉雨中最为细小的情感,这让他们的生活显得不那么无聊,因为一个雨国之民可以在这种似乎无尽的循环中欣赏到不断涌动的雨。最为常见且持续时间最多的,是绵绵细雨。雨国之民把它叫做絮雨,就像花絮从一无所有的空中轻轻飘落,这是最让人感到平静的雨。另外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暴雨,无数豆大的雨点…… 继续阅读 “雨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