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提斯大陆西端地图(西元1100年左右)

大约西元1100年左右的密提斯大陆西部,主要的势力为(大)塞伦;小塞伦,加朗斯,贝洛兰,两埃斯特拉希和埃韦里亚。与东方的图雷格王国的战争将贯穿此后的整个历史。但图雷格人会被永久地阻挡在山脉以东,面对加朗斯王国时这些主要势力大多将要遭到分裂或被吞并的命运。
该地图的汉语标记版

异乡的旅人,歌拉赫(二)

随着船身靠岸发出的沉闷声响,二人终于踏上了熟悉的土地。白色的天光将沙子照得晶莹耀眼。

阿卡夏本想径直穿越南边境森林,回到暖木之森的居所继续原先的工作,未行几步却被蹲倒在地的人偶一把扯住了脚踝。

“那么急干嘛!腿都要累断了!”人偶脱下长袜指了指自己腿部伤痕累累的球形关节,使劲憋出一副并非玩笑话般的表情,可在阿卡夏眼里却只有一股小孩子向父母诉苦般的滑稽。

话虽如此,这副木头与皮革为主的身躯经不起折腾却也是真的——在阴冷黑暗的岛屿上停留一整个季节,又立刻直面纳古列季湿热的海风,即使是再牢固的机械结构也不会毫发无损。阿卡夏的意识中枢闪过那几次差点让人偶“报废”的事故,便退了脚步。

“腿伸直,别乱动。”她对躺在…… 继续阅读 “异乡的旅人,歌拉赫(二)”

深白

写在前面:

深白是星空市二号线的一个地铁站名,意译有两种:一是papanasala或者seiaiuki,泪雪花,飘雪花,石蒜科雪花莲,花语:希望,生命力强,勇往直前的力量,二是白色的深处kukaufais,也是地铁的站名,纯粹地形容白色的深处还是白色的这种迷茫感,文中多处出现的“深白”具体意思围绕上面两种解释

深白的地理位置

具体地点:厄尔科斯第一王国南武特别地区,望海市海雾山南段深白

星空市二号线深白站

深白 ~kukaufais~ (白之森)


把一个地铁站建在荒山野岭是什么概念?
时速不到100公里的地下轨道列车开出繁华嘈杂的大都市向着大山深处的深处前进,如果说是为了方便两座城市之间的交通来往。
这座城市,…… 继续阅读 “深白”

纯黑的牺牲

~sueia qonqai fuula~

图文无关

“快点下来,姐姐接着你哟”
在熙攘的人群中她挣扎开保安的阻拦,向着一座起码有三十层高的大楼楼顶喊到,同时在摊开双手表示真的想接住的意思。
楼顶上的少女伫立在没有护栏的楼沿,虽然穿着华丽的衣服,但是她却单薄得只要一丝微风吹动便能把她吹到高楼大厦中的缝隙间,然后跌落地面……落到想要接住自己的姐姐身旁。
姐姐的出现却让她停下了哭泣,或者是说忘记了哭泣。
眼前只有清秀而干净的姐姐挤到人群的最前面。
为什么……
明明想轻生的少女心中顿时产生了许多疑问,但是又忘记了思考的内容。
楼下早已堆满的人群,除了她会露出灿烂的微笑外,她身后的保安以及看热闹的人却像集市般,渐渐远离自…… 继续阅读 “纯黑的牺牲”

黑魔术师的骑士谭序文

索科隆的前言

在安德莱昂和格拉岑山脉之间遍布丘陵的朗什地区一带流传着许多奇异的传说,主人公要么穿越他第一次见到的大洋披荆斩棘来到千里之外的大塞伦王国或者名义上的艾特里亚(Etria)王国——那里实际上早已分裂成费伦蒂诺(Felentino),纳尔西亚(Narcia),普伦方丹(Plenfontani),泰尔玛(Terma),卡普里亚(Capuria),阿维托(Avetto),波瓦里亚(Bovalia),阿尔卡(Arca)等众多大大小小的公爵领和共和国。但这次我记载的故事可能是最为离奇的。

两两百年前的名门望族,一个是卡普里亚王国下属的塔拉莫伯爵家族,另一个则是卡提亚帝国在朗什作为统治者分封的韦森家…… 继续阅读 “黑魔术师的骑士谭序文”

异乡的旅人,歌拉赫(一)

在亚夜花园大陆的西南角,一条乳白色的沙岸一面朝向茂密的南边境森林,一面浸没在一望无际的荧海里。深蓝色的远景总给人留下寂静的印象,但过往的旅人却说,这片沙滩时常飘荡着遥远生灵的轻唤。在夜晚,那些陌生的音节与被淡蓝色荧光海藻点缀的潮水一同涌上这片土地 ,仿佛是某些古老而又厚重的情感全都降临了。

而此时此刻,就像无数个已经过去的晨曦一样,天海日(Vain)的暮光轻抚水面,地平线尽头的天语岛(Ido Sota)在薄雾中露出朦胧的轮廓。阿卡夏与人偶也正搭乘木舟从此处返回亚夜花园,结束她们为期一整个维瓦季(Vieva)极夜的旅行。二人的神情似乎都有些疲惫,无暇顾及眼前的美景。

趁着久违的闲暇,身穿古…… 继续阅读 “异乡的旅人,歌拉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