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山(Aa)东北边有一个国叫深分(Inlai)。贤者絮银(Caiomaer)在此地游历。

一只美丽的小鸟落在肩头,我便问深分之民,这个动物怎么称呼,他们说这是qebil。

远处的花林中飞出几只鸟儿,我便告诉深分人,qebil飞向天空。可他们说那不是qebil,而是rḳuts。

我指认了十种显然不同的鸟,深分人就说了十个不同的单词,好像在他们的语言里,不存在“鸟”这个抽象的概念。

于是我告诉他们,在我们的语言里,这样的会飞的动物统统称做toca。

他们反问我,那么aġorb(一种不会飞的鸟)和ṭālq(一种蝙蝠)又能叫toca [toka]吗?我解释说aġorb虽然现在不会飞,但是它们在远古时期曾经能够飞翔于天空,不过为了适应环境逐渐变得不飞了。而ṭālq虽然会飞,但它们是不会生蛋的。

深分之民听完觉得难以接受,这和他们一贯以来的思维方式相差很大,于是我反过来问他们,如果这只tkén(另一种鸟)和那只tkén的颜色不同,那么谁才是tkén呢?对于tkén来说有没有一个标准的颜色呢?深分人略加思索,说,好!那么我们就采用你们语言里的这些称呼,把那些会飞的且会生蛋的都叫做toka吧!

cathamos

cathamos

Ibelí|游荡者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