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山所延伸出的山脉包围的地方,有一个几乎任何时候都在下雨的国度,贤者布理诺费(Brig nó·Faí)曾造访此地。这样的国按理说是不应该存在的,因为要不了一个星期,这鬼地方就该化成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湖了。可阿尔凯奴就是这么一片神奇的大地,容得下海诺人最为疯狂的幻想。

雨之国拥有种类繁多的雨,至少在当地居民们看来。他们能够察觉雨中最为细小的情感,这让他们的生活显得不那么无聊,因为一个雨国之民可以在这种似乎无尽的循环中欣赏到不断涌动的雨。最为常见且持续时间最多的,是绵绵细雨。雨国之民把它叫做絮雨,就像花絮从一无所有的空中轻轻飘落,这是最让人感到平静的雨。另外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暴雨,无数豆大的雨点倾泻而下,轰入雨之国的每一寸土地,雨幕把景色刷成一片模糊的白色。雨声由呢喃转变为怒吼,抑或是呻吟。而在短暂的狂暴之后,雨又回到了它平时的模样。

由于受到这种细腻感情的干扰,以及雨本身的倾向,雨国之民不可避免地带着一些忧郁的气质。只有在夜里,当昏黄的灯光把夜雨烧出令人难忘的痕迹的时候,雨国之民才能感受到些许激动。他们常常盯着雨灯火——在夜雨中不断起舞的小精灵,忘记了时间,以至于不小心看了一整夜。

雨之国的城镇里,所有的房屋,街道都以通道互相连接,不断缠绕交错。从任何一栋房子出发,这些通道最后都能织成一张精巧的网:它们将雨国之民的生活安排得稳稳当当。有些通道完全封闭;有些则类似走廊,两边装有扶手。有些通道首尾相连,形成一个让人怜爱的闭环;有些则有头无尾,向着久雨的土地张开大口。虽然这些通道各不相同,但它们都无一例外地拥有一个屋顶——谁都不想傻站在雨里看着自己浑身湿透,冷得瑟瑟发抖。

屋顶是极其重要的东西。雨之国的房子都是尖顶,角度倾斜到令人惊恐的地步。看上去,雨国之民是为了让那无时无刻不倾泻而下的雨水更快地流入他们在房屋与街道间挖出的无数交错的沟渠——这亦是雨之国城镇的一个鲜明特色。然而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那些害人担惊受怕的黑色尖顶,究竟是为了成为雨滴们的高速通路而被建造出来的,还是先民们的趣味本就如此:并且这样尖锐的结构不小心刺破了天海的底,让这本该少雨的土地沦为了泽国。

是的,修建如此尖顶也许是一种古老的宗教仪式。雨国之民不分昼夜和雨相处,对于那更重要的天体,太阳,却没什么好感。他们坚信太阳是一种魔物,因为它会将每个胆敢直视它的人的眼睛灼瞎,让他永远无法欣赏模糊在雨幕中的远山和森林。当他们听说在其他的国,雨只是众多天气中的一种时,纷纷露出了无比惊讶的表情。日夜和雨相伴的雨国之民根本无法想象,那令人安心的沙沙的雨的呢喃,若是转变为一片深刻的寂静,将会如何逼疯他们。他们也无法想象,没有夹杂雨滴的风儿,将会怎样吹拂,没有乌云和沉雷笼罩的天空,又将会呈现怎样的颜色。更别提太阳所射出的刺眼天光,他们都不想听到“太阳”这个词!

可是,没有太阳,他们吃什么呢?他们如何晒干洗好的衣服呢?这似乎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秘密,他们所有人都对此闭口不谈。根据贤者的记载,在城镇中心的大房子里,有一个房间,里面无比干燥且充满光亮,雨国之民就是在那晾晒他们的衣服和种植他们的食物的。然而并没有人亲自确认过房间的真实性,雨国之民又绝不向外人提起,这事就成了一个谜。

cathamos

cathamos

Ibelí|游荡者

推荐文章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