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夜花园的故事·流云记·约奈季

随我飞去边境森林入夜的云鸟去世了。

她翅膀一僵,将那身躯沉重地抛在余晖的五角平原上。乳白色的花香扑腾在脏乱的羽毛间。

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滩枯黄的麦草,被一位夏格的农夫遗忘于此一百多年。腐烂殆尽的叶脉被岁月温柔地覆以青苔,仿佛里面驻留过的生命从未真正离去。连匆忙的旅者也会停下来怀念——应当还是有人怀念的。来与去的界限模糊在时间的刻度上。

而道别了天空的鸟儿啊,我该就此离开,还是去捧起你冰凉的身躯,就像回乡的旅人捧起同伴的遗物?你最后的心愿是什么?是将它埋进风雪岭的冰川,还是浇灌上克鲁尔火山炽热的熔岩?为你实现心愿的我,能离你所在的世界更近吗,还是依旧遥远得像你沉默的影子一样?

片刻间,星屑的落雨不约而至,明亮的尘末铺盖天空。草野上游荡起幽蓝的魂灵。舔舐晨露的松鼠,泥土地上戏水的海鱼,古代的鸟儿也凑近了同伴的尸体,等待一个崭新的时刻。细微的喧闹穿梭在草丛间。 而天穹中央,五角天体的刻度归于原位——从远方飘来寂静的钟声。那些魂灵仰起头,朝着云岭的方向飞去,消失在了天空的尽头。

又一个六季的轮回结束了,这次是五百一十二天。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愿你在此寻到光辉。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