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1 层层梦境 九

我和Maki姐赶紧逃出了这一片空地,就看后面一排金箭已经直冲过来,——Maki姐伸出她的锯子来,向天空一划,它们瞬间断成两截。吁,赶紧到那个房子,对,就是最右边那个L形的房子后面。我往回看了看,Dymole已经彻底被干草与箭簇淹没……你们快点啊,星环!晴天娃娃呢!!游丝!

这一波攻击过去了。那个金边风衣缓缓站到木质屋顶,发出轻轻一点儿“吱”的木头老化声音。他是如此的轻,皮靴子走路没有声音,不需要庞大的翅膀,照样能飞起来。星环待在左边的墙后面,闪电项链正在计算轨道;一束光射出来——星环,别,现在——Robert很容易就躲过了暗影束的封锁,可是这暗影束错过以后,突然拐了个尖锐的一百八十度大折角,回射回来,接着在空中又折了个角,再折一个,不对,光线为什么可以折来折去??!星环你有这个招数?!!他也是一脸惊奇的啊。暗影束在空中折成了一个不断旋转的圆网架,把Robert围在中间了,——这时候我才发现我面前的一片干草的方向不大对,为什么就像建模建崩了一样,和那光线一样折了一个尖锐的角度,向下去了?!一会儿听见一个混响:“你们走吧,我来对付他!”

谁?楚拉伊?

我站起来一看,整个地面成了一个大圆洞,不是被轰炸过,而是空间卷曲!洞里那些阴光都汇聚了,成了一个蓝光区域,可是光源的旁边,所有物体都是黑色的。楚拉伊站在一个奇怪的空间位置,一伸手,整个空间就像个万花筒一样,到处都是他伸出的那只手。楚拉伊怎么来这儿来了啊,我们基地可是没人了啊,赶紧回去吧,我们赶紧钻进飞机里,升空,看着队友的飞机变成两束蓝色光,打开发动机冲出了这片恐怖之地。

等会儿,Dymole,她怎么办??等会儿!飞回去飞回去,不能扔掉她啊,虽然已经死掉了,但是……在哪儿呢?在这儿,身上还插着好几支箭……轻轻的抱起她来,送上飞机后面。她背后有怎样的故事,甚至都没来得及和我们交流,永远成为卡贡季城里最谜一般的存在了!

我们,几颗拉着长长的发光的蓝色尾巴的小玻璃球,进了基地,没有事儿,什么都没发生。“你们怎么回来了?”一进楼,绒芯波雅就问了。

“楚拉伊在与他对战。”“楚拉伊?!他自己去了?!……‘他’是谁?”“Robert!”“啊?!不行,我要去,他自己一个人,不行的,我要过去,”“别别,——”“我感觉他能应付得了。”“那也不行!”

“等下!”

靠边缘的墙的位置不明不白的折叠了,然后一个棕头发的人从形成的缺口里进来了。墙上的表,十二点整。

“楚拉伊?!”

“Robert消失了,走了。”

“被你打跑了?”

“那当然——!”

楚拉伊又开始逞强,以他Robert的出场,不会这么轻易就被“打跑”的——不对,假设Toe已经死了,虽然我都不信这假设,那么Robert就是整个泛系基地最厉害的人,这个坐在同心圆城市最中间的大厦的宝座上的人,不会这么容易落荒而逃。我明显地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至少,Robert出现以后的一系列战斗太轻巧,不,应该是奇怪,Robert出场时的箭术仅仅是他能力的冰山一角。游丝和上接线的单挑就是一系列挑衅的借口,到最后明明是混战;如果只像是我们最初想的那样,那我和Maki姐刚开始过去的时候,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很明显他们最终引出的是Robert。不,这一层还有Al,还有龙卷风,还有那魂儿一般的Toe,那——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害怕!不行。还有,Dymole你不应该站在那里的!!今天晚上再一次不敢睡觉了。

熬到凌晨两点。从屋子里出去,我又看着Maki姐滑手机了。她也没睡觉啊,我再往下看,大厅的灯关着,但是明明有许许多多的小灯亮着。

走到一个犄角旮旯的地方,我正好能看着Maki姐的手机屏幕。她在干什么呢?不行,转子你不能这样,……我还是去瞥了两眼,看到三个拉丁字母拼成的单词:Katha,Dai和Conslex。

他们,Maki姐在我那层待着的的朋友。不对,我记得四个人来着……其他的话,我没有瞅到。她换了一件新的衣服,与原来那个长得不是很一样,但是都是浅木纹色加上红色条的那种,还有黑白装饰,反正我感觉啊,这个颜色好看极了。帽子上的也给擦了,头发、身上都清理过了。我倒是没有注意她什么时候完成的这些复杂的操作。

十二点十五。嗬,这十五分钟真漫长。

不就是个Al和Robert吗,像两个大影子似的整天压在心头。话说你晴天娃娃们今天晚上好像没大有什么作用——好吧,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去前线,也许是帮星环他们看看后方的情况去了。他们都没有受伤吧。应该都没有。我现在还不知道我被后面那个人捅了多深的伤痕,有没有伤到义肢和皮肉的交界处,被Nico修复了以后,总感觉左胳膊不像以前那样灵敏了。或许是要进行更深层次的修补才行吧。也不知道Maki姐是不是被那几个可恶的人伤的很厉害,Nico可是在她跟前忙活了好一阵子,都怪我啊,竟然让她过来救我,转子你真是——没用。不行,以后绝对不行!上次你也这么说,算了吧你,承认自己不如Maki姐厉害,连你的人你都保护不好,你还配拥有她吗转子?!真的,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我就算是死了也要——你要活着保护她啊。你死了以后她自己一个人怎么办?麻烦的事情啊。谁让我认识了这么一个刀山火海都敢趟的女孩儿,我都有些跟不上了。我想去问问她你现在如何,愈合了以后又有没有问题,可是她又不喜欢跟我说,算了,别问了。试图站起来来回走了走。左胳膊仍不好使,我以为刚才坐坐的,给坐麻了,但是机械会出这个问题?以前,我可是敢把自己拆开修理的,被绒芯波雅训了一顿,告诉我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后来就一直没有。唉,枉费了一手手艺。

这种夜深人静,禁不住我胡思乱想了,结果又想起这几个月重重的事情。趁他们还在,多多认识他们去。风舞,神物子江,Dymole,包括我层的那几个我上来之前经历死亡的人,我的同层人啊,我对他们的了解又有多少啊……等到一切都埋藏进了地下,再去掘地三尺,找寻他们生活的痕迹,岂不太晚了。好吧,我不是最极端的,索奇吉娜是最极端的,但是她有她情况,她可能不会中文,要交流起来恐怕也是费劲。

千思万想,还是给她说了吧。

“Maki姐,这次是我的失误。以后我,不会给你机会来救我的——”

“啊?……转子你说什么啊,没有事的,我没有怪到你身上啊……”

这倒让我下一步不知道该说啥了。

“打仗啊……这种事情说不准的。话说,看来我要眯一会儿了,这样通宵的话对第二天的精神影响还是很大的。”

那好吧,晚安——Bon nocte。我回屋子里去了。

“稍等,”Maki姐突然叫住我,“我也去你那里吧。”

咦?这个时候……

她来到我的屋子门口。门口有一个鞋子清洁机,她在那里站了一会儿,直接走了进来。“我可以在你这里睡觉吗?”“当然啦。”我说。“你不睡吗?”“过一会儿吧。”

“不要总胡思乱想啦。”她说。我给她拿了一块很软和、很干净的垫子,铺在地上,又连上打气筒按两下,枕头的形状出现在一端。她躺在上面,一如当时我在她的乐器间里那样。不同的是,这个充气垫子是带热度的。她入睡很快,睡着以后,没有一丁点儿声音,只有头发与侧卧的胸口随着呼吸的起伏。我把大灯都关掉,只留窗边的微灯,并且遮光板打开得很大,生怕打扰到她。我睡不着,等啊等,到两点,三点。那两个人没有来。但是我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好。做一个机械、画幅画,没有精力,即使有,怕是这几个小时又不够,又会打扰到她。

回去翻卡贡季城的历史去了,这种东西应该有点意思吧。

外面是黑色的,完全黑色的。戒严了,全城闭灯。只有我在卡贡季的这小屋里,暖黄色的光线笼罩着我。我蹑手蹑脚地走到书柜前面,蹲下——存放这些资料的地方很矮——拿出这些资料。结果一摞纸拿起来,露出一个熟悉又奇怪的照片,——这是三年前刚进卡贡季城的我!那种特别板的全身四面标准照!

回忆突然就出现了。

刚进卡贡季城。想想已经三年了。还有合照,你看,风舞,神物子江,都在。

我把这些东西都拿到灯光前,照片向前翻,直到翻到这系列的第一张,一共有几十张这样的标准照,其中最前面七八张格式不一样,并且显得很旧了——那不是照片,是两张用像手机贴膜一样的非常透明的透明纸两边保护好了的素描画,哇,就像是照片一样。

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时候绒芯波雅还没有现在的呆毛笔,也不是现在的长相。楚拉伊变化不是很大,只不过之前更青涩一些。后面的六张这样的是卡贡季城一代,我见都没见过的——哦,这个紫头发的Luis是发明简语的——并且那时候就有奇怪的物种,像这个叫结世何方的总是带着悬空的三角形物体的好像是妹子又不太像本层人的人员。往后翻,哇,塔腊乌,这个身材比较胖、又高又壮的,原来他就是曾经我这个房间的主人啊。力气一定很大。后面是——上接线?她曾经是卡贡季城?哦——好像游丝说过这事儿……记不起来了。照例很多人不认识。

翻下一张的时候,不自觉颤了一下,风舞,已经走了,带着绒球帽子,两只眼没仁子,总是空洞洞的,四肢的末端是一个尖儿,并且十分的柔软。可是没机会玩了。

不要多看,下一张是星环,模样没变,嗯他引荐了我到这里来,要不然我到现在也不可能认识你们的。再后面,晴天娃娃,晴天娃娃,晴天娃娃,晴天娃娃,晴——等会儿,我看看他们的名字。做人工智能的琳流娴是第一个,然后是须若须子间,立塔腊拉米,法斯塔,鹤多。喂,我一开始怎么不知道他们有简称啊!

神物子江。唉。其实是不错的人,只不过平常和她接触的时间还没游丝多,与她面对面也多半在玩游戏。我好像再跟她玩啊。并且要是当初没有她的话,我现在就见不着Maki姐,因为这是她推荐过来的。

不长看,下一张索奇吉娜,原来长这样……

游丝。她的武器已经出了画面。游丝啊,玩得来,但是太高了啊!!得有三个我那样高。

后面是——哇,Maki,终于到你了——拍照的时候一定眼没睁开。我把这张照片抽出来,走到熟睡的Maki姐跟前,反复比对。我看了好长时间啊。

下一张就是我了,后面有几张是新人,都还没写详细信息,只有一张照片印刷了,对了,一般我们都是年底完善资料的,可是你要是再不写的话,……

竟然四点了。天还是死黑,那两个人信号未出现。我又出门,轻轻走到厅上方的走廊位置,底下小灯也星星点点开着,但大多数人七零八落,只有不需要睡觉的五个晴天娃娃还聚在一起活动。这样的啊,我倒是愿意每天都像这样所有人都同框,不要少一个了。

……

终于困了。在这微灯下,我回到屋子里,锁门,躺在地上,躺到她的身边。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