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林多斯的不死王———拉迪斯拉夫·雅达科维奇

传说伊始

自从火神座大流星雨降落到帝国境内,神圣普鲁赛尼斯帝国开始解体,卡林多斯这个原帝国最大的诸侯国很快陷入了内乱,其原因有很多,但最主要的是因为皇帝的横征暴敛,国王瓦夫卡维斯企图在平民的手中填充国库来重建国家,却没想到平民的手中早已拿不出一个铜子,魔法师们也参加了此次叛乱,意图建立一个魔法国。

正所谓乱世出英雄,拉迪斯拉夫便是此时的宫相鲍里斯·雅达科维奇的儿子同时也是一名强大的骑士(帝国晚期宫相基本上由赫瓦特人出任因为他们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他曾经因为迷路在一个神秘的森林中找到了一池清澈的湖水,他喝了一口湖水,感受到了无比充沛的力量,又从旁边的一个岩洞里找到了一套华丽的铠甲,一把华丽的长剑,旁边的岩壁上刻着【不死之中,却无法永生,剑鞘脱落,死亡重回】,回到卡林多斯后拉迪斯拉夫被人看成被神赐福之人,并且着强大的声望成功成为了国王军的首领。

尽管最开始的法师叛军所向披靡,但拉迪斯拉夫凭借其个人的实力以及非凡的指挥才能很快平息了叛乱,而他的父亲在此时又死了,尽管国王再不怎么愿意也只得捏着鼻子承认巴里为波莫斯卡公爵,身居宫相高位。

本来国王只是想以此作为缓兵之计,之后好慢慢除掉拉迪斯拉夫,却没想到拉迪斯拉夫的政治手腕也同样的强大,拉迪斯拉夫很快与其他公爵们结成同盟便开始逐渐减少自己的下属封臣,这样大踏步的改革没有叛乱是不可能的,拉迪斯拉夫的实力可以让他面对一切,架空拉迪斯拉夫的权力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瓦夫卡维斯的手段只好更加激烈一些……

众叛亲离者

战争打响了,以拉迪斯拉夫为首的【公爵联盟】与【国王军】正式开展战斗,国王军奉讨贼之名向,主要盘踞在西方的公爵联盟进攻,千百年来卡林多斯留下来的魔法物品被纷纷使用上,其中在最后一场战争中公爵联盟包围了国王军的首都,在那场战争中甚至包括传说中的【圣约翰第三节趾骨】也被使用,据说后来被拉迪斯拉夫一剑劈断,断裂的那一刹那,圣洁的光芒笼罩了整座战场,从那场战争中活下来的人们不仅没有任何伤口,反而变得力大而聪慧,性格也变得怜悯……

至此,拉迪斯拉夫的改革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他扶持上去了一个傀儡皇帝并以宫相的身份自称,下属封臣的数量在逐渐的减少,自治权也在逐渐的衰落,之后又是长达数年的公爵内战,这名宫相终于站在了这个王国最高的位置,成为了卡林顿斯的实际掌控者。

拉迪斯拉夫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掌控者,他的改革也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可他的内心仿佛总有一块土地没有被填满过,那是对权力的贪欲,那是对于一切的渴望……

他的改革在那个时代并不被人认同,他的亲人,朋友全都不能理解他的行为,正在改革进行的第二年春,他的儿子【克劳·雅达科维奇】出生,据说那天乌云盖顶,天上也在隆隆的响着雷鸣,不时迸发出银白色的电蛇,一副末日般的景象……

不死者终有一死

时间就在一眨眼的功夫下悄悄的溜过了,离改革成功也已经过去了数十年,奇怪的是,拉迪斯拉夫容貌没有任何变化,连一丝银发一个皱纹都没有诞生过,他永远都随身带着那把剑鞘,他变得越来越怕死,心中的贪念也变得越来越大,在他的辅佐下,这个王国不知登上去了多少傀儡般的皇帝,苛捐杂税也不知多征了多少项,而这一切终有终结的时候……

一场盛大的宴会如期准备了,拉迪斯拉夫也预告决定了举行下一场婚礼的日期;王后却万分徬徨,生怕自己也提前成为坟墓中的一堆骸骨,可是王后不敢丝毫声张,只得装着笑脸,迎接着这一场新的婚礼。

这时忽来了一位坎特布雷的主教,为人高尚,担任圣职,便向拉迪斯拉夫说道:“陛下,您在做什么啦?您是不是想先侵犯了神,再轻蔑了自己,还要侮辱了全体的王?您想,人生一辈子只应有一位挚爱,而您如今拥有多少所谓的挚爱呢?”那主教又接着说道:“陛下,请您打消这种念头吧,不然我要燃灼了圣烛,敲起了寺钟,把手按在神像上去诅咒您呀。”拉迪斯拉夫答道:“您就用最凶恶的办法破坏我的事好了,要知道,你今天是要死在这里的。”这位主教又说:“陛下,我凭着良心做事,无所畏惧。”拉迪斯拉夫又说:“你这伪善的牧师,赶快把嘴闭起,如敢再来刺激我,一定要砍下你那脑袋。”然后,主教无可奈何,便在教会的接引下离开此地,采取了最严厉的办法,诅咒了拉迪斯拉夫一顿。同时拉迪斯拉夫也在搜索这位坎特布雷的主教,想把他拏来处死……

也就是那两天,拉迪斯拉夫的怒火冲上了他的心头,他从来没有那么愤怒过,警惕心也降到了最低,有一天当他正走在宫殿的花园里时,他的儿子克劳趁机偷走了他的剑鞘,并佩戴带到了自己的身上,拉迪斯拉夫的身体开始迅速衰老,索性他因为是高级骑士似乎还能够在活一阵,拉迪斯拉夫怒不可遏地说道:“儿子,那你也背叛了我吗?”克劳的回答是一把匕首,以及拉迪斯拉夫那被捅破心脏时流出来的金黄色血液,不死王的传奇在此时落下了帷幕,据说在拉迪斯拉夫斯死时,有两个浑身赤红的魔鬼将他拖下了地狱,永远被困在一个冰湖当中感受着被一万个冤魂撕咬的痛苦……

他的儿子克劳则从此隐居起来,无人知晓剑鞘的下落……

盖俄斯学会御书官——鲁斯特•切尔逊著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