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夜花园的故事·流云记·给远方的歌

一位亚夜人走进繁星点缀的寂静森林,一阵温柔的歌声飘过了,在她耳边轻轻地浮荡着。亚夜人循着歌声在林间徘徊。

在一片晶莹的湖水边亚夜人找到了唱歌的女孩子。她穿着纯白色的纱衣,头发也是银白的,身体四周有一圈淡金色的光芒。

亚夜人问道:“你一直都在唱歌吗?”

“嗯。”女孩回答。她伸出双手,示意亚夜人过来。

亚夜人靠近湖岸想握住女孩的手却什么也触碰不到,重叠进她手心的指尖只能感受到微弱的温热。女孩子的脸上露出悲伤的神情。

“你喜欢这首歌吗?”女孩问亚夜人。她的声音轻得仿佛只在这样的夜晚才能勉强听见。

亚夜人点了点头。

“那我把这首歌教给你。”女孩说,“但你要答应我一个请求。”

“什么样的请求?”亚夜人不想打破方才被歌声渲染的宁静,就也像她那样低声细语。

“等以后再告诉你。”

虽然是有些不讲理的回答,但亚夜人太喜欢女孩唱的歌了,就答应下来。

于是从此以往每一个夜晚,亚夜人都来到这片森林里和女孩学习唱歌。虽然对身世一无所知,但她缥缈的身影和歌声总能驱散亚夜人心中所有的杂念。

那首歌是用亚夜人从未听过的语言演唱的,即使她将音节记录下来拜托部落中的学者,也没有谁可以给出答案。

“歌词的意思是什么?”亚夜人忍不住问女孩子。

“……以后会有人告诉你的。”女孩的脸上又流露出悲伤。

亚夜人能感受到这首歌也是悲伤的,但又不像部落祭祀用的哀歌那样剧烈,而如同是在轻轻呼唤着某个遥远的地方。亚夜人不想让女孩再露出那样的神情,就没有问下去了。

……

几十个夜晚过去了。从一开始一字一句的艰难模仿,到变得能够独立演唱,曾经默默无闻的亚夜人少女不经意间的歌声令所有族人惊讶。

十几个五角年过去了。她已经是所有亚夜人部落中最远近闻名的年轻歌者,甚至在五角平原上举办的新年祭祀都邀请她来扮演艾希塔莉亚,亚夜人神话里黑夜与歌声的女神。

参加祭祀的族人们都在她的歌声里沉醉了,有些甚至会忍不住啜泣。大家说她的歌声像星星和萤火那样温柔。那些旁人无法触及的高音,在她的歌声中却都仿佛是羽丝在夜晚轻轻拨动。

但在亚夜人心中,比这一切都重要的依然是女孩和女孩教会的那首歌。如今的亚夜人已经能与女孩共同甚至交替着演唱歌曲里的乐段了。

但女孩和自己是不同的,她心里明白,自己也许永远也无法拥有她那样的歌声。

看着面前又矮了些许的脑袋和一如十几年前的稚嫩脸庞,亚夜人也不禁伤感起来。但唯独令她欣慰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女孩歌声里的悲伤渐渐淡了,这首歌不再像是对远方凄美的呼唤,而像是对那里的祈福。

在某个繁星点缀的寂静夜晚,亚夜人忽然又想起和女孩的约定,就问她:“那时候你说的请求是什么?”

“以后再告诉你。”女孩笑着说。

那是亚夜人第一次见到女孩的笑容。

……

时间又一年年地过去。

亚夜人注意到女孩身上的光芒越来越淡,身影也越来越朦胧,心中不安起来。

也许是察觉到歌声中逐渐变多的瑕疵,在某个练习结束后的夜晚,女孩忽然对亚夜人说:“其实这首歌还有另外一条旋律,我用它来唱,你用原来的旋律来唱。”

亚夜人点了点头。

于是她们唱呀唱。两条轻柔的旋律时而平行、时而交织,时而又分别。

她们唱呀唱。唱到天都亮了,唱到星星都消失了。

亚夜人看到女孩变成半透明的身体后面映出漆黑一片的森林,终于忍不住恐惧哭了起来。

森林的宁静像玻璃那样碎裂。

女孩子靠近亚夜人身边,用晶莹的指尖拂过她的脸庞。

她轻轻地说:“其实你知道吗?我还有其他的同族……从诞生在这个世界以后,就一直能听到她们的歌声。”

“可她们离这里太远太远了,我的声音又生来太轻,没有办法把歌送到远方让她们听到,所以我从未见过她们的样子,她们也不知道我的存在。”

“在你来之前,我已经把那首歌在好多好多地方唱过了,从来没有得到过回音。后来,又发现自己无法再触碰到什么,这是我们一族将要逝去的征兆。”

“既无法拥有像她们那样明亮的歌声,又无法拥有和她们一样长短的生命,我是错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那个夜晚,我打算在这片森林最后再唱一遍这首歌,然后静悄悄地迎接死亡……这时候你来了。你是第一个回应我的生命,没有你,也许在那个夜晚这个世界就已经没有我的存在了。”

女孩看了一眼自己几乎透明的身体,笑着说:“你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亚夜人努力点了点头。

“等我离开这个世界以后,继续唱那首歌吧。也许某天你会在远方唤来我的族人。那时候就和她们说,在这个世界上曾经活着一位你们的族人,她的歌声那么微弱、生命那么短暂,却依旧唤来了和自己一起唱歌的同伴,幸福地度过了一生。”

“谢谢你,我挚爱的人。”

(完)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愿你在此寻到光辉。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