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2 世界改写 十四

起来的时候是早晨六点四十。从窗户往外看,Sma Norien的日出是另一种颜色的,在这朝阳底下,两个人影在中环公园——一个在这个城市中心绕了个圈的公园,里边有一条环形跑道,这其实就是在我之前注意到的环形公路的内侧——晨跑,不用多加分辨就知道他们是风舞和游丝。他们相当的快,中环的六百米正圆形跑道他们仅用了不到十秒钟就转完了一圈。

我叫醒Maki,洗漱了一番,然后和她一起坐一个长电梯下到最底。这个地方也不能够叫做电梯,实际上是一个直径大约五米的大洞,直探最低处,旁边扒了七八根钢管,我们得进入一个德丽尔式的透明球体交通工具,然后这个球就通过像是磁悬浮一类的动力沿着钢管往下走。后来听Luis说,如果底下的门打开的话也可以从这里直接出城。

这里的餐厅也和生活区的风格不一样,有很浓的蒸汽朋克的感觉。旁边有一种“呜呜”的声音,后来听他们说这就是悬浮发动机的响声。现在就算是最低处也离地面有一百多米的距离。这儿干活的大约都是机器人,有盘状的,可以在空中飞;也有像上回那样很多轮子的。都在忙碌,一片熙熙攘攘。

今天Maki穿了一身很干练的衣服,底下也是裤装,穿了高筒靴,一身黑色。其他的人很多也都换了装备,篍纳里斯好像搞了一身很细的外骨骼,绒芯波雅穿了一身像是蓝地地带的军装;只有最远处的Luis还穿着她的小长裙子……好像宿叶束波和卡莲珊娜也都穿着原来的衣服。

“Hora nos esta parante por age. Ce urbe vade directe a Capa de Gothaya. Esque ule problema esta?(我们现在正在准备行动。这个城市将会直接驶向Gothaya层。大家有什么问题吗?)”Luis从最远那个角落拿着一个屏幕走过来。

现场一片安静。那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我也没什么问题。毕竟这地方得下去才知道有没有问题。

“Ben. Que nos parti!(那好,我们出发!)”

整个城市发生了轻微的震动,随后又缓和下来。我随着大部队到备战室,那有个连着一个超清望远镜头的反应外界的实时屏幕,我看到我们向漏斗驶去,随后重心偏转,跨层了。

Gothaya是个什么鬼地方!我看到剑一般冲天的树木穿透深紫色的云层,它们的身上还闪着粉色的荧光。再往近了看,树干没有一根树叶,而长满了妖艳的巨型花朵——如果它们是花朵的话。它们的花瓣像向日葵籽或者是罗马花椰菜一样排列,像一个个显示屏一样变换着蓝的黄的绿的诡异的色彩与花纹。突然,大树震颤了一下,一个球体一样的东西滚了下来,我仔细一看,更像是二十面体。它的棱角上长满了粉色和橙色相间的的刺,也在变幻色彩。我敢说只要碰撞到一回,我们就会粉身碎骨。

离地还有四千米,Luis已经让我们准备了。我继续盯着那个屏幕。突然,那个二十面体赶紧滚开了——虽然我感觉这个词有点不大恰当,但我觉得特别贴切——后面赶来一个像笼子一样的东西,我后来确定了一下后者是个十二面体,像3DSMAX里那种只有线框的几何体一样,粗壮的棱伸着爪子,在那前面的后面紧追不舍。旁边各种生物都慌忙退散,我看到有球状的,还有锥体的,正方体的,这都是什么生物啊,我感觉我来到了一个凶残的数学王国。

“Quilo meters resta!(还有一千米了!)”

“Solo cin hecto meters resta!(还有五百米了!)”

“APRI LE JANUA!(开门!)”

我紧紧抓住Maki的手,发现左边也有人抓住了我的手。我们先后踩在这满是腐殖质——可能也遍布了毒虫——的土地上。

我忽然发现Maki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是明智的。一些小的飞虫已经向我们扑来,它们甚至都没有扑扇的翅膀,只有一个长长的圆柱体一样的东西伴着一排调节翼四处飞行。它们的降落方式也很有意思,是从身体的八个角各伸出一个触手,哪个触手先沾到表面,哪个触手就变成降落的主要用具。

“转子!”

“哦哦来了!”我找到一块石头跳起来,伸出我身上隐藏的轮子来,并调节成前后各有一个轮子的比较长的形状。Maki坐上来,然后我全速发动了各种发动机,包括Maki给我的那个。

冲出去了以后,突然前面一个大黑影阻挡过来,抬头一看,我们正在直直飞入一个巨大的笼子怪物的笼嘴里!

“啊啊啊啊——”

一阵旋锯声音猛地响了起来,然后就是骨肉断裂的声音。我回过头看,Maki的手臂上已经伸出了所有的武器,其中包括她在无限层就有的大圆锯子。这个笼形怪物被割裂了以后突然解体成好多个三只爪的生物四散奔逃了。我才明白这种怪物都是由好多这种三条腿生物组合而成的。

“转子要注意力集中啊。”从右边的丛林里飞过的小钢珠们对我说。那个肯定是宿叶束波了,他让自己完全解体,像悬浮粒子一般,然后往前以极快速度发射出去。顿时我们前面的这一片区域就被全部清空了,就像很多霰弹枪打过去一样。这些人都开挂了吧。

我们继续往前飞驰,在前后左右又陆续发现了许多这样的怪物——当然也发现了新品种,也都顺利的击败了它们。就在这时,地面突然震动,裂了一道口子!

“小心点我们往边上!”

这地缝里伸出一条连缀着无数树枝一样质感的条状物的大触腕来——我第一眼就想到了分形树状图,可它可不是好惹的,啊啊,向我们劈过来了!!!!

嘭的一声,我觉得我们飞出去了。一秒钟以后,我被用力砸在一棵树的树冠上。我的天哪好险——Maki呢?

“没有事吧,”她从更往上的一个树枝上跳到我这里来。这个地方至少距地面二三十米。我们现在浑身上下都是沙土、树叶和怪物的像水一样的透明血迹。从高空往下看,刚才袭击我们的怪物可能是一株植物,每一条主触手都有十米长,从空中看,它有十条触手,都伸出了地面。我现在有点担心其他成员。他们要是没有我这回的运气的话,很可能因此受伤或者出现生命危险。

“我想到一个计策。我要是这样直接飞下去打中中心的话,应该就杀到它的命脉了。”

“你确定?那我跟你一起。不要给别人抢了先去啊。”

“好,准备。”

底下突然又传来一个声音:“啊,我知道你们在哪儿。”

“等会等会。有男人的声音!”

“我们的同伴吧。”

“不是,我们才有几个男生啊,也都不是这样的声音。”

“泛系基地——不会原谅你们的。”

啊?泛系基地??

“不好,是他们!!他们已经到这儿了!!!!先别动。”

我看到这个人站在——或者说是悬浮在刚才我们所在的位置。四周寂静,可是我看到底下那个大张着触手的植物正在酝酿力量。一个触手竖了起来,猛劈向他!

可是触手经过离他几米远的时候,突然断成了两截。出现一个熊熊燃烧的火半圆,吞噬者整个触手。

他继续喊:“我知道你们在哪儿,快点出来吧。即使你们到了这隐秘之地,仍然不可能躲过我们泛——”

喊话戛然而止。我再往下看去,只留无数片状物随风飘散。这又是怎么回事?!

/

“什么,你说Toe就这样死了?”

“不可能,顶多只是小杂兵而已。呃,可能是个四十级吧。”

“哈哈哈哈,反派死于话多。”

我们回到城市以后,聚在一起讨论了这件事。我这才了解到卡莲珊娜有把物体变成描摹图的能力,所以那个人被以这种方式消灭了。

Luis并没有把城市驶回Sma Norien的意思。这座城市——Ilhuicatlan,天空之城——用透着光的影子威压着这片谜之土地。

刚才Kibi和若泉查找了相关资料,发现在反层区域泛系基地的活动范围正在继续增加,我们和他们的直接对抗到了不可避免的地步了。在研究室的会议大厅里,绒芯波雅正在给我们介绍一些事项——啊,有一点当时在大卡贡季城的感觉,只不过这里的装备比那儿先进多了,让人觉得安心。

她讲完话以后,Luis告诉我们以后的行动规划,并且尽量进行距离比较近的团队行动。

等到又说了些别的问题散会以后,我发现Maki并没有和我一起回房间。我下楼梯去看,发现她和梅莎以及Luis又都聚集在修理间里,好像工作台上也躺着一个人。我凑近了窗户去看,发现是Dymole,她的胳膊上被划了一道,好像还很严重。我看到Maki把Nico释放出来,让她喷涂瞬间愈合剂。

治疗很快就完成了,几个人出来看到我,“你怎么在这儿啊?来看Maki的吧。”

感觉这儿的奶妈好多啊——当然我没说这一句,我说了个“是啊”。

“Vatelzam oweirna?”

“啊,梅莎,你说……啥?”Maki一脸疑惑。

“Ah, perdona mi, mi vole quere, ule…esque ule plan esta por poimidi?(啊对不起,我是问,什……今天下午有什么安排呢?)”

哈哈,你也有不会的语言来着。

“Hodia poimidi…No. Vos pote liber age per sui, ma, frequente concerne Dreipresadezui.(今天下午的话,暂时还没有。你们可以自己活动,但是要同时密切关注着泛系基地的动向。)”

啊,原来“泛系基地”就是一个意译词啊,原词竟然这么长!!

话说回来,没有活动太好了。中午和他们吃了饭,我就自己出来,走到复杂的球壳城市的街头。我绕着城市转了大半圈,又进了一个趴在整个巨蛋透明蛋壳侧面的一间小房子里。从这里我能看到底下这片叫做Gothaya的森林。由于外界阳光不足,深紫一片,所以即使在中午,城里也要打开灯光。而外面则是一片死寂,仅有几根冲天的剑树冲出云端被我所看到。

回去的时候,Maki开着灯,桌子上摊了本书。我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封皮,写的是“现代阿扎尔语以托方言入门”——这名字好长,Maki真的能看下去啊。临阵磨枪,看来刚才梅莎说的话就是这个语言。

城市漂浮着,在巨树上方移动。我看着Maki聚精会神地在朗读上面的例句,像是在卡贡季大学城自习室的感觉。我有点怀念我学生的时代,在我们的层,上课摸鱼,不思进取——但是现在再也回不去了。现在在这小小的箱庭当中,望着外面严酷的紫夜,竟觉内部更加温馨,像是隔着玻璃看外面的暴风雨的感觉——而我的身边正是我所牵念的人。我跳上凳子,坐在了她身边。

突然,手机来了信息,让我去宿叶束波的实验室。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