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枝神女的自白 1

平叙】

我是坊地山绒。我是千枝神女。

我自东娜科雅,沿北山而行。游走于天空与大地之间,见证过岛屿与海洋的针锋相对。我代表千枝花,以她的名义下过许多文字,到底多少人读过我的文字,不得而知。我只知道,不同的手接过不同的结果:修长的手指与剑螺纹甲绘属于贵族的琴师,他接过我的占卜寻问他新的灵感;黑黄相间的戒指与勒出的肉层属于富家的妻子,她向我祈求获得新的儿女;粗壮又有老茧的大指属于即将远洋的船长,他希望我给他此行的归途;更多的,普通的手们,属于那些普通人,我得给他们几乎万事的答案。我写下了那么多卜词和致辞,给了太多人以希望或者绝望,但没人给我自己写下哪怕一个关于未来的文字。我曾询问过千枝花朵,我的未来会是什么,以如何的方式进入家庭,又以什么方式成为雪花。她不语,让我自己琢磨。

终究,给他人介绍命运的人,不能给自己指出明路。


【船侧小词 等数】

hohe hohe hja gū hje~ hohe hohe lì tāu
万万花语 hje~ 万万心流

无数的花语啊,无数的心的流动

la la thà hje~ la la fā mjōh
千千家 hje~ 千千爱恨

有几千户人啊,就有几千份爱恨

zje dē bash’ dàhe la~ bà tae bà tae
代日抄砂 la~ 写词写词

我替太阳抄写着扶乩的结果啦,写啊写,那些挂词

hi fā zjau hje~ gog’ nàu hi zjau
迎*某爱’ hje~ 记*某逝’返’

迎接某人的心爱啊,记录某人的逝去


【长号 等数】

hi kjà fā zjau gog’ nàu hi zjau hje~
迎*某来’爱’记*某逝’返’ hje~ 

迎接某人的心爱,记录某人的逝去啊……

tāu hja, mo-le djè le gāe-là na he gā hjo~
百花,仅小枝链地 hegāhjo~

百花中只有我这一小枝从天连着地,啦哎嘎呦……


【平叙】

所以说,当我结婚的时候,哪位神女为我作证?当我死去的时候,哪位神女为我带路?


【船侧小词 后半 等数】

tē thjā ted’ lì la~ kù ga lo ka
访走*七岛’ la~ 人无定站

我走访整个蓝地啦,本人却没有着落

zje thò le hje~ mol’ le nà shā
*千枝者’ hje~ 单枝毋取

我是千枝神女啊,却获得不了一个枝子的结果


平叙】

我见了左麦鹰蓝,在那个我不知道做什么的晚上。母亲说,去吧,我把神女的装束交给了你,那在此时我把自由也交给你。你做了十一年的神女,今天该自己给自己一个结果了。

左麦鹰蓝是同样的东娜科雅人。他是魔法使。虽然我不曾了解魔法使这个可能是职业也可能不是的笼统词汇,但我为魔法使做过不少占卜。他们热爱占卜。科雅的其他千枝神女或许会和我有一样的看法。他们常常问我比武的结果,战争的走向,以及群岛的未来;他们也询问我家族的兴亡和结友的匹配。对于后者,我几乎从未事先理解,但是他们肯花两百亚拔来寻求我的指导。在那时候,我以为魔法使都是纨绔子弟。

但也就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左麦鹰蓝。那是一次出海的占卜与祈祷,在那场仪式中,他帮助了我很多。他很令人亲近,不像别人那样无理,我也与他交谈了起来。

我第二次认识魔法使,是一场葬礼。那天的木花主人我早已记不清楚,但是我从他们的朋友那里,了解到其中两人的生平。令人可惜的是,他们平时竟然如此的亲近,又如此追寻自己的梦想,然而他们无穷的梦想,最后就结束在海底。

我问左麦鹰蓝,你有这样的梦想吗?他说道,魔法使有他们的热情。他们也只想让自己做的更好,就像我想做更好的千枝神女。我说,我不确定也不渴求自己做成很好的千枝神女,我只是想给希望从我这儿得到一点什么的人们一个交代。

他说道,魔法使也只是为了给我们所有人一个交代罢了,只不过我们需要代价。那些单独游走的人,将自己的生命放在魔法瓶中。他们是强大的,也是易碎的。而我想把生命和你牵链在一起。或许是一个更高明的方式,或许两头都没有做好,但是,我将这么做。这是我身为魔法使却又要与你一起生活的一个梦想。


【船侧小词 全四 等数】

gae gè shòh shè hje~ kat’ kohe njad’ zae
藤理*冬枯’ hje~ 蛛格*秋散’

藤条的走向冬天枯萎啊,蜘蛛网秋天开始散去

tāu mjòht’ nàu thà hje~ gī gī de fje
绦绫*一殁’ hje~ 物物有逝

女子与男子都终有一死啊,万物也有逝去的那天

kē gjoh dīn’ gāe la~ djā gjoh tē fēhi
汝梦蝶线 la~ 我梦守彩

你梦见蝶仙子的路线啦,我梦见固守它的另一端

dē kam’ ze thī hje~ doh zāhem’ gae ta
日月交驰 hje~ 金荓*何姿’

日月荏苒啊,何时金色的双生花才能长成身姿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1 条评论

  1.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仿佛置身于剧院中( ; _ ; )星星太强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