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2 世界改写 十六

今天我被叫又去实验室,看到宿叶束波还在里边忙碌。他前面的玻璃球笼换了个特大号的,里边关了一个生物,我过去看,发现那是个多面体的东西——正如我们在Gothaya那里看到的那样。

“……你把那里的动物抓回来了???”我走过去看这和我差不多高的可怖生物的时候,还是打了个冷战。

“是啊——不用担心,它很温顺的。我要拿它做奇特物体反层穿梭的最后一次实验,之前拿了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做实验都成功了。像上次那样帮我开红色开关,三,二,一。”我给束波拉了下阀门,突然电光一闪,里边那个动物就没声息了。“海威提卡,收到?”

“收到了。……哇,这是个什么东西啊!”还是那个投影屏幕,只不过这回放得离墙近了一点儿。

“哈哈哈哈——我送你的礼物,好好养它就行了。”束波笑得快把吊灯震下来了。

“哎等等那我怎么喂——”“下回再见!”不等我操作,束波自己拉闸切断了连接。

“笑死我了,你可真是损!”

“哦你不认识他,”束波噗嗤一下又笑了,“他见过这东西的,他只是喜欢明知故问。他是我在那里认识的一个朋友,但是到现在我们已经分开五年了,就像字面上说的‘阴阳两隔’。然而他实际上几乎每个周都在和我在线聊天,有时候还真把我搞得烦的不行,我就不太再理他了,等着有机会过去的时候再聊吧。”

我端详了一下那个多面体动物——应该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我突然有点后怕,想到之前在大卡贡季城发生的一切,我觉得可能有人会不能接受这种穿梭方式。但转念一想,就因为如此,所以才会有培训嘛。“那束波你这个咋办?”我指着那动物尸体。

“烧了呗。”宿叶束波去按按钮,突然又想到什么,“啊啊——你们不会这样被对待的。你们的穿梭遗存会被合理的回收的。”

“好吧……对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携带任何东西搞穿梭了?”

“是的,当然了啊。”

/

果然,队长绒芯波雅被叫来了。之前Luis开导她开导了那么长时间,不知道对她管不管用;但是这一回是要先拿她开刀了哈哈哈哈。试验——对她来说不如说成“执行”——的地点在一个新的实验楼,我从来没来过的实验楼,里边的设备在顶楼的修理间里也见到过一些。我、Maki、Luis和梅莎在里边操作,暂时还没请别的人来。

此刻,可怜的波雅大姐坐在一个特制的有很多仪器按钮的椅子上,我看到她脸上汗都冒出来了。“没事的,没事的。”我一边和三个女孩做准备工作一边安慰她——但这种紧张的情形我是深有耳闻的,可能只是我心比较大;这就像是小孩要打屁股针了,有些小男孩儿比较淡定,但是就是医生撕包装开安瓿的这种准备的时间里,这小孩是最紧张的,大部分“哇”哭出来的也多半是这时候,因为做这种准备就代表未来的某种“灾难”一定会来了,现在只是“死神”磨刀时间罢了。

花了一分钟我们把管线都接好了。从我的角度看,绒芯波雅就像攻壳机动队海报上画的那个裸体的全是线的机器女孩一样——唯一的区别是我们的波雅穿着衣服。Maki打开和宿叶束波那里一样的一个屏幕球,并且拉过来给我调到一个我好操作的高度。

“准备好了吗?”Luis从远处拿着屏幕过来。这场景我似曾相识,对——是在餐厅的时候。

“OK。”我们三人说。

“绒芯波雅呢?”

“好了。”虽然这么说,可我看到她神色极其慌张,长长的呆毛一晃一晃的,代表她正喘着粗气。

“转子,目的地调到你们大卡贡季城那一层,海威提卡实验室。”

“好的——又是这地方啊。”

“Luis, esque ule problema esta?(Luis,没问题的吧?)”我听到Maki小声问。

“Calmesce. In pasto nos frequente tan age.(没问题,我们之前经常这么干。)”

“OK。——绒芯波雅,在操作的时候你要是感觉想说啥就说吧。”

“好的……”

我打开球形屏幕,输入代码,进入操作界面。“三,二,一,开始。”

“等会儿,……啊啊啊——Dai zauzēgeeeee——”波雅慌乱地喊着,但很快,她就完全没有动静了。感觉我们像刽子手一样,笑。

“完事儿。我看看投影,——恭喜她到了她原先的世界。好了,成功了。”

投影里边显示出,在这边操作的同时,位于相对于此的反层的指定区域出现了粒子团,然后一个原样的绒芯波雅出现在屏幕里。“感觉如何?”

“Waaaaaaa, goh!(哇啊啊啊啊,很好!)”

“她说‘哇,很好’。”Maki接了一下话。

梅莎按照顺序拔掉线路,把刚才的椅子以及上面“死掉”的绒芯波雅推出门外。

“身上的东西也都有吗?”

我看到她翻了翻口袋。“都有!嗯都有,真是太神奇了,这和死亡是不一样的诶!!”绒芯波雅拿起了摄像机并在四周转了一圈。反层的昼夜和我们是相反的,所以此刻她是在傍晚。我在天际线中瞥到了一个建筑。“波雅,别晃,就刚才那个位置放大一下可以吗?”

“好的——”

梅莎从外边回来,大家也都凑过来看。随着视野放大,我发现这个建筑的熟悉的外轮廓——这是大卡贡季城!只不过上面有新盖了一栋楼,看起来还有个过道横架在卡贡季城主楼和那栋新楼之间。两栋楼都灯火通明。“看到卡贡季城了吗?”

“对啊,海威提卡给我说了,现在他们在用那栋楼呢,不过改名叫别的了。……啥来着?”“Rittsowed。”“哦对,改成Rittsowed了。”

“等会儿你们用那栋楼???那星环在——吗?”

“等下我问问他……海威提卡,星环在吗?……他说在!就在那里边。”

“噗,原来他们仍然可以与我们联系啊!”我看了看表,“不过时候不早了,绒芯波雅你得回来了,下回再和他们见面!”

“OK。……海威提卡帮我操作一下,连到反层第四十五层Ilhuicatlan城市,396房间。……转子,收到讯号了吗?海威提卡连你了,让你们城市先别动,我好发射坐标。”

我看到球形屏幕里出来一行新消息。写的是:“好的我收到了。”

过了大概一分钟,我后面冷不丁卷起一团粒子云,绒芯波雅又回来了,表情甚是激动,“这太有意思了!!”

“话说……你想不想看看曾经的自己?”Maki看她特别兴奋,问她。

“Emmm……可以的吧。”

梅莎领她去底下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里有一个很大的发光透明圆柱体,里边有一个探照灯。“这里边就是留存火化的地方,当然你很快就回来了所以……”

这不还是烧了嘛,心想。

“哦哦在这里呢。”绒芯波雅看向一个角落。她跑过去把另一个自己抱起来。那个死了的绒芯波雅眼睛圆睁着,嘴巴大张,看着非常吓人,这位波雅大姐倒是敢把她扶起来,给她合上嘴,并煞有介事的梳理头发。

“我——她还柔软着呢。哎呀,我还是长得挺好看的嘛。”波雅看那尸体的眼神,竟然有一丝爱意。天哪,这都是什么癖好啊,太恐怖了。我看着她一遍遍的去玩她自己的尸体,这里拉一下那里又碰一下,就像玩一个等身的大娃娃一样,最后甚至直接坐在她的旁边去,伸出胳膊挽过她的肩膀——“我可以一直留着她吗?”

“波雅大姐——你在想什么啊,放的时间太长就不好了!”我赶紧回答她,眼睛直勾勾看着她抱着那个东西走来走去,可我忽然想到了什么。“Luis。”

“转子什么事?”

“那个死了的绒芯波雅,——可以复活吗?”

“啊?”

“这样就有……两个波雅大姐了。”我也被自己说的话惊了一下。

这是这个世界的Bug!!!被我发现了!!!!

“然后再把她们俩都传送一遍,我们就有四个了,我们可以无限复制,组成庞大的军队!!是吧?!”我自以为得意地说道。

“这个我倒是没有考虑过——”Luis犯难了。哈哈,被我问住了!

“可以试试啊!!如果感觉她是纯自然身体不好操作,你可以传送我啊,我可是百分之九十的机械,修理修理就好了。”我怂恿道。

“我总觉得不行呢,”绒芯波雅还在抱着那个东西,“我之前查阅过大卡贡季城的资料室,里边有一本文献记录了有前人发现过这个问题,可是无法像你说的那样复活或再造源对象。”

“哎呀那些都是老古董书了,我们现在可是在天顶星科技城市里,我觉得还是有机会的,是不是Luis?”我辩驳。

“我觉得有道理,可以试试的。毕竟这种东西失败了也不会影响什么。不过我们需要先查阅一下书籍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嗯大家上面的屋子都收拾好了吗?”

“我收拾过了。……绒芯波雅放下她吧,求你了。”Maki也说。

“好吧,”绒芯波雅终于站起来,重新把那个软塌塌的人形回归了原先放置她的那个地方,“Bahi bahi Nokikikje-Zāluda!!!(Byebye绒芯——波雅!!!)”

“记得关灯。”我提醒她。

绒芯波雅是错了哪根弦吗,感觉到去之前和回来完全不一样了,但是我没有跟他们说;下午我们吃完饭直接开到了Kibi的档案室。

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档案室正是我在广告牌上俯瞰到的一栋现代样式的楼房——不,是它旁边那个很矮的圆形建筑。Luis说这是全城市最结实最安全的地方之一,我一开始不信,进去以后信了。外面的地面实际上位于档案室的顶楼。通过指示牌我们发现整个档案室有五层楼,每一层之间都由特殊材料做挡板。我正在读注意事项的时候,看到旁边有一堵很厚的墙旋转开了。“哇,Kibi!”我忙打招呼。

“Nah hau, thing soeh nah iau le dzo tsy liau zy va?(你们好啊,听说你们要来查资料?)”

“……是的……吧。”我大约也能听懂一点点吧。

若泉从后面跟上来。她今天没穿东南亚服装,改穿了一身设计现代然而装饰风格比较传统的汉服,应该是汉服。听他们的介绍与Maki的翻译,我得知这里从大远古时期到昨天才产生的资料应有尽有;地下第三层更有极大容量数据存储器,以及各种历史沉浸式投影系统。在沟通了想要的资料以后,我们被带领到地下第二层。

Kibi给我们介绍说,历史上曾经有数人尝试过复制人,但是都失败了。远古的人们以为是惊动了神,现在的研究都倾向于这是无限层世界的一种守恒系统。这世界上每一次死亡与重建都在消耗着物质,所以一般对产生的尸体进行彻底烧灼,用这种方法把物质还给这个世界。

感觉很扯……有道理的样子。但至少说明了为什么宿叶束波每次都要烧尸体。

“那有没有研究出这些物质都是从哪里获取的呢?……在一个事物进行了反层穿越,到它的源本被火化的期间,必然占有了两倍于它的物质。……或者说一旦做了复制的事情,会造成什么后果?”Maki问道。

我在书架上仔细查找。幸亏之前在大卡贡季城我获得了一些经验,要不然真的很难在这书海里找到你想要的东西。不过这个地方的书架对我而言有点太高了,有些时候我只能借助一个梯子才能看到他们一般能关注到的那一层书——但这对我也有优势,我能够轻易的查找他们必须弯下腰才能看到的几栏。果然我很快发现了一本由五种文字编写的精致的老书。从简语写的目录里发现这么高端的一本书封面的含义竟然是“神话大全”,真是太草了。我打开一看,啥也不懂,只能求助:“Maki帮我翻译一下呗。”

“啊?……我看看……”她小心接过来,翻了一会儿。“哦这是本目录,就是指向了五个民族神话故事中的一些相似的内容,但这本书必须要配合着其他的书用,我看看……你看,这是Sma Norien,蓝地,Kyexitah,德丽尔,Adomy。Adomy是个啥不知道,先不用管它。嗯,它里边记载了有人的确批量做过复制人,我看看怎么写的……我找找,《蓝地记事》在这里,那先看它吧,……蓝地的文本写的是‘有个人批量制造了复制人,然后天空突然出现一群岛屿,岛屿的神明们把他们用冰冻的方法彻底消灭了’。Kyexitah是《魔物引领日志》,所以下面的文本是‘术士通过转换生死复制物……魔物精灵,然后天空出现神秘光束将他们冻住了’。你看这些都和冰有关系,但我觉得写的都很有偏差,也没有解释这些搞复制的人从哪儿获取的物质——说不定那些天空人就是看守物质的神,……神话真是好扯淡啊。”

那就是没戏了呗。

我突然发现了一些端倪。“等下,我发现这本什么《引领日志》对这事儿写的特别详细。……果然Kyixitah人喜欢搞这个,可能和那个文明本来就是用世界制造机夺取物质而创造出来的有关。咱们问问Tifie去。”

“行,咱们快去。最好结束以后能赶上饭点儿。”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