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鲮波日记》

《鲮波日记》 据信为七枝 鲮波书写,为目前考古发现记录中古魔法使璨蛇屿 抚浪生平的一手资料。由于《鲮波日记》在流传过程中遗失严重,部分篇幅缺少前因后果,且其人日记多不记日期,也尚未发现其他文物文献佐证,是否存在他人仿写也尚在讨论中。故请谨记,篇前编号均非日期编号,也并非连续,仅表示推测时间的大致前后,难免出现问题;缺失文字也用黑色条块暂时标记。

文中如遇删除线,原文如此。

0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天羽花降临倾听。

■■■■■■■■■■■■■■■■■■■■■■■■■■■

■■■■上了礼仪课,形体课,语言课,审美艺术课,还有背不完的书。只有下午略游了一会泳。

天羽花啊,如果人生只会这样一天又一天的重复,那为什么不能赶紧结束呢。

1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雨花降临倾听:

我时常会觉得我是傻了或者疯了才会答应家里的要求南下去娜科雅给一个素不相识的所谓璨蛇长女当结友。■■■■■■不过■■■■鉴于日子终于有些变化了,从今天开始起重新开始我弃置已久的日记吧。

在去往娜科雅的航船上,每每向甲板边缘望去,看着一侧陆地上的城镇或繁荣或破败,都会让人心中升起感慨:在这么区区几个小小的岛屿上,竟皇权衰弱、派系林立,那些老东西为了这么点地盘和权力连女儿都能卖——哦抱歉,只要有利于他们,什么都能卖,节操这种东西他们根本就没有。嘛,不过好消息是我总算是离开那个破地方了,兴许娜科雅这样的大城市里事情会不同?略期待一下吧(虽然我感觉很渺茫)。

今日风偏西,航向转东,航程顺利,无甚大事。

2.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皱波草降临倾听:

船上捕获了一尾大鱼,从头到尾长约有六步,吻部像刀一般。两个船员在搏斗中被划伤了,好   在都不严重。

鱼很鲜,很嫩,很香。

今日风偏西,已安全进入行浪湾,航向向东,航程顺利,其余无事。

3.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皱波草降临倾听:

今日逆风,航行不顺,大抵是娜科雅不怎么欢迎我们这些外地人吧,哈哈。那日捕获的大鱼还未吃完,我尝了尝它腌制后的口感。

万花在上,人间美味。

4.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雨花降临倾听: 已到娜科雅辖海。

今日盯着海面发呆时,竟看见一女孩试图跳海:她独自划着船,接着在离我们不到百步的地方一跃而下,投入了错误的怀抱。一开始我们以为这是娜科雅人的什么锻炼身体的活动,但是想想她的穿着也不像是游泳的样子——不过现在想来也没有人会在离岸将近一天路程的地方独自一个人下水游泳吧,当时一下子没有想到;加上她久久不从水里浮起来。我也没多想,扔了贴身衣服扑通跳进水里,潜下去把她捞起来了。对我来说这救人的行动挺轻松的,倒是大家都一副很急的样子,问这问那的……好吧,我下次行动前会再深思熟虑一下……大概吧。

不过捞上来的姑娘确实也没啥大碍,问她为什么要跳海,她说她家猫死了。嗯,猫死了。

姑娘人挺好看的,可惜,或许大概脑子有点不太好使。她看上去很累,也没什么说话的欲望, 遂没有多聊。

今日天气晴朗,顺风。不出意外,明天的日记大概就是在岸上写了。

5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雨花降临倾听: 她的眼睛真的很特别。

强逆风,暴雨,船无法靠岸。果然是意外呢。

6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角草降临倾听: 渔民面黄肌瘦,贝壳却卖的很便宜。

农夫们也面黄肌瘦,但是谷仓却是满的。倒是哪儿都一样。

天晴,风很柔和。

7.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天羽花降临倾听:

抚浪最后选了我。万花庇佑的土地上,佳丽数不尽也避不开,我唯独看到了她碧绿的眼睛,她也刚好在找我。一定是这份庇佑才让我们能以这么巧合的方式提前相知,虽然这差一点就是一场悲剧的诞生——成为我人生中的其中一个细小但重大的悲剧。

也许我是只像从一个海格跳入另一个海格,但是现在,我不后悔。这可能就是爱?是吧。

我现在突然有点感激那群老家伙了……

……

诶,不过,这或许是传说中的内定?

晴,无云。

8.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双生花降临倾听: 结友礼真的是又繁琐又无趣。

枝符家也来人了,他们来是代行我母亲那边长辈的职责。倒是没见到表哥,都是群面熟知道名字但是不认识的人……脸都笑僵了。仅此而已。

不过抚浪说我笑起来很好看。

因为都超过十四岁了,故可以当晚作结。这第一次双结的时候,抚浪很害羞——当然是了。我最后抱着她,让温暖尽情地在我们没有遮拦的身体间游荡着。我们贴得很紧,像是保护着这微冷之中的热度。

她说她的眼睛像蛇,就像她的姓所描述的一样,她说,因此旁人都觉得她的眼睛很怪异。而我认为这帮人的审美估计是厨艺老师教的,抚浪的眼睛特别美,特别是她微微低头侧着脸看着我的时候……我倒是觉得更像猫。

抚浪要我不要整天眯着眼睛,嗯,保持微笑我的私教老师——那位灰头发严厉的女性——一直都是这么教我的,我早就养成习惯了。

我想起之前给抚浪画了张小画,她很喜欢。

不记得天气了。

9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双生花降临倾听: 今日前往娜科雅最古的双生花教堂。

由于要在七点前到达,所以今天起的很早。祈祷结束,太阳刚好从云里出来,风景很美。但这以后一下子就感觉很困,就在马车上睡着了。

抚浪一天都显得很忧郁。今天摆弄魔法瓶的时候居然失手打碎了。

晚上她问我,如果■■■真的照耀大地,为什么她们不用她们的光热惩罚那些作恶多端的人。如果她们无动于衷,那和不存在有什么不一样。

我想了很久,我觉得与其说她们在天上看着大地,或者我们与其说是对着神像祈祷,■■■■

■■我们■■■■祈祷■■■自己■■■。为了■■■ 我刚想和抚浪讲我想到的这些,■■■她已经睡着了。

天气晴朗,夜色也很明朗。

10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小枝花降临倾听:

抚浪作为小枝神女的技艺着实娴熟。我看着她信手画出各种构造设想,然后精密的规划魔法瓶的关系,然后搭建出模型。

璨蛇家真的是大而富贵的家族,魔法瓶这么昂贵的东西抚浪一幅见怪不怪的样子,一摆一桌子,满满当当。

小雨,风很大,有雾。

11.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链段草降临倾听:

今天和抚浪跑去街上,看到有一个光头中年人在街上兜售一本——好吧确实精美的《镜芽花格》。但是我坚持这本书就算是精美也不该卖到如此昂贵到离谱的价钱。

中年人哭诉说他是个出版商,非但被人骗了书款倾家荡产,还必须交领主的纸张税印刷税,家   里还有重病的女儿急需用钱,所以把祖上传下来的书拿出来卖啥啥啥的。

我一看就觉得这不就是骗子嘛,结果抚浪非要买下这本书,还没还人家价,当场就给了钱。

刚打算说点什么做出点挽回,抚浪回身就把书送给了我,说是我们结为结友这么久了她从来没有送过我什么东西。我本来想说她几句她傻之类的话,一下子也不好说出口。

抚浪说过她的家族在领地上做过很多错事,很多很多,她作为女性后代,根本没有能力去改变什么……只好这样。

她真的很傻,拿攒的钱施舍给一两个人能改变什么吗?街上角落里失去一切的流浪汉就像花林一样多种多样,怎么可能一个个接济过来?每个领主的领地里都是一个样……没有用的。

我们就看着那个中年人千恩万谢然后离开了。

其实吧,也不是太傻,至少比我这种只会用嘴的强。

晴,晚上下了点小雨。

12.

太阳花园啊特别地太阳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小枝花降临倾听:

抚浪的工作室杂乱得如同城外的杂草,但是她并不打算收拾。

下午茶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于是放下手中的茶点径自离开,回工作室了。独自坐了一下午。

13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莹明草■■■■为我指出道路:

■■■了解■■。据说璨蛇家的地域,也就是我们一般说的雷越德欧卡拉领地,经历了目前为止最大的一次财政问题,大量代理璨妆的契约家们不知为何今年并未如期出现。■■奇怪。拟定的货款额度仅实现了不到三成。

昨日和抚浪出门看见码头上的大船因为风向不好滞留在港里。足足有比平时三倍的码头工在码头上为了一两个钱的价钱争论个不停,最后打了起来,一帮出价更低的把另一帮打得头破血流。据说是因为璨蛇家将城外的农税提高了一倍,许多贫农卖掉了自己的地出来谋生。

今天我们溜出去的事被抚浪的父亲知道了,他训斥了我们,抚浪没忍住和他绊了几句。我们都以为他会更加生气,谁知道他好像一下子平静了下来说了一些现在是关键时刻”“ 家族的财政非常重要之类奇怪的话。

这之后,抚浪表现的非常焦虑。她随后把自己关在了工作室里直到现在。晴,很热。

14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小枝花降临倾听:

从模型到实物,明轮船就像我们的孩子。或许应该说抚浪确实在小枝神女的位置上是一个天才。我还记得我们那时候想破脑袋希望让滑块在魔法瓶轨道里运动起来。结果抚浪有一天突然提出,为何不让魔法瓶作为转子围绕固定轴旋转。我敢说,所有人都在尝试把魔法用在边角琐碎的地方的时候,只有抚浪能够提出真正有用的魔法机械设计。这个时代就是如此。

抚浪的父亲十分高兴,他很激动地夸奖抚浪,而且说着些动力装置简直是杰作,出现的恰到好处,说抚浪不愧是家族的天才之类的。

看着明轮船的轮桨真的开始徐徐转动,抚浪欢呼着抱紧了我。

很久没有看到她这么开心了。

阴天。

15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

天真的人,真是自以为是■■■■■■■■■■■■■■■■■■■在■■■

16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雨花降临倾听:

街上出现了搭载这种魔法轮式动力源的马车,车头有一个璨蛇家的蛇纹小徽标,和我能够在璨妆包装上看到的一样。然后下午就有了传言,璨蛇家的一个马夫被解雇了,尽管他还有母亲和三个孩子要养。

街上漫无目的游走的游民多了起来。

家里的仆人们看抚浪的神色变得奇怪,但都没敢说什么。

一连很多天都是阴天了。

17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雨花降临倾听:

码头上,也有士兵坐着明轮船。从河口开到南部船坞■■■■■■■■■

■■■■■作战服的人在这样漆黑的清晨出人意料地突破了我们北方邻居的领地。

去夺取更多土地!士兵们高喊着这样的口号从主干道上走过,但是丝毫没有引起人群的什么反应。

人群窃窃私语着,许多人面黄肌瘦但是却紧紧盯着魔法动力装置驱动的运输车。

还有更多面黄肌瘦的孩子跟在队伍的后面。■■■■■,在路边■■■草地■■■死掉■■■父母的土地已经被卖了,他们也被迫出来■■■■■■也从未见过战争。但战争就这样开始了。

抚浪今天一整天都处在崩溃的凄惨中。

太阳一整天都没■■■

18

今日无事。

抚浪的精神变得非常脆弱,我几乎整天都陪着她。她对现在的情形感到非常的悲观和绝望。我只能搂着她■■■■■的头发■■■■■

■■■雷雨■■■■■

19

太阳■■■特提请■■■■■

自璨蛇家的堡出逃已经两天,今天总算安顿■■ 抚浪的精神状态稳定下来了。

回想起这些天的经历,也许是命中注定,我拉着那位浑身■■■抚浪■■从一片狼藉的家里逃离出来的时候,迎面碰上了两个守着她家门口的市民。他俩拦住了我们,我正在努力思考如何应付是好。出人意料地,表哥带着一队士兵进入璨蛇家的这座堡。我没想到我能在这里看见他。

他驱离了那些市民,拦住了我

我就当你已经死了。他一边绕着我俩踱步,一边小声地和我说。他停下脚步,抬起了抚浪的脸■■嗯,辨认■■■■难度■■■■■ 我感到抚浪抓着我裙摆的力道在变大。■■■■■

表哥回头看了我一眼,给了我一个眼神。然后,他大声对围着我们的士兵说:哈,想不到你们璨蛇家还挺有人情味的嘛,看不见的女士也能当女仆!来来来,给我们可爱的女仆姑娘们让个路!诶,别脸红啊!

士兵们哄笑着给我们让开了一条道路。这可能会是我这辈子最如释重负的一刻。

我看着背对着士兵们的表哥对着我一通挤眉弄眼。疲惫,委屈,迷茫之类的心情一下子都涌了上来。

谢谢您,长官。我只能这么说。

这两天里我们几乎都是在城里东躲西藏,生怕碰到认识我们的人,城里在街边流浪的人也因为   战争的余波而变得越来越■■■

抚浪的眼睛被那些■■■的市民■■■■以后,已经完全看不清■■■■■虽说这样也同时让那些见过她眼睛的市民再也认不出她,让我们得以安全的穿过城市的■■,但是失去视力■■对她的打击非常大■■■以至于■■再次陷入了那种精神崩溃的恍惚状态。

■■■■■■■■■■■■■■■■■■的■■■■■

■■早■■■我在街角花掉了身上的最后一些钱买了点吃的(现在还做生意的店铺也就只有面包店了),回到抚浪旁边,■■■她■■■跪在地上摸索着一块尖锐的■■■■,■■■■的脖子上■■划■■■■■已经■■■

那一瞬间我想到了第一次看见她的■■

这些年过去了,或许最开始的那个我和那个她 ■■■■■ ,或许那天我选择留在北地拒绝家里的安排,事情的发展会不会不一样。或许有一个八枝鲭波■■那天的海上救起抚浪,或者她们会成为结友,然后一切都会不同?

我及时抢下了那块玻璃碎片,一把把它丢了出去,顺势又把抚浪搂到了怀里。

哈,两个傻子在地上搂着彼此抱头痛哭。

然后被扔出去的碎片砸中的那个窗里探出了个光头,

我认识那个光头,我们曾在他那里买过一本书。

晴■■■■■

20

太阳花园啊,特提请双生花降临倾听:

抚浪坚持要用我的名字出版这本书,说是她的姓氏实在是不方便,

她说那天我很绝望。那天从小陪我长大的猫也过世了……我知道我一直有这样的毛病,是太阳花园把你送到了我的身边。她揉着我的脸也许那天你不在那里,我可能已经回归泽游花园了。鲮波,没有你就没有我。

我说好家伙,原来我就是猫是吧,改天就不管你了。

我听见那位光头叔家的姑娘噔噔噔跑上楼来。我知道又到了抚浪给姑娘上课的时间了,我也正好去给光头叔的印坊帮忙。

猫,有魔法的猫。

晴,难得的好太阳。

顡蜥

顡蜥

form Noland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