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时代——艾格线•(二)

“当当当……”目送着艾格的远去,谢尔曼神父踢踏着他的鞋子,抱着孩子走进了小教堂里,推开了教堂雕像下的一道暗门,下方露出来一排楼梯。

他越走越深,一直走到了一个地下室,这个地下室他早就修建好了,他在这里这么多年,只为等待这一刻,地下室上有一个标志,看上去像是一条蛇缠住了一个圆球。

他走进了这个房间,房间内部是一个祭坛,以及…一管针剂,他把孩子放到了祭坛上,随后拿起了那关针剂,端详着孩子,孩子不明所以的挥起了自己的胖手,似乎想捉那个针剂的针头。

“你还没有自己的名字。”神父看着这个孩子说道。“但其实你不需要人的名字,或许你现在已经遗忘,但当你归来时,你的名字将无人不晓。”神父拿起了针剂扎向了孩子的脖子,孩子发出了真正的惨叫,仿佛蛇一般的鳞片,在他体表若隐若现。

“记住,你的名字是耶梦加得。”

…………

“开门,老鸭子。”在某个山间小屋当中,一个满头白发的壮汉踹开了一间小木屋的门,里边传来了一个公鸭一般的嗓音。

“勃兰特,你就非要天天来找我,不能让我歇一会吗?现在咱俩已经不是当英雄的时候了,整天在这边喝酒,有伤身体。”木屋里走出了一个尖嘴猴腮的小老头,用他公鸭一般的嗓音轰炸着门外的伯兰特,虽然态度不是很好,但依旧把他迎了进去。

“我今天不是来找你喝酒的。”伯兰特刚一进门就把小老头提了起来:“我们当年真的杀掉了他,对吗?”

“什么他不他的?如果你说的是那条大蛇的话,他的躯体现在还在灰海下面躺着呢,我们当年联手不下的封印,不可能失效,现在,快放我下来,我没兴趣跟你讨论这么无聊的事情。”小老头似乎很不喜欢被伯兰特提着,在他手上不断的挣扎,但勃兰特不为所动。

“身躯可以封印,那灵魂呢?”他继续问道。

“你忘了吗?当年发现那条蛇的灵魂逃走之后,我动用了禁术传送到他转生的那个孕妇身边,当时正在下雨,我杀死了那个孕妇,孕妇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不可能活,现在的大蛇已经没有灵魂了。”小老头撵着胡须说道。

“一般情况下,我会相信,但是大蛇的灵魂不能一概而论,如果孕妇在断气前生下了他的孩子,而这个有着大蛇灵魂的孩子又在死亡前被人捡走,那么大蛇就是仍然有可能还活着。”勃兰特说道。“而且,在动用了禁术以后,你恐怕已经没有多少力量将它彻底杀死了。”勃兰特直视着小老头。

“你说的可能性的确存在,但恕我失言,真正发生的概率实在是微乎其微,我当然也考虑到了这种情况的可能,所以我一直用魂石监控着大蛇的情况,一旦有任何关于大蛇的灵魂气息在这个世界出现,魂石都会发信息,而现在你看,魂石甚至都没有……”小老头的声音停住了。


“魂石……在发光?”

天气晴朗,太阳神拉着太阳在天上疾驰,阳光穿透云层洒在大地上将整片天地照的如同最白的腻子粉一样。

艾格一边奋力地清扫着大街上的各种垃圾,落叶,一边不断的思考今后该怎么生存,突然他赌气一样的直接将扫把扔在地上,嘴里不断的嘟囔着:“我该怎么办,没有正经工作……”随后又无奈的叹了叹气,将地上的扫把捡起,依然奋力地扫着这条街道,毕竟这关系着自己的饭食,突然间艾格的耳边传来一道声音,打断了他工作的步伐。

“请问您有什么烦恼吗?”这声音异常的温和,让人听着便生不起恶意来,艾格循声望去,看见的是一个穿着考究,眼睛上戴着一个单片金丝眼镜的年轻人,长相很清秀,看上去和一个贵族少爷一样,艾格赶忙慌忙地辩解道:“抱歉,抱歉,先生,不是故意挡您的路的!”慌慌忙忙的退到墙边,低下头来,尽量不让任何人看清自己的面容。

“我只是想问一下,你有什么烦恼吗?”那人依旧如此问道,艾格越是听着人说话越是感觉心慌,只觉得自己所说的一切都被他听去了,想到这里,艾格,缓慢的张开了口,尽量用,自己这辈子最谄媚的语言说:“这大人,我只是最近失去了工作,有那么一小些的疲惫罢了,无需您多关注的。”那人仔细看了看艾格,艾格感觉像是一条毒蛇盯上了他一样,打了个冷颤。

“原来如此,反正我才刚讨了个爵士的头衔,领地被分到了这里,手底下也缺佣人,不如你就到我那里去工作吧,一个月我可以给你10个银币。”那人的语言仍然那么温和,艾格却越发感觉浑身不舒服,但当听到它的开价时,艾格忘记了一切立刻回答道:“多谢大人抬爱,不知什么时候去工作?”

“别那么急,从明天开始吧,我就住在莱茵街第28号庄园。”

“是,大人!”

随后那人就缓缓的离开了,艾格不清楚他是谁,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尽管他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让艾格难受的气息,艾格仔细想了一会,干上几个月这些钱都足够买一个奴隶的了,哪里需要的伤自己?就算买我的命都没有这么值钱,应该是个好人吧……

想着想着便拿起了手上的扫帚,继续自己的工作 。

艾格尽心竭力清扫完大街之后,回到了他破旧的家里

躺在枯木和破布制成的床上,他突然感觉有点冷,月亮的光芒从破屋的缝隙中洒下

艾格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点冷,他拉了拉身上并不保暖的破被,闭上了眼睛

一个穿戴精致的贵族浮现在他眼前,就是他今天遇到的那位,这位贵族面带笑容,不知为何艾格感觉他很阴森

出于对贵族的恐惧,艾格连忙晃了晃头,想把这个念头甩掉

“我在等着你,艾格”脑海里的贵族张开了口,对艾格说道

完全没有意料到贵族会说话的艾格顿时吓了一跳,等他再察觉的时候,贵族还在那里,好像什么都没说一样,他赶紧把想法转到其他什么,比如婴儿和神父,但是他迟迟不能从刚才那幕回过神来,刚才那幕真的发生了吗,他问自己

转眼便是新的一天,艾格拖着他整理好的衣服走向莱茵街第28号庄园进行报道

门口便是一位穿着讲究的管家,他身旁有好几位护卫,个个身强体壮,也许就比骑士差点了

艾格见到这个场面顿时吓得有点哆嗦,不敢说话,低头向庄园门口走去

“你便是新来的佣人吧”门口的管家说道,他身边的大汉们也感兴趣的看了艾格一眼,看见正在哆嗦的艾格顿时感觉没有意思,把目光收回直直的看向大门

“是…………我是……艾格”艾格哆嗦的说道

“嗯,好的,那就跟这位护卫走吧,我们的少爷想先见见你”管家温和的说道,指示着旁边一位守卫让其带路

“好……”艾格有点说不出话来,闷头跟着这位看起来并不怎么情愿的守卫踏入了庄园

这是一个不小的庄园,艾格只知道闷头走路,跟随着守卫,他们停止在了二楼书房大门的门口

“少爷,新来的佣人已经带到”壮实的守卫恭敬的说道

“那就让他进来吧,你可以回去了”书房内传来那位贵族的声音

“是”守卫回应道,没有管艾格就这样离开了

看着守卫的逐渐消失的身影,艾格有点慌张

“还在那里站着干什么,还不进来?”书房里再次传出贵族的声音,艾格听了之后便咬了咬牙,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

书房内是很正常的摆饰,书架,椅子,书桌,还有那不多的书

“还有好多书还没运过来呢”好像知道艾格在想什么,贵族随口说道

贵族坐在书桌后面,书桌上面凌乱的摆着基本书,有的厚有的薄,上面的文字好像在精密的描写着什么,还配置各种奇异的画图,艾格看向一瞬间有种眩晕的感觉

“啊,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贵族少年温和的笑着,随手把那个让艾格眩晕的书合上

“艾格,我叫艾格”艾格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没有那么恐怖了起来

“艾格是吧,我叫莱特,是一名爵士,同时还是一位魔法师”贵族少年温和的笑着说道

尽管贵族少年没做什么,但是艾格突然感觉浑身一冷,好像他的世界将要改变了

“你和魔法的世界天生有一种缘分”莱特摩擦着手中的戒指,缓和的说道,“昨天我看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将来绝对会是一名优秀的魔法师的”

“那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做你的魔法老师”莱特伸出他的左手,中指上面的绿色宝石戒指闪闪发亮

“我……我需要付出什么”艾格并没有被眼前的惊喜冲昏了头脑,他哆哆嗦嗦的问道

“哦~?”莱特饶有兴趣的看着艾格“当然是效忠我了,毕竟我是你的领路人不是嘛”

听着莱特的言语,不知为何艾格突然感觉到安心,仿佛追随眼前这位贵族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那么一切都交给您了,莱特老师”艾格知道他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他低下了头向莱特进行效忠

“好的”莱特愉悦的笑着“虽然我很想现在就开始你的第一堂课,但是我觉得你也许需要一些休息和体面”

“去把,这是我的信物,以后它就是你的身份证明了”莱特从右手手上拿下一枚红宝石戒指放在了桌子上,“先去找管家,让他安排你洗个澡,然后你可能需要再睡一觉,等你休息好了再来找我,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书房,你敲门的时候如果没有回答的话那也许我就在忙其他事情,你就可以先休息了”

“对了,每个月十个银币不会少你的了”

“是”艾格走上前去从桌上拿起那枚红宝石戒指,握在手中,一时不敢戴上

“去吧去吧”莱特对艾格挥了挥手,再次打开了那本书

艾格握着戒指从书房中走了出来,他感觉犹如在梦中一样。

管家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看见艾格拿着红宝石出来便急匆匆的拉着艾格走。

“管……管家大人……这是做什么?”

艾格显然对这个情况并不清楚,他都还没有说什么呢。

“带你去沐浴,顺便带你去看看你接下来要住的地方。”

“……”

艾格没有接这话,他默默的低着头跟着管家,一路上一言不发。

庄园不愧是庄园,艾格看着眼前路过的佣人不由得再次感叹道,这已经是他不知道多少次看见不同的佣人了,艾格在这一路上只是默默的跟着,管家见艾格没有说话自然也默默的带着。

在经过了大概五六个拐角后,艾格终于到了沐浴的地方,那是一个小房间,不大,里面仅有一个木桶和毛巾,艾格很惊叹“这……这里就是洗澡的地方了!”

管家斜着眼看了看艾格满身的污秽“嗯,这里以后只能你用。”

“只……有我!”

艾格在房间里左顾右盼,这摸摸,那默默,甚至还小心的碰了碰毛巾,那绒软的感觉是艾格活这么久都没碰过的。

“是的,只有你。我先在外等候了,你快点。”

“是……是!”

现在,房间里已经只有艾格了,他已经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他又一次的晃头环顾四周,原来在毛巾的下面压着一套新衣服,这衣服是黑色的,金色镶边,摸起来就像是在摸丝绸般柔顺。

“管家大人,里面衣服呢?”

这衣服可把艾格吓坏了,他就一小小贫民,怎么穿得起这么华贵的衣服啊。

“衣服?”管家似乎有点疑惑,他在门外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在毛巾下面,黑色的,有金色镶边。”

艾格按照管家的话一一对照,这……这……

“大人……您确定吗?”

“当然,没有吗?那些女仆怎么干事的,这居然没有放好。你等会,我去拿来。”管家生气的在门外跺了跺脚,同时也打算去找找衣服。艾格叫住了他。

“等等……我找到了,但……但……”

“但什么?”

“但……我有资格穿这个吗?”

“艾格……先生,你现在是我们28号庄园的佣人,兼少爷的学徒,你代表的是我们的脸面。现在,你认为有资格了吗?”

“好……好的……”

‘淅淅沥沥、淅淅沥沥’的洗澡声从房间里传出,管家听到这声音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还在小心翼翼洗澡的艾格说:

“只有恶人才值得唾弃,你理应享受。艾格,欢迎来到28号庄园。”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