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1 层层梦境 十

好像回到从前了。

……

那会儿我收到一封信,让我去我头顶上的那几层看一看。那字体是很漂亮的,飘逸,又有男孩子的硬朗。我头顶上的层是什么啊,我从来没想过。只知道那时候还是跟本层人混,去进行什么猎狮竞技——一种危险系数极大的游戏,并且马上要到头领等级的位置了。平常的话,去做一些图书馆的无聊工作。信件告诉我了几个名词:

“卡贡季城”“泛系基地”“无限层空间”。

落款的名字是“星环”。

原来还有这么惊心动魄的世界啊……就看朋友们了,他们都还是比较随和的,去吧,闯荡闯荡新世界,虽然还是有点不忍心让我离开他们是能看出来的。那一天,似乎是最好的朋友“螺旋波”、“缆”和“镜面”来送我去通往上层的入口。

看到了吗,这就是层间入口,这个像是两个面拉出一正一倒两个平滑的锥形,尖端又像液体般缀连在一起。双轮车开进去,沿着它重力变化,走上斜坡,坡道越来越细,越来越高,在空中俯瞰像一堵墙一样竖过来的地面!奇点马上就到了,随着一闪,仍然向前走,这回是在一个大圆锥体的内壁里,巨大的圆形立体地面,上面是密密麻麻的人。还有好几层可走,登上圆锥外边,再从里面钻出来。远处的星环啊——我那时是第一次要见到你了,从此我和你们这十几个人的命运就结在一起了啊。

……

你们都好高!!这一层是巨人国?你们……都是谁啊。嗯,有个人一来就开始抚摸我的头带前方别着的一根长长的细羽毛,或许把它算进身高的话能够好一些?几个人讨论了一下,然后我面前的那个给了我把钥匙。

——嗯,闪光的是星环,他就是星环,意译自Kikysowed,是一个叫做“德丽尔语”的外语单词。棕色头发的是楚拉伊,Tqsuxlhayj,一个非常怪异的拼写;绒芯波雅,意译自Nokikikje-Zaluda;索奇吉娜,Soscijinrb……记不住啊怎么办……

——这个房间好高啊!超级喜欢!!!

——转子。Roteta。我写下自己的名字。在我屋子,或者被称为我的“办公室”的地方,一张装饰了许多许多边框花纹的长纸上面,一个空方格里。

——远处的那个总是玩手机的红头发的叫什么啊?……

——这个屋子里好多资料!大学城有实验室!!天哪,这就是天堂啊。

——“啊!!Nico!!你咋了啊……谁帮我过来修理一下……”嘛,给我看看?哦,你这个应该这样,……

——“又一对金银武士!星环,楚拉伊出发!”

……

我睁开眼,终于,天边亮了个地平线。

记忆模糊了……似乎是如此吧。Maki姐还沉浸在她的梦中梦境。多美好啊。

/

没来啊,两三天都没来啊。

昨天绒芯波雅又领我们开会。像投币机一样的那个电脑坏了,只好在墙上写写画画凑合了讲解战斗安排——还好,我的语音转文字记录仪工作正常。今天给千落雨织制作与Nico同级别的治疗仪修理辅助三联机器人“绸”,也是我首次尝试使用琳流娴的人工智能方案。到晚上的时候,已经累的不行了啊……

/

再睡再醒。Maki姐仍然在我的屋子——虽然,波雅似乎不让我这么做,不过,嘘,小声一点。醒来的时候,深夜。深深的夜。

我翻翻柜子想找点吃的。拿出一瓶番茄酱来,摆在窗户开了一道小缝的窗前地垫上,然后踮起脚尖来够第二层的东西们,我突然找不到梯子了。啊啊——够不到啊。那一个晶莹透亮的蓝色小球球就是我今晚的点心,急中生智,拿我头上别的这根羽毛把它扫的滚落下来,接在手里。正在这时候听着一声响。什么东西?夜深人静,突然发现在我放在那灯火点点窗户之前的番茄酱——箭?一根箭?插入这塑料瓶身印花的“KECTHUP”的字母K上!

谁?!

远处一个光点。我拿起瓶子来。那是一根金箭,射进瓶壁五厘米,流出来的酱汁还在滴,一点,一点。

弄身上了啊!!不好,Robert!!!!他来了!!!!!

这次我先发现了!!

我赶紧下去报告。中庭的回响把我的话复述了许多遍。

空气突然就卷起来了!

灯火通明,大家准备,Maki姐一个骨碌站起来,听闻战事突然来袭,赶紧和我出去准备。星环到我的屋子里来,关上窗户,隔着玻璃,准备发射那光束。我们俩下了楼,篍纳里斯和千落雨织以及我新给她做的绸跟着我下楼,我锁门下到三层,又沿着另外的楼梯下到一口的总厅。出去先扫一眼。隐约感到还有人,我发射了个小摄像头去看,果然,Robert悬于正中,旁边在地上站着的是服饰各异的人,都拿着武器,是Boss,有十二个。大半夜的啊,该死,真该死。晴天娃娃们最后出来,给我们传达了应战方,绒芯波雅应该是一直在我的屋子里看着全局情况的。

该拔刀出鞘了。

我和Maki姐从左边出发,晴天娃娃走中间,右边的没大看见但也应该分工好了。

箭雨没有出现,我面前是冲过来的一个白色风衣的人,叼着雪茄,嗯看好了——雪茄?那是个枪口——左闪右躲突然进行,呼出轮子横过来坐上去我也悬在空中了,旁边还有一个,拿着奇怪的类似于横砍物体的器械,一跳,竟然跟上来,拿着他那武器的尖儿戳住我的轮子边缘把我推出好远去啊,不行稳住,我平衡力超好的,跳起来站在轮子边上并且弄出我的加特林弹雨来给你们这次洗礼吧——哒哒哒哒!!!竟然躲过去了?!那好,一脚把轮子蹬远,直接握住他的武器边缘我感觉应该没有锯齿的位置,轮子来再来一发“哒哒哒哒——”,挥舞,挥舞没用,我在空中打转,刚刚还差点擦到地面但是我及时缩回身子去瞄着他的风衣尖儿揪着划过去——那人的雪茄发射子弹在我后面追成一排扇形,打进黑白格子广场地砖和高高的英式灯灯罩支离破碎哗啦一片,回头一看,Maki姐还好。OK,我慢慢伺候你,想移位远攻吗你,到地面以后上轮子自动开启急速追逐模式旁边的街景灯光拉成长点再拉成直线——嘶啦一声,小摄像机的话筒传来的,眼旁小屏幕一看但是看不清楚是谁,嗯不管这么多,我追上他了——哒哒哒哒哒!又没有打中!果然boss也在不断加强……转到中间,耳旁尽是冷兵器的摩擦,子弹的倾泻。

……怎么回事儿?一震。

我还在贴地飞行,附近被拉长的不认识了。

/

还在。

往后看。高高的一个几条亮点儿的黑色平面,三角形拉成梯形,顶上一条亮线,弯勾月,勾着它的顶端。基地好高。人在左边,哒哒,我怕打着别的人。停住了,突然,俯视我,左嘴角叼着那根发射子弹的雪茄露出个诡异的微笑。后面也来了个人,篍纳里斯的对手,退着,穿竖黑白条衣服,晃,看着让人眼神迷乱。

眼神迷乱。突然所有人往远离城的地方去,厨房,三两层楼高墙木梯子,铁的生锈隔板,火锅店,子江和……子弹,为什么想到这些,闪着寒光的三角片状刀刃,那个地方有个游魂儿,火锅店,废弃的游乐场。

人在左边一直在左边,我们没敢打,天上瞥一眼,还在,他还在,就像悬在头上的致命之剑。这就是无限层的夜晚。

我两只眼开始扫描这个地方。虽然以前去过也在厨房里玩,但是,晚上,是另一回事儿。白色风衣直走,背影给照成诡异的黄颜色了,为什么今天现在感到如此的紧张,难道是没有睡醒,或者是刚才看了竖黑白条花纹的幻觉吗……

隐约觉得自己的处境不大好。抬头啊,星空。明亮的星空。又是一道黑,一道星空。上层太远,这里不能看到。谁知道那星星是不是幻视,车水马龙是不是幻听。

视野上上下下的,不太清楚干什么了。

他转过身子来,啪嗒,白皮鞋踩在地砖格子分界处,周边的风景扭曲着走过那些褶皱。斜的地面,梵高的画一般的颜色,黑白地砖,白色风衣,后面是折过的绅士帽子;十八世纪的黄金象牙手枪,谁知道能不能猛的发射光束。不对,感到又像是俯视的感觉了,边缘是弧形的??这是那个火锅店的屋顶吗?

前面人突然刃劈过来,我一接一闪,躲过去,仍然绕到他身后,飞起轮子来在他身上滚出一道辙印儿——又看到那个竖条纹衣服了,你能不能让我不看它,先把你弄死再说,哒哒哒哒哒,他没做任何闪躲,我的子弹去哪儿了……哒哒哒,保证射准,但没反应,黑白竖条仍在活动,重影了,啊——怎么回事儿,白衣服在我不备的时候把我飞出好远去,又是这样,该死,飞他一刀,正击穿他的衣角。等着吧,哒哒哒哒——衣角给弄成筛子了,人一躲,滚动时又感觉到诡谲的变色了,变幻成一片血红色,闪回又成了黄色,我还以为我击中他了,不应该啊,平常我判断这种东西很准的……他又翻过来,我紧急躲开他突然的子弹。“Maki姐,站在一起,这样不行!”

她往我这边退。她的对面有两个人,扑上去,她拿旋锯挡开,结果被后一个人抢了先机,像铁环子一样的东西一扫,她没有架住,只好向我这里来躲了。这不像她的身手啊,一定有问题!瞥过去,篍纳里斯步步退,可是她的动作倒是挺快的,一个旋踢,竟把那个黑白条逼至后面一两米。我招架进攻,又看到黑白条慢动作般伸出手去。不敢看那个条条儿。像是肉搏,篍纳里斯挺快的,快啊把他干死,我实在受不了了,用你的口红画儿——画出来了,鲜黄色的图案,螺旋,路灯,飞踢——黑白条进了陷阱。

后面跑来一个人,脚步是星环的,没有接近。找到高的厨房屋顶,拿控一个窗口了。我挡住白色风衣的攻击,Maki姐把三个人逼后。黑白条将是第一个战利品,但是!怎么回事儿,没有反应??口红的线失去作用了吗??黑白条儿穿过去,线就在他体内,过去,没有一点损伤。就在这个陷阱里,黑白条一伸手,离着篍纳里斯好远呢,就能反应得到,篍纳里斯被这个不符合物理的动作击出一段距离,完全没反应过来。不行,我拿起加特林扫去,没反应,直接扫向白衣服吧,多了几颗鲜红的图案他,打中了!!回头看,黑白条把她——不,她掉出屋顶边缘了,然后黑白条一伸手抓了一把空气向右做了个猛戳的动作,顿时映的明黄色的血雾翻转……断翅的鸟一样……

这不可能!!!!!!!……

然后,仪式般,一根金箭,彻底结束了她。

这是……

一击必死,没有余地。

怎么办?

晴天娃娃的白色在天空飞旋。我看了看我前面的人反击过来,拿着长刃,挥来,我又一梭子弹,打中上半身——明黄!血是明黄,全是明黄色!明黄色的空间!右边的晴天娃娃们不知道怎么的干掉一个。明黄,充斥整个世界。身上是黄色,地面黄色,金水儿漫散在黑白格子,像上了层金漆啊。我面前两个人来了,不行啊……这种奇怪的感觉又开始来了……

两个人,我们也两个人。我算了下,如果大脑还能运转,对面算上Robert还有十三减去二,十一个人。Maki姐,你的旋锯舞蹈该开始了。我们冲过去,在第一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先上一梭子弹。鲜血在近前爆炸,血红,接着明黄。正想冲到第二个去,后面突然冲来个人,把我拽住!往后翻去,推掉边缘的砖块直接掉下二层楼!!又飞起来了,不,Maki姐,你快——离开到很高的地方了,我左手拿出刀子来划向他抓住我的手腕,让他瞬间松开,我坐回在轮子上。

想找我单挑是吗!!那我陪你玩。

这里离那黑白条条很远了,我感觉一切恢复。果然是那家伙引起的,干掉这个人去跟他们说!

我飞过去,离的远些的时候绕过来,直接哒哒哒哒,又拿出刀子来,他一闪,我扑了空,马上转回来却被他发现,后面拿出个三角形的东西来就甩向我,我身子一左躲过,它却又回来,划了一下胳膊,我去,拿在他手里了,可恶!!

这么一个人还干不掉吗!!

没有必要慈悲了。两发加特林交叉开火,一时间一个弹幕冲向他,谁也别想在它面前逃过!砰砰砰,几个黄色弹孔击出来了。抬头,突然看到了一下Robert,倒吸了一口凉气儿,他在绝佳的位置上,一支箭,我就……可是奇怪了,他不打我。那就——被我打中的那个人啊,去死吧——

我有点儿感觉到疲惫,左胳膊也不是那么好使,背部又旧伤复发。在打仗呢!!这绝对不是好兆头,不行,不能任由它倦怠。

赶紧回去。我看了一眼周围——把那个人支开!没错就是他,那个竖条条儿,就是他!!啊!

——这感觉真的是可恶,让人晕眩——他又是那个动作!一个晴天娃娃,我认出来了,鹤多,看来是被打到了,闪了一下,渐渐降落,但是没有伤的太厉害,于是就和他后面的那个一起,组成环形,中间放出个红色光来,又放出蓝色光束来。星环的我还以为,想了想,他不是这颜色的。

蓝色的光啊!在这天地一片明黄里,本该代表神秘与死亡的蓝色啊,却是那么亲切。只不过蓝色这颜色的狼性是永存的,一发,穿了他们正底下那个人的胸膛。

可是……

支开他啊,我说了支开他啊!!

后面来了个,长长的手里武器,一看是游丝。瞥左一眼,那个受伤了的晴天娃娃和千落雨织在一起去了,看来在忙于救治。绸也在那儿工作。话说Nico你也给我来一条吧……好嘞——

一发子弹又猛地打过来!像一条线。我一个右闪躲过,谁干的??继续,但是后面又突然出现个人,给我推到屋顶中间去了,我看到了千落雨织,鹤多,在我身边,绸正在做复原液操作,这新的机器人的进程倒让我满意。只不过我后面有人啊,我不能持续去看了,给他赶到一边,回到站位——这个感觉又来了啊啊——!来的更猛烈,天空和地面突然就晃了一下,还好没有倒,那个竖向黑白条衣服的人,看不清脸,到底是谁啊,无法被毁灭的人啊……到底有什么办法!晴天娃娃处理完,刚回去,他又,不,这次是正在和后面的人胶着战斗的千落雨织,我都没看清怎么回事儿的!

“啊——”

声音好大啊她。

然后又一根箭发射去。

麻木……我管不了这么多了。可是明明她千落雨织站在那里啊,四周人穿过,不,一个虚影,幻象,又是幻象!怎么了我是……我不会在这里死掉吧!!!!……不行,转子,你要稳住,看看近处,不要看那里……敌人!

又全都跑到更加高的地方,同样,我是不知道我怎么上去的。俯视那一片刚刚的战场,圆,黑白格,重影,不,重影——往后看啊转子!不好,Maki姐!!还有几个人啊……不管了,Maki姐前面三个人,晴天娃娃——余光里边,星环在后面冷不防的光束一打,穿过那黑白条的身子,却弯折了一个小的方向,偏到墙根去了!躲开他啊星环!坏了他发现你了!那竖条对着空气踢出去,星环似乎就被抵在墙上动弹不了了,不行这不行,然后我看到他挣脱了!竖条左勾拳,又做了一个划刀手势,坏了,不要——星环躲过去了!他看来知道套路了,爬到屋顶,跳起来又突然——我这时候受到攻击没看到情况,啊——不,等会儿……

又来了,越来越严重。我感觉我被踢到地上了。生疼啊……但是好歹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你是要保护你的Maki的吗不是吗??!起来呀你转子——

旋锯声音!Maki姐冲进三个人里去了,星环呢晴天娃娃我环顾了一下,看着Maki姐使劲踩了一下地面,又飞起来,释放了Nico,两把旋锯加上伸长的机械胳膊,黄色光下,诡诞,明黄色打满一切!远处来了光束,这下成功封住在竖条儿旁边的一个人,里面光束一开,黄色的光束……黄色的血……突然想回到粉色房间,想起了那个房间了,为什么要想到那个啊!!!晴天娃娃死了一个吗……好像没有,一个蓝光又把不知道哪个人打到地上了,不知道剩下几个了。这时候楚拉伊应该是最佳的对抗人选啊,不过我偶然间瞥了天空,红白相间的栅格在那里肆意流动,像又铺了层花纹布呢……!

击中一个……

对面,她成了明黄色了啊……我也是……全是……

吐血了的感觉。真的感觉。心跳,格子,竖线,各种竖线……

游丝!!!!

一根箭。如此猝不及防?!

此时再回头一瞥,那个竖条条……我看不到他了……去哪儿了……找不到了……

地面鲜黄。格子埋没,但是天上的没有。哪个是Maki姐……是她。她在前线。我在她后面,终于还是这样子的。

Robert逐渐后退了。

“你是怕了吗,啊?”我听到Maki姐冷酷地一如既往的声音,她手一松,屋顶最后一个人交由星环处置了。黄光,鲜血,黄光。

“你……你怎么样了?”我感觉自己快不行了,但仍然故意装出这种平平常常的样子问她,可是声音还是没控制住,颤了一下。没了竖条和他的致幻影响,我的疼痛渐渐明显,才发现自己已经是个血人了。每个人都是。黄色之中,辨认了其他的颜色。

“我?”Maki姐她扬起头来,“解决掉三个人,才没有问题的。当然也要谢谢你哦。”

那就好,听她的声音,一切还好。

“嘛……转子没有事吧。”

她走到了一个后面有光的地方了。帽子呢??!Nico……借着光,我才看到她的发夹位置,两根电线露出来。

没事儿。我回答。她从全是血的衣服里掏出一个硬币大小的小圆片儿来,并且示意我伸出手来。小圆片上沾了血的指纹,除此以外,没有任何细节。“对了,如果你喜欢的话,常来我屋子里玩哦。啊……它好像是扫视网膜的,但是这个可以当钥匙。”

Maki……你什么意思啊?

“我没什么意思啊,”Maki姐她一笑,“但是,转子以后就要单独行动啦……”

天穹,格子在消失。

冷不丁的,好像是一根金色箭尾竖在我面前。

远处的黑点儿,越来越远了。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