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2 世界改写 十七

我们和Luis一道,又赶去Tifie的小楼。

多亏了Maki给我不厌其烦地介绍这里的人原先的家园的特点,让我多少记住了一些细节。这个四层小楼一看就是我所了解到的Kyiexitah会有的景象,立面有微微泛黄的白色大理石铺装,虽然不知道里边是什么材料;有七八根罗马柱子从一层一直通到尖顶底下,跨过三层楼板,给这建筑以通透感;柱子上有金色、红色等的颜色点缀,各种雕刻也很精致。门口有精灵卫兵——Tifie家一直有各种人形精灵,听之前她说过,好像有十几只的样子。看我们来,精灵卫兵拉了一下手边的绳子,随即厚重的金色大门缓缓打开了。

“Tifie!在吗?Ti esta?(在吗?)”Luis向里面问道。

“Aaa amoni! Vela meso eplopolias!(啊啊啊!等会儿的,我马上就下来!)”我听到一个声音。可是我明明就看到这房子的主人——Tifie——就斜坐在二楼的一个靠近栏杆的地方,怀里好像还抱着什么软软的东西,并不见动弹。

“喂,Tifie,我看到你了!快下来!”我喊。

“Ftosh?(你说什么?)”

嗯我觉得她好像听懂了,虽然嘴上说着没听明白:她缓缓放下手里的软软的东西,起身下楼。那软软的东西竟然站起来了,才发现那东西是可爱的精灵萝莉!!!晃着小猫耳朵,太萌了吧。正盯着她跑远,Tifie从左侧的螺旋楼梯上下来了。“Vidas, gri via polias.(你们进来呗。)”她又说,幸好Maki即使给了我翻译。

我们这才跨过门槛,踩到室内反射着天花板花纹的地板上,坐到那个特别软的沙发上面。Maki和Tifie的交流全程使用Kyiexitah语言,我一句都听不懂;我就和Luis闲聊了起来。

“好羡慕你家Maki啊。什么都会,也能为你分担一些工作。……话说,我一直也想获得一个这样的女……朋友来着。”

“啊?……可是你也是女的来着。”

“百合!多好啊哈哈哈。”Luis的脸上竟然泛起了一丝红晕,连她的长发也似乎迫不及待地跳跃了起来。

“噫!不过你要真想要的话……我带你去Qindely吧。”我说。

“那是什么地方?”

我去,我该怎么描述——“Emmm,那里就是一个……可以把你要的一个指定人物复制出来的机构,在卡贡季城的层,……我的意思是本来这个人物是只出现在想象中,然后他们能够进行外形与性格扫描,制成一个现实中的人物。实际上——Maki当年就是被我扫出来的,我让他们读取了我最喜欢的一个动漫剧集,然后他们就根据这故事里的外貌等各种各样的人物特点,制造了她。”我瞥了Maki一眼,她与Tifie交流的正欢,而我们根本不知道她俩在说什么。

“啊?这样吗?”她一惊。

“是的。但是,我只记得这么一件事情了。当时的确出于‘恋爱’的目的去制作的她,……但是后来……很多事情我记不清楚了,反正是我又重新认识了她一次,大约这样子。”我试图搜索脑海里古早的回忆,但是我发现了其中巨大的断层。

“哦哦我大约了解了,……但是估计很贵吧。”

“不不不,Qindely不要钱的。听说,是公益组织。”

“……哇啊!这太好了!!这真是活菩萨。完事儿后,快带我去!!”Luis的眼睛激动地闪出了光芒。

我忽然发现俩人在看着我们。“你们在聊什么啊。”Maki回头说。

“呃呃呃对不起,不小心打扰你们了……没事儿,你们继续。”

“不是责备你们的意思,”Maki翻出了她的iPad——我都没发现她还带着这么个东西——上面是备忘录的界面,密密麻麻的写了好些文字,“我们的确已经聊得差不多了。刚才我和Tifie交流了一下,问了问她那里对于复制人的记录。首先这不是个神话,注意这不是个神话,而是切实存在的事情,冰冻的光束从天而降,能够把所有的复制人及其原版都给冻住。然后需要说明的就是,在我们的世界的话冻住就相当于彻底死亡了,他也不会在反层继续出现,所以相当冒险的事情,我们最好还是别去试验了。”

嗬,真令人扫兴。难道大蛋壳还不能防住一回冰光束不成?呃,但是鉴于Tifie这样说了,那就先算了吧。

“Tifie要进行她的,呃那个词咋说来着——一个仪式,所以说我们先回去吧。”Maki说。

出了高耸的柱廊,来到大街上的时候正是晚上六点。

“Luis,真的要今天去吗?”我装作玩手机,但是是发了这么一条消息给Luis。

“嗯嗯嗯!!!!”她疯狂地点头。

“那好——你最好准备一下你的人设,到那里去他们要看的。”我继续给她发。

“好的!凌晨两点半我来找你。”她写道。

“那么晚?”

“到大卡贡季城层就是下午三点多,那个时候它才会开门。”

“哦哦。那我今天早点睡吧。”

我合上手机。“走,先去吃饭。”

/

这个陌生的层的夜晚十分迷人。天空中没有月亮,而是一片一片聚成螺旋状的星星,就像是梵高的《星月夜》,或者像是把银河系的正面直冲向我们一样。地面好像是反光的,像是湖泊或者极其平静的海洋,这样就造成了我们的上下两端都是这种景象,更显示出了这一层图景的诡异。

我看了看手表,现在是半夜两点二十五。Maki已经睡着了。我蹑手蹑脚的从被子里钻出来,尽量放轻脚步,把开门提示音关闭,打开门,出去,再关上大门。

我记得Luis住在一个很靠下的位置。我左手自带一个小的手电筒,这样就能稍微看清前方的道路,毕竟这个时间,路灯啥的已经全熄了,这时候的城市除了漫天银河、我手上的这盏灯,目力所及只有我这栋楼六楼的一间屋子小灯还在亮着——那是卡莲珊娜,又肝图到半夜了。

我摸到Luis门口,敲了下门,发现没有一点声音。我只好四处找看有没有什么能提醒她的装置,终于在门的右侧地面发现了一个门铃的指示。指示牌让我踩上去。我踩上去以后,我发现上面射出一道什么射线,看底下的指示说那是用来扫描人像的设施——可是!!我够不到啊喂!它看不起我的身高!!!我试图蹦一下,但是脚离地以后那射线就立即消失了,试了多次都没能达到效果。正当我准备尝试一些其他方法的时候,门竟然缓缓开了条缝。

“转子,不要站在那上边了,我的手环已经快把我胳膊震断了……”

“啊?原来不是非要够到射线吗?”

“那玩意儿是开门用的……即使别人够到了也没用,它只认我的身子。底下那个踏板只要踩一下我手环就会提醒我的。”

我看到Luis耷拉着眼皮,像是没有完全醒来的样子。“几点睡的啊?”

“十一点半。”

“不是说好早点吗?”

“昨天我整理你的Maki给我搞的语音记录,写文档写到这个点儿。”

“哎呀Luis辛苦了。咱们走吧。”

“等会儿……你会用穿梭机吗?”

“会,我当然会啦!”我信誓旦旦。

我带着她到最近穿梭绒芯波雅的那个房间,打开门。设备就静静待在那儿等着我们使用呢。我又打开灯。

“等会儿等会儿转子——我想到一个问题!”

又怎么了啊Luis。

“我穿越过去以后你怎么办?你自己控制你自己??”

“不不,宿叶束波搞了自动化的程序的。甚至你穿梭我也不需要实地操作的。”

“……靠谱不?”

“当然啦!!放心!快点,把着这个扶手坐上去,左腿伸这儿,右腿伸这儿,手这样攥着这个球球,好别动,我合上锁。”然后我拉出德丽尔人的那架球形屏幕:“连接海威提卡!”

“在呢。”秒回。

“一会儿我和Luis要穿过去,你那里接好啦!”“OK!”

“Luis准备好啦?”我看到她佯装镇静,但实际上能看出紧张劲儿的。

“好啦。”

“那开始了哦!”

我按了按钮——一开始是个拉杆的,看来束波给它换掉了——Luis的身子剧烈晃动了几下然后就不动了。呼,感觉亲手干掉了她。

然后投影仪上显示穿梭成功。

“稍等我一会儿就过去!”我展开固定四肢的锁,把Luis抱下来——她好沉啊——放到地面上,然后把锁扣调到适合我身高的位置。我在上面输入代码,希望这回我的体验能比我被射死那回好一些。打开进程,我顿觉眼前一阵狂亮,然后震了一下,就出现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当然,旁边站着的Luis我是认识的。我看了看表,现在是……反层的半夜两点三十五。还早着呢。我看了看这个地方墙壁上的挂表,现在这里是下午两点五十。

……老子终于回来了,我得去大卡贡季城看看。我脚下伸出两个机械轮子,让Luis坐在后面。我发动轮子往后仰的时候,发现,嗯,……Luis的那一对儿——波浪,正在我的的头后面,哈哈哈哈哈哈!我们俩疾驰到卡贡季城底下,发现现在更加壮观了。可是今天没大有时间进去看了,Qindely离这里还挺远的。思索了一阵子,我准备带上海威提卡的接收设备。我留了他的联系方式,这样我就能在远处询问他如何使用这个看起来挺精致的小设备了。

我和Luis沿着主干道一路全速前进——这段路我已经数年没有走过了,道路两侧早已发生了变化,但是远处的那三个大漏斗状的层间通道还在,我一般看到那个就知道我要转弯了。后面大楼越来越高,到最后已经全都钻进云里面去了,那是市中心,飞船、飞机和像晾衣绳一样的轻轨线路交错而行,蔚为壮观。十五分钟后,拐进一个路口,一栋巨大的建筑像其他建筑一样高耸入云,但是它全身由屏幕装点,与旁边一排全都是银色冷光的建筑外皮迥然不同。底下的位置,写着大字“Qindely”。

“到了!”

“哇啊啊好激动~”Luis喊着。

啊Luis我有点不习惯你这样说话来着……

走进大楼,里边没有什么人,毕竟尝鲜这种事情的人仍然是少。一楼里边空间很宽敞,挑高也比较高,但是Luis认为还算正常,可能还是因为我太矮了吧。最中间是个这公司创始人Qindely先生的大雕塑,这个和几年前还是一样的。要询问业务的话得对着这个雕塑说话。

“我说什么?”Luis看着这个微微前倾的彩塑。这塑像至少得有两米高。

“你就说Qindely先生你好,然后说你是顾客,想订做人物就行了。”

“哦哦好。咳咳。Qindely先生你好,我是顾客Luis,想订做人物。”

“订做实体人物请上二楼。”一个很自然的男声从雕塑的嘴巴传来。

“我去怎么换地方了,原来在这儿它就可以扫描的。那上二楼吧。”

上了二楼我才发现为什么改了地方。二楼实际上是个巨大的图书馆,不过里边全是漫画书和动漫存储盘。书架子是钢铁制造的,每一个书架子都放着最少十层漫画或者动漫盘。中间有巨大的显示器能够演示动画,书架上亦有小型显示器可以演示——这个地方绝对是动漫迷的天堂。最远处那堵墙才是最壮观的,那堵墙上画满了有限层和无限层世界上出现过的所有的动漫人物造型,并且按照头发颜色排列。我估计Maki的原型应该是那十几排红色头发里边的某一个吧。

“……现在只能从现有的里边选择了吗?”Luis突然叫住我。我过去看,发现这是个蓝底儿的“注意事项”。以前可没有这种东西的。

“是的吧……”我突然没了底。

“可是Sofia是我自己创造的人物啊……”

“呃……看来是不行了吧,什么鬼,怎么现在搞成这样了啊这里边。”

我有点失望,正想离开,忽然从书架上发现了什么熟悉的东西。

哈哈哈,瞧,《雨兰幻想》,这是卡莲珊娜的漫画!我竟然在这里一下子就发现它了。对了!卡莲珊娜,她不是能瞬间绘画吗。我问问她!

“等会儿Luis,我想到了个办法。”我拿出手机,试着拨她的号码——希望现在她还暂时没有睡觉,并且乐意为我们去完成这项工作。嘟嘟了几声以后竟然打通了。“喂,是谁啊,这都……诶?转子?Luis??”

我把缘由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然后就把电话交给了Luis,希望让她介绍一下关于她的梦中女友的设定。

“我可以过去吗?”我突然听到卡莲珊娜这样说。“或许,我亲自去的话可以做得更精确些呢。”

“……你过来吗?……那我或许要指导你去用穿梭机。”我拿过Luis的手机来。

“好的!”电话那头答应得很清脆,“我先保存一下,稍等!——好了好了,我现在出来!”

“好,那你现在就出发吗?……呃穿梭机现在在,实验区303房间,门应该开着。……往下走,对,电梯。……到了吗?到了?好——哦哦对上面是我,旁边是Luis,不要紧这不吓人,你看右侧有个透明球屏幕,点第四行,对拿手指头碰一下就行,锁打开了吧?行你把我弄下来吧,注意不要在椅子上留下任何其他东西,然后把着椅背上的扶手爬上去,小心一点儿。……好了以后——哦对你得把锁扣调到你的身高位置,到你的脚腕和手腕那里就行了。然后把透明球拉到你能触碰到它的表面的位置,右下半球点语言可以调成Sma Norien语,不用调也没事儿。……然后你现在的状态应该是,两眼目视前方,胳膊和腿都放到了那个半环锁扣里边,嗯,然后在透明球输入‘Qismopi’,‘Q-I-S-M-O-P-I’,再点确定。……对,透明球是不是变成橙色了,那说明锁扣成功卡上了。然后输入‘Reritt 8’,‘R-E-R-I-T-T’再打个数字8,就代表按确定键了以后八秒钟以后可以穿梭了,这几秒里边透明球是绿色的。没问题了吧?没问题按确定。好我等你过来~!”

我赶紧拿出海威提卡的接收机,放在地面上。上面印了个小箭头,我记得他给我说过箭头要对着空旷处,指着的是生成位置。终于,一阵粒子云旋转过后,卡莲珊娜顺利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吓死我了,我第一次搞这个——有一说一,贼jb帅!——Luis,你可以给我说设定了。”

我看着她拿出一张纸,应该写着的是她之前拟的设定。“呃,名字叫做Sofia,有亚麻色长直发,大眼睛,长腿,大——不不不大约C到D之间就行了。其他的话,嗯……你可以自己发挥吧。”她把纸交给卡莲珊娜。

“好的知道了……但是话说我们搞美术的还是希望对方把设定说的更详细点的来着……”但她又回忆起什么来,“啊可以了,我知道你要说啥了,这样也行。”

卡莲珊娜从衣服里掏出一个小圆柱状的物体,抻长,成了一个大约十五六厘米长的一个带有一条狭缝的长形物,顶头上还画着一个黑色的八边形标记。然后他又从另外一个比较大的衣兜里掏出一摞32开的纸来。他把一摞纸在地上放好,然后摆弄了一下那个圆柱体,狭缝里顿时像放映机一样散发出光线来,只不过这种光线是紫色——不,是彩色的,上面好像还悬浮着一些图案,它们飞快的闪回,像放电影一样。“在此期间,你们不要打扰我,我需要把我脑海里想的所有情节和画面投射到这里边去。”

“好的好的。”我和Luis退后了几步。卡莲珊娜坐在偌大图书馆一角的地面上,前方放着那一摞不薄的纸,拿着这个散发着幽幽的光芒的“神笔”,闭上眼睛。她把这个长形物体的一侧贴齐纸的短边,也就是最上方的位置,然后向下缓缓移动。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凡是它轻柔的光芒扫过的地方,竟然出现了复杂的图案,所绘制的正是Luis给她描述过的Sofia的形象,甚至与此同时,连侧面的装订都已经完成——就像一个打印机一样。光芒里的图案飞速的闪着,像是把一个全新的世界灌输进这一摞纸张里一样。而当扫完了最下部,那光芒倏地便消失了。

这可怕而又迷人的魔法!我也想要啊。

“这样可以吗?”卡莲珊娜站起来,把她手中的小册子递给Luis。很难想象这本精致的漫画在几十秒钟前还是平平淡淡的白纸。翻开漫画,开头竟然还有人物介绍,这一张画的特别详细,应该就是给制造机扫描使用的了。又看了看封面,标题写的是“异世界语言会死”。

“是‘三天学不会异世界语言’吧。”卡莲珊娜听到我的自语,过来重新查看了一下封面。“这就是Luis的小说标题了。她说要制造Sofia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它,因为Sofia正是这里边的人物。”

根据导航栏的指示,我们拿着这本现场完成的小漫画来到三楼。

上面就是我见过的景象了——虽说我来过一次,但也是仅仅观察了几十分钟而已。总体来说,这栋高达数百米的高楼,地上部分也只有这三层楼,它的办公室啥的都在地下。整个制造室的挑高大得惊人,足足五六百米,少量的窗户透出光丝来,空旷得让人直打寒战。从它浓雾笼罩又机器密布的最高端,伸下六架巨大而粗壮的机械臂,在中段聚集为三组,又在离地面大约三米的位置聚集为一组。它的最底下是一个十分复杂精密的制造端——曾经Maki就是在那个制造端的绝对精密制造之下从动画上的平面图像变成真实无比的她的。

我从Luis手中接过漫画书,将它摊开在Sofia第一次出场的一页,用它提供的可擦的标记笔在上面标记出Sofia的轮廓,然后把书压在操作间的玻璃板底下——说来,这个操作间蜷缩在整个巨大空间的一隅,我们刚才看到的机械臂画面都是隔着双曲面的全景玻璃看到的。我合上扫描盖子,然后静等第二个奇迹发生。“要开始了。”我说。

“要开始了!!”Luis满心激动。

庞大的机械活动起来却没有发生任何抖动与过大的声响,数百米高的机械手臂像织布一样轻柔地散出如云雾般复杂的丝线,组成身体的纤维,血管和神经组织。我这一回还看到制造端上还有三四个小型的机械手,弯到下面去进行更加细致的操作,像是几把精密的梳子,把这些丝线捋成身体的结构——对了,还有最中间的灌注口,能够先生成人物的骨骼,就像盖高层写字楼的时候先施工中心筒再搭建外层房间一样。这种骨骼相传要比普通人类的骨头硬度大一些。在搭建的过程中关节处还是硬性的,等到搭建完成以后关节处的硬性材料将会自动分解,这时她的身体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制造端渐渐制造出不同颜色的丝线云雾,他们用来搭建身体内部的器官,在被肋骨包围的器官制造完成了以后,肋骨才会被制造出来。她的一对球状物也在此时被搭建了出来,在完成时,一晃一晃的。制造端分成了三个部分,一部分继续向上搭建脖子,另外两个部分一转攻势,向下制造垂下的手臂。等这些都完成了以后,它们制造精致的脸庞以及亚麻色顶级丝滑的长发。

随着长发飘逸垂下,制造终于完成了,Sofia——我们的新成员——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只不过……没有穿衣服啊!

Qindely现在怎么变成这么开放的机构了,我记得Maki那会儿衣服是随着身子制造出来的啊!等等不会漫画里就是这样的吧,等到玻璃板松开的时候我赶紧去看,但发现里边的她还裹得严实的呢。看来是无良Qindely偷工减料,非得让我们自己去买衣服。

“Luis! Hahaha! ”

Sofia从制造区域跑过来,长发随风扬起。

“哇啊!”

Sofia轻轻地抱住了Luis。啊,果然她的性格和Maki就是不一样,当年造出Maki她二话不说就带我出去了,哪有在这里的肉麻剧情啊。

“Li nomijas Sofya!”

等等这说的是啥???……卧槽,百密一疏啊,我再翻开漫画,发现这本叫做什么“异世界去死”的漫画的Luis原作里,Sofia的母语不是汉语!是人造语言!叫做什么“Unilingvo”!!我去人造语言又是什么东西???这种东西还能人造吗????本来我只是来看百合的啊喂!为什么这一切像是进了哈佛的课堂一样深奥啊!

“啊,简语也是人造语啊。”

冷不丁的,Sofia说了这样一句话。

太好了,谢天谢地,她会汉语。等会儿她怎么知道我想的是什么的??难道这么善解人意吗?哎呀不管那么多了,好烦人,啊Luis和她抱在一起的样子好甜啊。真是太好了。

好吧,接下来实际上就是考虑如何回去的问题了。回去一切好办,城市也到处都是衣服。我再次拿出了海威提卡给的那个东西,这一回,我才开始仔细的去研究它的外表。这个长宽各大约十五厘米、厚度大约五厘米的小方盒子的最底下一排,也就是和产生粒子云那一面相对的窄面的上方,镶嵌着五个小按钮,而他们上面都有汉字的标记,分别写的是“说明”和“一”到“四”。我试图按了写着“说明”的那个按钮,盒子上本来白色的外壳突然显示了黑色字出来:

“欢迎使用Sorpri牌便携穿梭机。请仔细阅读以下说明。”

我试图向下翻页,划来划去没反应,竟然发现不是触摸屏,摸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发现背后有两个微微凹陷的区域,按那俩地方就能翻页。我赶紧找到介绍按钮的地方。

“本穿梭机最多支持四个人同时穿梭。”

这么牛逼?我再次端详了这个小小的设备。我数了数,Luis,Sofia,卡莲珊娜,我,正好四个人,真是太巧了!但我又想到事成以后还得把这个东西还给海维提卡。我拨通他的电话。

“喂?……哦哦,你拿着就行了,我这儿还有呢!”

我去,啥时候这种科技成了量产产品了?但不管如何,现在这就是我们的交通工具。“嘿,我们先返回吧!”

“好的。怎么操作?”

我又仔细研究了一下说明。“嗯,我们四个胳膊栓在他这里边四个环上,”我一边说着一边按照说明的指示从机器里拉出四个带电线的小环形部件,并且松开卡扣旋转一圈半把它放大,“然后调整穿梭位置——嗯收到了,点确定,然后,我按开始了哦。”

“等等你看仔细了吗?”“看仔细了!Sofia,这个可能会有点吓人,做好准备。三,二,一——”我按下了按钮。没有什么惊动天地的反应,我觉得我像一阵风一样飘走了。然后,我们就出现在熟悉的房间,手里仍然拿着这个设备。

“太神奇了,Luis,等着逆向它。”我把椅子上的那个卡莲珊娜放下来——她比Luis轻一点儿——拉到旁边,然后给他们标记火化标签。俯视看的时候,地上那个“我”真是显得够矮的啊,但是还有点可爱?

“嗯好。Sofia,欢迎你来‘这个城市’,……跟我回去吧~”Luis轻柔地对Sofia说。我第一次听到Luis这么富有情感的声音。

“好的!”

我看着她们俩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再一看表,现在是三点十五。和卡莲珊娜告别后,我摸回房间。Maki一点没有察觉到我刚才的消失,但是我今晚算是兴奋地睡不着了。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