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2 世界改写 十八

过了三天了。

这几天倒一直没见着Luis,所以本周也没有什么特别行动。至于新来的那个Sofia,我们很多人还没有见过她呢。听梅莎说,Luis最近忙于在训练室对她进行战斗以及熟悉整个世界的培训,需要花费几天时间——不知是否真的如此。

倒是今天绒芯波雅突然找我了,问我能不能和我们这些老卡贡季成员一起回到原来的地方看看。

“这……还是问问Luis吧。”我说。

“她不是在忙吗?”

“没事的啊,去找就行了啊。对了你有没有和风舞以及篍纳里斯他们说过?”

“都说过了,他们说行。”

“那就行。”说走就走,我领着波雅大姐坐中央电梯来到负一层训练中心所在的环形长廊。这个地方墙面都是特殊的金属材料制成的,听说比球壳还要结实,防住之前的蓝色射线的袭击那就更不在话下——Luis为了城市安全不可谓不下本。长廊两侧有许多又重又厚的门,不出意外也是相同的材料;门上还有带着防护网的小灯泡,屋顶也挂着粗壮的管道和灯管,这种装修风格时时提醒我这里是非生活区。使用中的训练中心门口的小灯泡是红色的,但我放眼望去一片绿,再往前走了走,突然发现了一盏红灯。“就这儿了,我去叫一下她,你可以在这里等着——或是和我一同前去。”

“我打完这一把——我在这等着吧。”

啊?你小——好像这样有点不大礼貌——一路竟然在打游戏?我去,你跟风舞学的挺牛逼啊。那我只好自己去了。

“Luis?Luis?”我走到门口按住门铃,往话筒喊话。

可是没人答应。这门隔音特好,我听不见里边在干啥。我又长按了一阵子,终于回复了:“谁?……好好等会儿的!……算了,我出来了!”

大门突然敞开。

“你……你们在干什么啊。”我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我仿佛看到了一贯以冷静、优雅、严谨、冷酷而著称的这城市之主的另外一幅面貌,虽然我在三天前曾经见识过。Luis和Sofia都穿着薄塑形衣,并且二人柔美的长发各有一部分编织在一起,形成一道紫黑色一道亚麻色的图案,由于互相拉拽,Luis开门的时候Sofia一定需要跟过来的。“啊转子,波雅!!很抱歉这幅样子来见你……有什么事情吗?”我看到Sofia也是反应了一阵子才想起来要往下看到我的身影。

“这就是你们的训练啊。”我不无打趣地问她。

“Emmm,……哎呀转子,这是培养默契,快说有什么事情吗?”哈哈,她们的脸红着呢。

“绒芯波雅,你过来说!”

“好的!——啊哇哇哇哇哇!Luis在做什么啊!啊……等等我要说啥来着……”

我在暗地里听着想笑。

“啊,我想起来了,我想最近在我们原卡贡季的成员里组织一次到卡贡季的回访。”

“哦是这样啊。都有谁?”Luis渐渐恢复了她那种语调——但是这时候越严肃越搞笑啊喂!

“我,转子,Maki,Nico,Dymole,篍纳里斯,风舞,游丝。”

“好多人啊。对了,我让宿叶束波逆向了我们带回来的便携穿梭机器,并改成了单人使用的装备,本来我决定下午发放的,可是……那么,等到下午发放后再行动可以吗?”

“好的,反正由于昼夜相反,我们也必须晚上出发。”

下午的时候,Luis果然出来了,叫我们到中环公园的大空地——像一个广场,其实我整天也路过,但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块被单独划出来的地区。从平台上可以从树影之中看到外界的景象,稍微有点绿色的天空更显一切的静谧。

Luis在给我们讲解了用法之后就发给我们每个人一个巴掌大小的设备,让我们尽量可靠地携带在身上。

“Maki,等着回去再放身子里啊?”我问她,我记得她的机械胳膊里边有这么一块储存空间。

“好啊。今天下午——我觉得应该有时间吧。”

“嗯,但是我就怕……”

话还没有说完,我突然瞥见窗外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异动——好像一道蓝色光束从天而降,直冲海面而去!

“大家小心!”我喊道,在场所有人都一惊,但随后极其有序地跑向墙根找到了可靠的稳定点,紧接着,只听“咣!!”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蓝色光束接触海面,直捣得这宁静的水面顿时翻天覆地,水火四溅!在城市里我们都感觉到了相当严重的震颤,高大的树木顿时摇晃起来。

“Ci es homin de Dreipre! Nos ini urgente stato!(这是泛系人!进入紧急状态!)”在Luis喊话的当时,城市顿时警报大作,播报起了应急通知。Luis赶紧让大家在三分钟内回到房间并做好战斗状态。

安逸了这么长时间的城市突然笼罩在紧迫与忙碌之中。我和Maki火速沿着墙根的小路转入总部大门,哒哒哒上楼,回到房间,按下门旁的按钮,随即所有的普通摆设全部缩进墙内,墙体和地板翻转出另外一面,上面摆放着各种外挂武器设备。Maki思索再三,最终选择再给我们带两块激光充能电池,换上战斗裤装,然后就按了按钮,让密密麻麻的安全架全部伸出,保证一旦发生巨大颠簸时屋子里的摆设不会混乱。

我在对面换上黑色的特殊布料裙子,固定住头上的翘起来的那根小羽毛,出来锁好门。

“Tote luctistes vade a F-zona! Repariste-Grupo e ali grupos garda in piso nega un de Basico!(全体作战队请前往F区域!修理小组等其他小组在负一层基地待命!)”

喇叭里又播放了这样的消息,是机器声音。

F区域是一个靠近球壳边缘的扇形近地面区域,听说有十分先进的“繁殖泡飞船”——这好像是Luis利用一个叫做阿拉塔拉文明的科技制造的,具体的原理我也不太懂——看来我们要大战一场了。

在这紧急状态下,整个小城的公路都排列好了速度极快的磁悬浮球车,看来这座城市的紧急装备与智能化系统相当了得。我和Maki赶紧搭上其中一辆,赶往指定区域。路上我看到梅莎和Tifie在向中心电梯井赶去,一时间突然想不起来她们俩是干啥的了。不管了,我们的队伍要紧。

等到我们风尘仆仆赶到F区域、下车的时候,Luis、Sofia、游丝和绒芯波雅已经先到了。“……这说明反层也在进行大战斗。我们要配合好他们。”一进去我就听见绒芯波雅这样说,不禁让我回想起那个噩梦夜晚——但现在我算是完全不担心了。

花了约莫一两分钟时间,我们就集结完成。F区域前面露着一块大窗户,是球壳的一部分,上面还画了一些金色十字线。透过窗户看,外面那些蓝色线条与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所遇到的完全一致,就像是用Photoshop加上去的一样。我们分配了机位,Luis和Sofia以及我和Maki都分别在一架飞船上,虽然现在还不能被称之为飞船,而只是一个半卵形的座位。我猜想,出发之后,Luis可能就远程控制城市了,或者让城市的人工智能自主运行。

“准备好了吗?……出发吧!”Luis喊道。

虽然我还没实际开过这飞船,但是它的界面非常友好,也很自动化,加上之前熟悉过两天界面,觉得还是有把握熟练控制。Maki操纵方向,我操纵武器系统。“出发”二字喊出以后,我前面的嵌着金色十字线的玻璃——也就是这个城市的巨大透明外壳的一小部分——渐渐变形鼓起,形成一个向外凸起的泡状物;同时,我们的带有控制台的半卵形座位被往前推,直到和凸起刚好吻合。油膜一般的球壳包裹住我和Maki以及我们的座位,然后我感觉到了一股宛如飞机起飞般的巨大的推力好像在驱使这块原来属于城市的体块脱离母体!最终它独立了出来,成为一个被小小的透明壳包裹的长球体,猛地冲出了城市。

“Maki你开稳点儿!”

“打仗呢管这么多???”

我们数架飞船从城市这大水珠飞溅而出,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向蓝色线条的源头射去。

一些细的蓝色条纹射向海面,把波涛已经汹涌起来的水面搅得天翻地覆。这条纹没有明暗,远近也没有虚实的对比,我们通过这些条纹的透视,大体锁定了他的位置。Maki控制飞船火速前进,超过了其他飞船,到了船队最前方。我打开望远镜——这也属于球壳的一部分,在玻璃上面形成了凹凸以放大外界的景观——观察到有数个人影都聚集在那片区域里。“看来倾巢出动了,都在那儿。”我在通讯里说,“可以开始了吗?”

“开始吧。”

我打开设备锁,面前悬浮了一片金属面板,和上回Luis那一片儿差不多,只不过比较小,上面也都写着操作注释。我余光瞄着敌人的位置,感觉到他们向我们冲来的速度大于飞船的速度,但是我已经放心地,或者说身不由己地,将所有的驾驶控制全部交给Maki了。

我触碰金属板最底下画着一个圆圈的位置,那代表着追踪光束,然后让玻璃面罩上的一个圈对准那目标区域,接着开火。我们的黄色的光束——实际上应该不是光束,因为光不会拐弯也不会前进得那么慢——画了一个大S形冲向目标,然后又产生了一回震天的声响。其他几艘飞船也接连以不同形式开火,可是我发现蓝色线条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看来这些不足以产生威胁,那就有必要动真格的了。

飞船继续飞速前进,直到某一刻,我清晰地看到了他们。金箭人,Toe,Robert,还有那个黑白条条。我瞥到那个黑白条的一瞬间仍然感觉到了像上次大战那样的晕眩感。啊,全员出动,搞得我感觉有点PTSD。

“Maki,当时干掉你的那些人现在又出现在眼前,你什么感想?”

“没有感想。”

我划了一下刚才那个圈上面的一排小圈,伴随着Maki的大转向,壮观的孔雀尾巴状的光芒就迸发出来,向着那几人去了——与此同时,其他飞船也随即开了炮,一时间狂轰滥炸,蓝色的条纹开始打乱了阵脚,然后我发现趁我们离目标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一道很粗很粗的光线突然从我们的后方发射而来,然后他们拿蓝条条使劲地去挡那光线,接着他们散开了位置,分头向我们扑来。……坏了,谁要是被那个眩晕黑白条看中了可就太惨了。

我看了下雷达屏幕,确认了别人的位置。我想去干扰那些敌人的计划,于是我首先选中了那个射箭的人,他还是像之前那样高傲,不过好像换了一身衣服,现在他是白金相间,手里拿着金色的箭。他好像也看到我了,不躲闪,反而冲过来!

“Maki,不要让他上咱的外壳,甩他一段距离再攻击!”“好!”

Maki的转弯十分突然,把我甩到最左边,转了个几乎二百度的大弯,然后突然向左转向,幸好我的安全带阻止了我扑向Maki的座位。金箭人在离我们大约有五十米远的时候,我再次发动猛烈的攻击,不巧的是光束被他的某种护盾给偏折了。可恶!我瞥了眼别的地方,看到了黑白条好像缠住了某一艘飞船——我去那是Luis和Sofia的飞船啊!不行我觉得我们得去帮忙,至少在远处。我发射了黄色光束,结果又被一道蓝色条给拦截了,啊,我总是遇到这种,发射一个武器都那么不爽吗??气死我了。

“Maki,往那边!”我喊。她好像还真知道我想说什么,又一个陡弯飞过去,然后直冲向下,我趁机发射光束,不偏不倚正好打在那人的身上——好像又穿过去了。对啊,我想起来了,他在卡贡季的战斗的时候就不受攻击影响,该死。

“转子,试试上面几个。”Maki给我说。

我去,哦哦哦对,上面还有三排武器发射按钮。我按了一下中间那排的长形按钮,座舱玻璃提醒我重新寻找目标。我对准后却怎么也无法锁定,结果发现竟然是近战武器,我才不想和那个致人迷幻的黑白条近战,上回的事情我记着呢。我改按第一行,终于出现了新的东西,飞船产生了一种空气泡一样的东西向着我锁定的黑白条移动去。我正在准备按第三行按钮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这空气泡竟然把黑白条吸了进去,好像还让他挣扎了一会儿,然后那个黑白条就不动了——离得太远,我不确定。我也不敢靠近看,可能这个时候他还有致幻作用,直到我听到通信里Luis的声音:“你把他干掉了?”

“我不知道啊……”

“他现在趴在我玻璃上呢!”

啥??看来没事儿。Maki火速飞过去,我们查看战果。我真的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然后这个梦魇就被清除了?我看到其余的泛系基地成员见此情景,赶忙调转方向消失在了远处。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他的衣服并不是黑白竖条纹,而是格子花纹。原来之前的种种幻觉,全都是这样引起来的!

“怎么处理?”

“我来查查,……这样,我们找个陆地区域去。”

我们跟着Luis飞到很高的空中。直到城市所在的大透明泡也变得很小,我们寻找到了不远处的陆地区域。战利品一直趴在Luis的飞船上,看来她们飞船开的很稳。

“转子,Maki,我把他扔下去,然后你们在半路中击中他就好了。”

我看到Luis的飞船稍微一抖,那个黑白条——黑白格,就像断了翅膀的燕子掉了下去。我准备好孔雀开屏炮,在他离开Luis飞船区域大约五秒钟的时候,对准他发射炮火,顿时,空中闪了个血红色的烟花——我仍然用了这个词,因为我突然想到Tora——他也变成烟絮飘荡在了空中。

“这!怎么崩我这儿了!!”突然在通道里听到这个声音。

“啊对不起Dymole……”

我们调整方向,很快就回到了城市。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