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六

城市突然增加了塔吊与施工的机器人,看起来让整个空间变得更热闹了一般。但我们谁都知道现在的城市不再是之前那个绝对安全的堡垒了。穿梭黑衣人的到来打破了一切平静,送走了一个老朋友,以及让Luis和我们所有人焦头烂额。

巨大的广告牌——我还记得Maki拎着我飞上去浪过——被解体拆除,暂时存放在地下的储存间里面。施工的机械正在所有上部生活区的暴露环境加装能够防御极端温度的灰溜溜的壳体,那些材料和底下实验室和走廊等的高等级材料是完全一样的。听说这些材料都由底部一个环形的生产间进行生产,原料几乎可以是任何的正常物质。公园和跑道的地面被这种物质覆盖起来,建筑的窗户也全部封死,原来外挂的楼梯也用这种东西包了起来,留出隧洞似的楼梯道。

我和Maki出来的时候,只见所有东西都失去了颜色。鞋跟踩在这种材料的地面上没有任何声响。然后,原先的跑道外圈几棵树的后面,Tifie正在和她的精灵萝莉们一起拆除外墙不必要的装饰。那里的壳体更加厚重,因为要着重保护旁边的档案楼。

“这些东西啊,说有用也有用,说没有用也没用。”Maki看着眼前的场景不住地摇头。

“有总比没有好。”我只得说。

Maki愣了一会儿,观察着外面的这些景象。“昨天,我和梅莎,以及宿叶束波和绒芯波雅一起,进行了对Dymole尸体的初步研究。”

“如何?”我问。

“这里边有很不寻常的物理现象。所有的高温体,不管是高于五千度还是高于二百度的,不管是黑衣人体内的还是他们所熔化的,都有这个现象。她没有被黑衣人直接击中,是被当时发生的爆炸,把超过五千度的高温体反弹到她的身上,直接致她消逝——注意我用的这个词,是借了个德丽尔语单词,和我们说的‘死亡’并不一样。……现在统一用这个词了。”

“啥词啊?”我说实话首先想到Sma Norien语的“hiated”一词,这是我会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卡莲珊娜用词之一。

“omaeson。字面是‘再次死亡’的意思,omae是再次,son是死亡。这词很古老,但几乎是为这个情况量身定做的:没有复活,没有轮回,彻底死掉,没法回来了。……说实话,德丽尔人都认为死亡与重生是连续起来的,这是他们神话的特点,倒恰巧与我们所处的世界很吻合。平常用的那个死亡叫做sontity。我们在层和反层之间穿梭,也都可以叫做sontity。”

我点点头。德丽尔神话的汉语版本我看过几页,说实话很没意思,那文风我更是受不了。我也不会德丽尔语,尤其是配上那个神神叨叨的索奇吉娜,让我对这个语言有一种莫名的刻板印象。

“回到高温体上来。所有的这些高温体——我也没有用‘液体’,我们还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状态的物质——它还有一种我们叫做‘冷热挥动’现象。”

“那是什么意思?”

Maki坐在也被灰色材料覆盖的外部椅子上。“就是当它们受到冲击,它们会突然降温直到最低点——你知道的,这种低温也能杀人——然后再数秒钟以内,这是宿叶束波的数据,再返回到五千度以上,然后再低再高,直到完成几个循环,它们就维持到了一个常温状态。Dymole并没有因为极端高温被烧成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现在不知道这种现象是否只在击中他们想要的目标时才产生。如果真的是的话,——”

“编程材料。”我站在旁边说。她在和我平视。

“啊对,或许就是。”

“冷热这么一‘挥动’,更确保带走目标。并且,这种性质能够传染到所有的热——高温体,不管是他们的,还是熔化的。”我猜测。

“对,基本就是这样。”她又站起来,拉起我的手。我们俩沿着最后的公园地砖走了一圈,看到Tifie家和我们之间刚才还树立着的树木都被拔起来。

我想起那场还没有结束的调查。“宿叶束波有说昨天被中断的数据读取继续吗?”

“还没有,那个实验室暂时被关闭了。让我们两天以后才进去。”她说。

“啊?这是谁说的??”我有点不理解,“两天以后要是再遇到这种事情怎么办?这回没有正出现在那实验室就是好的了。昨天楼下有个房间开着,里边打碎了几个德丽尔人的球屏幕,那些东西已经买不到了!”

“Luis说的。”她只是说。

惜字如金啊。“她——我要问问她去。”“门关了。”“我去看看——”我还是决定拉着她跑向最中心的竖直通道——已经封闭了。

“我就说吧。”她指着这紧闭的大门。

“你说什么了?这……往另外的路线……我先联系一下她吧。”我拿出手机,拨了电话:“Luis吗?”

“你好——转子?有什么事情吗?”

“实验室关门儿了?”

“对啊……”“那里边的东西还在里边?”

“拿到另一间了,308。”

我吁了一口气。

“宿叶束波和梅莎在继续做Dymole的研究。但不要着急,或许你和Maki也可以继续读取的。”Luis最后提醒我说。

“OK,谢谢。挂了。”我关闭手机屏幕:“Maki,咱俩过去。308。”

我们沿着另外一条偏僻的走廊——实际上这走廊的一部分在上回我偷偷去找Luis的时候曾经走过,但是Maki并不知道——到达了底下负三层实验区。到了以后,我首先瞥了一眼第四层,走廊的混乱已经全部被清理完毕。我重新上楼,下意识地看了看我新换的Sma Norien产的灰色萝莉连衣裙,这面料要比我上回的蓝色丝织品可靠得多。

进了房间,我看到东西的确已经都搬过来了,包括那一具尚未切完的尸体;空间扫描仪也放在旁边,不过镜片看来是要重新大调一番了。

“你会用吗Maki?”我问。

“我看看我回忆一下吧……我记得宿叶束波他的操作顺序来着。”她开始低下头查看桌子上的各种物件。我贴着桌子边踮脚往上看,它们都被打乱了,电线也拧成了一团,不过还好,都插在金属垫片读取器上。

“好。”我先把电源都插上,然后从另一个墙角搬过一个稳固的钢质凳子,把它放在我附近,然后站在上面看她操作。“嗯,把存储卡放到最中间……后面应该有个拨片,嗯的确有,往左旋转——OK,打开了!”她满意的看着读取器的右侧重新发出那条光线。

“然后,”Maki一边操作一边自语,“戳屏幕,左边左边,诶?左下……嗯是这个。……转子?你准备一下那个扫描仪?你知道吗?”

“我试试吧。”我说,先跳下凳子,把设备拖过来,再爬上凳子——不得劲,还不如直接趴桌子上——我的身高有时候真是碍事儿,但也只能这样做。我祈祷宿叶束波赶紧把他们的研究做完,即使绒芯波雅来也行。

镜片组是一个特别复杂的像是浑天仪一样的东西,并且它操蛋的地方在于必须要调节右边的三个旋钮才能对三个方向进行操作。我想直接掰来着,怕弄坏这娇贵的透镜组而作罢。底下有写说明,不过却在最底下,我在桌子上地下被挡住看不到那些字,下来又够不着旋钮,只好拿手机先拍下来再爬上去照着它旋转这些小旋钮们。我的额头很贴近设备的杆子,我都怕一会儿不小心掉下去。终于我弄好了以后,Maki也把文件打开到了第一页。

“好——闪一下,到右边去,嗯——我开始扫第一页……”我照着手机上的说明读着,“右面这个条条儿往下拉就扫描一页。”我握住右边的一个黑色突起向下拖动,——我的胳膊都伸出了桌面以下好远,果然上面的光束发射器就自动点头了,光束正好穿过那些透镜成了一个竖向的大长条——那些橙色的光线我是大约可以看到的——从左往右扫过投出的空中投影。我把黑色凸起推到底,直到再也不能推了为止,仪器上一个小的红色灯光就亮起来了,代表完成了一页。

这一页我已经满头大汗了。“Maki,几页?”

“九十六。”

“啊啊啊啊我的天啊——”我都想自由落体,直接躺到地上。 “继续吧。”

不过由于我的参数都调好了,所以后面只是推那个小黑色杆,倒不特别麻烦,就是推杆的手渐渐没劲儿了,因为我一直在用一个很别扭的角度去推那个特别小的东西。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我们终于把文档全都弄完了;然后又按照说明书把仪器和我的手机都连进同一个WiFi,传过来以后,直接打包成rar文件,转发到城市公群。

这回真是刚巧。宿叶束波秒回复,说他们刚刚把尸检报告以及一系列其他的研究材料整理出来准备跟大家都说一说。问Luis,Luis说她还没有决定到底进不进行这种碰头会议,她说有团灭的风险;不过绒芯波雅却说各自独立的话实际上更危险,这就像是大逃杀游戏一样,组团行动也有好处。甚至她还有更激进的想法,就是把所有人的生活区聚集到一起,不过Luis说这个可以择期在进行讨论。

那么,宿叶束波让我们到地下二层的另一个比较大的空间去。刚才劳累了两个小时,现在有点迷迷糊糊的,尤其是在Maki抱着我的情况下。我还是决定自己下来走路。

进去看到大家都在,宿叶束波直接开门见山:“谢谢转子和Maki。资料我看过了,的确讲明了原理。如我们之前预测,他们就像是些个盛满了高温体的罐子,里边除了一颗像脑部结构的东西以外其他都是高温体;但皮肤是普通的。我给大家看一下。”

球形屏幕上打出一张羊皮纸上的剖面图。宿叶束波继续说:“之所以他们自己没有被反噬、皮肤也没有被从内烧坏,全靠这些高温体的温度挥动现象。这个现象是指……”

“啊我记错了。”Maki尴尬一笑。

噫,太可爱了。“差不多,差不多。”

她好像反应过来我看她入了神儿了。“注意力集中哦。”

“好好。”

“……的情况。在他们体内的时候,靠近表皮以及中心大脑器官的部分,会由于这种冷热温度的对流,而使那一层长时间维持在一个适中的温度。这就是原因了。”

外面施工的声音离我们渐渐的近了,又迅速远去。我知道那是施工机器人穿梭的声音。倒是终于Maki决定问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外面这些防护板对于这种威胁的防护有什么样的作用呢?”

“说实话没啥作用。如果这些人能够肆意穿梭的话。”这回是Luis站起来说的。

“但是,有作用还是有作用的吧。有有限的作用。”她又补充了一句。

“这种材料内部可以吸收大量的热,足以造成数千度温差。理论上我们把它穿在衣服上也可以;其实我们也正在研发。”宿叶束波解释道。

我没有去问这种材料为什么能够吸热。这世界本身就很不真实,它是梦境,是一个不按照所谓古典物理——或者是量子物理还是什么别的物理——阐释运行的东西。或许它也像之前的复制人问题一样,把什么能量还给世界本身什么的,或许也真就凭空产生了能量,反正没法说清楚。我还怀疑过这个城市的发动机是永动机驱动的来着。可是我不太确认别人知不知道这一点。好像Maki是知道,但像是楚拉伊星环之类的就不知道,我问过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物理有何看法。我记得当时Maki说了俩字“很迷”,然后竟也给我阐释了许多依据,让我觉得她仿佛的确是明白。

我好像又想到别处去了。

可是宿叶束波也把他该说的都说了。我们很快打道回府。

不过我的确感觉到——突然想到的——我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这又是怎么回事,我现在还不知道。真的是巧合吗?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