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七

我把我的疑问给Maki说了。
我说:“我最近发现我好像自带判定miss了……” 问完了我都后悔了。估计Maki会认为这很无聊,竟然是这样“无关紧要”的问题。
“啊?什么鬼,不会是绒芯波雅整天带你去玩游戏然后导致你魔怔了吧?”你看,果然。
但我终究有疑问。面对爱人,我得说出来。“不是,是真的——你看,前几天我飞车跳楼,我的技术你知道的,结果没事儿。我和黑衣人对战,他的什么高温体绕过了我,没事儿。那一天走廊对战,我不顾高温体飞溅迎头冲上去,还是没事儿。我有点害怕,这是什么预兆吗?”
“啊……”Maki突然笑了,但又收敛了;她用手抚摸着她垂下的发梢,把它们卷在纤细的手指上又松开来,“我是不太信什么运气啊这些东西的。不过你真这么说,我倒没什么办法去解释,这世界上难以解释的东西太多了。”
“咚咚咚!”突然有人敲门。
“谁啊?”我问。
“开门!社区送温暖!”一个女声。
“啥???”
我下去打开门,只见一双穿着渔网袜的腿在我面前杵着——上面抱着东西,我退了几步,发现是……波雅大姐?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不过为什么她今天要穿成这样啊?“这是什么东西?”
“啊,防副——防护服。”
噗嗤,我心里一阵闪电笑。我接过它们,试着倒是不沉:“束波他们弄的吗?”
“是的。”
我让Maki拿过去放在床上。
“你今天怎么穿成这样了啊?”拿走东西以后我才发现她头上还戴着类似兔耳朵的东西。
“唔,cosplay,cosplay——”她赶紧跑走了,高跟鞋的声音一顿一顿的。
“好滑稽啊。”我回过头,却发现Maki以别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几乎立马就知道了她的意思:“不啊我没有去看!只是我太矮了而已……”
“你这不是欲盖弥彰吗?”Maki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这个啊?”
“两年了姐姐!我——”
她又把我拎了起来。
“什么啊你!过来!”她把我扔到床上,然后把身子压到我的身子上,用深不可测的渐变的紫色大眼珠子注视着我:“不要看别人了哦。”
“这个时候吗?”
“我就要这个时候。”她脸微微红起来。
“哇啊,这也太突然了吧……”我也是,滚烫。为什么事情会这样急转弯?
她点点头。
“那我就——我喘不过气来啦——”
/
将近三十分钟以后。
我爬起来,火速清理了床上和我自己身上的东西,又清洗了手表。我正拿过纸来跪在床上擦干净Maki身上的时候,突然又有人来敲门!
“啊啊——嘘嘘,假装没有人。”Maki轻声说。
“他们估计都听到啦。”我说。
敲门声又来了三下,这和绒芯波雅一个路数。“Luis!”
“稍等啊!我在收拾房间。”我向门口喊。
“哎呀我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快点!”外面的声音。
“你看——!”Maki的脸更红了。
“好好我马上——”我从床边下去,回头提醒Maki先系好扣子盖上东西,然后拉开玻璃门穿过客厅去开门。“Luis今天为什么要来啊?诶,还有Sofia?”
“嗯,我来看一下楼内的情况。”Luis说。
“什么嘛,我们几分钟前只是刚好路过了,听到里边的声音,她她执意要去敲门才——”Sofia竟然捅了出来。
“啊不是别听她瞎说,这是真的!!”Luis掏出手机上的记录表。“Maki在里边呢?”Luis小声问。
我点点头。
“那我就不打——看来光线还是比较充足的。这就行。我到下一家了!”
“OK,再见——”等她出门,我赶紧回到里边闭上玻璃门,爬到床上。
“Luis说啥了?”Maki问。
“就是说施工期间检查什么的。”
“好。啊,刚才太累,我差点睡着了。那玩意儿是不是快没电了?”她迷糊着眼睛问。
“还好。一会儿下去吃饭了哦。群公告说中心井封闭了,我们真要从那条小路走了。”
“对了波雅给咱的这个东西也要试试吧……啊我先去洗一下身上……”Maki从被子里出来,打开淋浴间的门。
我回道好,然后取下包装。发现里边是硬质材料的像盔甲一样的东西,顿时就感觉到十分粗糙,或许并不适合作战时候的穿着;打开以后才发现只有领子和背后是很厚的部分,其他地方倒是折叠起来的软性材料,我也不知道是用这种材料的丝线编织的还是怎么做出来的,不过拿到桌子上用放大镜一扫,倒也没有发现编织的纹路。
我看到袖子上写着我们的名字,不过这显然不看名字也能分辨出谁是谁的。
全部展开来看,首先是一个像大风衣的东西,然后是裤子和靴子。我的那一件后面有一些机械的小缝隙,裙摆有两个三角形缺口,裤子和靴子也有缺口和缝隙线,正好能够对应我背后和大腿内侧释放轮子和电磁炮的装置以及机械腿上的液压杆。
我也偷偷看了Maki的——她的裤子真的好长;上衣的袖子比较厚,上面全是缝隙线,我猜研发部要为这东西忙死了。一想到宿叶束波和绒芯波雅要想出所有的这些结构,我脑子就要炸了——不过好像听Maki说过研发部实际上还有风舞、篍纳里斯那些原来的大卡贡季人,我感觉这倒是轻松了一些。
我照说明书穿上这衣服。这种靴子或许是Maki喜欢的款式,可我还是更喜欢我的浅蓝色小皮鞋。我试图伸出武器和轮子,发现这些缝隙线里边的机械结构正好与它们相贴合,使用起来非常顺滑,结构也很合理。
我还发现它随包装还附带了一个工具包,虽然除了专用于这种材料的焊接丝以外其他工具我这里都有。我还是在说明书写的最大修改范围之内规划了一下想修改的几处位置。
这时候Maki也正好从淋浴间出来了。
过一会儿我们沿小路去下面那个蒸汽朋克食堂。人很多,小路很小,突然间就很紧迫。很多人也现在就披上了这护甲衣服,看起来样式还不错,不过满眼黑色,总觉得被限制住了什么。点餐屏幕还是正常,但是给餐的机械臂没了,换了机器人端着盘子出来。
“……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这次实际上是我安排外放群岛研究中心研究的这些设备,”我进去听到Luis给一些人说着,“以及,我们这次也准备了许多同样是用这种材料制造的人工智能战斗机器人,我们马上就能部署。这几天我们城市进行大改造,要成为一个堡垒,以应对更严峻的情况。”
“难道整个外放群岛是Luis的吗?”我对Maki笑道。
“啊,这个,你忘了,整个巡逻警系统都是Luis要求加的?Luis或许一直有那个地方的控制权。”她说。哈哈,她又恢复了平常的感觉。
我们过去就座。总感觉今天好像特别热闹,定睛一看,原来是多了许多高挑的服务机器人,它们只有骨架,披着不知道是哪里的披风,给我们上菜。Luis让餐桌中间的屏幕显示出一幅图,上面画着蜘蛛形的她说的“战斗机器人”,模样总觉得在哪见过,但我想不起来了。我看图的左上角除了我见过的“Cyberdely科技研发部”的LOGO,还划了一条竖线,右边放着Qindely的LOGO。“这样也能合作的吗?”
“Qindely也搞人工智能啊。”Maki说。
好吧……不过他们的人工智能,搞不好……这些蜘蛛会爱上我们的吧。
Luis好像看出了我们的疑问。等到她跟旁边的——好像是Tifie——聊完,就坐到中间来。我们刚好上完了菜。
“不要紧大家接着吃。我们现在的计划是这样的:首先,我们进行城市内部的防护,包括对城市进行大规模的改造。其次,我们在城市内部安排了这些战斗机器人,可以帮助我们作战。然后在这几天,我们将长期启动城市的行动功能,做到不给敌人稳定的穿梭点。嗯——前两项我们有Cyberdely给我们援助。”
“不如说他们也属于Luis咯。”Sofia说。
“啊,大约也是这样啦。”
“你看,比咱想像得更直接更狠哩。”Maki对我说。
我夹起面前的分子料理。这一次,它多面体的形状总让我想到我之前在Gothaya层见到的怪物,不过它吃起来是草莓味儿的。一些别的东西倒是正常的不那么甜的口味,总体说来还是非常可口。
吃完饭,我们照例在餐厅待了一会儿,互相看了看对方的装束。我才发现了一个惊异的事实——绒芯波雅穿的那双渔网也是她的……防护服的一部分???这能防护住什么??我继续定睛一看,才发现里边竟然是两层交叉起来的,只不过内层是一种浅黄色,这两层的结构放在一起,有点像卡莲珊娜用的那个苹果的机箱的散热器的模样。嗬,果然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知道大家是否也知道了她和宿叶束波的关系来着。可不是我记得绒芯波雅说她喜欢自己吗??细思极恐,算了估计没那么多瓜,我又不像Maki一样八卦。
/
下午城市群发了公告,让我们准备好适应长期城市本体运动的准备。公告上说可能会造成不适应的头晕症状。我噗嗤就笑了,合着我们白搞飞机的稳定训练了,我当年可是在大卡贡季城的训练室转了整整五百圈来着。不过,晚上的时候Maki却跟我说她总是感觉到特别疲倦,我左思右想突然想起她有一个催眠频率。不过我记得当时那个频率她和我应该是一样的。但是后来回想原因,想起我是把全身的金属材料都换成特种材料了,而她里边有一些控制系统还保留着。
“那你跟Luis说一下吧。”
“好……”她打了个哈欠,上床,拨通了电话。
“今天早睡觉吧。”看她对Luis那边说明完以后,我对她说。
“嗯。”
过了一会儿。
“诶,好很多了。好像好很多了,我又活过来啦——!”
“早点睡觉Maki。今天有过激烈运动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我关上了灯。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