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五

“什么情况?”我们问。

“等一下……”宿叶束波还在电脑屏幕前忙碌,我从他的身下和桌子边缘的空隙中大约看到了他在使用一些翻译软件,或许遇到了什么没见过的语言。“嗯,的确有资料表明,除了极度冰冷以外,极热也可以造成生物的彻底消失。”

“啊?”我立即想到了泛系基地一战,“真的吗?多少度?”

“五千摄氏度。比太阳表面低一点;大约相当于在上次最终战役中,Toe的热浪的温度。”

我去,他果然拿了这个当例子吗?所以说,是算我们运气好?

“Q… bhuçayî paieukishû se ni,”梅莎插进话来,“Âthoc pao zheqh si hmiqic eik su vai sezhic su á eu.”

现场一愣,但随后Maki反应过来:“Ia, vulc khughthoú mazin si ki gouikhtánraulti mechiaiótri tof qo á.”

“Ia.”梅莎点点头。

“你们在说什么啊?”我问。

“梅莎说这次的发现,虽然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威胁,但也提供了我们机会……比如说城市自带的加热装置也可以彻底消灭敌人了。”Maki说。

“嗯,加热装置设在大约七千度左右。”Luis说。“In facto, anque alique no-expectable locos pote genera poli alte termitudo. Por examplo, mi audi que le tecno “Secta in Instanza” de Cathrenseana pote genera extreme forte termeza qui pote totale elima bios qui es sectate. Do, nos no ege anxiesce.(其实,有些意想不到的地方也会产生很高的温度。比如我听说卡莲珊娜的瞬间切片可以产生极高的温度,足以把被切片的生物彻底消灭。所以大家不用担心啦。)”

问题是……这么明显的道理为什么我们曾经从未发现啊?我觉得很奇怪;更奇怪也更加让我后怕的是,在上次的战役中,Toe离我们都很近,幸亏热浪的前端把我们都推开了,要不然如果真的与里边的高温热力近距离接触,后果不可想象。或许我们应该早就注意到才是……不过,说来我的运气最近真是很好啊。

Luis到宿叶束波的工作区去和他们交流了一阵儿。我看到束波对在实验台上的焦黑的尸体指指点点。“看来他们自己的温度不足以消灭一个人?”我听到Luis问。

“从实验数据看是这样的……他们体内的温度——虽然看起来热浪翻滚,红浆沸腾——没有那么高,应该是这样,很多东西现在也难以解释。”

“或者是皮肤用来隔离热量什么的?五千度的高温毕竟不是一个普通的温度。”Luis继续问。

“不好说。另外,刚才我在数据库里进行了‘高温’一词的近义词模糊搜索,排除了武器设定以后在几篇不同语言的、有点边缘化的资料里找到了一些资料……它们至少达成了初步的互相验证。我搜索使用这种技能的人,资料只有一篇,并且后面的字迹难以辨认,电脑的多文种OCR束手无策,Maki,Kibi和若泉也不能辨认——不如这样说,资料后半段这种文字整个我们城市的档案库里只有这一本。若泉说估计是游记什么的东西。”

“我想看看。”Luis说。

我和Dymole、Sofia也凑了过去。我问Maki能不能把我弄高一点儿,她答应了,把我挽在她的胳膊处,啊这种感觉好舒服——回到正题。我自然是一个字不认识的,但是从Luis变化的表情上来看,她好像发现了一些端倪。

“外放群岛古文字。”她脱口而出。

“啊??”我们都惊了;束波的惊叹声压过别人至少二十分贝。

“那里竟然也还有历史留存啊!”她也惊叹起来。“就这一本吗?你查Cyberdely!”

宿叶束波输入单词,开了多语种模糊搜索,的确发现了另外的内容——不过只有两个文件而已。

“先打开看看!”Luis有点激动。然而紧接着她就失望了。第一个文件只有十三页,内容是一些远古的记账记录,不得不说这一层自古以来就是搞商业的苗子;第二个文件有二百多页,看起来是一本类似词典的东西,不过后面皆被涂写,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果然是这样啊……Cyberdely层出现过好几次历史消灭活动,估计在这一波一波的过后,他们也剩下不了什么了。”Luis不无失望。

“或许还是有一点点儿希望的?比如说,实地去那里看看。”有人提议道。

“过去看也是这样啊。咱不是过去过一次吗,那里什么尿性咱也都知道了——要不然问问卡贡季城那边的海威提卡?我记得他曾经在外放群岛独自一人对抗泛系基地兵队,应该对那里十分熟悉。”

“好我试试……我问问他们去吧。”Luis说,拿出口袋里的穿梭机一点,化作烟雾离开了。

我看着宿叶束波回过头来继续操纵机器,但表情明显没有刚开始那样轻松了。其他人的脸上也有点后怕的表情,但Maki好像不是。

只过了几分钟,Luis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小片存储盘:“只有这些了。我去见了海威提卡:他的朋友是Cyberdely人,所以他对那里熟悉。那地方的确经历过好几次历史消灭运动,然后留下的资料寥寥无几,只有这张那里通用的存储盘里好像有了——不过,他们打不开这存储盘。”

“海威提卡那小子又无中生友——等会儿,打不开?”

“他本人的确不是Cyberdely人啊,你给我说过的。”绒芯波雅插话。

“好吧。我忘记了。——也就是说他们没有能够打开这张存储盘的设备。咱这儿有吗?我看看长什么样。”束波望向储存盘,又思索了一会儿。Luis便交给他这片存储盘:这是一个圆形的小金属片,直径大约四厘米,厚度大约三毫米,四周没有任何接口,这光滑的外表的确让人很束手无策。

“嗯,铁定了无线读取,我找找看。”束波又让梅莎接管机器,用简语告诉她接下来的操作;同时他通过实验室内部的门到了里边的一座环形存储仓,输入了仓区位置。整个存储仓的指定区域旋转到他的面前。他又扫了指纹打开仓门。

储存仓的区域里面有数以百计的各类读取器,活脱脱像一个长满了触手的克苏鲁生物一样蛰伏在狭窄的梯形空间里。他几乎把头埋了进去,手臂变成小钢珠,又组合成好几个小的手,在里边大翻一通,终于,好像找到了满意的东西——他手一抓,七八个金属垫片一样的东西被翻了出来,摞在他的左手上。“这些都是读取器!应该就是这几个之一了。”他说。

“好啊。那赶紧试试吧。”Luis说道。我们都在后面看着,期待出现结果。

他把这些垫片一样的设备在另一面靠墙的平台上一字排开,想办法全通上了电,现在整个桌子上的杂七杂八的电线群蛇狂舞;他又把一台组合式电脑搬过来拿到旁边——后来的事实证明根本用不到这东西。他拿过金属片一个个往垫片上放,但是都没有反应;在试验第五个的时候,金属片与读取器突然就发生了反应,仿佛顿时出现了强大的磁力,甚至把束波的胳膊往垫片上方拽了拽;他一松手,金属片便在读取器正中悬浮起来,同时读取器左侧面有一个长条形的小缝开始发出光亮,在空中形成投影。由于设备老旧,投影的最左边一条只有灰度。

“好!”他吓了我们一跳。

他直接拿手戳了一下空中的显示,发现能够操作,界面也能调成中文。“成功了成功了。”他一边念道,一边打开里面标记出的文本文件,并让绒芯波雅拿过空间扫描仪来,让她把内容都做一个备份。除了操作机器的梅莎以外,我们都凑了过去。

“好……竟然还自带了目录。有记录!我估计是有,目录是中文,你看!第十五部分,‘关于高温人类的解释’!”

他手指头点过去,然后就发现只有标题是中文而已,底下仍然是那些像小棍棍儿一样的奇怪文字。

“Luis你能读吗?”束波问。

“我……读不了。”Luis拿它没办法。Maki凑过去看了看,也摇了摇头。

“那也还是不行啊……海威提卡呢,你问过他了吗?他不是有个外放的‘朋友’吗?——要不然我去找着他问问。波雅,过来扫描下全文,我给你翻页。”

她把大型空间扫描仪拖过来,Maki挽着我退后了几步。忽然我感觉地面几回震动,不过我认为这是扫描仪太沉重硌着地面引发的动静。绒芯波雅调整好三相透镜,然后又把原来收纳在后面的读取器从上面翻到前面,正在那几块透镜之后。

不过,我又听到几次震动。不对。“嘘嘘嘘!Luis?怎么回事儿,你听。”

“嗯?”从她的表情看,她感受到了。

她翻出手机调到监控页面,首屏是整个城市上空的主摄影机:“没有什么,我看看别——下面!!楼层下面!!大家!快点做好对战准备!”

绒芯波雅刚把扫描仪调到准星刻度,这下不得不将其推到墙角准备迎战。Maki把我放到地面。

“大家小心灼热!”Luis大声提醒大家,然后首先开开门,两面一看:“这里没有。大家都准备好!我联系一下卡莲珊娜。”

震动还在继续,我甚至听见了器物碎裂的声音。“这好像是电机层。”我说。我自己提议先走到最前面,带着我们这些人到达一个备用楼梯口。我的小皮鞋刚踩到第一级阶梯,就听到了声响:和我上次在公园听到的一模一样!

我伸出我的电磁炮管。果然,转角遇到爱,只见有大约三四个黑衣人冲了过来,向我发射炽热的火球。我一时没有管他们,只向后面喊了准备火力,然后就迎着冲去发射弹幕,从最前面的人的眼睛处打穿了他!好。我就靠这突如其来的运气吃饭了。

我后面的人看到他们也一时万弹齐发,子弹和炮弹打在墙上又反射回走廊中心,后面的一个人身中数弹,岩浆般火热的液体喷涌而出!

“小心一点大家!”我喊道,但也没有来得及看后面,因为连绵不断的炽热的球形弹正在向我们发射。原来走廊里堆放的几个箱子顿时燃起熊熊火焰,并且突然发生了爆炸!冲击波一下子就涌来了。我不知道后面发生的情况,但是向左瞥了一眼,好像Luis他们自有办法,隐藏在一个墙面的凹处。但虽然如此,场面也十分混乱,到处都是炽热的火球防不胜防,虽然我也不知道哪一些真的超过了那个所谓的五千度大门槛。墙面比球壳还结实,自然能够防住烈焰;但是我们这些人却是防不住的。

“你们该用穿梭用穿梭!别死扛。”我听到宿叶束波喊。

靠近楼梯间的走廊本来就狭小,现在又挤了这么多人;我也不知道城市的其他地方是否也同时存在这些来历不明的穿越客。听声音,像是束波又变成了小钢珠,沿着走廊的角落一线散开,嗯,我看到了,然后俯冲而下,就像是球磨机的内部。与此同时,Luis和Sofia冲到我的后面,拿着光束发射机——我之前没有见过那玩意儿——对着下部没有珠子的位置一阵扫射,同时在路过Maki的时候给她说了一句什么话,我也没听清楚,但是她赶紧就到后面去了。

我的电磁炮管提醒我用了两格电量,不过事态似乎还未结束。黑衣人前仆后继,我怀疑其攻势源源不断。

“梅莎!你上去看看存储卡在不在!”波雅喊。

“Qui?(什么?)”

“你上——转子你上去看看!”

“好——”这种灵活的任务果然还是落在“娇小”的我头上了。我打光第十个小弹夹,然后从左边钻进楼道。楼道烟雾弥漫,枪林弹雨!

“转子!”我听到Maki喊我。

“啥事儿?要是电影里的吻别演讲就先歇着吧。”我赶紧上去。

“你的吊带断了!!”我听到她喊。

什么???

不管了任务要紧,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实验室,却发现里边也还有人——Tifie不知何时出现在里面。“哦——”我赶忙回去,但不小心踩到了什么特别滑的东西,我竟然踩着它飞下了楼梯——我去!不过我在即将摔到地上的时候抓住了栏杆,侥幸没有发生事故,并且顺势滑回了战斗现场,重新伸出电磁炮管倾泻子弹,但总感觉有些地方非常奇怪,一低头,发现衣服不见了?我去……好像终于被撕破了。我踩到的可能就是吧!可是我现在没法理会这些,只能随着现在在最前面的宿叶束波向前推进。

一个个黑衣人倒下了,炽热粘稠的血液沾到地上,让人无从下脚,我们只能各自采用各自的方法去越过这一片火海,并且在躲避火焰的同时进行反击。

我打开两个轮子把我倒挂在天花板网格上,让我像一只睥睨众人的机械蜘蛛。站的高望的远,这时候我好像在他们这些黑衣人——让我惊讶的是他们后面也有一小群零散的黑衣人,并且在试图侵入我们的房间门——大后方发现了熟悉的身影。那人一挥手,她最近的那个黑衣人变成了纸片;再一挥手,蝉翼般的片状物便充斥了整个空间。

“卡莲来了!”我对Luis喊,“对了刚才房间也有人啊。”

“OK。——那就好,我叫Tifie过去的。让你去只是想再检查检查。”

好家伙,原来是工具人!

对面的后面也陆续来了几个原来大卡贡季的人。我们或许有胜算了,但还是要时刻小心。我也不知道后面怎么样了,但过了两秒钟我往后看了一次,却发现Maki和一个人正在地上研究着什么。

黑衣人正在一个个变成纸片人。与此同时,前后也发射来许多冰冻的武器——当然,是非致命性的——给地面降温。在它们与空调系统的共同作用下,热浪不再过热了。他们没有中暑真是个奇迹。对了,这里的人好像也本来对温度不敏感来着。天知道如何散热。

我还挂在天花板。中间只有一个人了,我开了电磁炮把他击毙。

“好了?”

“好了!”我喊。

“再排查一下。”Luis到了前面来,用手里的光束枪往地上扫射了一通。光束枪所到之处并没有溅起任何热浆。

Maki突然从后面叫我:“转子过来一下。”

“怎么了?”

过去一看,我发现梅莎也在。“或许Dymole状况不太好。”Maki开门见山。

啊?我赶紧绕到后面去。Dymole蜷缩在走廊角落,脸色苍白;衣服上被烧了个大洞。

“天哪……”我不自觉地捂住了嘴巴,果然身后发生事情了。

“不过……你先把衣服穿好。”Maki指着我近乎裸露的上半身。

我简单的整理了整理,但这回肯定是缝补不好了。或许我可以有借口换Sma Norien产的衣服,不过现在不应该想这些。“生命体征有吗?”

“没有了。”Nico的回答。

这时候,刚才一直在前面的人才一个个跑过来。

“问题严重了。”Luis说,看着一片狼藉。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