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夜花园的故事·风土记·夜的子民

在夜央,亚夜人的情感是流淌在土地上的,喜悦时种子就在黑暗中破土而出,悲伤时连最为坚韧的鲜花都为之垂落,所以新生儿的诞生就是夜央的春日,祖辈的逝去就是夜央的寒冬。

可在所有亚夜族人中,有一位年轻的少女身边却总被凋零的花朵和枯黄的绒草环绕。族人们见她总是孤身一人在夜央边境的山坡上坐着,呆滞的脸上从未有过笑容。

终于她的母亲找到他们的神亚夜,“尊敬的亚夜啊,她是我所生,所受的煎熬也是我的煎熬,请您驱散那孩子心中的阴霾吧”,如此恳求道。

于是亚夜就去找到那位少女,问:“你为什么难过呢?”

少女的眼睛已经失去了亚夜赠与她们一族的光芒,变得像无星的夜晚那样漆黑空洞。她擦拭掉眼角的泪,摇摇头说:“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喜悦的事在我心里却是阴郁的。请您告诉我,我真的和其他族人都不一样吗?”

亚夜便问道:“你为族人的诞生而难过吗?”

“起初是喜悦的。”她垂下头去,零乱的黑发散落在草地上,“但如果我真的有了自己的孩子,那个孩子也会变得和我一样吗?如果我创造了她,将她从一片死寂中带到这个生灵繁衍的地方,她原本从未目睹过您带来的一切光明,可现在却目睹了,也再无法忍受黑夜了。可黑夜就是她本来的地方呀。她原本能够穿过亿万年的岁月,如今对您和您的造物的爱慕却让她连片刻的寂寞也无法忍受了,让她对在她眼里同样孤独的造物怀有更加徒劳的同情……但他们明明是幸福的——喜悦总会围绕新生,默哀也能致以逝去的人,我的情感又要流去哪里呢?我的神请您忘了我吧,将我丢到星星也无法照亮的地方,别再让您所爱的一切来忍受这样的阴暗了!”

少女在亚夜怀中哭泣了许久才平静下来、又呆滞地问道:“您能让我忘掉这一切吗?这样我就可以回到家人希望的生活中去了。”

亚夜回答道:“你们都是我的孩子,你们的一切都是我所希望的。”

她从白色的衣裙上撕下一片布,让少女用它蒙住自己的眼睛,又捧住她那双因为黑暗而颤栗的手,将她带到沉睡的西亚古树的树梢下。在她为少女解下布条的时候,微弱的星光正透过叶隙为草地染上安宁,可少女却惊讶地抬起头,她从未留意到星星是那么明亮,以至于要将眼睛缩成缝隙。

亚夜用指尖轻轻抚过巨树的轮廓,朦胧的面容分不清喜悦与忧伤。

“西亚曾经告诉我,在祂还是一颗快要熄灭的星星时,在黑夜中曾经有什么将祂拥抱住,让祂觉得祂的光芒变得比久远以前还要热烈,所以才能在天海上找到沉睡的我。”亚夜转过身,目光与少女的眼底重合。

“现在我才明白,拥抱西亚的就是黑夜本身,祂的眼睛也是黑夜给的。”

数不尽的、晦暗又辽阔的情感在草原上升起。

夜央的花季来了。

……

下一个星轮年的时候,名叫葵的少女和希望陪伴她的族人,在其他亚夜人送别的歌声中离开了夜央,离开了亚夜和西亚古树的庇护,去往从未有生灵触及的黑暗而寒冷的土地。

他们都有黑夜般的眼睛和头发,因此被后世称作亚夜人的夜之部落。

夜之子民的身躯从不被星光留恋,可就像亚夜临别时赐福的那样:只要是他们涉足过的地方,后世的旅人就不会迷失前行的道路。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愿你在此寻到光辉。

推荐文章

2 条评论

  1. 休伊

    第七段逗号和引号的位置颠倒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