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

“继续往上走,上到三层再说!”Luis通知了城市里的我们。

我往后看去,果然沙暴从跨层圆锥那里的海水的地下喷射而出,搅得水涡浑浊,满是气泡。城市飞出去了一段距离开始疯狂加速,死命冲向下一个跨层圆锥——那里至少离这里有二百公里远。

围绕着我们的所有信息设备都改变了显示内容,就像广场的屏幕一样:原来一整个都是信息栏,现在左面出现了一栏来自海威提卡以及大卡贡季城的新闻。我看到它上面写道“天空中的大洞已经不可控制了”。我还看到那边楚拉伊的发帖,他根据他的经验认为整个无限层世界将迎来大崩溃。

城市已经加速至四百千米每小时的高速。地面上的碎片杂乱无章地晃动着,包括成堆的树叶,玻璃片,以及各种其他的东西。我还在一个角落看到一台严重受损的三星牌曲面显示器,不知道是谁的。

突然Maki喊我:“转子小心!”

“啊?!”我刚想回她,只听到后面轰隆一声巨响!!我看到旁边的人都跑开了,一个巨大的阴影出现在我的前面,然后我的上空仿佛下起了钢管雨,梆铛梆铛的,紧接着又一声刺耳的大响,这时候我才想着逃跑,结果我刚往前迈了一步,四周“哐!!”的声音就快要震破我的耳膜了!

现场扬起庞大的灰尘云,在这里边我才发现塔吊倒下了!我的位置,正正好在一个三角形的空洞里!

整个事情发生在短短的三秒钟之内。

这算是……运气吗?!

“转子!!!!”我听到外面的喊声,好像不仅只有Maki的。

“我没事啊。”我说。

“啊?!”这次只有她的声音。

“我的天啊!!!”她跑过来,翻越各种扭曲的钢管,刚想伸手抱我起来,却又停下了:“下面没事儿吧?”

我看了看腿。我还保留在迈步的姿势,这个三角形正好容纳了我的身体。显然我丝毫未伤。

“没事儿。”我吁了口气。

许多人赶来了。整个现场烟雾弥漫,消防无人机从不知名的角落出来喷了几次水以后,现场才终于安分下来。

“天哪,说明架子还不是很结实。”绒芯波雅说道。

Maki紧紧地抱着我,似乎让我有点喘不过气儿来。由于刚才去修理发动机的缘故,在现场数我们俩身上最脏乱。

“没事儿就好……得想办法把这些运走。”Luis和Sofia也闻讯赶来。

“我来吧。”宿叶束波从后面过来。

我瞟了一下球壳外,远远地能看到沙尘的血盆大口。宿叶束波化成小钢珠把整个巨大的塔吊残骸包裹了起来,然后竟然开始搬运它。Luis和Sofia四下确认没事后,互相拉着手回去了,应该是返回到了她们的驾驶室。

清扫机器人从一楼的仓库中开了出来。我抬起头来突然发现光溜溜的树干旁边仿佛有一些射出来的光束的影子,好像是巨大的空中投影之类的。在这些断断续续的波点里边……我好想发现了什么熟悉的东西:一个圆柱体擎着一个大绿球。这不是大学城吗?……原来我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景象是投影出来的啊。这里没有大学城,也没有过山车——不过光这几圈立交桥就够像过山车的了。Luis也真是用心良苦,就这么把我给骗进来了。

路上,新的黑衣人也再没有出现过。

过了一会儿,我从刚才的惊魂之中稳定下来了。我想起刚才大战的时候还关押着一个黑衣人,听宿叶束波说已经押到底下一个特别空出来的房间,好像是409什么的。我问了Luis这件事,她说你想看就去看去呗。于是我叫上Maki去看了。

到了新的层后,一路下来城市本身运行得倒算是平稳。到了房间的跟前,我才发现为什么Luis允许我们自由的去看了。关押他的移动小房间就是我们现在用的这种特殊材料做的长方体,正前面用的是球壳上部一样的特殊材质,算是这种材料的透明版——我其实之前一直问他们这种东西的名字叫做什么,可他们说他们并没有取名字,一般以“这种材料”或者是“那种材料”称它。有意思的是绒芯波雅有时候叫它“基岩”——一个从Minecraft来的名字,但事实上我觉得这个名字起得相当中肯,因为跨层圆锥也是这个材料组成的。

法杖被拿走了,很显然他缺少了自由移动与攻击的能力。从透明的正面往里看去,他静静的坐在一个角落,眼神似乎很迷离。我得以仔细看这家伙的外表。当然他的全身都是黑色的风衣,这是我说过的;头发也是黑色的,皮肤不算白。他长得很英俊,这使他看起来像是泛系基地的人。

他似乎看到我了,走了过来。“你们好。”他说道。这个小房间的高度足以使他站直,可是他蹲下来变成和我一样的高度,很显然是跟我说话。

这不可一世的黑衣人,被夺了武器以后就变成这颓废样了。我想。

“你是转子,对吗?”他说。

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对啊。”

“这位是你的爱人?”他看向旁边的Maki。

“是啊。”

他知道的真不少,看来他们的行动也是经过充分的前期调研的。

“我是阿莱文。我不是泛系人。虽然这么说,但是或许和他们有一些联系。我是记录无限层轮回的人。”

哦,原来他也有名字。等等这个“记录无限层轮回”是什么东西?这又是什么术语?不过我没有去问他,先听他说。

他徐徐道来:“从你的表情上去看,估计你还不知道这一点。无限层轮回,就是一个人彻底死亡以后循环开始、重新出生的过程。不过,由于每一个无限层世界只是一个人的成像,所以能够轮回的人只有一个,在这个无限层世界上很显然只有你,转子。我是从别的无限层世界来的,那个世界完全是我的控制之下,……”

“等会儿,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在这个无限层世界上只有我’?”我望向四周的人,又被他的言论惊住了。这个敌兵或许大有来头——一个想法从我脑海闪过。不过我仍然觉得他是在故弄玄虚、一派胡言,这些东西也是所谓“泛光组织”教义的一部分。不过为什么要把我点出来啊?难道是因为过来看的只有我们俩吗?

他继续说:“这意思就是说,整个大空间里不仅仅只有一个无限层系统,而是有好多好多个,多到你数不过来的。之前我了解到无限层世界的最初形态。我们都知道和无限层世界的一个相对的名词叫做‘有限层世界’。它的意思是说这些世界没有层结构,也没有跨层圆锥。你们很容易的就能想象到这种世界多么枯燥:这种地方竟然没有跨层圆锥,那些想要旅行的人靠什么去旅行?不过我要告诉你们的就是,就是这个有限层的地方的人,每人都能生成一个无限层世界。”

“啊这个我知道。”我说。

他不急不缓:“有限层有千万亿个个体,数都数不过来,就像这世界上的傀儡似的。他们到了他们世界的晚上要在他们的祭坛上进行一天最后和第二天开始交接的仪式——‘休息’或者被称为‘睡眠’,在这个过程中,有几率在我们的空间里形成一个世界——或者叫做开启一个世界的轮回。为什么这么说呢,是因为他们只负责开启世界,而不负责结束它,然而世界却都是有寿命的。你开启了你所在的世界,就意味着这个世界是为了你服务的。其他所有的人都是傀儡。——不过我好像在你这里发现了什么世界融合现象。你们所在的这个球状飞行器中,里边是不是还有个叫做卡莲珊娜的人,以及一个叫做梅莎的人。”

“是啊。”我说。

“那就是了。她们是各自世界的主——”

整个空间又猛地晃动了一下。

“过圆锥了?”Maki问。

“这才过了几分钟……”我看看表。“你继续说你的。”我命令他。

他看向我,眼窝深陷:“好。她们是各自世界的主人。不过她们的世界与你们的世界嫁接了,这就像是一段基因被剪进了原有的DNA一样。我还能猜想到她们的世界都在靠近另外一端的位置,因为其中一端被泛系世界给占据了。所以说其实你们所在的这个无限层世界非常混乱,因为各种别的数据加了进来,导致——”

第二次剧烈晃动袭来了。

“——你看就像现在这样。”这位阿莱文不忘插话。

“我问问上面怎么回事儿。”我对Maki说,打开手机后发现原来城市早已经跨层了,并且Luis还连续跨了好几层。刚才的震动是跨层时不小心碰到了山丘,因为据宿叶束波的消息称某一层的圆锥附近的重力发生了紊乱,造成山地不在原先的位置了。

“这都是什么鬼世界啊。”我似乎感觉自己开始相信这位黑衣人的一些话有某种道理了。

我听到Maki在问那黑衣人一些其他的问题。我打到群聊的屏幕:“我们现在到哪儿了?”

“外放岛。”这是Sofia的回答。从坐标能看出她也在底下的区域,不过在一个能观测行进方向后方的观测台那里。

“我去,很显然这个地方要面临灭顶之灾。”

“不一定,刚才我看到风暴被一种无形的墙壁拦住了。”Sofia回答说。

“无形的墙壁??”

“不知道,问题是我们现在也没法去档案室。”Sofia在那边也是束手无策。

手机上面又挤进来一条消息,消息框里是海维提卡坐在他的办公室,和上回的背景是一样的。他说需要两名原卡贡季城成员回到Rittsowed总部去协助调查一系列的神秘现象。

“怎么回事儿?”我接入了视频通话。我看到宿叶束波和Luis也在频道里。

海威提卡身后能看到几位人员在活动,似乎是在紧急整理资料。他说:“现在我们这里遇到了大麻烦了。之前发生空洞的层,一半以上的物质都被吸走了。在那里出现了严重的引力异常。——我决定让篍纳里斯和风舞先回来,因为我看到你和Maki正在参与一些重要的事务。”

“呃……其实没什么重要的事务。我们也可以去帮忙的。”我回道。

“那也可以。Maki问了吗?”他继续问。

Maki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她。“啊啊??——也行也行!”

“其实有Maki在也是很方便的。可能需要一些翻译工作。”海威提卡说。

“哦哦好!”我们俩一同答应下来。

我们给那个黑衣人道了个别,赶忙上回广场,发现风舞、篍纳里斯以及Sofia也正站在广场那里。地上已经清理得干干净净,包括碎玻璃碴和树叶也都打扫走了。外面是非常熟悉的黑乎乎热闹闹的外放群岛景观,不过和上次不一样的是这回没大有飞船扒在我们的透明壳上了。

“别人都知道了吗?”我问大家。

“都知道了。我发群里了。”Sofia说。我打开看,发现很多人给我们刷“回见”,有人还送我们虚拟礼物,看起来非常滑稽。“Luis让我告诉你们小心穿梭,因为现在世界的情况不太稳定,不要传送到错误的地方去。”

“好的好的。”我回答。

“商定好坐标了。”风舞用他软乎乎的触手上环形的手机给我看。我点点头:“我们走了啊!”

“好,一路顺风!”

我们同时按下准备好的随身穿梭机的按钮。随着一阵粒子的响声,我发现我们已经站在了阳光明媚的Rittsowed——曾经的卡贡季城总部。

穿着蓝色警用制服的海威提卡从远处赶来:“你们终于来了!上车,我带你们去。”

我看了看“车”——是很显然的德丽尔连珠球车样式,不过没有轨道,完全在地上滚动着。这一列车有十六个大球。后面几个大球里的人我们不认识,应该是辅助调查的人们。我们四个人进了前面的四个大球。

车很快就启动了,在地上颠簸了一会儿之后开始离地悬浮。球车转进我最熟悉的道路,驰向道路终点的跨层圆锥,从那儿下去以后又接连穿梭了几次,终于到了出事儿的层。一从圆锥尖儿出来,目力所及皆是不正常的景象,我才意识到了事情远比我想象的更严重诡异。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