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歌

少年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

四下里没有任何声响,乌云密布的天空中也没有任何飞鸟掠过,这里就像是一个被世界所遗忘了的,只剩下白和灰的渐变的角落。

少年站起来想要看看周围,这时他注意到自己穿着一套破旧的,可能还因为水洗而褪色了的灰绿色军装。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大腿上中了一发子弹,这使得他根本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马上就又躺倒了下去。

他有些不甘心,还有些倔强地坐了起来,但是又立刻陷入了迷茫之中。

我是谁?这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

他完全无法从记忆中获得任何线索,脑中的信息就像周围的雪地一样只有一片空白。

他也感觉不到任何欲望,在这个灰蒙蒙的苍穹下就连时间也似乎停止了,他不觉得饥饿或者口渴,感受不到腿伤的疼痛,还有雪地的寒冷,甚至认为求生的想法也是多余的。

他只有一个无法证实的单纯的想法,自己在这里的存在是不会被消灭的。

想到这里,他干脆闭上了眼睛,打算回到同样一片死寂,但却是深陷黑暗的梦乡里去。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正在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少年惊讶地转过身,发现一名优雅的少女站在他身后。

不知为何,他一时无法描述出少女的外表,只知道她银白色的长发在微风中荡漾。少女应该有着天使一般的面容,但是他却看不清少女的双眼。

少女穿着和雪地一样洁白的长裙,可能还有一些蕾丝花边做装饰,无论是从她的身高上,还有她身上所散发的一种奇妙的氛围来看,他都认为自己应当以“姐姐”来称呼这名少女。

“难道说,你迷路了吗?”

“嗯,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少女的声音给少年带来了一种奇妙的温暖,甚至还有安全感。一时间他发现自己可能终于获得了长久以来期望的安心的感觉。

“如果你来到这里的话,那就意味着你一定在别的什么地方陷入了苦战,你的最深层人格为了保护你的理智,所以把你带来了这个地方。”

“也就是说,这里是一个疗养院?”

少年四下张望着,视野中仍然只有一片茫茫的雪地。无论怎么说,这都与一般充满了阳光,健身器材,甚至可能还坐落在某个海滩上的康复中心完全不同。

“如果想要那样理解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实际上这里是你意识的最深处,湖底的一部分。”

少女向前走了一步,将少年一把抱在了怀里。

“和看不见的东西做斗争一定很幸苦吧。你的战场在你自己的头脑里,你的敌人是所有人。你看不到未来的出路,只能看到一个世界走向毁灭的悲伤结局。但你对此又无能为力。”

这番话好像是咒语一般,让少年立刻失去了他所有冷漠的伪装,他再也无法抵挡如同洪水一般滚滚袭来的悲伤嚎啕大哭起来。少女温柔地注视着少年,像抚摸受了伤的小动物一般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当然,这绝不是你的过错,你并不一定要为此找到一个解决方法。”

“我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少年的感情宣泄出来之后,开始了收尾的啜泣。

“你因为对人性失去信赖和希望而痛苦,甚至认为人类早晚要毁灭在他们自己的愚蠢上。你虽然并不害怕死亡,但却无法承担良知的压力。你尝试用漠不关心的态度来回避这些解决不了的问题,又唯独无法从自己的责任心中逃离出来。”

少女抬起头,望向从雪原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的笼罩在暴风雪中的城市剪影,和乌云密布的天空一样都被灰蒙蒙的阴影所覆盖。

“但实际上,你不需要去理解你现在理解不了的东西,让时间去揭开它们的面纱,答案或者是结果一定就在那个尽头。”

“这之后,我会怎么样?”

少年结束了啜泣,语气也终于趋于平静。

“你不需要担心任何事情,等到这场梦醒来你就会离开,而我会继续留在这里,为即将到来的明天唱一首歌。”

“请等一等,姐姐,你是谁?”

担心突如起来就要面临分别,少年立刻趁机做出了最后的提问。

“我是人类的善心,和希望。”

话音刚落,少女放开了怀中的少年,高声唱起一首空灵的歌曲。她悠扬的歌声犹如绵长的山泉流淌出来,不含任何一丝刺耳的杂质。少年听不出歌词的含义,但隐隐约约能感觉到这来自天堂的婉转动听的歌声应该是在为尘世平息愤怒,安抚人心,并为逝者祈福。

在这柔和而又坚韧的歌声中,他感觉到了另一样自己梦寐以求的事物的存在:能够超越乃至死亡,战胜一切悲惨的力量。

少女继续着她的歌谣,逐步向后退去,最后在少年的注视中向后飞升到空中:

“相信我,希望不会死去!”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