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1 层层梦境 二

无限层空间,据信是由梦境产生的。这是我上一代的那个研究者塔腊乌说的。有限层空间的人做了梦,会把信息生成进这个地方。然而那边梦醒了以后,这里的信息并没有跟着结束,仍然保留。我们这一队人应该都是这样来的,整个无限层空间数千万个生物也都应该是这样来的。

我们的队伍叫做卡贡季,德丽尔语作Kagongi,加上新来的Tora,一共有16个成员。我们经历了漫长而艰险的三代。第一代人成立这个组织的目的是想要摧毁上一层空间的泛系基地组织的“层隔离”计划。元老们仅有的几个留下来并且还活着的是绒芯波雅和楚拉伊,他们有着隐隐约约的兄妹关系。

我应该是第三代里面最早来到的一个,具体啥顺序我……也不知道,听他们说是为了替代成为平民的科学家塔腊乌而担任研究任务的。除了我们和那个泛系基地,还有数不清的平民,不客气地说,NPC吧,均匀分布在各个层上。泛系基地可恶的原因是他们想关闭层,阻止人员沟通,并进一步占领它所在的层,然后再发展级别极高的军队来往下占领其它层,最终达到占领整个无限层空间的目的。他就像一片乌云压在整个无限层空间的最顶端,或者依照一个过往的数学模型猜想,在最外端。可能有人要问了,这空间有“无限”层啊,它能全部占领?答案是可能。一方面来说,这个空间的科技可能会往极其奇怪的方向发展,时间空间的折叠技艺也不是不存在——星环和楚拉伊就有,当无限层被直线贯穿,整个空间就完了;另一方面,前三代的一些研究表明似乎层数并不是无限的,但是我不得而知。

现在看来,当前的任务是越来越艰巨,听说他们已经集结了超过五千人。几年来,第二代和我们这一代防御住了无数的进攻,歼灭了一个又一个敌手。有人嫌这麻烦而提出毁灭上层的办法,而此法是极不可取的,因为据研究,毁灭任何一层都会使整个空间崩溃。

事情大体就是这样,我为了写前面那一段拿出了我写论文的精神儿来,累死我了,总之,我们都肩负着很大的任务。

/

“对了。差一点忘了给你们介绍我们的人了。”前面那一段,除了那个楚拉伊和队长的关系以外,我差不多已经复述给Tora了。Tora还是一脸小白相。我把这个介绍机会让给了我们的绒芯波雅队长。

波雅心照不宣——嘚瑟。

“那这样吧,我从左往右吧。最左边给你交手的这位是楚拉伊。他是最早的第一代成员之一,拥有技能‘空间折叠’和‘疾手’。”

Tora点点头。说实话,这么镇静的初入者不多了。可能初生牛犊不怕虎吧,我想。等会儿……他技能竟然有名字???哇,真中二。他楚拉伊就是中二。

“第二位是星环,魔法师,应该说或许是你的克星,但你在我们这儿训练了以后就不会了。可以操纵电光,暗影,时间。”

星环的大眼睛让他看起来像个少年,可是谁知道他已经在这空间等待了数百年了。他不是本层人,从别的层沿着跨层圆锥上来的。虽然加入卡贡季城没几年,但是他的阅历可是比我们要丰富得多;也是个自来熟,水平比我不知高了多少了。星环和楚拉伊都喜欢黑色厚衣服——我们这个地方的人都可以无视一定范围里的温度,不管它是严寒酷暑,都有人敢穿着小短袖或者大厚羽绒服出去逛大街。

“第三位,……风舞,移动速度快,没别的了。”波雅话音刚落,他就出现在她的身后了。实际上我刚刚还在诧异他为什么没有在会场,原来应是从几十公里外他常去的游乐城赶回来的。这家伙眼眶是平的,没有眼珠子,头上还戴着粘了个比我头还大的大绒球的黑色毛帽,好生搞笑。他的四肢像触须一般柔软,都是圆锥形的,如果有幸在那上面靠一会儿的话,绝对是最舒服的体验。我没试过。反正感觉就像一个气球人,或者是那种特别好吃的香菇茎。

“第四……第四五六七八位,待着别动,从左往右是‘琳流娴芭莉钟维’‘须若须子间’‘立塔腊拉米’‘锲多伊隐鹤多’和‘尼比拉塔耳法斯塔’。记不住不要紧,但是他们会是重要的辅助者。他们最出名的技术,就是组合起来,然后创造出一些奇特的技能。”

天哪,绒芯波雅竟然能记得所有五个晴天娃娃的名字!太可怕了。光说出这一大串绕口令就够要我命了。

“他们后面那个,转子,刚才讲话的,呃……”绒芯波雅提到我了,但好像没有准备好怎么说,“……也是研究各种武器的,或许可以帮到你。”

“这一堆右面红色的,Maki,以及附属紧急战场救助机器人Nico。这个Nico是转子制造的,她和Maki一起,是队伍的医疗救助以及修复的帮手。”

终于说到她了。这个人,怎么说呢,竟然有好感。一是比我高不了多少,不不不这句话千万不能让她听见来着,二是那个红头发我是真的喜欢啊。至于她本身嘛……有点儿傲娇,但是还好,萌点啊,和我也处的来。我听别人说以前她唱歌超好听的!!!!我曾经屡次想拜听她的歌喉,惨遭拒绝。不行以后一定要……至于Nico……后面再说。

“再右边,神物子江,索奇吉娜,这两个是管理层的,维持着团队的运转,所以一般不参战。但非要她们上的时候自然也是有办法的。”

索奇吉娜真是挺没意思的。整天嘟囔德丽尔语,我也不太听懂,曾经还教过我,但是我一看那语法还是算了。到后来就是一直待在屋子里,也不出门,人称万年不露头。神物子江人挺好,也萌,不过最大贡献……她把Maki邀请来的。哈哈。

站在他们最右的就是那个黑色骨架女——不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性别,不是本层人,他那一层好像就没性别这一说——叫做“游丝”。果然人如其名,啥都很长,拿着我不知道怎么用的大长棍子钻来钻去,趁机进攻,或者在高处狙击。

“至于我,我叫绒芯波雅,是队长,可以在有限范围里远程操控物体。比如说刚才飞向楚拉伊手中的武器,实际上是我操纵的。”

我瞥了一眼Tora,确信他是蒙圈了。但是话说回来,这家伙看着我们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可能这分人吧,有些人就天生见过世面。我还猜想他是不是和星环是同层人来着,但是只是猜想罢了。

大家散去,Maki姐把吃完水果的盘子顺手扔进洗碗池。洗碗池上一直潜伏着一个小球,看到待清理的东西一出现,就迫不及待的伸出它的许多触角,将这盘子所有的水渍糖渍都舔干净,再在墙角抹出来一个长方形缺口,两只触手捏着盘子,像把光盘塞进车载音响一样把盘子送了进去。

“转子?你也来一块儿?”她突然问。

“啊……西红柿啊,不是你已经吃完了吗……”

“才没有,Nico!可以拿出来了。”

她的帽子开了一道缝儿,有个圆柱机械手举着根牙签儿,上面扎了一个晶莹的红三角。“啊,谢谢啊……”我跳起来,正好够到牙签。“话说这次这个新人懵懵懂懂,想说不错吧,又差点儿意思。”她又说。

“啊,……我倒是觉得还行吧。按照电视剧的套路,我们应该去鼓励他去了?哈哈哈哈。”我有些紧张,不知道为什么。

“也是啊。他们这时候肯定去了小礼堂了。”

我们登上最高的房间。这个房间比我的办公室还要高,从这里,可以俯瞰卡贡季城所管辖的城市的全部街景。

此时是晚上,城里移动的星星点点富有生气——除了我们这个队伍,城里还生活着数千居民。整个城市是长方的,其中规划有序,但除了我们所在的这个位置和四周的瞭望塔,就很少有高度超过五十米的楼了。左边的购物中心和右边的大学城一样大,加在一起,占据了整座城的几乎一半面积。后面边角处是住宅,右边是训练场,再往右是游乐场——风舞常去的地方。这是我见过的最小最复杂的游乐场了,过山车像章鱼爪子一样绕在没有辐条的摩天轮上,一艘海盗船、一座旋转木马、一台跳楼机和数不清的扭蛋机娃娃机又都被巧妙塞进这一片钢铁枝条里。那里闪着迷人的激光灯,应该正在举行歌唱表演。我看到Maki姐直勾勾的看着那里。

“哦对啊。你是一直对唱歌感兴趣的啊。”我再试一遍。

“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她身子顿时就背过我去。

“你好像对那个地方很向往呢。”“啊?我……才没有呢。”

你实话实说吧你。

“不行了呢。几年前的那次对战里把嗓子弄坏掉了。不知道现在还可以吗。”

“啊呀……那都是多久前的事情了,你试试未尝不可啊。”

“肯定是不——咦?”她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话筒。我看到那是她的帽子的缝里伸出来的。哈哈哈哈,Nico懂我。

“不行的啦!Nico听话。我们要睡觉去了,很晚了,明天我有巡逻任务,很早就要去盯防去了……”

“那就好吧,Bye。”

当然我也是收到了明日的巡逻要求的。

/

那个自动开启的电视真的十分大吵大闹,一下子就把我从储存球里喊起来了。它大声吼着:“内部播报!内部播报!上层又发生了试图封闭层间出入口的事件!并与群众发生了激烈的冲突!看来泛系基地要有动作!我们快走吧!”

啊呀,这真是打乱了我的美梦。我打开储存球的盖子,睡眼惺忪的从里面钻出来。

“转子!快一点吧!”那电视竟然又开始吼我的名字。外面一阵脚步窸窣,我跳下高高的储存球,翻过栏杆飞到一层。我们要去的出入口离我们得有几公里路程。我听到绒芯波雅喊:“楚拉伊!快点下来!”方才看到一个黑风衣沿着竖直墙壁缓走下来。“我知道了。”他说,睡眼惺忪,然后就像是穿模了似的突然穿过墙壁飞速离开,却还保持着慢悠悠的步伐,好像在异空间里滑行。他真是无时无刻不在使用他的空间改变能力。

“好吧,跟着他走。”绒芯波雅说道,然后五个晴天娃娃先飘了出去,风舞紧随其后超过他们。我打开我的轮子,像骑独轮车一样追上他们,进入熙熙攘攘的早市。看到了吗,市场里面是颜色的盛宴,红橙黄绿青蓝紫黑白金银的果子是风舞的最爱。

“好了,先在这儿停下,我和神物子江去看看情况去。”绒芯波雅在前面先行了,钻进来往的人群。我悬浮在放平的轮子上,隐约看到层层建筑后面那个直通天际的金字塔状,啊不,沙漏状入口。威压无比!很难想象这是自然生成的景观。

“来了,来了!三个四级!三个四级!”

我不慌不忙,发射出一个侦查镜头出去。在显示屏视野里我看到三个大高个儿,两个穿着相似的紫色高领菱纹格衣服,一个光着膀子,强壮但不臃肿,操一把大刀,胳膊上画着纹身。紫色的制服我是熟识的,那是泛系基地侦查员的制服。泛系基地侦查员竟然已经升为四级了。顺便说一句,级数制度是我们那个比楚拉伊还中二又喜欢打游戏的游丝的朋友——应该叫“上接线”——制定的。可惜上接线这个人在一年以前去别的层了,之后就一直没看到他。

“Tora,到后面去。”我听见晴天娃娃的声音。

三人越来越近!

星环瞄准了其中一个。可是视野里闯入大量行人,挡住了视线。我看到风舞绕了一个大圈飘扬而去,画了个巨大的弧线,闯入三人之中。那三人显然被吓到了,拔出枪来,一阵乱射,惹得行人纷纷躲避,但风舞怎能轻易被子弹抓住,又绕了个圈儿,给星环早已准备充足的暗影束囚笼闪出空间。

我顿时看到星环从人群中发出的黑光捆住其中一人,紧接着游丝用握在手中的长长的棍子伸出个镰刀模样的刺儿刺穿他的喉咙,同时镰刀杆把其余二人打倒。接下来就是我的时间了。我骑着轮子过去,轮毂间打开,从两侧伸出一对加特林,看我不把你们突突成筛子,找了个没行人的角度开火,然后空气里一股铁锈味,新换的蓝纱裙上全是血。

“干得漂亮。”星环对我说。然后大家都上前去,检查他们的随身,意外的发现其中一个衣服里面缝着一块字条布料,上面写着两个人名:

“Al”和“Robert”。

“他的家人吗……或者是某种像护身符一样的东西?”

“不知道,再检查检查,拍下来赶紧走。”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新
最旧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sicusa
管理员
2022年3月8日 上午1:33

好耶!